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79章:事鬧得非常大  
   
第079章:事鬧得非常大

呵呵,饒命,在她雪玲瓏的字典里可沒有饒命,她向來睚眦必報.不管你是出于什麼原因,既然你攪合在其中了,那麼唯有接受她的報複.雪玲瓏才不管春蘭叫嚷,如她先前所的,提著春蘭硬生生的來到了宜春院,將春蘭以十兩銀子賣入了青樓.而且是賣終身的那一種,終身不得拿贖金贖身.也就注定這春蘭從此只能夠被千人枕萬人踏的青樓生活.

另一邊,夏荷看著雪玲瓏朝著春蘭的方向追去,她這才松了一口氣.然而人性是八卦的,那些圍觀的人群甯可放下手頭的活兒,趕路的停止趕路,朝著夏荷的方向追去,她們打聽起八卦來,這一邊夏荷知無不,無不盡,自然這里的知無不都是被她修飾過之後了.

實在是這宜春院就在這不遠處,拐個彎就是了,她這一邊解決了春蘭,才出來就看到這夏荷如此盡職的渲染她的事,給她這名節添加幾筆.正當雪玲瓏要走向夏荷的時候,陡然的一伙紈绔子弟朝著這宜春院走來.當看到雪玲瓏那裸露在外面的雪白的肌膚,雙眸泛著猥褻的光芒,尤其看到雪玲瓏那外露在空氣之中的肌膚上布滿吻痕.讓人無限遐想啊.

那為首的紈绔子弟笑得猥褻道:"本公子就喜歡女子浪蕩一點,昨夜你一敵二十,今日哥們才六個,你就好好的伺候哥們幾個."

那為首的人聲音落下,頓時響起一陣猥褻惡心的磣笑.讓雪玲瓏一陣的反胃.現在她可沒有時間招呼這幾個紈绔子弟,因為那夏荷就在不遠處,她也要將那夏荷捉來賣入這宜春院,讓她知道得罪她雪玲瓏的下場.

只是這六個紈绔子弟外加他們的跟班就圍在他們的身後,擋住了雪玲瓏.那為首的紈绔子弟眸光貪婪,不錯,眼前的女人雖然是瘦了一點,面色蠟黃了一點,但是身上的肌膚還是非常的白希的.那一只手便要直接的伸向雪玲瓏的胸前道:"不知道這兩團摸起來的感覺如何?"

雪玲瓏黑眸一利,閃過殺氣,退後一步,今日她有氣,但是現在她可沒有時間和他們玩兒,嗜冷的聲音道:"讓開,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那紈绔子弟笑得越發的猥瑣,那惡心的舌頭還故意舔了舔他的唇.那以為很是分明道:"姐盡快別客氣.少爺我最喜歡你蕩漾的樣子."

著幾人又是逼近了幾分,他那一只咸豬手又是伸向了雪玲瓏的胸前.

雪玲瓏黑眸一沉,肅殺之氣升騰而起,咔嚓一聲之後一聲殺豬般的痛叫聲響起:"啊……你……雪玲瓏,你個踐人……你竟然……敢擰斷本少爺的手."

雪玲瓏在聽到這個紈绔子弟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她的黑眸眸光更加的陰驁,顯然這幾個人是針對自己而來.

而那一邊,在聽到這邊的殺豬般的痛叫聲起的時候,那夏荷朝這里一望,當看到是雪玲瓏的時候,早已經身子一矮,逃離開去.雪玲瓏正想要朝夏荷的方向追去,只是這一邊這個一手被擰斷了的紈绔少爺,豈會甘心,一聲令下:"來人,給本少爺將這個踐人拿下,綁回去,少爺我一定要好好的教導教導這個女人."

而且她發現自己再度尋找的時候,那夏荷已經不見了蹤影.好,很好.想要玩得自己生不如死?她雪玲瓏最討厭這種男人,好,今日所有的你怒氣就撒在你這個紈绔子弟身上了,不管你是誰,是你惹到了本姐,那麼你就該付出慘痛的代價.雪玲瓏因為心中的狂怒,隨即身影快速的一動,已經近身在那為首的紈绔子弟跟前,一腳對著他胯下的家伙就是狠狠的一踹.咔嚓一聲,又是一道殺豬般的聲音響起.

那人頓時緊閉雙腿,雙手緊捂住他的胯間在地上卷縮成一團.身後的幾個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出手快狠准的女子.他們此刻哪里敢上前,他們自然知道方才的一聲咔嚓聲是什麼,斷了男人的命根子啊.

那紈绔子弟身後的隨從,忙將地上自家少爺扶起來,對著雪玲瓏道:"我們慕容世家的四少爺,你也敢打.你找死……"

慕容世家?雪玲瓏雙眸一暗,自己竟然隨隨便便的就得罪了東起八大世家之一的慕容世家.不過,得罪都得罪了,這又如何呢?她嗜血的唇勾起冷絕的弧度,滿眼都是不屑,冷冷狂笑道:"那又如何?"

