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94章:害人不成,自食惡果  
   
第094章:害人不成,自食惡果

雪玲瓏的冷呵,這一次,南宮翼絲毫沒有生氣.因為在看到這個女人從自己的弟弟口中吸出避塵珠之後,他完全相信這個女人能夠救治自己的弟弟.所以南宮翼靜靜的站立在一邊,按捺下自己那一刻緊繃的心.他似乎是有些知道這個女人的脾氣了.她還不是一般的壞.根本就不容得別人質疑.

雪玲瓏冷喝完之後又是專心于救治南宮玉身上,至于南宮翼她完全當他是空氣,她的眼里只有南宮玉.雪玲瓏面色更加的暗冷下去,這南宮玉絲毫沒有反應,隨即又是左腿跪在床板上,右腿彎曲,雙手按壓在南宮玉的心髒之處,用力的按壓.南宮玉的身體隨著雪玲瓏的動作,彈了幾下,在周遭的人看來,雪玲瓏根本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虐尸.

那仵作這個時候又是回過身來,冷笑道:"無恥的女人,你以為你這樣虐待尸體就能夠讓尸體複活嗎?實在是可笑,南宮家的公子已經沒有氣息.你若是能夠救活,我的頭擰下來被你當球踢."

的確,在他眼里,這個女人就是來糊弄人的,方才看到她吸出那一顆東西,還以為這個女人還真的有點能耐,害得他冷汗直冒,現在看到她虐尸,他就篤定,這個女人根本就是糊弄南宮大公子.

仵作滿眼的鄙夷,不屑,鼻子輕哼,只是他的話音落下的這一刻,雪玲瓏用力之下,那身體反彈起來,隨著還咳了一聲.雖然那咳得輕聲不響,但是這一聲聲音真的是天籟啊.飄蕩進南宮翼的耳中,滿眼到心里,他的雙眸不能夠自己的濕潤起來.在他記憶以來,自己從來沒有哭泣過.就是方才他雖然期待奇跡發生,但是他的整顆心都是緊繃的.雪玲瓏又是按壓了一下,南宮玉隨後猛咳了起來.

南宮翼沖到南宮玉的跟前,狂喜的一把將南宮玉抱住,雪玲瓏在南宮翼這麼激動的舉動下,錯手被擠下擺放尸體的門板.

雪玲瓏冷眼看著激動萬分的南宮翼,她絲毫沒有生氣,也沒有見怪,在現代這樣的家屬她見得多了.這樣被擠掉的舉動也太多太多.多得她根本就記不清了.

南宮翼緊緊的將南宮玉摟在懷中,他這一刻,是那麼的感念上蒼,感念雪玲瓏,讓他的弟弟還活著,讓他沒有遺憾.因為方才仵作已經斷定自己的弟弟已經死了.要知道這可是汴京城第一仵作啊.

屋頂上的白衣銀面的男子緊繃的一顆心也放下,那深幽的眸光里殺氣消散不見.唇角勾起涼薄的弧度,雪玲瓏,沒想到,你還真的有點能耐.真的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雪玲瓏實在很累,累得一句話都不想,可是她已經看到被自己才救治過來呼吸稍稍好一些的南宮家的什麼公子,面色泛,雙眸一冷,寒聲道:"你再這麼用力的摟著他,他就要窒息而死了."

南宮翼趕緊放開南宮玉,他實在是太激動了.南宮玉猛然的咳嗽了幾聲.

"玉兒……你沒事了,你嚇死大哥了."南宮翼隨即改成握住南宮玉的手,止不住的激動.

那南宮玉停止咳嗽之後,虛弱的喚了一聲:"大哥……"

那一聲大哥落下之後,又是昏了過去,南宮翼的心又是沉入谷底,驚叫道:"雪姐,快,快救我弟弟."

