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5章:受罰,被人下藥  
   
第075章:受罰,被人下藥

雪玲瓏的畫展現在下面百官和家眷的眼里,眾人都是睜大眼睛長大嘴巴,愣是沒有反應過來,就那麼呆愣愣的看著雪玲瓏那磣人的畫.唯有鬼畫符三個字最貼切.可是為什麼西陵太子和公主會看到了那麼美好的景色呢?他們又是努力的揉了揉眼睛,睜開看,可是還是那可怕的歇斯底里的鬼畫符啊.亂七八糟的一團,哪里有西陵太子所的繁華如夢,仙氣繚繞,七個仙子在花間飛舞啊……還有哪里有看到西陵公主所的百花盛開,高山流水的聲音,哪有能夠聽到鳥兒的鳴叫.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使勁看,用力的看,依舊是鬼畫符.

雪玲瓏心中也是各種巨汗,她看到眾人那揉了揉眼用力看,自然是知道這些人其實內心里還是驚愕的,現在還在糾結.其實雪玲瓏也是非常怕這些人不上鉤的,到時候只要大家口供齊了,那就是她戲弄權臣,戲弄天家君顏.不過雪玲瓏還是受到赫連絕和赫連明月給的鼓勵,有這兩個人在幫自己了.她還是知道下面的朝臣就算知道上首的雪玲瓏是戲弄大家,也不敢直接這是鬼畫符.雪玲瓏那涼薄的唇勾起清甜的笑道:"諸位,這是我的抽象畫,這抽象畫,重在不是只用眼睛去看,而是用我們的心靈去感受.大家請看這里,五顏六色的一片,這是一片花海,大家閉上眼睛,是不是看到了百花盛開,萬紫千的盛景.花間彩蝶飛舞.你們再細細一聞,是不是還能夠感受到花兒的清甜呢?用力的吸一口,香不香?"

"恩,好香啊……"下面的人群里在雪玲瓏清甜的聲音蠱惑下,有人不自禁的驚喜的叫出聲.

"大家再看這里,這里,是不是看到了高山流水?一座座瑰麗的群山連綿不絕,山峰俊秀,再聽是不是聽到了細水涓涓的聲音,那水很清很清,清澈的能夠見到水底肆意游玩的魚兒了嗎?你們再伸出手去鞠一把水喝一口,清甜嗎?"

"好清甜啊……"又是有人忍不住的叫出了聲音.

雪玲瓏看著眾人進去自己帶入自己冥神細想的美好景色之中,雪玲瓏就知道這些人已經被她用催眠法引入了自己想要的境地.

一個個的真的閉著眼睛想象著雪玲瓏所講的美好景色之中.

盡管下首還有不少的人很理智,覺得不就是這個女子在戲弄眾人,就是一副鬼畫符.不過那些人盡管心中很明亮,但是他們也記住了一點,那就是這個女子很聰明,如若他們這是一副鬼畫符,那麼就是承認他們是陰險毒辣之人,試問誰願意當著眾人的面承認自己就是一個險惡的人?

所以縱然心里很亮堂,今日他們也只能夠順著這個女人出她想要的答案,那就是這真是一幅神奇的畫.為什麼,理由就是西陵太子和西陵公主都承認了,試問皇上會這畫是鬼畫符嗎?斷然不會,那是打西陵太子和公主的臉.這些人可都是在官場上混久了的老狐狸.自然是一抓一個准.

風千雪實在那叫一個氣啊.她也看到了,這叫什麼畫,根本就是亂七八糟的一團,可是這些個愚昧的人竟然這雪玲瓏的話如此的神奇.她想要開口怒斥雪玲瓏,可是硬生生的想起了雪玲瓏先前的那一句,如若自己自己看到的是鬼畫符,他們會不會認為自己就是一個心思歹毒之人?而且最最主要的是,那西陵太子和公主都看到了美景,她再怎麼氣雪玲瓏,恨雪玲瓏,也只能夠咬牙忍著,因為她不能夠撥了西陵太子的面子.

