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92章:滾,你這個無恥的女人  
   
第092章:滾,你這個無恥的女人

南宮翼的心在發顫,可見他有多麼的激動.要知道這可是他至愛的弟弟.他南宮翼堂堂南宮世家的大公子.從出生開始各種光環罩在身上,被視為未來南宮世家的繼承人,整個南宮世家沒有人膽敢和這大少這般口氣,就是當今聖上也要禮讓幾分.如若是在平日里,這南宮翼早就對人不客氣了.更不要是如現在這般乖乖的聽話,停住腳.

就站立在一邊.看著那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床板上的弟弟,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淹死.所以他一得到消息之後便找來仵作.就是為了篤定弟弟有沒有死.

明明沒有呼吸,明明就是一具死尸了,但是他的內心里,就是有一股信念,似乎弟弟還活著,而這個莫名其妙的女子,竟然給他一種可以信任的感覺.

雪玲瓏在救治人的時候,面色嚴肅,整個人無比的謹慎.生命跡象非常的薄弱,她必須盡快進行施救,不然的話,只怕是真的就沒救了.

不過雪玲瓏這番舉動可是惹到了人.南宮翼身後的仵作可就不樂意了.臉一拉道:"你是什麼人?南宮家的公子也是你這個亂七八糟的女人可以亂碰的."

這仵作一聲嚷嚷,南宮翼這才回過神來,當看到雪玲瓏的唇竟然要吻向自己的弟弟,不由得面色一駭,大聲的呵斥道:"你什麼人,你竟然連死人都要輕薄."

南宮翼上前,運力一把將雪玲瓏拉開.這南宮翼是一個練家子,而且還是那種高手.雪玲瓏自知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人的對手.心中縱然非常的氣惱,不過她暗冷著臉,望向方才出口的人,又是冷聲道:"雪玲瓏?"

那仵作聽到雪玲瓏三個字之後,震驚的望向眼前的雪玲瓏,面色變了幾變,要知道雪玲瓏三個字現在整個汴京城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尤其是她那一日在大街上手段狠辣的滅了六個公子的命根子.

仵作睜大眼睛,隨即不可置信的問道:"你……你就是那個不知羞恥的雪玲瓏,心狠手辣的斷了人家六位公子命根子的雪玲瓏."

雪玲瓏聽著這個仵作對自己的措辭,陡然的抬起頭來,黑眸一暗,凌厲的射向仵作,那仵作不能夠自己的面色一白,雙手捂向自己的胯間,實在是那一日雪玲瓏斷六人命根子的畫面被傳神的太過嚇人了.

雪玲瓏唇角勾起冰冷絕然的弧度,冷冷的問道:"你又是誰?"

那仵作看向雪玲瓏,告訴自己,不要怕,有南宮家的大公子在,自己有什麼好怕的.他隨即收拾好了心神,

看向雪玲瓏的眼里有著不屑,倨傲道:"我乃汴京城第一仵作."

"呵呵,汴京城第一仵作?那你來驗驗他究竟是死是活.如何死?"雪玲瓏很想甩頭離去,盡管她狠辣,但是一個人的生命是很神聖的.

一邊的南宮翼這個時候面色相當的暗黑,他在一邊懊惱,自己方才竟然相信這個女人的話.

他一個眼神示意,那仵作趕緊上前,先是探了探鼻息,隨後又是看了看南宮玉的嘴巴.他黯然的對南宮翼回稟道:"回稟大公子.公子已經沒有氣息了,他是不慎落水溺死的."

雪玲瓏看著方才這個仵作如此大意的查看尸體,她真的很想上前狠狠的給這仵作暴打一頓.她暗冷著臉道:"你這樣的人如何配得上當仵作,分明就是殺手.殺死死者的劊子手.現在讓開,不然你就是殺死這個公子的凶手."

"你……你這個不要廉恥的女人.你憑什麼我不配當仵作,你憑什麼我是害死公子的凶手.你這個不潔的女人竟然連一個死人都要褻瀆,輕薄.我見過無恥的女人,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不要臉的女人."

如若現在不是人命關天的時候,雪玲瓏斷然一定會好好的暴打這個所為的汴京城第一仵作.雪玲瓏上前一步,一把拽開那仵作,冷聲道:"閉嘴,不要妨礙我救人,等我救活了人再好好算算賬.

在雪玲瓏再度要上前去救治那南宮家的公子的時候,南宮翼面色難看的擋在了雪玲瓏的跟前,滿眼的嫌惡.憤恨道:"滾,你這個無恥的女人.若是膽敢再碰我弟弟一下,可別怪我殺了你."

南宮翼滿眼的鄙夷,不屑,這樣肮髒不堪的女人,他絕對不允許她碰觸自己的弟弟.

雪玲瓏看著眼前足足夠一八六身高的男人,那滿臉的鄙夷之色,擦,又是罵她無恥的女人?她無恥?