雪玲瓏上前,一探,知道現在南宮玉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現在只是暫時的昏過去而已.呵呵,她雪玲瓏可是睚眦必報的,方才這個家伙怎麼辱罵自己來著.雪玲瓏冷冷的轉身,試圖朝門外走去.這可把南宮翼緊張死,他趕緊上前攔在雪玲瓏的跟前,放低姿態哀求道:"雪姐,求求你救救我弟弟."

"抱歉,不救.我這種無恥的女人怎麼配得上去救治南宮世家的公子呢.那實在是玷汙了南宮家的公子."雪玲瓏絲毫沒有鳥南宮翼.

現在的南宮翼哪里還有什麼世家公子的那一種姿態,此刻的雪玲瓏在他的眼里就是救世主,能夠救治他弟弟複活的人.他知道是自己方才的話惹到她,他緊張啊,他怕弟弟好不容易有複活的跡象,就又……所以他的姿態又是放低了幾分,給雪玲瓏鞠躬道:"雪姐,方才是我南宮翼出不遜了,還望雪姐大人大量,不要記在心上.只要你能夠救治我弟弟,從此我們南宮世家就是姑娘的依靠."

雪玲瓏在聽到南宮翼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知道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弟弟有多麼的至愛.是這一份愛讓他能夠在時下出,從此我們南宮世家就是姑娘的依靠.要知道現在她雪玲瓏聲名狼藉.所有人能夠和她撇清關系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願意和他沾染上一絲一毫的關系呢?尤其還是一句依靠.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一個世家要面對多少異樣的眼光,別的世家貴族的嘲笑.雖然這南宮世家現在乃是汴京城內的第二世家.

不過這一句話過抵得過千萬黃金.這也讓雪玲瓏對眼前南宮翼的印象不錯.她是睚眦必報沒錯,但是南宮翼也已經付出了相當的代價.這南宮玉是幸運的,遇上了她就是一個幸運,有這樣一個疼愛他的哥哥,更是幸運.雖然今天差點要害死了他,她更相信,如若沒有這位做哥哥的疼愛保護,只怕這弟弟早已經被人暗害了.

雪玲瓏隨即勾唇冷聲道:"好."

多余的話,不用,她相信眼前的男人的為人,一個能夠這麼疼愛弟弟的人,絕對是信守承諾的.她根本就不懷疑這個人的人品.

雪玲瓏隨即上前掐住人中,片刻之後,南宮玉又是醒了過來,這可把南宮翼激動的,他是完全相信雪玲瓏有這份能耐.不過這一次,他激動歸激動,而是望向雪玲瓏緊張的問道:"雪姐,我弟弟他怎麼樣?還會不會?"

雪玲瓏抬起倨傲的雙眸,好似睥睨萬物的神人一般,冷冷道:"不會再有生命危險,接下去的後續事,你找大夫檢查一下.開藥調養身體."

"雪姐,你不是……"南宮翼的話還沒有完,雪玲瓏冷笑道:"抱歉,我不是大夫.救活他,只是運氣."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周遭的是華麗麗的被雷了,什麼?這只是運氣?

其實雪玲瓏只是提早出了眾人心中的話而已.她是不是醫生又何處必要讓人知道,那只會給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救人也要看時機,看那人的運氣.

南宮翼也是愣了,這……能夠讓他弟弟起死回生,她竟然不是大夫,只是運氣?他可不認為這是運氣.或許在沒有救活他弟弟的時候,他認為這個女人是在輕薄玉兒,但是現在他絕對相信,那些奇特的舉動,是在救治他弟弟.南宮翼看著雪玲瓏.

雪玲瓏沒好氣的冷眸子瞪了一眼南宮翼道:"看什麼看,還不會將他帶走,找大夫看看.再出什麼事,我可不負責."

南宮翼被雪玲瓏這麼嬌呵一聲,外游的魂魄被召喚了回來,趕緊上前,抱著南宮玉,快速的離去.

