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95章:神秘男子,凰無  
   
第095章:神秘男子,凰無

呵呵,叫你們想要叫道士做法啊.現在可是好了.這是你們自己招惹來的好事啊.雪玲瓏隨即很快將神色收斂起來,面上假裝著急,慌叫起來:"道長……你干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二姐姐呢?你這日後讓我二姐姐怎麼嫁人啊.啊……道長,你……你的手不能夠伸進二姐姐的衣衫里……道長……你不能扯開二姐姐的衣衫啊……"

然而雪玲瓏的話卻好似魔音一般,她什麼,就引發此刻已經癲狂之中的道士朝她所的做去,因為現在他所能夠聽到的就是如他心中所渴望的,其余的一概都入不得他的耳中,所以雪玲瓏的話里他也是選擇了伸進衣衫里.扯開衣衫.

那些婢女又是上前,雪玲瓏也假裝要去拉開那道士.雪玉嬈又是何等心思靈巧的人,她也假裝焦急,暗中和雪玲瓏兩個人故意絆倒那些婢女.

那道士在雪玲瓏和雪玉嬈的努力之下,刻意給道士制造機會.此刻有機靈的婢女,知道再這麼下去只怕二姐的清白是真的要毀了.那丫鬟趕緊出去,她又是眸色一暗.對雪玉嬈一個眼色,雪玉嬈假裝一個踉蹌,朝那婢女退了數步,隨即重重的向那婢女撲去,壓在那婢女的身上.那丫鬟很不巧的頭撞擊在一塊石頭上,昏迷了過去.

柳氏和雪傾城那叫一個絕望啊.因為此刻雪傾城的上身已經被脫得只剩下一件肚兜了.如若再沒有人來,納悶她的清白就要毀了.

雪玲瓏聲嘶力竭的叫喊著:"來人啊,救命啊……"

好在這個時候有家丁聽到這里的動靜,去稟告了雪天傲,雪天傲帶著人走進了海棠院,看到一個道士正在對自己的女兒大發獸|性.竟然膽敢對傾城一陣的狂吻,手放肆的在雪傾城的身上亂來.還看到丫鬟,柳氏,雪玉嬈,雪玲瓏都倒在地上.

當下面色暗黑,怒吼道:"來人,還不快將這畜生給本相綁了."

雪玲瓏此刻正好是趴在離道士最近的地方,她隨即快速的起身,叫道:"你個禽獸,你放開我二姐姐."

其實她是快速的取走了道士身上的兩枚銀針.畢竟若是被人發現了銀針,還是會查探下去,被人懷疑,所以她就在那家丁過來之前將那銀針取走了.剛取到,那道士狂吼一聲,一把將雪玲瓏揮開,其實這力道,對于雪玲瓏而根本就不足掛齒,但是演戲總得演得逼真一點不是,雪玲瓏就狠狠的向地上摔去.

一邊的雪玉嬈看到雪傾城這般,心中別提有多高興了,但是看到雪天傲帶著家丁趕來,心中非常的可惜.如若爹爹不來,讓這道士作踐了這雪傾城,那才叫大快人心.不過雪玉嬈可不是善茬,隨即大聲的叫了起來.好似中了魔杖一般:"來人啊,不好啦.道士把二姐姐玷汙了.來人啊……不好啦……道士將二姐姐玷汙啦……"

轟得一聲.雪天傲有一種殺人的沖動,他心中隱隱覺得這件事似乎是和雪玲瓏姐妹有關系.他隨即對著婢女怒吼道:"你們還不快去攔住四姐."

,"是."那幾個丫鬟趕緊追著雪玉嬈而去.雪玉嬈那叫跑的一個快啊,她很快就饒著相府跑了一圈,可以相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了道士玷汙了二姐.人類可是很八卦的,現在又有八卦新聞可以聽了,自然是非常的樂意的.雖然面上不敢,但是私下里總是要議論的.

