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6章:意外,竟然是他救了自己  
   
第076章:意外,竟然是他救了自己

雪玲瓏直覺上自己在這寒潭之中浸泡個半個時辰的話,這媚藥應該能夠過去,那宴會沒有個兩三個時辰只怕是不會結束的,她腦海里回放自己方才吃了什麼?她喝了幾杯酒,可是她斷定光是酒絲毫沒有什麼.她又是吃了一些佳肴.那麼唯有一種可能,這媚藥分別是兩種無色無味的藥物,唯有兩項作用,才會合成媚藥.一定是這樣的.隨即她又是眸光一利,她的桌上和別人桌上不一樣的就是多了一盤水晶桂花糕.似乎就是她剛坐下沒一會便有讓人端了來.她還覺得好吃,多了幾塊.莫非……

雪玲瓏內心里覺得是皇後,因為她本就知道自己來這宮宴上,她一早准備這一切對付自己了.可是又似乎覺得不像.方才她的神不像是給自己下藥的.在寒潭之中,雪玲瓏整個人更加的冰冷,一雙黑眸泛著寒芒,她發誓,一定會找出這幕後給自己下藥的人,到時候她絕對會好好的教訓給自己下藥之人.這一邊雪玲瓏沉入自己的思緒之中,然而陡然的一道身影從寒潭之中飛躍起來.直接往寒潭邊而去.

雪玲瓏從思緒之中回過神來,心中一驚,好在自己方才選了一處大石作為遮掩的天然屏障.否則此刻定然是被人發現了去.只是今夜這個時候會出現在寒潭之中的人會是誰?

心中一邊心思翻飛,一邊屏住呼吸.方才那個人那沖天而起的身手,雪玲瓏發誓自己不是人家的對手.如若被發現,現在這等樣子,想要脫身,定然不可能.雪玲瓏心下暗驚,這個人定然是發現了異常才會如此.

寒潭之中的雪玲瓏更加的心謹慎,絲毫不敢讓自己的氣息外露,陡然的寒潭邊又是落下幾道暗影,對著那身著白衣的男子恭敬道:"洛統領.出了什麼事?"

陡然的寒潭邊響起了冰冷的聲音:"有人在寒潭附近.仔細的搜."

"是,洛統領."那幾道暗影恭敬的領命之後隨即快速的在寒潭附近搜索了起來.

洛統領?雪玲瓏陡然的響起了今日在外宮門的時候遇到的錦衣司統領洛天.該死,原來是這個冷血家伙.雪玲瓏更加驚的不敢再動作了.如若今日落入這個六親不認的家伙的手中,只怕自己是必死無疑了.所以她暗暗的祈禱,千萬別被這個冷血家伙發現了.

雪玲瓏好在這寒潭里的暗石讓她能夠不被人發現,似乎聽到了岸邊的人離去的聲音,于是雪玲瓏心翼翼的從暗石後面透出她的腦袋,又是觀察了良久,她足足觀察了一刻鍾,她這才心中一松,繼續凝著神繼續浸泡在水中.不過她生怕這洛天會折回來.

在這里浸泡了一刻鍾,體內的灼熱好了很多.但是這好過也是需要代價的,體內的灼熱,加上這身外的寒潭之氣,兩個氣息沖擊在一起,各種滋味唯有她自己才知道.可是非常非常的難受,可是為了自己今日不至于身敗名裂,再痛苦,再難受她也必須咬牙忍過去.

又是過去了一刻鍾,雪玲瓏實在是被煎熬的非常的難受,內心里有股沖動想要爬上寒潭,不過好在她終于忍到了半個時辰了.身上的媚藥也差不多了.

雪玲瓏臉上這才松了口氣.她艱難的挪動自己的身子,因為怕再度被發現,幾乎是快凍僵了.她艱難的爬到寒潭邊上,此刻的她面色慘白,狼狽不堪.

這三月的寒風還是冰冷刺骨,本就懂的不行的身子,又是不能打了幾個寒顫.她趕緊找了自己藏在花叢里的衣衫穿上,盡管里面的衣服是濕漉漉的,好在這外衣是干的.

雪玲瓏剛整理好打算離開,陡然的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你是何人?膽敢私闖寒潭?"

雪玲瓏聽到這一道冰冷的聲音,心中叫苦,該死的,這個男人的警覺性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啊,她以為這個男人已經走了,竟然過去了半個時辰還能夠折回來.而且她還被這個家伙逮個正著,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她.心中暗鬧.不過雪玲瓏畢竟是雪玲瓏.她沉凝的聲音道:"我是雪相府的嫡女雪玲瓏,因為方才內急,出來出恭,可是卻迷了路,就亂竄到了這里."

"雪相嫡女?"洛天的臉上絲毫沒有表,挑眉看向雪玲瓏,上下的打量了一會兒,隨後醇厚的聲音響起:"你走吧."

