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099章:姐姐,出事了,刑部來人了  
   
第099章:姐姐,出事了,刑部來人了

南宮翼這一次可是看得極其的專注,因為他已經被雪玲瓏罵了一次白癡和笨蛋了,若是再學不會,他自己都會劈死自己,也算是和雪玲瓏方才的話較勁吧.這一次,雪玲瓏一遍之後,讓南宮翼在她的身上演示.南宮翼可不敢再有什麼雜念了.綁得絕對專業.

雪玲瓏眼里閃過一絲贊賞.南宮翼是太過專注,壓根就沒有看到雪玲瓏眼里的贊賞,然而一邊的凰無銀面下的面色那叫一個難看,周遭散發著嗜冷的寒氣,心中澀澀的難.

雪玲瓏再是很有耐心的講了一遍注意事項之後,便一刻都不想待下去.冷著臉讓南宮翼帶她走出這暗室.

南宮翼帶著雪玲瓏出了暗室,本打算命人送她回相府,然而雪玲瓏拒絕了,暗夜之下,嬌的身影矯健的穿街過巷.很快便回到了相府.她此刻是非常非常的累,但是她有潔癖,在救治病人之後,必須要好好的浸泡個半個時辰.

暗室之中,南宮翼看著被包紮的完美的凰無,又是驚歎.這個女人真心的不簡單.不過他還是上前,關切道:"無,你先躺下休息.這幾天你都在這里好好調養.等十天後讓雪玲瓏拆線檢查之後……"

南宮翼的話還沒有完,凰無直接下地.現在他勢必得回去,暗中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自己.現在被這個女人收拾得這般好,他倒是非常滿意的,因為這樣他明天出席就不會受到影響,就算是禦醫將箭頭拿出來了,包紮了傷口,稍稍一動就會大出血.

南宮翼一看凰無的動作,趕緊上前一步制住凰無道:"無,雪玲瓏了,你這幾天必須要臥床調養,絕對不能夠動,若是再扯開傷口,就非常棘手.依我看,明天你就告假,不要出席了."

"翼,如若我能夠告假?我就不會這麼捉急.你知道的,我別無選擇."凰無銀面之下的面色非常的難看.縱然此刻那傷口火辣辣的刺痛,但是他也只能夠不露神色,自我麻痹,將所有的痛覺全都忘記.他凰無現在還沒有資格喊痛.如若這一點痛都受不得,那麼自己所有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費了.所有人的付出也都成了枉然.

凰無無奈的聲音黯然的落下,南宮翼的心也格外的沉重,他的心堵得非常的難受,但是他只能夠在一邊無奈的看著凰無穿好衣衫.那般悠然自若的樣子,似乎他並沒有受傷,他知道凰無有惹常人難忍之痛的能力.看到他那樣,他的心卻是越發的為之感到心酸心痛.

凰無隨即穿戴好之後,不留只字片語,絕然的離去.因為他知道,他和南宮翼之間不需要太多的語.凰無利索的幾個翻越就離開了南宮世家.

南宮翼看著凰無離去的背影,又是沉重的一歎,隨即便收拾乾淨這暗室的一切.對于凰無,他只能夠竭盡自己的全力支持他.

話這凰無在離開南宮世家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悄然的來到了相府,看到的便是十分噴血的畫面.雪玲瓏在屋內沐浴洗澡.他是告訴自己要移開雙眸的,可是他的眼睛就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就那麼直愣愣的看著臥房內雪玲瓏沐浴.陡然的凰無但感覺到自己的鼻子上有液體下流.流到嘴邊,一股血腥的味道.這時候,凰無才回過神來,隨後感覺到有些心虛的離去.

不過這種事,對于現在處于極度疲累之中的雪玲瓏是毫無所覺的.再者也是凰無的身手厲害,縱然是那金發少年也沒有發現凰無來過海棠院的屋頂,看過雪玲瓏沐浴.

話雪玲瓏沐浴之後,已經是丑時了,雪玲瓏一黏到床就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按照往常,雪玲瓏定然是要睡上一天,到日落時分才夠睡飽.

然而第二日,才卯時一刻.

"姐姐……姐姐……快起來.不好了……快起來."雪玉嬈忙在一邊焦急的推著雪玲瓏.

"啊……啊……不要吵我……"雪玲瓏實在是氣得想要殺人.在床上轉了一個身,拉過被子,蓋住頭.

雪玉嬈看到自家姐姐這樣,如若是平時她又怎麼舍得再叫她呢,但是現在可不行.她只能夠再度狠心的上前去拽開雪玲瓏的被子,推著雪玲瓏道:"姐姐,快起來……姐姐……快起來……"

被子下的雪玲瓏,實在是想要殺了雪玉嬈.大清早的擾人清夢.雪玲瓏陡然的騰得從床上跳了起來,對著雪玉嬈怒吼一聲道:"你給我出去,就算是天塌下來,你也不要再叫我,不然我殺了你."

雪玉嬈是第一次見到雪玲瓏對自己怒吼,她不能夠自己的顫抖著身子,她想要叫,但是她只能夠乖乖的閉上嘴,她是真的怕姐姐發怒.然而那一雙靈眸里卻凝聚滿起水氣,化作一顆顆淚珠.

