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7章:他究竟有什麼目的?  
   
第077章:他究竟有什麼目的?

雪玲瓏今日是念這個男人的好了,很快她便感覺到自己的衣衫也干了.雪玲瓏就那樣靜默不動,正在雪玲瓏呆呆的看著風千塵的時候,風千塵已經放開了雪玲瓏.

現在的她安然如來的時候一般,此刻若是別人見了自己也不會懷疑自己.所以她安全了.此時一道譏冷的聲音響起:"雪玲瓏,你最好保護好自己,可不要讓本王覺得你太過無能了.今日這等失策,本王可不希望再見到一次,現在快走,有人來了."

雪玲瓏確定,這個男人盡管可惡,但是他還是尚有可取之處,他不會卑鄙的損壞一個人的名節.其實雪玲瓏錯了,今日這風千塵之所以幫上一把,誠如他所,雪玲瓏是一只玩物,在他還沒有開始愚弄之前,他可不允許別人毀了這玩物,縱然那個下媚藥的人是他.他也斷然不允許.

不過也幸了是他下的媚藥,不然,換做別人,若是膽敢動一下自己的玩物,那麼只有死.

雪玲瓏盡管心中疑惑,不過,她也聽到了有來人的聲音,隨即趕緊快速的離去.方才雖然這個男人幫了自己一把,可是那也兩清了,除此之外,她可不想再和這個男人有過多的接觸.等雪玲瓏離去之後,風千塵那邪冷的唇上揚,譏冷道:"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風千塵毫無溫度的聲音落下,但只見一道玄青色的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此人不是別人,真是西陵太子赫連絕.

赫連絕本就冷冽的黑眸之中攏上一抹凌寒之氣,那邪魅的唇蕩漾起譏誚的弧度,冷諷道:"素問邪王乃是嗜血殘忍之人,方才宴會上屢屢刁難,本太子以為,邪王是記恨那一日這雪玲瓏的一句美人姐姐呢,萬沒有想到邪王竟然也會出手護人."

赫連絕心中則是暗惱,這風千塵就是一條,蟄伏的游龍,他蟄伏了足足十五年,今日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只怕這蟄伏的游龍,要大展雄途.如若他日這東起是風千影成為儲君,那麼他絲毫不會將風千影這種渣人放入眼里,如若這東起是落在這風千塵手中,那麼他篤定,他日想要拿下東起,怕是有一番惡戰.

風千塵邪冷的一笑,周身的華貴,舉手投足之間,耀眼無華,一身黑衣穿在這個男人的身上,更加把這個男人那一種唯我獨尊的王者霸氣渲染的滴水不漏.那深邃的黑眸深幽無比,高深不可測,整個人因為蟄伏的十五年,透著神秘的色彩.

風千塵絲毫不將赫連絕的譏諷聽入耳中,對于同樣霸氣的人,對他最好的處理方式便是漠視,風千塵就是這般做的.他根本就不在意這個男人將方才看到的出去,因此冷然的轉身離去.

直惹得身後的赫連絕面色更加的陰郁.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不將自己放在眼里.他本就深幽的黑眸又是暗沉了幾分.

另一邊,雪玲瓏很快悄然的回到了宴席之中,正當她在座位上落座的時候,她便感受到一道凌厲懾人的眸光落在自己的頭上,她警覺的抬起頭,正好看到上首的云帝那冷冽的注視,當她的眸光和那一道懾人的眸光交彙的時候,那云帝便收回了再她身上的注視.

雪玲瓏再望向皇後和名王,則兩個人根本就沒有關注自己,至此,雪玲瓏已經篤定,給自己下媚藥的人不是別人,而是這云帝,雪玲瓏非常的不解,云帝為何要給自己下媚藥?

雪玲瓏打了一個寒顫,看來自己方才感覺到來自云帝的殺氣沒有錯.她隱隱感覺到自己今後只怕會麻煩不斷.

雪玲瓏這一邊還來不及多思,一邊的雪天傲已經注意到雪玲瓏回來了,黑著臉,語氣不善道:"出個恭要那麼長時間?"

"爹爹,方才女兒出恭回來的路上迷路了,一時間找不到禦花園的方向."雪玲瓏沉凝的聲音道.

雪天傲絲毫沒有懷疑雪玲瓏,皇宮之中迷路那是正常.他是怕這個女兒又給自己惹出事端來,這個女兒今日給自己惹的事已經夠多了.雪天傲沉聲道:"宮中不要亂走,出了事,爹爹也救不了你."

"是,爹爹."雪玲瓏恭敬道.

