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4章:雪玲瓏狂汗,坑爹的男人啊  
   
第074章:雪玲瓏狂汗,坑爹的男人啊

雪傾城之所以憤怒,那是因為這雪玲瓏的話之後只怕自己娘親就會被所有分非議,眾人都會娘親是一個心腸歹毒的人.這會讓自己的娘親名譽掃地的.只是她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出,反倒是真的就落實了她娘親苛待嫡女的罪名了.

這可是皇家宴會,哪里允許一個臣子的女兒在這放肆了,上首的云帝,皇後,太後的面色都是非常的難看.

雪天傲深知現在乃是聖駕面前,哪里有雪傾城話的份兒,因此雪天傲趕緊拽過雪傾城趕緊請罪道:"微臣請皇上,太後娘娘恕罪,傾城實在是年幼不懂事."

一邊的柳氏面色煞白之極,她不敢吭聲,因為她深知道,現在不是這雪玲瓏衣衫破舊在殿前失禮,而是她的女兒,傾城在聖駕面前放肆,從而殿前失儀了.雪傾城這個時候也是後知後覺的發現了自身的問題.現在可不比在相府.自己竟然在聖駕面前破口大罵.這可是全朝臣以及家眷都在.今日自己這潑婦般的出口大罵,哪里還有人敢娶自己了,自己這好不容易維護的形象也是破了.

雪傾城心中那個氣啊,直恨不得上去撕裂了這雪玲瓏,真的沒有想到這個該死的踐人竟然如此的歹毒,她暗自發誓,回去之後一定要找人將這個女人做了.

雪玲瓏自然是接受到了這雪玲瓏那陰狠毒辣的寒芒,她只是輕輕的勾起一個輕蔑的冷笑,呵呵,想要好好的招呼她是嗎?她就讓這個女人今日好好的被招呼招呼.雪玲瓏隨即瑟瑟了幾下身子,一雙鹿斑比的眼神里含著驚恐之色,望向柳氏和雪傾城,不過她溫婉的上前替雪傾城求饒道:"玲瓏替姐姐向皇上和太後娘娘求了,請皇上和太後娘娘千萬不要責怪姐姐,都是玲瓏的不是,都怪玲瓏泰懦弱,太無能了,一個相府的堂堂嫡女竟然也被下人欺負的,奪了好吃,好穿的.姐姐平日里倒是非常的照顧玲瓏,經常將穿過的衣服給玲瓏穿……"

雪玲瓏那聲音雖然盡量的讓自己穩住,但是她那一雙望向雪傾城的雙眸里的驚恐,還是落入了眾人的眼中.

這府中下人哪里有那麼的大的膽兒膽敢欺負主子,還不是有人授意.

雪傾城和柳氏那個氣啊.眼里泛著毒芒,恨不得即刻就將雪玲瓏撕裂了去一般.

雪玲瓏也是不愧是高了,她這一招可是用的巧妙,以退為進,這場中的眾人可不是傻子,只要細細的一想,便能夠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了.不由得都有些同起這雪玲瓏來了.一個個的眼神里都有著一個嫌惡之色.這柳氏那叫一個氣啊,面色非常的暗沉,可是現在縱然狡辯,自己哪里有什麼可信度,反倒是這雪玲瓏,這般樣子,那可是鐵樣的事實啊.她也只能夠暗中祈禱,今天能夠安然度過.

只要度過今天的難關,她過去之後一定即刻就做了這個踐人,叫她膽敢如此陰險的設計自己.柳氏只能夠狠狠的咬著牙齒,今日縱然是打落門牙也只能夠往肚子咽.

雪玲瓏則是一直還是忍不住穩住自己的身子,可是面色蒼白著,牙齒忍不住打顫,還時不時的心翼翼的用她那一雙驚如鹿般的雙眸看向柳氏和雪傾城.

眾人看著場中又想要穩住顫抖,又忍不住在顫抖的雪玲瓏,心中都是順著雪玲瓏的意思往那一邊想去,只怕是這雪玲瓏是擔心她回府之後,這柳氏和雪傾城母女不知道又要這麼虐待她,欺凌她了.她這是在怕啊.