那仵作也想要溜,雪玲瓏身影快速的一動,嗜血的聲音響起:"呵呵,這就想要走?你不是,若是我能夠將人救活,你的頭就砍下來,給我當球踢麼?"

雪玲瓏快速的附身從自己的腿上拔出那一把皇後賜予的匕首,當然刀鞘上的毒已經被雪玲瓏清理乾淨.那刀子泛著幽冷的寒芒,嚇得仵作面色蒼白的恐怖,身子好似飄零的落葉抖動的分外的厲害.天知道,他當了仵作二十年,這樣死而複生的事是開天辟地的第一遭.這個女人不知道是走了什麼運,還是有什麼詭異的身手,竟然能夠讓南宮家的公子起死回生.現在的他好想吞回自己出去的話.

面色大駭道:"雪姐……饒命啊……方才是的錯了.你大人大量,不要和的計較."

那仵作顫抖著身子哀求道.

"嘖嘖,本姐可沒有踢過人頭,不知道這人頭當球踢會不會比較好玩呢.你放心,本心下手會麻利一點的,不過讓你恨痛苦的."每一個字都好似從陰森的地獄飄蕩而來.雪玲瓏就好似地獄的魔鬼一般,刀子橫在仵作的脖子上.那仵作雙腿虛軟之極,嚇得真的是褲子尿流.

旁邊的官差看得也是心一顫一顫的厲害,不敢上前,生怕自己就會遭殃.

雪玲瓏冰冷的刀子貼在那仵作的脖子上.稍稍的一動,那仵作哇哇的驚叫起來:"啊……啊……"

那仵作驚恐的叫聲,兩位官差趕緊閉上眼睛,實在是不忍見到血腥.他們也是很懼怕生死的.因此不敢上前阻攔.雪玲瓏看著這樣這般慫樣的仵作,滿眼的鄙夷,這種人若是她動手做了他,只怕也是髒了她的手.隨即嗜血的聲音道:"記住,驗尸必須要全盤檢查,就因為你的疏漏,差點害死了南宮家公子,在你以往的二十年,不知道因為你的疏忽害死了多少人.今日我且留著你的人頭,他日驗尸如若膽敢再疏漏,我雪玲瓏定然來取走你的項上人頭."

落,雪玲瓏附身將匕首插回腿邊的刀鞘之中.那仵作頓時身體一軟倒在地上,滿口應是.

雪玲瓏隨即走到兩位官差的跟前道:"官差大人."

那個閉著眼睛的官差驚叫一聲:"啊……雪姐,不要殺我們……"

他們捫心自問,自己真的沒有得罪這個女人.

雪玲瓏額頭爬上三條黑線.額,她有那麼恐怖嗎?難道她長得比較像吃人的魔鬼?她搖頭暗歎,隨即放柔聲音道:"兩位差爺,我是想請你們幫一個忙."

"啊……雪姐……你要我們幫什麼忙?你……你……"兩位官差到這個時候的聲音還在發顫,實在是她那狠辣的形象深刻的烙印在了他們的心上了.

雪玲瓏雙眸冷冷的望了夏荷的尸體一眼,盡管這個丫頭出賣了自己,她死有余辜,不值得憐憫,不過惡人自有惡人磨倒是真的,現在她不是也得到了應有的報應了嗎?所以,雪玲瓏從懷中掏出了十兩銀子,交給官差道:"兩位差爺,這是十兩銀子,替我安葬了我的丫頭夏荷.玲瓏在此謝謝兩位差爺了."

兩位官差似乎是聽了那一日,雪玲瓏身側的兩位丫頭出賣了她.導致她會被人玷汙了.這雪姐竟然記恨,還拿出十兩銀子讓他們安葬了她.頓時,雪玲瓏的形象在他們心中高大起來.加之,方才這雪玲瓏救了南宮家的公子.兩位的懼意頓時消散了不少,忙客氣道:"雪姐客氣了,好,好.我們一定按照雪姐的吩咐安葬了她."