此刻的道士已經恢複了神色,他茫然的望向將自己給拽住的家丁,隨即漸漸的意識回來了,當看到這些家丁抓著自己,不由得面色一黑道:"你們……你們這是干什麼?干什麼綁了貧道?"

"干什麼綁了你?你這個畜生,禽獸?你還敢問?"雪玲瓏方才一摔剛好摔在了柳氏身邊,悄然的將柳氏腿上的銀針取了回來.此刻的柳氏氣憤的站了起來,一手怒指著道士.面色猙獰,好似母夜叉一般,那叫一個咬牙切齒啊,恨不得吃了道士.

道士聽到柳氏的怒吼聲,心中還是莫名,但是看到不遠處嬌哭不已的雪傾城,整個人衣衫凌亂,一頭原本齊整的墨發,此刻亂蓬蓬,髒兮兮的,那衣衫上面全是泥沙,那如雪的肌膚裸露著,雪傾城捏著衣衫.那道士看到那嬌美的肌膚不能夠自己的咽了幾口口水,眼里又是起了貪婪之心.

"大膽畜生,你的眼睛往哪里看?"雪天傲氣得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在了道士的身上.

那道士被踹翻在地上,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也有怒氣,不過人家是相爺,他只能夠暗自忍下這身上所受的痛苦,隨即一臉莫名的問道:"相爺,不知道貧道犯了什麼錯,惹得相爺大動肝火?"

道士茫然的問出口,柳氏,雪天傲,雪傾城那叫一個氣啊.尤其是柳氏,她氣得渾身都在發顫,這個該死的衣冠禽獸,方才差點要玷汙了自家女兒的清白,現在還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不由得上前,又是狠狠的給了道士兩個耳光.

"你個臭道士,我叫你做法事鎮宅,你竟然色膽包天,膽敢輕薄我家女兒."

那道士被打的實在是那叫一個憋屈啊,他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臉上火辣辣的痛,可是他有被綁著,根本就動不得.他怎麼就輕薄了雪傾城了?他實在是那叫一個納悶啊.

可是周遭的人一個個的怒眸瞪視著自己,不由得讓他也是暗自沉思,難道自己真的對雪傾城做出那等事來了?可是他絲毫沒有印象啊?然而這道士那叫一個悲劇啊,被雪天傲命人活活的打斷了雙腿.讓他的人生從此時悲劇里的悲劇了.

隨後雪天傲沉著臉,烙下狠話道:"今日發生的事,若是有人膽敢傳出去,就別怪本相不客氣."

雪天傲的聲音落下,海棠院內所有的人都低頭應聲道:"是,相爺."

"好了,現在都散了."雪天傲一聲令下之後,走之前,暗沉的雙眸望向雪玲瓏,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似乎和雪玲瓏有關.雪玲瓏唇唇角勾起一抹譏諷之色,雙眸里寫著不容挑釁,那以為就是,如若你們膽敢再犯我,下一次會鬧得相府天翻地覆.你最好讓他們乖乖的不要惹到我.

雪天傲那叫一個氣賭啊,竟然真的是她.可是現在他可不敢對著雪玲瓏大吼,因為這個女兒他根本就已經控制不住了,就是皇宮,她竟然也能夠活著出來,而且還曲解皇後的意思,將讓她賜死的匕首和三尺白綾居然堂而皇之的當做賞賜.欣然接受.

話雪傾城回去之後,哭得那叫一個傷心啊.她竟然被一個臭道士差點就要玷汙了清白.如若今日真的被那臭道士玷汙了清白,這日後可讓她如何嫁人.只是雪傾城不知道的是,縱然她沒有被玷汙了清白,這件事傳出去之後,恐怕她也是沒有人會願意娶她了的.

在雪天傲離開之後,雪玉嬈和莫便回到了海棠院.