"謝洛統領."雪玲瓏縱然面上很鎮定,可是內心里還是緊繃著一根心弦.她倒是沒有想到這洛天竟然還是通那麼點的人的.

其實雪玲瓏不知的是,這洛天是不欺負弱的女子的.而且在方才的打量之中,他已經猜測到方才在寒潭之中的女子定然是她,雖不知道她為何要泡在寒潭之中,但是他倒是一個不會為難女子的人,洛天知道她一定是有難之隱.如若現在他擒住她.那麼這個女子的名節毀在了自己的手中.他甚至名節對于一個女子的重要性.他雖然冷血無,但是他可不想毀了一個女子.

洛天隨即示意雪玲瓏離去,雪玲瓏是真心感謝這個叫做洛天的男人,她真誠的道謝道:"玲瓏多謝洛統領."

雪玲瓏福身之後看了一眼洛天,邁動步子,洛天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寒潭的水冰冷刺骨,今日回去之後,最好找大夫幫你瞧瞧身子.是否無恙."

這個叫做洛天男子冷面,冷聲,可是這句話卻是那麼的暖心.雪玲瓏回頭感激的頷首.

隨即又是快速的邁開步子離去.她知道自己離開時間過長了,必須盡快回去,就怕這又出個什麼岔子.雪玲瓏的動作非常的迅速,一路朝著禦花園的方向而去,只是陡然的又是響起呵斥聲:"什麼人?"

暗夜之中幾道身影快速的朝雪玲瓏的方向而來.雪玲瓏暗鬧,自己只顧著盡快回到宴會上,竟然被人發現了.而且這些人的都會輕功,自己盡管行動也是非常的快速,可是終究比不得這些會飛來飛去的人.很快就會被這些人追上.自己現在在這個地方是遠離禦花園的,如若自己迷路,這錦衣司的人定然不信,雖然那洛天放過了自己一次,不代表別人就會放過自己.

這一邊盡管有花叢,但是他們地毯式的一搜,很快就能夠發現自己.

正當雪玲瓏糾結的時候,陡然的一股強大的氣流襲來,她整個人不能夠自己的落入了一個寬大溫暖的懷抱之中,但感覺到一股清香之後,但感覺到一只寬罩在了自己的頭頂.此刻這個時候,已經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跟前,來人又是冷聲的呵斥道:"什麼人?在這里干什麼?"

那冷呵聲落下,有人提著手中的燈籠對著雪玲瓏一邊就這麼近身一著,但見到此刻兩道身影在草叢之中,一身黑衣的男子,面容冷峻嗜血,慵懶肆意的躺在花叢之中,而那一邊一個女子窩在他的懷中,那寬大的云擋住了女子的面容,那錦衣司的人倒是認識這個面容嗜血的男子乃是十五年沒有出過邪王府的邪王.現在但看兩人這般依偎在一起,曖昧的氣縈繞在空氣之中.幾人趕緊恭敬的對風千塵行禮道:"原來是王爺,屬下等不知,打擾王爺了."

錦衣司的人又不是無知婦孺,傳聞邪王嗜血殘忍,他們可忍受不住這王爺的怒氣.再了皇上對邪王其實是非常的重視的,所以邪王他們可得罪不起,再了,今日撞見了邪王竟然和人在此私會偷,今日他們撞破了這等事,若是稍晚一步,只怕邪王會殺他們滅口.

錦衣司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雪玲瓏一時間實在是無法消化,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風千塵這個男人救了自己,也不能夠怪她,實在是方才這個男人針對自己的畫面太過深刻了.因此她就睜大一雙黑眸不可置信的望向風千塵,而且這個男人的身手好漂亮.可是方才不是想要玩死自己嗎?可是現在有這等機會了,他又為什麼要救自己?雪玲瓏實在是想不通這個男人究竟在想什麼?

在雪玲瓏怔愣之間,但感覺到有一股暖流注入體內,雪玲瓏就那樣不能夠自己的愣愣的看著風千塵,這個男人是在運力他的內力給自己注入真氣嗎?雪玲瓏一想到如此,心中感覺到非常的溫馨,原來這個男人也是有那麼可取之處的,看在他又是救自己,又是給自己注入真氣的份上,雪玲瓏打算自己就大人大量,不和他算之前再宴會上為難自己的事了.

她不是沒有和男子靠的這麼近過,在前世執行任務的時候,比這樣更多分的還有.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鼻息之間,一陣淡淡的藥香味侵入自己的鼻息之間,非常的好聞.而且她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美,真是公子世無雙.他若是稱第一,無人稱第二.

****************************************************************

求月票,親們飛月沖新書榜,求月票.

上篇:第075章:受罰,被人下藥     下篇:第077章:他究竟有什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