上首的云帝根本就沒有看到那畫,聽著眾人得那麼的玄乎,不由得好奇,好奇的何止云帝,罪魁禍首風千塵那深幽的黑眸之中也是微微的眸光一閃,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會琴棋書畫,他邪魅的唇上揚,唇角勾起一絲譏誚的笑.不過她倒是有那麼一絲的有趣.風千塵不用看,也知道那根本是慘不忍睹,所以他微低垂著頭,那修長白希的手指捏著琉璃酒盞,優雅肆意的喝著美酒,似乎這里的熱鬧和他無關,陌上人作客,美男如畫,一樹一菩提,一人一世界.現在的風千塵他端端的坐在那里,一個人自成一個世界.

當太監拿到這幅畫的時候,睜大眼睛,唇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確定這畫根本就沒有如眾人所的那麼的神奇,他看到的就是亂七八糟的鬼畫符啊.不過現在可不是他能夠評頭論足的.他恭敬的將雪玲瓏的畫呈到云帝的手中.當云帝看到雪玲瓏的畫,也是驚愕不已,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一邊的皇後和太後也是好奇,湊頭過去瞧,那一看,兩個人也華麗麗的愣住了.

隨後三人反應過來,他們確定這雪玲瓏根本就不會畫畫,所以這哪里叫做畫,全天下都找不出這麼丑的畫了.云帝的黑眸深幽下去,一道犀利的眸光微微的向風千塵方向一瞥,心中頓時了然,自家塵兒故意刁難這個雪家嫡女,目的麼,就是想要看看她在不會畫畫的境地下如何取勝.云帝面色冷冽,隨即將那冷冽的眸光凝注在雪玲瓏的身上.這個女子很聰明.俗話女子太過聰明則不好.尤其是這麼富有心計的女子,一天之內,連番三次耍了算計.影兒的事,他現在完全篤定是這個雪玲瓏所為.還有殿前故意失儀.她則是利用自己算計柳氏.現在只是簡簡單單的利用人性讓眾人都是一片倒的局勢.好,真真是好算計.云帝的黑眸更加的陰驁,眸底隱隱有著殺意.

雪玲瓏眼角的余光愣是將云帝那眸底的殺意落入眼中,她心中大驚,云帝起了殺意.她擦了個去.不過吧,這皇帝竟然要找她的麻煩了.她日後的生活會不會恨精彩呢?

一邊的太後在錯愕過之後,也是篤定這雪家丫頭根本就不會作畫,也是,人都被這柳氏苛待了,飯不能飽,衣不成衣,根本就不要想讓她學習琴棋書畫了.不過麼,雖然這畫不成畫,甚至還讓人慘不忍睹,但是這樣的人兒實實在在的是一個妙人兒.那一份聰明,可是比會這些琴棋書畫更讓人欣賞.太後是真的欣賞這個女子,如若影兒好好珍惜這個雪家女子,日後定然如一把鋒利的上古寶劍,所向披靡.只是她那犀利的鳳眸里有一絲篤定,影兒是不喜歡這個丫頭的,而且這丫頭也是不喜影兒.她隨後犀利的眸光若有似無的瞥向悠然肆意成一個世界獨自喝著美酒的孫兒.她隱隱覺得,這兩個人日後會有故事.

因此太後也是一邊叫好道:"好,真是好一副奇特別致的畫,哀家看到了.妙,實在是妙啊……"

太後老人家竟然也看到了,皇後有些納悶了,難道真的是自己心思歹毒了嗎?她的臉色非常的難看,眾目睽睽之下,她如何開尊口雪玲瓏是戲弄君上,戲弄君臣,只是可憐了她的女兒了.這楚輕煙對雪玲瓏的恨意又是深了幾分.

果然云帝隨後沉凝的聲音響起:"今日雪玲瓏和風千雪作畫,雪玲瓏勝."

風千雪轉過身,想要開口,但是她看到了,母後對自己的眼神暗示,更看到了父皇那威嚴冷冽的臉.今日這個啞巴虧,她風千雪竟然只能夠當著眾人的面吞下.她覺得好委屈.那粉的指甲深深的掐進肉里,唯有那疼痛提醒自己,要冷靜,要冷靜.改日一定好好報仇.

當云帝宣布自己勝出之後,下首頓時有人大贊這畫的別致神奇,畫技高超,堪為神來之筆.一大堆的誇贊,聽的雪玲瓏那叫一個汗啊.不過她絲毫沒有表現出來.她跪地絲毫不羞愧的接受道:"玲瓏多謝公主承讓."