莫再一次的生生的感受到了雪玲瓏的有仇必報,而且還是即刻就報仇的那一種,他發誓,如若那雪天傲來得晚一點的話,只怕那雪傾城是真的要被臭道士給侵犯了去.

莫以為雪玲瓏這算是已經教訓了雪傾城,只是雪玲瓏麼,現在也學會了一樣,那就是上門去嘲諷嘲諷人家.

"玉嬈,走,我們去香雪院安慰安慰二姐姐去."人家前腳剛走,後腳就跟去安慰人家,這……這哪里是去安慰,莫唇惡劣的抽搐幾下.

雪天傲則是將柳氏叫到了書房,好一通訓斥.香雪院里,雪傾城臥房里面,雪傾城趴在床上傷心的哭.她的丫鬟月和綠意在一邊安慰著.

這一邊雪傾城哭得好不傷心.雪玲瓏和雪玉嬈走進了雪傾城的臥房.雪玲瓏笑得眉眼柔柔.眼里卻帶著濃烈的譏諷,假意道:"二姐姐,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不就是被一個臭道士玷汙了身子麼,妹妹可是死過一次的,死得滋味可不好受.二姐姐,你可別像妹妹一樣犯傻."

雪玉嬈也是滿臉的譏笑道:"二姐姐,不就是被男人玷汙了身子麼,放心,你有姨娘在,絕對不會讓你浴火焚燒和浸豬籠的.到時候也不會沒有人要你的."

月和綠意聽了雪玲瓏和雪玉嬈兩人的勸,一時間愣在一邊,這……這哪里是來勸人的,這分明就是來諷刺人的.這分明就是暗示她失去清白之後會怎麼樣,根本就是在傷口上撒鹽啊.逼著人想不開自殺啊.

雪傾城本就已經一肚子的傷心,一肚子的怒火,現在又是聽到雪玲瓏和雪玉嬈兩人的諷刺,氣地她陡然的抓起一邊的茶幾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向雪玲瓏和雪玉嬈.

雪玉嬈和雪玲瓏身子快速的一側.

"砰"的一聲,杯子應聲而碎.

雪玲瓏看著氣得面色青白相見的雪傾城,她唇角邊都掛滿了譏笑,眼里也全都是,一臉的幸災樂禍道:"二姐姐,千萬別發火啊,是不是被人玷汙清白的滋味非常不好受啊,玲瓏可是切身體會.當初二姐姐不是也看到了麼?"

"你……你……個踐人,我撕爛了你的嘴.是你,一定是你搞得鬼."雪傾城陡然的起身,就要撲向雪玲瓏.雪玲瓏身子絲毫沒有動,直到眼看著雪傾城快要撲倒她的時候,她才輕輕的一動,躲開了雪傾城,那雪傾城又是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

"三姐姐?二姐姐干啥子往地上撞去呀?莫非二姐姐因為被玷汙了身子,氣瘋了?"雪玉嬈裝似不解道.

這話落入雪傾城的耳中氣得怒火洶湧的翻湧,似乎要噴薄而出."雪玉嬈,你個雜碎.你竟然敢罵我瘋了.月,綠意,給將這個雜碎的嘴給撕爛了去."

雪玲瓏快速的拽過雪玉嬈,一臉的幸災樂禍道:"玉嬈快走,看來你二姐姐的確是被氣瘋了,嘖嘖,可憐啊,被玷汙了清白.我們趕緊去稟告爹爹."

落,雪玲瓏已經拽著雪玉嬈離開了香雪院.出了香雪院,雪玲瓏的雙眸之中閃爍著幽冷的暗芒.呵呵,雪傾城,這只是開始,如若你日後膽敢再惹我,那麼我雪玲瓏可以發誓,下一次你的清白可會真的被人毀了.就像當日我穿越而來,你使用的手段一般.

今日只是的教訓而已.

雪玲瓏和雪玉嬈回到了海棠院.