雪玲瓏隨即向兩位官差別過,走出府衙.走在大街上,汴京城大街上滿是禁衛軍,他們到處查找風千影.因為名王府這場滔天的大火幾乎是將整個名王府燒了去,而且名王還下落不明.汴京城一片的恐慌.

據皇上,皇後還大怒,命令兵部,必須盡快查出是何人放火燒了名王府,名王現在身在何處.

雪玲瓏看著挨家挨戶搜查的禁衛軍,那涼薄的唇邊是一抹嗜冷的譏嘲,呵呵.你們就慢慢找兒吧.她完全能夠想象到當禁衛軍在青樓找到風千影的時候,云帝會如何的大怒,這楚輕煙又會如何動怒.

而且她完全相信,在青樓醒來,他們只會當他身上的傷是和青樓女子太過激烈的緣故.呵呵,風千影,祝你好運啊.

雪玲瓏悄然的躲過了禁衛軍,朝著丞相府的後院方向而去.

今日的雪玲瓏心非常的愉悅,因為她狠狠的報複了這個渣男,這一種心真叫一個爽啊.還有自己救活了南宮世家的公子,有了南宮世家大公子的承諾,他日,南宮世家就是她雪玲瓏的依靠.在這古代,沒有辦法,必須地需要這些世家顯貴的作為依靠,自己這丞相爹爹,只會嫌惡自己,只會諂媚顯貴.竟然要用她雪玲瓏的命去博取皇帝.實在是愚蠢,他不知道他諂媚的皇上早已經悄然開始布局,他日等時機成熟就利用他.成為他帝皇之路的墊腳石.

雪玲瓏才從後院回到相爺,來到海棠院的時候,邊看到柳氏,雪傾城帶著她們的丫鬟還有一個道士模樣的男子.那雪傾城被挨了二十板子,走路還不利索.她之所以來,就是氣惱,要讓道士做法,將這只妖孽給捉了,將雪玲瓏打回原形.

這個該死的踐人,是她害得自己在宮宴上出丑,若不是她嚇唬自己,自己哪里會被激怒,哪里會殿前失儀.如若不是她,自己又怎麼會被杖責二十.她恨得咬牙切齒.

幾日前,這個女人被人給玷汙了,她還樂得以為這個女人死定了,見鬼的,這個女人竟然走進皇宮還能夠活著走出來.還有相府特意為她准備的浴火焚燒的刑法竟然對她而也沒有絲毫的用處.還有浸豬籠.這個女人居然拿著皇後賞賜的匕首,威脅爹爹,狂妄不已.

雪玲瓏看到那猥瑣的道士,雪玉嬈被人強行的按壓在一邊,至于那莫這個時候自然是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躲在暗處.那猥瑣的道士看到雪玲瓏就圍著雪玲瓏轉動念著聽不懂的一隊咒語,隨即大喝一聲:"妖孽,看本天尊收了你."

雪玲瓏冰冷的唇唇角向上勾起一個陰冷的弧度.漆黑如星辰般的黑眸眸底暗芒一閃,她從身上套出幾枚銀針.暗自運力,因為這道士就圍著自己轉,距離比較近,而這道士根本就沒有防備雪玲瓏.

周遭的柳氏和雪玲瓏均是雙眸眸光陰狠毒辣.只在乎這道士收了自己,壓根就沒有注意她手中的動作,再了,她也不會讓人發現這動作.雪玲瓏這一點自信還是有的,這一點能力也還是有的.而且只怕誰也不會想到眾目睽睽之下,她也膽敢使暗招.

雪玲瓏手一運力,兩枚銀針精確的打入那道士身上的兩個穴道上,那道士只是身子微微的一麻,並不在意,又是圍著雪玲瓏一陣做法.只是片刻之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隨即不能夠自己的雙眸嗜,整個人神不對,隨後便是癲狂起來,雙眸嗜的望著雪傾城,嗜的光芒好似一個饑渴的渴望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般.