雪玲瓏看到眾人那一種眼神,低垂著臉,那眸底閃過一道精芒,顯然的她對今日大家的反應那是非常的滿意,她相信縱然現在這柳氏娘家勢力興起,可是這柳氏的名聲也是毀了.

娘家人也會以她為恥辱.不過同時雪玲瓏感覺到有兩道光芒凝視在自己的身上,一道非常的凌厲,好似能夠穿透她的靈魂一般.不用看,雪玲瓏也知道那一道凌厲的光芒來自誰.

雪玲瓏心中暗自無奈,這個家伙真的是太氣了,不就是在酒樓了他一句美人姐姐們,男人竟然這麼的肚雞腸,這麼的記仇.

她微微的抬起頭,另一道光芒自然是屬于赫連絕,他那涼薄的唇邊噙著別有深意的笑,那意味很是分明.而且他的眼里好似猛獸盯住了獵物一般,對她產生了興趣.

雪玲瓏不由得面色一沉,她不覺得這赫連絕對自己感興趣就是一種好事.其實現在場中眾人的焦點都在她們身上,被眾人這般的盯著也是正常,其中還有風千影嗜冷的雙眸狠狠的瞪視著自己,他眼里有著惱怒,這個該死的踐人今日先是陷害了自己,現在又是這般心思歹毒的在眾人面前讓柳氏和雪傾城名譽掃地,這本不關他的事,這等歹毒的女人,他風千影是端端不能夠娶這個女人的.他心底的殺意驟然起.

風千塵那冰冷的黑眸閃爍著冷冽的寒芒,那涼薄的唇上揚邪魅的勾起魅冷的弧度,整個人越發的嗜冷,然而卻讓人冷得移不開眼睛.

呵呵,他倒是找到一件好玩的玩物了.雪玲瓏,你可不要讓本王太過失望,太早讓本王失了興味,要知道,失去了興味的玩物的代價可是死.

一邊的赫連絕唇角勾起張揚的笑,隨即肆意的聲音響起:"云帝,本殿好餓哦,還是趕緊開宴吧."

眾人順著這一道張揚肆意的聲音望去,此刻竟然有人膽敢直接叫肚子餓?將眾人的眸光全齊刷刷的移到了他的身上,原來那直接叫餓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西陵太子.

云帝努力的壓下心中的冷意,正想要開口的時候,風千塵那邪魅的唇上揚,黑曜石般的黑眸一沉,嗜寒的聲音響起:"今日這雪相嫡女衣衫破舊,乃為殿前失儀,這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

風千塵這話到這里,那暗沉的黑眸冷冽的眸光落在雪玲瓏的身上,雪玲瓏真相上前插死這個該死的混蛋.她知道這個男人就是故意針對自己的.

太後一雙犀利的鳳眸望向雪玲瓏,心中暗思,不知道這雪家丫頭怎麼就惹上了自己這個十五年沒有出邪王府的孫兒了.她抬起眸,在望向風千塵的時候,滿臉慈愛道:"那依塵兒之見,該是如何懲罰的好?"

太後不管這個雪家丫頭怎麼就惹了自家的孫兒,但是她是寵愛孫兒的,所以寵溺之中有著一絲討好.畢竟她私心里,希望這孫兒日後不要再關在邪王府,多進宮來陪陪她老人家才好.

風千塵那暗沉的黑眸里滿是嗜血的寒芒,看得是心中一顫一顫的,那眸光大有著雪玲瓏不死也廢了.因為素問這邪王嗜血殘忍,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眾人全都朝鮮血淋淋的畫面想去,眾人還真的是誤會了風千塵了.

風千塵邪冷的聲音響起:"皇祖母,塵兒聽雪玲瓏非常擅畫,畫得超然絕境,不如讓雪玲瓏和千雪比比,若是她能夠勝過千雪,就免了她的懲罰,若是不能夠勝過千雪,那就杖責五十.皇祖母,你看意下如何?"