那身軀雖然跪在地上,可是她的背脊是那麼的挺直,跪得了君皇,但是她的傲骨卻無法折損分好.看得上首的太後那是一陣的贊賞,好一個奇特的丫頭.今日不僅自救,而且還救得這麼的漂亮,臨危不亂,大將之才啊.

正當云帝要揮手的時候,那一邊獨自成一個世界的風千塵黑眸閃過嗜血危險的光芒,黑眸里透著別有深意的訊息,那就是,雪玲瓏,本王最近百無聊賴,所以麼,你接下去的日子不會太無聊了.

這樣盯著雪玲瓏的又何止風千塵,那風千影的黑眸之中也是閃爍著危險的寒芒,然而那意味則是,雪玲瓏你等著,本王一定會好好的招呼你,讓你知道得罪本王的下場.經過今日之後,他是更加篤定,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用盡心機的人.

還有風千雪,氣得咬牙切齒,自己害得她在眾人面前吃悶虧,最最主要的這眾人里還有一個她心意的西陵太子在.若是今日因為雪玲瓏而讓自己無法雀屏中選的話,那麼她發誓,她一定要殺了雪玲瓏.

不過其中還有幾道別有深意的眸光.現在為止雪玲瓏並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日後逐漸的都會知道.

不過雪玲瓏今日得罪的又何止是風千雪這個公主,還有下首的千金們,因為這個面黃肌瘦的丫頭竟然得到了西陵太子贊賞.

雪玲瓏是回到了屬于她的座位上,一邊的柳氏和雪傾城那叫一個氣啊,這個女人今天穿成這樣,而且還畫那種亂七八糟的畫,竟然還勝了風千雪,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兩個人都用陰狠的雙眸狠狠的一刮雪玲瓏.

雪傾城愣愣的凝視著雪玲瓏,覺得這個女人太過詭異了,竟然一幅畫將所有人都魔魅了.陡然的,她的腦海里響起李媽媽的話來,這個女人還真的不會是鬼魂附身了吧,她的面色一白,美眸里有著驚恐,雪玲瓏自然是感覺到了身邊雪傾城的凝視,只是一眼便知道她內心在想什麼.雪玲瓏隨即邪魅的一笑,湊近雪傾城的耳邊,吹了一口冷氣,寒磣磣道:"二姐姐,你是不是看得我很玄乎?玲瓏告訴你,我根本就不是人,是鬼哦."

雪玲瓏的她刻意的壓低聲音,此刻唯有雪傾城和她兩人聽見.縱然是身側的柳氏和雪天傲也壓根聽不見她在什麼.

雪傾城聽了雪玲瓏的話,面色更是一白,本就驚恐的雙眸睜大,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縱然如此,她還是強自鎮定道:"雪玲瓏,你在胡八道什麼?"

雪玲瓏又是寒磣磣的冷笑,附耳又是一口冷氣吹在雪傾城的肌膚上,陰冷冷的聲音道:"二姐姐,記得晚上不要關門哦,玲瓏會去找你的."

著雪玲瓏還故意扮了一個鬼臉,嚇得雪傾城驚叫怒罵出聲:"啊……雪玲瓏,你個踐人……你嚇唬我……"

雪傾城的驚叫怒罵聲起,宴會上所有人都是齊刷刷的眸光凝視在她的身上,將她的話聽入耳中.所有人都當雪傾城怪物一般的看,雪傾城直到此刻才陡然的發現,這個該死的雪玲瓏就是故意的,故意要嚇得自己驚叫怒罵出聲,讓自己在殿前失儀.她……她竟然中了這個該死的女人的算計.現在但看到一邊的雪玲瓏暗自朝自己使的得意之色,雪傾城心中那叫一個糟糕啊.完了,完了,今日殿前失儀,自己的名譽一落千丈,他日哪里還能夠嫁得皇親貴族.雪傾城是真的被雪玲瓏氣得哭泣了起來.然而一邊的柳氏也是面色蒼白如紙,要知道這可是皇家宮宴啊.自家女兒竟然驚叫怒罵.這根本就是不將聖顏放在眼里.柳氏和雪天傲趕緊起身跪地,雪天傲趕緊道:"女傾城該死,求皇上和太後饒她一次,微臣回府之後定然是好生教導."