另一邊,赫連絕和風千塵也悄然的回到了宴席之中.赫連絕依舊低垂下頭,那意味其實直接的告訴了云帝,宴會上,一個都沒有入他的眼.至于這赫連明月看中的乃是邪王,云帝也是有心讓邪王和赫連明月結秦晉之好.無奈,邪王一臉的嗜血懾人,獨自一個人形成了一個嗜血的世界.云帝深幽的黑眸深深的注視了一眼,最後離開.

如若是平常時候,雪玲瓏定然不會那麼的關注這云帝,不過現在她凝著眸,觀察著云帝,云帝的眸光之中有著濃烈的至愛,那是對風千塵的,雪玲瓏再看向風千塵,出了嗜血就是冰冷,絲毫看不出別的緒來.

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她總感覺這兩人之間隱隱有著一股不清道不明的愫.

方才的那些眾家千金,盡管表現出彩,可是入不得西陵太子的眼,那也是枉然.雖然宴會還在繼續,但是已經失去了意義.想要賜婚的賜不成,云帝索性全當是純粹的演戲而已.

這一邊雪玲瓏正在沉思之中的時候,風千塵陡然的站了起來,隨著他起身的時候,一股巨冷的寒意肆意的縈繞在宴會之中,然而隨之而來的是拿一種震撼人心的冷豔耀華的美.

分明是一個嗜血的人,卻給人一種鍾靈毓秀之感,芝蘭玉樹,華美不可語.眾家千金一個個的都忘記了呼吸,好似石柱一般釘在那里.風千塵如日月般灼灼的黑眸帶著凌厲和蠱惑,性感的唇微微的揉動起幾絲弧度來:"父皇,夜已經深了,今日眾人也乏了,宴會就到此結束."

風千塵那冰冷的聲音,根本就是不容置疑,在聖顏面前膽敢這樣的話的也唯有這邪王一人了.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赫連絕也站起身附和道:"云帝,本太子也有些乏了."

不是赫連絕要幫襯這風千塵,只是這樣的宴會本就沒有意思,尤其宴席上有心納為太子妃的人今日是不能夠提.因而根本就沒有再繼續這宴會的必要.

其實同樣厭倦的有何止風千塵和赫連絕,風千塵之所以敢如此,其實是賣云帝一個面子,因為下首還有為數不少的大臣千金還沒有表演.云帝是不想做這個惡人,風千塵知道,所以就順了他的意,反正他邪王的名聲早就是響當當的了,他也不差多添這一筆.

上首的太後也是一臉的疲倦,不過今日這孫兒難得在,所以她也是堅持留在這里.太後的眼睛是亮堂的,對于風千塵雖傲慢不將皇帝放在眼里,可是眾人又怎知,這恰恰就是皇帝此刻最想要有人替他出來的.云帝面色沉凝,黑眸深諳,沒有人知道他對于邪王今日之舉究竟是怒還是寵溺.

一邊的皇後和名王,也是凝視著云帝,只是云帝那黑眸內帶著一絲絲壓抑的寵溺,似乎並沒有生邪王的氣.隨即對著赫連絕點頭道:"來人,送西陵太子和公主回行宮."

隨著一聲令下,很快,禦花園外來了一批侍衛,那侍衛顯然是錦衣司的人,對著赫連絕和赫連明月道:"太子,公主請."

赫連明月對著風千塵那是萬般的不舍,不舍的又何止赫連明月一人,場中的女子們也是各種不舍.所有人都明白,今日的落幕,明什麼?明西陵太子沒有看中任何女子.然而明月公主相中了邪王,然而落花有意流水無.

風千雪那個氣恨啊,盈盈的水眸之中又是怨恨又是委屈的望著赫連絕,自己都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她自認為今日她是所有女子之中最出色的一個,她也原以為這西陵太子前來,定然是結秦晉之好.可是他卻是一點都不為自己心動.那鍾靈俊美的臉上沒有絲毫瀲灩,更沒有波瀾,她一個公主放下驕傲,放下身段,明著暗著各種暗示,他竟然不將自己放在眼里,她非常的不甘心.風千雪是下定了決心,非赫連絕不嫁.因為她的心很大,她要當西陵的太子妃,她風千雪要成為一國的國母.

風千塵隨後向太後告安之後也是起身走下來.縱然太後不舍,可是她得到了風千塵的許諾,那就是他會進宮再來看她.這就夠了.太後已經欣慰了.風千塵走下來,在經過雪玲瓏的時候,黑眸寒芒一掃,一眼的風華,一眼的冷冽,一眼的深邃,一眼的陰驁,一眼的神秘……

這是風千塵留給雪玲瓏的感覺.讓雪玲瓏不由得心思.然而最最讓她想不通的是,風千塵會護自己,這……這個人實在是太矛盾了.而且他究竟有什麼目的???

上篇:第076章:意外,竟然是他救了自己     下篇:第078章:說,昨夜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