這風千塵哪怕現在是要玩死雪玲瓏,這太後也絕對會滿口同意.而一邊的云帝眼里那濃烈的眸光已經明了,他是非常在意這個兒子的,所以,今日他了算.

雪玲瓏的心中又是被這個該死的男人給狠狠的氣岔了.什麼叫她擅長畫畫,老天知道,她拿刀拿槍那絕對是超然絕境啊,可是這琴棋書畫,哎,自己還真是一樣都不會.她是很想傲氣干云的她琴棋書畫一件不會,可是現在則是,她若是比不過這風千雪,自己就要被杖責五十.你妹的五十啊.

若是這古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這五十杖責下去,只怕早已經一名嗚嗚了,盡管她不是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她可也是血肉之軀啊,五十杖責下去,自己縱然不死,也定然是傷的不輕.

此刻上首的云帝沉厚威嚴的聲音響起:"好,准了.今日乃是為西陵太子和公主設宴,不為這雪府的事而鬧了心,不過雪相,你回府之後還是要好好的整頓相府,安家才能夠安邦啊.這雪玲瓏殿前失儀的事就按照邪王所照辦.權當雪玲瓏和千雪這是為今日的宴會開場吧."

赫連絕身邊的赫連明月又是一陣的緊張,有些按耐不住了,可是赫連絕又是冷眸喝住了赫連明月.他倒是也想要看看這雪玲瓏究竟如何化解這等危機.

這云帝開口,雪天傲,柳氏和雪傾城的心呼啦的一松,全都站了起來.然而在望向雪玲瓏的時候,眼里的毒芒是越發的盛了.

開宴之後,眾人則是肆意的開始暢飲起來.其實雪玲瓏雖然一臉的淡定從容,可是看著上面已經准備好了兩份,實在是氣恨啊,畫畫?她這手像是拿筆的聊嗎?讓她耍刀耍搶還差不多.

雪玲瓏站立在正中的高台上,憤恨的將眸光看向那個罪魁禍首,然而那個該死的家伙竟然悠然肆意的品酒吃菜,不出的愜意啊.她不由得心中狠狠道,吃吧吃吧,最好吃死你.

風千塵發現了雪玲瓏的凝視,捏著酒杯的手對著雪玲瓏一舉,越發的悠然愜意了幾分.看得雪玲瓏那叫一個氣啊.該死的混蛋男人,她見過氣的男人,就是,沒有見過這麼的氣的男人.

不就是喊了他一聲美人姐姐嗎?有這麼的雞肚腸嗎?非得整死自己不可嗎?

雪玲瓏這算是記住了這風千塵了.風千塵看著雪玲瓏那暗黑的臉,那琉璃酒盞之中的酒在他故意的晃悠之下,越發的映照著他的流光飛彩.對于雪玲瓏這個女人,風千塵自然是命人查探了一番,不會琴棋書畫.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如何脫險.他可不希望這個女人讓自己失望,如若她這一次就那麼的輸了,他定然會命人重重的打五十杖責,今日她就休想有命走出這皇宮了.

雪傾城和柳氏是看到雪玲瓏局促在上面心中暗暗得意,在雪玲瓏這個踐人9歲那年,花流舞就通殲被抓了現行,所以雪玲瓏琴棋書畫一樣不會.

所有人的焦點都凝視在看台上,不過但看這氣勢只怕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知道誰輸誰贏了.

雪玲瓏黑眸深幽下去,她絕對相信這風千塵一定知道,她不會琴棋書畫,所以故意刁難自己,而且她還發誓這個男人的刁難,今日這才是開始.她那叫一個氣啊.可是這等場合根本就由不得自己拒絕,這五十杖責自己可不想被揍得屁股開花.所以麼,她是暗思,自己究竟畫什麼好呢?

怎麼樣才能夠讓自己取勝?陡然的腦中一道精芒閃過,學時候學過的一篇課文陡然的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皇帝的新裝》,好啊,現在這是古代,她悄然利用人性,所以雪玲瓏頓時唇邊綻放笑容,她抬起頭,對著眾人清越的聲音響起.