云帝和太後的面色那叫一個難看,太後將眸光看向雪玲瓏,那沉凝的面容,端莊大氣,她倒是越發的喜歡這丫頭了.太後一個眼色,云帝自然領會,他暗沉著臉,危險懾人的聲音響起:"來人啊,把雪玲瓏給朕拉下去杖責二十,讓她謹記這個教訓."

"是.皇上."頓時兩個太監上前將雪傾城拖著往外拽.雪傾城當下知道害怕了,那可是二十杖責啊,她哭喊求饒起來:"皇上……臣女知道錯了,臣女再也不敢了.皇上饒命啊……"

云帝金口玉,誰還敢求,縱然是雪天傲也不敢再求了.其余的人就更沒有人為這個雪傾城求.

因此這雪傾城就可憐的被帶下去杖責二十,這一邊鬧劇落寞,殿內皇帝眾人那是敬了一輪的酒,雪玲瓏也是非常愛美酒佳肴的,因此也是喝得非常的肆意.云帝一聲令下.一道倩影站起了身道:"父皇,兒臣想要為大家表演一支舞.請父皇恩准."

其實這風千雪是真的有些真才的.雪玲瓏勾唇一冷笑,呵呵,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她自然是知道這風千雪愛慕誰.這個女人一心想要嫁給赫連絕.

云帝知道方才那比畫委屈了這個女兒,因此這一次沒有撥了她的面子,云帝隨即豪邁的聲音響起:"好,准了."

風千雪的臉上滿是嬌羞欣喜.此刻的她好似一朵三月盛開的桃花一般,美麗妖嬈.還是有不少男子傾慕風千雪的.

然而赫連絕則是專注在手中的美酒上面,絲毫沒有將眸光落入到此刻正中的風千雪的身上.風千雪的心中別提有多麼的失望了.不過她更加堅定了藥好好的舞一曲,一定要收服這個男人的心.舞樂聲想起,台中的風千雪是使勁了全身的解數,只可惜,赫連絕從頭到尾就沒有看她一眼.風千雪那個黯然啊.真有那一種哭泣的感覺.

緊接著是赫連明月.她望向獨成一個世界的風千塵,雖然冷冽,可是卻冷到了她的心里,在一開始的時候她是對雪玲瓏女扮男裝感興趣,但是現在終究是知道,太子皇兄那一句成為駙馬恐怕不行,倒是太子妃可行.所以她也就另外找了一個目標.

赫連明月本就不是矯揉造作的人,她站起身對著上首的云帝起身道:"云帝,接下去,本宮獻上一舞."

"好,素問明月公主的舞蹈乃是天下少有.今日朕倒是有幸親眼目睹了."

方才風千雪好似一朵盛開的妖嬈的桃花的話,那赫連明月就是那如純潔的白蓮花一般,讓人喜愛不已.赫連明月妙容大膽的望向風千塵,眼里赤luo裸的寫著愛慕之.雪玲瓏可是將一道凌厲的眸光落入眼中,帶著七分厭惡,三分殺機.然而這個男人在望向台中的赫連明月的時候,眼里顯然的有著驚豔之色.雪玲瓏勾起涼薄的唇,心中冷哼,呵呵看來風千影這個家伙是看中了這赫連明月,然而對自己拿厭惡的眼神,那是生生的討厭自己和他有婚約在身.然而他又是將他的黑眸凌厲的看了看一邊的風千塵.

雪玲瓏又知道,風千影是擔心什麼.他在擔心若是這風千塵娶了這赫連明月的話,只怕風千塵便會阻擋了他成為儲君的路.場中的赫連明月跳得舞蹈非常的靈動,實在是堪稱一絕,那雪白的舞衣,玲瓏的身段,輕盈的舞步,每一個動作都堪稱完美,然而那一雙盈盈如水的眸子至始至終都看向的是風千塵.赫連明月如此明顯的愛慕之,碎了多少公子的心.一邊的風千塵面色冷冽嗜血,那深幽的黑眸只是凝視著那琉璃酒盞之中如血般豔的美酒.

上首又是一道狠毒厭惡的利芒投在自己的身上,顯然的那一道眸光是楚輕煙投來的,她替名王憎恨自己,討厭自己.恨名王和她有婚約,恨赫連明月竟然看中的是風千塵.她心中多麼的不甘啊.她理應覺得今日這赫連明月應該看中自家這個盛受皇上寵愛的皇兒才是.