莫很勤快,不過整個人還是神戒備.雪玲瓏深深的望著莫,堂堂一個男子,竟然為了活著能夠屈辱的男扮女裝,這樣隱忍的人將來定然能夠成大事.

雪玲瓏之所以願意伸出手拉一把這個金發少年,也算是一種緣分.人與人之間就是一種緣分吧,這不由得讓她想起風千塵來,這個男人兩度伸出援手.雖然于他而或許自己真的只是激起他興趣的玩物而已,但是對她而,那卻是莫大恩惠.

正當金發少年想要開口什麼的時候,陡然的雪玲瓏和,莫兩人均是雙眸眸光一閃.雪玲瓏抬起頭望向海棠院門口的一道貴氣逼人的秀挺俊逸的身影.整個人身上有一種逼人的光芒,讓人無法移動視線.雪玲瓏雙眸閃過一絲激賞,不錯,這個男人還真是人中龍鳳.整個人與神俱來的華美,儒雅.

"風姐.南宮翼特意登門感謝."南宮翼真誠的登門來道謝.

雪玲瓏一臉冷漠道:"大公子客氣了."

南宮翼看著雪玲瓏那冷漠的態度,不知道為什麼,心里堵堵的,他知道自己看到她這般冷漠的態度,非常的不舒服.這一刻,他竟然希望她能夠和顏悅色的對待自己.兩個人不至于這樣的疏離.

南宮翼壓抑下心中的不快,對雪玲瓏道:"雪姐,我南宮世家想要請雪姐,當南宮世家的大夫."

雪玲瓏好看的月眉一挑,黑眸眸光一動,望向南宮翼依舊是一臉的冷漠道:"謝大公子.玲瓏不是大夫,不懂替人看病寫方子.所以你謬贊了.大公子若是沒事,就請回吧."

南宮翼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他沒有聽錯吧,這個女人竟然是在趕他走.要知道他堂堂南宮世家的大公子,現在南宮世家的掌舵人,願意登門感謝,她不是應該抓住這一絲機會,努力的拉攏和自己的關系嗎?她竟然努力的想要撇清和南宮世家的關系.

雪玲瓏看著他愣在一邊,以為是他太過感恩自己,要知道在現代這樣的病人家屬也是挺多的.雪玲瓏石以為他不好意思,她隨即開口道:"大公子,你若是覺得不好意思的話,你就暫且留下個五千兩黃金吧."

南宮翼面色更加的暗黑,這個女人竟然市儈的只要錢?五千兩黃金啊?南宮翼的心里是氣惱的,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女人,竟然只要錢.放著他南宮大公子這樣一個人不動心思.居然只要錢.要知道,換做別的女人要就各種想盡辦法,討自己歡心.

雪玲瓏看著南宮翼眼中升騰的怒意,她又是蹙眉道:"怎麼?不願意給?那也算了.大公子請回吧."

南宮翼聽到雪玲瓏趕人,他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把無名火騰騰的燃燒起來.想要找人發泄,可是卻無處發泄.

其實南宮翼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對于他這樣的世家公子而,遇到任何這樣的事,都是,命人用金錢打發了去.可是這個女人在自己提出只要錢,而對自己一臉的冷漠.他的心里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他南宮世家的大公子,這樣一個傲然的人物在他面前,她竟然不為自己所動.這讓他非常的生氣.隨即從懷中拿出五張一千兩的銀票.南宮翼隨後憤恨的離去.

雪玲瓏莫名的望著南宮翼離去的背影,這個家伙怎麼了?吃了火藥不成?

不就是宰了他五千兩啊?而且她也已經了,他若是不給也沒有關系,反正救那南宮家的公子本就是自己願意,再了他不是過了會當自己的依靠嗎?現在她還不需要他當依靠的時候啊,所以她這才干脆的拒絕,因為她知道人要用在刀口上.南宮世家可是一張好招牌啊.她要用歸用,不過她可不會那些諂媚.