該死的,她就是一個僵脾氣,人家不讓她救,她偏偏是要救治這個人,讓人家睜大眼睛看看,就是她這個無恥的女人救了他的弟弟.雪玲瓏心中的怒意升騰起來,雙眸泛著凌烈的寒芒,好似兩把冰刃一般.整個人浸透著一股嗜血的霸氣,威懾無比.雪玲瓏雙手緊握成拳,雙眸凜凜的射向南宮翼.

南宮翼內心一震,有幾分錯愕.這個女人的氣場竟然如此的強大.好似某個家伙一般.讓他有幾分想要退卻,想要再一度的信任她.可是這個女人聲名狼藉.他怎麼可以允許這樣不堪的女人去碰觸自己的弟弟呢?

南宮翼的面色也是更加的暗冷道:"你最好立刻給我滾,別懷疑我的話.下一刻,你就會如他們一樣躺在這里."

那一邊的兩位官差,趕緊上前,這雪玲瓏乃是雪相府上的千金,聲名狼藉.縱然這雪玲瓏的爹爹官拜丞相,可是南宮世家就是不要是丞相大人,就是皇上也要忌憚三分,所以他們兩個即刻上前,打算將雪玲瓏拖走.

此刻屋頂上,白衣銀面的男子看著這個多管閑事的雪玲瓏,勾唇冷笑.那南宮家的公子,分明已經沒有氣息了,這個女人要如何讓一個死人複活?這女人還真當以為自己有幾分能耐,什麼閑事她都能夠管?什麼人她都能夠惹的嗎?

在那兩位官差的手便要碰觸到雪玲瓏的時候,雪玲瓏陡然的幽冷的黑眸狠狠的一瞪,即刻將那兩位官差給嚇住了.他們的雙腿不能夠自己的打著哆嗦,這個女人的眼神好……好可怕.

雪玲瓏冷傲的抬起頭,顯然的這個男人是很生氣,但是她絲毫不懼怕這個男人,只是勾起涼薄的唇道:"你辱罵我的話,我雪玲瓏記下了,但是現在你必須得聽我的.你最好乖乖的站在一邊,不要打擾我救人,不然,你弟弟就是你害死的."

雪玲瓏每一個字都透著不容置疑的威懾,讓人不敢忤逆.雪玲瓏嗜血凌厲的雙手,那狂然的冷意,讓他又是不能夠自己的一愣.當消化掉雪玲瓏的話,明白這個女人在什麼的時候,南宮翼滑動了幾下喉結道:"你……你什麼?我弟弟他真的沒有死?你真的能夠救他?"

南宮翼這樣的貴公子,在他對這個弟弟的疼愛那是世間少有的.只要有一絲希望,他都願意試試,這一刻,他倒是甯願相信這個無恥的女人得話是真的.是的,在南宮翼而,如若今日不是事關他弟弟的性命,那麼他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一絲一毫的試圖去相信這個女人.

是的,弟弟活著,這是多麼讓人振奮的消息.自己的弟弟竟然不慎落水.那一刻他有一種毀滅世界的沖動.這一刻,在仵作已經斷了自己弟弟沒有氣息,已經死了,這個女人竟然他弟弟還活著,他的弟弟還就救,他實在是舍不得不相信.

一邊的仵作可不樂意了,這個無恥的女人竟然來這里胡八道.他可是汴京城第一仵作.這個南宮家的公子分明就是死了.這個女人這般,就是他害死人.他隨即大聲吼道:"你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公子分明已經死了,我以汴京城第一仵作的名譽保證."

"呵呵,你保證?人家的性命你能夠保證.你保證算個屁.我們打個賭,如若這個公子沒有死呢?你當如何?"雪玲瓏凌厲的黑眸橫過去.

那仵作的面色非常的難看,這個女人竟然敢如此削他面子.砸他飯碗.不過他是相信自己的,他氣呼呼的抬起頭,大聲道:"打賭?我要和你這種無恥的女人打什麼賭,公子已經沒有氣息了.已經死了.這是事實."

"呵呵,事實?沒有氣息了?你憑什麼判斷他沒有氣息?他分明還有微弱的氣息,雖然那氣息近乎沒有,但是他還有微弱的心跳.死了的尸體的體溫還能夠溫熱的嗎?如若我救活了他,就證明你這個仵作一直就是一個殺人凶手,是你害死了多少還有生命跡象的人.他們不是死在意外身亡,而是死在你這個誤判的仵作手里,害得他們無法及時被救治.才導致了他們的死亡."雪玲瓏每一個字都透著憤怒,他能夠容忍一個人沒有職業能力,因為那可以再學習,但是她絕對不允許一個仵作沒有職業操守.如若的輕賤生命.

上篇:第091章:下藥,暴打名王     下篇:第093章: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