楚輕煙則是越想越氣恨啊,連著將風千塵的氣都恨到了她的身上.此刻恨不得將雪玲瓏生吞活剝了一般.

楚輕煙是越想越恨啊.眸光陰狠的凝視著雪玲瓏,眼里有著弄死自己的心.雪玲瓏能夠感受到這楚輕煙眼里的殺機.雪玲瓏絲毫不將這些眸光放在心上,她假裝不知的欣賞著赫連明月的舞蹈.場中頓時響起掌聲如雷.持久不斷.

赫連明月一個漂亮的旋轉,華麗落幕.那雙眸盈盈如水般波光瀲灩,帶著幾分嬌柔,幾分俏皮,幾分傲然,畢竟是皇家公主,然而再度將她的視線落在風千塵的身上,赫連明月是大大的受到了打擊.

因為風千塵壓根就沒有抬起頭看她一眼,那深幽的黑眸依舊專注在自己的手中.一個人在那一邊就是一個冰冷嗜血的世界.

雪玲瓏是喜歡這赫連明月的,不由得有些憐憫赫連明月,她是錯許了芳心,她應該可以得到世間愛她的男子的所愛.念在方才赫連明月幫我自己,雪玲瓏黑眸狠狠的一瞪風千塵,暗罵這個混蛋男人也太不知道憐香惜玉了一點吧,一個如花美眷為他癡的舞蹈.碎了全場男子的心,他倒是好,竟然只是嗜冷著臉專注在自己手中的美酒上,真是會打擊女人的心.

然而雪玲瓏這一瞪,風千塵則是陡然的抬起陰驁如血般的黑眸,那嗜血的黑眸之中的凌厲讓她心中一寒.那黑眸之中的意味她又是讀懂了,那就是,女人,你很多管閑事,接下去你的日子一定會很精彩,本王絕對不會讓你很無聊的.

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打了一個寒顫,心中又是暗咒一聲.當雪玲瓏再度看去的時候,風千塵又是低垂下了頭.一個人又是自成一個世界了.

這個時候,雪玲瓏突然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異常,一股炙熱的氣息上升起來,尤其是腹的地方,非常的灼熱,那一股熱流非常的猛,瞬間自己但覺得好似被火燒一般.作為一個現代的醫者,她自然知道自己這是什麼狀況,她快速的看向周遭的人,一些正常,並沒有絲毫異常.那就是只有自己被人下了藥.而且下的還是媚藥之類的.

雪玲瓏的黑眸深幽下去,眸光寒芒一凜,呵呵,很好,自己竟然如此都能夠中招,這個該死的下藥的人還如此的下作,給她下的是媚藥,那明什麼?明那人想要自己身敗名裂.自己一個現代的醫者,竟然也毫無所覺.明什麼,明這藥無色無味,根本不容易發覺.她也萬萬沒有想到有人會在宮宴上對自己下藥.現在她一個沒有出閣的女子,下這媚藥要做什麼不用,然而自己身敗名裂之後,最大的受益者是誰?

很快雪玲瓏便想明白了,皇家宴會上能夠這般快速的做手腳的定然是皇後楚輕煙了,她是最恨自己的,自己身敗名裂之後,就可以有正當的理由解除自己和名王的婚約,而且自己一個身敗名裂的女人從此只會背著這個烙印,一輩子被人唾棄,那就是生不如死.恨,真夠恨的.

對于古代的女子而,這就是一把殺人無形的利刀.雪玲瓏是篤定楚輕煙下的藥,可是隨後望向楚輕煙,不像,不像是她下的藥.雪玲瓏再將冷眸看向風千影,那風千影的眸光全在赫連明月和風千塵的身上,也壓根就不知道自己這一邊發生的事,應該也不是他.

雪玲瓏再度在場中一掃,陡然的她看到那云帝一雙黑眸朝自己冷冽的一瞪,眸底劃過一道暗芒,她的心陡然的一驚,難道這下藥的人是云帝?