縱然已經蜷縮在地上了,那慕容四少爺還不忘命令下人們:"打,給我好好的打."

他一聲令下,慕容家的家丁們沖上來.好,好,今日她就拿這些個東西好好的出出氣了.她發了瘋一般的出手,狠,非常的狠.打,狠狠的打,打出她心中的憤怒,反正今日之後自己已經身敗名裂了,她也不差自己的名聲再差一點.

打的慕容家的幾個家丁們,全身都是骨折,如殺豬般的痛吼著.一起幫襯的幾個紈绔子弟幫跪地求饒道:"這位姐饒命啊,饒命……"

"饒命……呵呵,現在知道要饒命了,你們幾大男人的欺負一個女子,不是很得意麼?再繼續得意啊?"

"你……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若是但敢動我們,你就死定了?"那幾個紈绔子弟顫抖著聲音道.

"本姐才不管你們是哪一顆蔥.今日是你們自己犯到本姐的手上,由不得你們求饒."落,身影一動,但聽到一聲聲慘叫聲起來,又是五個猥瑣的公子捂著胯間翻滾在地上痛叫著.乃至于圍觀的男人們也是顫抖了幾下,不能夠自己的做了一個捂住胯間的動作.

陡然的圍觀的人群後面驚天動地的叫聲響起:"雪三姐殺人啦.未來名王妃殺人啦,不得了啦."

隨著這一道驚叫聲起,頓時又有人附和起來,響聲一片.

三樓雅間內,一身鵝黃色羅裙的赫連明月不能夠自己的瑟瑟了幾下身子,看向對面的太子皇兄道:"太子皇兄,這女人真夠恨的,看她身手不錯,昨夜怎麼就遭到暗算了呢?還有,太子皇兄,你,是誰要算計這雪玲瓏啊?"

赫連明月實在是不得其解.赫連絕那冷冽的黑眸里閃過一絲興味,果然是他看中的女人,縱然是如此狼狽不堪的時候,她想到不是羞憤,不是自殺,而是找人報仇,才短短的時間里就冷靜的將身側的丫鬟賣入青樓,並且讓人永無翻身之地.再看眼前,直接斷了這六人的命根子.其余五個紈绔子弟倒是還好,只是那慕容世家卻是有些棘手的.

雪玲瓏,本太子相信你是一把利劍,你可不要讓本太子失望,將這東起的水好好的攪渾一下.讓設計你的人知道,算計你雪玲瓏,那是他今生最大的失策.

另一間雅間內,一身黑衣的風千塵,也是凝著雙眸望向雪玲瓏.對面的玉邪凝著俊眸,兩人都是別有深意的望向雪玲瓏.清冷的聲音道:"對一個女子,如此的設計陷害,實在是太卑鄙了."

玉邪顯然是很生氣的.一邊的風千塵冷冽的黑眸一凝玉邪,沉冷的聲音道:"他不是一直都如此卑鄙的嗎?"

玉邪的眸子又是一暗,望向對面的風千塵.是啊,那個家伙一直以來都是那麼的卑鄙.他想盡各種辦法,都無法解了風千塵身上的毒.而且至今為止還不知道塵究竟中了何種毒.都虎毒不食子,可是那個混蛋,竟然親自給對幼的風千塵下毒.實在是令人發顫.令人寒心.每月月圓之夜,他都好似經曆一次生死一般.玉邪想到風千塵這十五年來經曆的痛苦,本飄逸的臉上也是寒氣肆意.

"玉邪,你回府吧."風千塵一臉的冷絕,站起身.

"塵,你要去哪里?"玉邪顯然的眼里有著擔憂.

"看戲."簡短的兩個字算是交代了他的去處.聲落,已經不見了風千塵的人,然而玉邪則是別有深意的望向大街上打的肆意發狠的雪玲瓏.玉邪知道風千塵現在去向皇宮.因為他也已經看到了禁衛軍快速的將雪玲瓏包圍住了.

玉邪望向那大街上的雪玲瓏,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潑辣,睚眦必報.看戲?他怎麼有種感覺,某人根本不是去看戲,而是變相的保護呢?玉邪在心中幽幽的喟歎一聲.接下去,已無多少戲可以看了.

雪玲瓏看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禁衛軍,那冰冷的唇勾起譏笑,呵呵,還真是算計的好啊,汴京禁衛軍早不到,晚不到,偏偏這個時候竟然那麼好的趕到了.分明都蟄伏在暗處.要從這些個人手里脫逃,雪玲瓏有把握,可是現在雪相府上還有雪玉嬈在,因為自己承諾過著身體的主人,要保護好她的娘親和妹妹,再者花流舞為了教自己暗器而至今甚至不明.她欠花流舞和身體前身.所以在禁衛軍帶著自己朝皇宮走去的時候,她沒有掙紮,沒有驚慌.超然的冷靜.

上篇:第078章:說,昨夜發生了什麼事?     下篇:第080章:最是無帝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