"諸位,玲瓏今日要畫的畫是抽象畫,什麼叫抽象畫呢,就是這善良的人們見到的都是美好的東西,這險惡丑陋的人見到的都是丑陋的東西,一幅畫,可見人性的真,善,美,和假,惡,丑.而且這丑陋,陰險的人是根本就看不到美好的畫的.在她的眼里只會看到陰險毒辣,丑惡的世界.善良的人們便能夠看到天堂,看到仙境."

雪玲瓏自然是知道,眾人心中在懷疑,不過她就是抓住了這人性,試問誰會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邪惡呢?接下去根本就不用她多了.一邊的風千雪則是冷冷的一笑,其他的她可不敢斷然自己一定能夠勝,但是這作畫,她是絕對的有信心的.

這一邊風千雪隨後便專注在她手中的畫紙上.

反觀一邊的雪玲瓏,微微的蹙眉,讓她拿毛筆,開玩笑了,那毛筆軟綿綿的,好似一團棉絮,她絕對是不行的,她則是將顏料潑在畫紙上,所有顏料都亂塗了一些.時間到的時候,雪玲瓏和風千雪兩人全都靜默在一邊了.

眾人則是非常的好奇.風千雪自信的率先拿起她那一副《富貴牡丹》.那雍容華貴的牡丹逼真的呈現在眾人的眼前,每一朵花兒都好似真實的開在眼前一般,那牡丹花上的蝴蝶也逼真之極.眾人不由得真心稱贊,雪玲瓏自然也是看到了風千雪的富貴牡丹.還真看不出來,這嬌蠻公主還真的有一點真才.

風千雪聽著眾人的稱贊聲,她滿臉的得意之色,隨即勾唇輕蔑的笑道:"雪玲瓏,該你了."

雪玲瓏其實心中很汗的,她那一副還真的是太過抽象了,抽象到有一種歇斯底里的感覺.不過現在她可顧不上了,只好將她的畫拿起來.呈現在眾人的眼前,這赫連絕和赫連明月是挨著雪玲瓏比較進的,也是看得非常的清楚.

赫連明月在看到雪玲瓏這畫之後,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這究竟是什麼呀?這能夠叫做畫嗎?比人家三歲的孩童畫得還不如呢?不過一邊的赫連絕則是黑眸里閃過一道精芒,好聰明的女子,她其實根本就不會什麼作畫,但是她卻是利用了人性,她之前的那一番話可不是平白無故的.就為這樣聰明的女子合了他赫連絕的胃口,赫連絕率先拍手叫好道:"妙啊,真是妙啊,本太子看到了繁華如夢,仙氣繚繞,七個仙子在花間飛舞……"

雪玲瓏差點要噴了,這赫連絕竟然能夠從這一幅畫之中看出繁華如夢,仙氣繚繞,還七個仙子,她擦了個去,這個男人真的很會坑爹啊,不過她知道這個男人是在幫自己,只要西陵太子拍手好,看到了美好的東西,試問誰敢見到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那只能夠明什麼,明人家是陰險毒辣之人.

盡管這場中有很多陰險的人,可是這人又怎麼會承認自己就是人的呢?

赫連明月眼睛直接要抽死了去,這明明就是一堆鬼畫符,怎麼到了太子皇兄的口中就是仙氣繚繞的仙境了?還七個仙子翩然起舞.不過縱然赫連明月知道太子皇兄在撒謊,可是她和皇兄本就是一起的,所以她也興奮的叫道:"哇塞,我看到了百花盛開,還聽到了高山流水的聲音,還有,還有聽到了鳥兒歡快的,名叫聲……"

雪玲瓏在赫連明月興奮的聲音之後,又是狠狠的唇角惡劣的抽搐了幾下.心中有愧啊,不過她倒是真的感謝這兄妹兩人,這她又是記下了.

***************************************

今天第一更上,實在是今天非常忙,晚上同事家有喜事,要喝喜酒,不過還會有一更,要晚點更新啊.

上篇:第073章:雪玲瓏的反擊     下篇:第075章:受罰,被人下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