縱然千般的猜測,可是雪玲瓏現在哪里有哪個閑尋找究竟是何人給自己下的媚藥.她緊握雙拳,心中暗沉,眼下自己該怎麼辦?她強行的克制自己體內的媚藥,拿出一枚銀針刺入自己的大腿上,那刺入骨血的痛讓她的意識保持著清醒.不管是誰想要讓自己身敗名裂,她雪玲瓏都絕對不允許自己如人所願的毀了名節.如若自己忍不住,那麼便是如了別人的願,所以縱然自己今天會非常的痛苦,難耐,她也絕對要支撐住,如若自己忍不住,與人行苟合之事,那麼下藥的人便如願了.而她從此就背上了一個銀蕩的汙名.她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這樣的.

眼下她必須盡快離開宴席,記憶之中有一段時候前身隨母親也進過一次皇宮,這皇宮里好像有一處寒潭,正好年幼迷路,依稀記得那寒潭的位置.

宴會上一個一個官家姐上台表演,作為官家公子們則是美酒佳肴在口,眼前美人多姿多彩.既有口福又有眼福.心幾多愉快.

而女子們則是使勁渾身的解數,希望博得男子的青睞.一個個的拿出自己的本事.

只有這一邊的雪玲瓏那是如坐在針氈上,全身灼熱不已,手心不斷的冒汗,看上那一邊的美男們,她有一種狂烈的沖動,那實實在在是非常大的折磨.若不是她定力足夠好,只怕現在定然會沖上前去撕裂了男人的衣裳,直接就如了那下藥人的願望了.

不行,手中的銀針再一次的刺了一針,那刺痛的感覺又是讓自己意識清醒了幾分,不過她可以斷定的就是,這媚藥藥性相當的強烈.雪玲瓏輕聲在雪天傲的耳邊道:"爹爹,女兒有些內急,出去出恭一下."

雪天傲暗黑一瞪雪玲瓏,暗自警告道:"快去快回,不准亂走動."

隨即示意身後的伺候他們這一邊的宮女帶雪玲瓏出去出恭一下.

那宮女帶了雪玲瓏出去,這個時候場中又是有官家姐在絞盡腦汁的表演自己的才藝.

雪玲瓏這一邊悄然離開,好似無人關注.離開了禦花園之後,雪玲瓏這才將那銀針收入中.三月的夜色還是冷氣肆意的,因此讓她的灼熱降溫了不少,也稍稍的緩解了一下.此刻她發現自己全身上下不僅有熱汗,還有許多是冷汗,她當時實在是緊張自己會忍不住沖上去撲倒了那些美男.

不過那一陣涼爽很快就消失了,隨即是更加的灼熱,雪玲瓏知道自己必須解決這兩個宮女,自己朝著記憶之中的寒潭尋找而去.她故意一個趔趄,那兩個宮女上前要扶雪玲瓏一把,雪玲瓏,速度那叫一個快啊,瞬間便將兩個宮女打暈了,隨即拖入一邊的花叢之中.

雪玲瓏自然是動作要快,畢竟這媚藥很快便會發作,自己若是不趕快找到寒潭泡一泡,只怕自己會忍不住,隨便就找了一個侍衛什麼的男人解決了身上的需要,到時候只怕就真的會身敗名裂了.

只是眼下,她也沒有辦法,只怕暗處的人現在也在找尋自己.因此雪玲瓏絲毫沒有含糊.

雪玲瓏在暗夜之下,行動敏捷,也好在了她自己不是這前身,如若是前身的話,只怕今日真的就注定是要身敗名裂了.作為特工,躲避的手段自然不會弱,她看到暗中幾條身影分開尋找自己去了.雪玲瓏隱身看著那幾道身影,黑眸暗凜,如若不是現在中了媚藥,不然她定然是要追上這些暗影,追查出究竟是給自己暗中下藥的.

只是現在還是身上的媚藥要緊,這下媚藥之人,她日後再可以查.雪玲瓏等那幾道身影遠去之後,隨著朝著寒潭的方向快速利索而去.好在這寒潭比較偏僻,試問這個時候有誰會來.

因此雪玲瓏,利索的脫了衣衫,只剩下一條褻褲和肚兜,畢竟這些衣服一會還是要穿的.雪玲瓏一點不含糊的進入了寒潭之中,擦了個去,那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間席卷她的周遭,滲透進身體里.不過體內的灼熱倒是好了許多.刺骨的寒意倒是越發的讓人思維冷靜下來.

上篇:第074章:雪玲瓏狂汗,坑爹的男人啊     下篇:第076章:意外,竟然是他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