雪玲瓏在心中默念:"一,二,三……去吧,朝著你心中渴望的獵物去吧."

那道士陡然的調轉頭,手中的東西一丟.笑得非常的猥褻,讓人毛骨悚然.雪傾城和柳氏當看到這道士神色不對,不由得面色心中納悶,他這是要干什麼?

在柳氏,雪傾城還有周遭幾個丫頭不解的況之下.那道士快速的撲向雪傾城.雪傾城發現道士的企圖的時候,直覺的想要逃,可是畢竟是受到了二十杖責的,行走還不利索,更不要此刻逃過癲狂的道士.被道士捉了個滿懷.

柳氏即可反應過來的時候,雪玲瓏手中又是暗自捏了一枚銀針,一運力,又是對著柳氏的腿上襲擊而去,柳氏但覺得腿一麻,才跨出一步就整個人倒在地上.只能夠怒聲道:"你個畜生,放開我女兒."

"傾城姐,你知道嗎?你好美.我好喜歡你.你就跟了貧道吧."那猥瑣的道士笑得一臉的猥褻的,那一只豬蹄還朝著雪傾城的胸前抓去.笑起來露出一口黃牙,惡心巴拉的朝雪傾城的唇上親去.

這等事發實在是太突然了,一時間幾位丫鬟都愣在一邊,不知道干什麼是好.直到柳氏怒斥聲起:"你們這些賤婢,愣著干什麼,還不快給我將這畜生給拉去送官查辦."

那圍觀的幾個丫鬟這才回過神來,放開雪玉嬈,隨後趕緊上前去拉那道士道:"道長,道長,你快放開我們姐……"

幾個婢女去拉那癲狂的道士.那道士已經癲狂之極,大手用力的一揮,那幾個丫頭,頓時被揮倒在地上.

柳氏看著那道士已經撲倒了雪傾城,身子整個的在雪傾城的身上,而且那一只豬蹄已經在雪傾城的身上亂來,她那個氣,那個怒啊,可是見鬼的,她的腿很麻,根本就站不住,她只能夠雙眸燃著兩簇怒火道:"你個畜生,放開我女兒,你若是膽敢玷汙我女兒,我要你償命."

柳氏也是各種焦急,面色別提有多麼的難看了.只是她的急切又有什麼用呢.現在的她只能夠趴在地上,腳根本就不聽她的使喚.麻木的挪不動分毫.只能夠大叫著.

雪傾城是掙紮,可是畢竟是男女有別,根本就不是現在這癲狂的道士的對手,她被道士的作為,氣得又羞又憤,急得哭了起來:"不要……你放開我……你個禽獸……滾蛋."

雪傾城好恨,恨不得殺了這個臭道士.這個衣冠禽獸.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倒是會如此禽獸,做法做的突然就獸|性大發.雪傾城悔恨啊.不斷的用力的掙紮.

只是現在的猥瑣道士哪里能夠聽到雪玲瓏的呵斥,根本就不知道他悲劇的人生即將到來.在他圍著雪玲瓏出口妖孽的時候,他的悲劇就開始了.現在的道士壓根就不會知道自己在干什麼,更加不會回歸理智,因為現在的他此刻滿身唯有一種獸|性,他想要發泄他的**.大腦壓根就不受他自己的支配.完全的癲狂了.

一邊的雪玲瓏那如彼岸花般嗜血的唇向上勾起絕冷的弧度,戳著滿唇的譏諷.呵呵,想要做法事啊,想要捉了自己這只妖孽麼?雪傾城,柳氏,現在是不是覺得自己引狼入室了啊?這感覺,這滋味怎麼樣?

************************************************************

親們,第一更上,六千字,還有一更,也是六千字啊.今天一萬二更新,乃們多多抖動可愛的身影啊.

上篇:第093章: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     下篇:第095章:神秘男子,凰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