莫走到雪玲瓏的跟前道:"姐,你惹他生氣了."

"氣的男人,不就是要了他五千兩麼,他若是不願意給,我也可以不要啊."雪玲瓏這倒是實話,因為她還不是這麼眸光短淺的人.不會為了只要錢而不要南宮世家作為依靠.

莫搖頭,這個女人.不過那不管他的事,有些事,還是不過問的好.

話南宮翼回到南宮世家之後,整整一日,腦海里,一直縈繞著一個叫做雪玲瓏的女子,她或冷漠,或倨傲,或專注,或執著,每一個不一樣的她,都交替浮現在他的腦海里,任由他想要趕都趕不走,他越是想要將腦海里的人物趕走,可是那個身影就好似烙印一般,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南宮翼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竟然會將這個女人深刻的記在自己的心里,腦海里.這一日,南宮翼那叫一個煩躁,惱火啊.陡然的南宮翼騰得站起身,沉著臉道:"魔夜.去,給我守著相府,將雪玲瓏的一舉一動都稟告給我."

魔夜恭敬道:"是.公子."

隨即魔夜便離開了南宮世家,前往相府.

南宮翼隨後冷靜下來之後,心中隱約覺得有什麼事發生,隨即趕緊走入暗室.

當南宮翼來到暗室便看到室內滿地都是血滴,南宮翼隨即望向躺在石床上白衣銀面的男子,只是那白衣此刻已經成了血衣,胸口處還插著一只箭.

南宮翼的心弦緊繃起來,擔憂道:"無.發生了什麼事?"

眼前這白衣銀面的男子乃是凰無.被南宮翼視為最最重要的人.凰無此刻睜開雙眼,咬牙對南宮翼道:"翼,你替我處理這箭."

南宮翼上前,當看到這箭在心髒處,滿色大駭,他斷定無定然是遇上了麻煩的事.他本想要試著拔掉,可是在仔細的查看之後,他哪里敢動.因為這箭剛好在要命的地方.

"無,不行,這箭頭在要命處,我斷定,自己根本就無法將箭頭拔出來.若是貿然的拔出來,只怕你會……"

南宮翼的心緊繃在一起.

"翼,沒事的,我相信你.我不會有事的."凰無凝著臉,篤定道.分明已經十分虛弱的凰無,這每一個字都得錚錚.凰無的眼里泛著嗜冷的寒芒.

"無,不行,這箭在心髒處,我沒有把握.所以不行.無,究竟是誰傷你的?"

"風千錦?他還真是一個狠角色.我發現了風千錦和赫連絕暗中相會,因此就暗中跟蹤兩人,竟然發現風千錦暗中制造兵器.誰知道他們那麼的警覺.竟然對我設下陷阱.我這才中了他們的暗算."凰無灼然的黑眸泛著深幽的寒芒.

凰無到風千錦制造兵器,不由得面色也是凝重起來."你風千錦私下在制造兵器.還和赫連絕暗中密謀,他這是想要造反?"

銀色面具下的凰無,面色暗沉,風千錦是一個狠角色,這赫連絕更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這一次他和赫連明月來到東起國,名為聯姻,暗地里竟然是按的這樣的心.看來這西陵是別有算計.

"翼,快,幫我拔出來.你知道的,明天我還要出現的."凰無面具下的臉暗凝在一起.

南宮翼也是同樣的,面色凝重道:"無,不行,我若是稍有不慎,只怕你就性命不保.明天,你還是告假.你這樣就算出席了,也會露餡的."

****************************************

親們,二更上了啊.哈哈,凰美男.知道親們很好奇凰美男的身份,乃們不要急啊,看下去就會知道,凰美男的身份的啊.親們不要忘記留啊,晚上回酒店,飛月會回複親們的.

上篇:第094章:害人不成,自食惡果     下篇:第096章:雪玲瓏,好奇心可是會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