讓雪玲瓏的理智回來,隨即她冷靜下來,稍稍緩和口氣道:"哭什麼,,這麼急的叫我起來,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雪玉嬈有些畏懼的望向雪玲瓏道:"姐姐,刑部派人來請姐姐過去."

"刑部?我可不記得我有什麼事得罪了刑部?派人叫我過去干什麼?"雪玲瓏蹙眉,的確她刻沒有犯事.

這個時候,那金發少年一身粉色的裙裝也出現在了雪玲瓏的跟前,他一臉的冷凝道:"據刑部尚書乃是慕容世家四房夫人的哥哥."

"那又干我什麼事?"雪玲瓏還是一臉的漠然.

"前幾日,你廢了六人的命根子.其中一位便是慕容世家的四公子.刑部尚書就是他的舅舅."金發少年解釋道.

"什麼?"雪玲瓏雙眸深幽下去,感人家刑部尚書今天命人過來就是替人家外順來找自己算賬的?雪玲瓏整個人狂怒不已.風千影,你個混蛋,我讓你將這件事給我擺平,讓你壓制一年時間,你倒是很好啊,才幾天就直接找上門來抓她去算賬.雪玲瓏此刻的腦海里則是華麗麗的各種刑法.那刑部尚書各種刑法折磨她.

不過她是誰?她雪玲瓏豈是那麼被人隨便揉捏的軟柿子.呵呵,刑部尚書又怎麼樣?想要揉捏自己?呵呵,那麼她就去刑部好好的玩兒玩兒.看是他們折磨了自己,還是自己鬧翻了刑部.

她雪玲瓏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她雪玲瓏,乃是一個睚眦必報的女人,不是他們隨意可以玩弄的玩物.所有欺負過她雪玲瓏的人,她都會狠狠的報複回來.

雪玲瓏的雙眸陡然的凌厲如鋒利的刀子.陡然的唇角勾起絕然的笑:"呵呵,好啊,去刑部喝杯茶,聊聊天,參觀一下,也好."

雪玉嬈不可置信的睜大含淚的雙眸,不可置信的望著雪玲瓏,她是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岔了.那可是刑部也?姐姐去喝茶聊天,參觀刑部?那根本就不是玩兒的地方好不好.

莫看著這樣笑得粲然瀲灩的雪玲瓏,他雙眸里也是滿滿的疑惑.這個女人的腦子是不是別有問題?為何她所有的舉動都和常人不同.女人不是應該很懼怕的嗎?他覺得這個女人絕對是異類.

"莫,你先出去."雪玲瓏讓莫出去,隨即她換好衣衫.快速的洗漱好.前廳,雪天傲去上早朝了,柳氏非常殷勤的招待那刑部侍郎.柳氏自然是知道這刑部尚書乃是慕容世家的四房夫人的哥哥.而雪玲瓏恰恰在幾日前斷了四少的命根子.她之所以這般殷勤,自然是看戲.祈禱著雪玲瓏此去刑部有去無回.

雪玲瓏來到前廳,就看到坐著一個約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

柳氏一看到雪玲瓏出現,忙諂媚道:"侍郎大人,這就是我們雪府的三姐雪玲瓏.玲瓏還不快過來拜見侍郎大人."

雪玲瓏才不理人家什麼侍郎不侍郎的,冷冷的看向那侍郎,勾起冷魅的唇道:"玲瓏素問自己一不殺人,二不放火,不知刑部找我有什麼事?"

沒有辦法,這只要和刑部掛鉤的事,准沒有什麼好事.雪玲瓏隨即坐在那侍郎的下手邊,一臉的悠然淡定的望向他.

那侍郎一臉的冷漠,聽到雪玲瓏的話和態度絲毫沒有介意,這事本和他無關,他只是一個侍郎,尚書讓他來請人,他便請人.其實對于這個女人,他倒是有幾分敬佩.這皇家的彎彎曲曲,雖然不是外人能夠明白,但是他卻知道,這個女人只是一個犧牲品而已.皇家要犧牲你,你便只有犧牲.自來官場也便是如此.

不過侍郎看到這個女人那榮辱不驚的樣子,那份膽魄,他心中有些可惜,如若眼前的女子生為男兒身,那麼她一定會有一番大作為.只是可惜了.

雪玲瓏倒是比較意外,眼前的侍郎竟然不生氣,反倒是眼里有著一絲同.憐憫之色.雪玲瓏又是冷冷的一笑道:"侍郎大人,玲瓏的臉可入得了侍郎大人的眼,若是入得了你的臉,你看,玲瓏委身于你如何?"

那侍郎剛一口茶含入嘴中,聽了雪玲瓏的話直接給噴了,忙咳嗽起來:"咳……咳……"

柳氏狠狠的一瞪雪玲瓏道:"雪玲瓏,你個賤蹄子.收起你那等肮髒的想法."

隨即柳氏又是轉身一臉關切道:"侍郎大人,你怎麼樣?沒事吧?"

雪玲瓏聳了聳肩,一臉的無趣道:"切,還侍郎大人,竟然開不得一點玩笑.吧,刑部找我什麼事.若是無事,我可就回去睡回籠覺了."

那侍郎忙止住咳嗽.隨即看向雪玲瓏,他一陣狂汗,因為他在雪玲瓏的眼中看到的便是濃烈的嘲諷.他忙正色道:"雪姐,我是奉了尚書大人的命,前來請三姐到刑部驗尸.看看死者死因."

雪玲瓏看著這侍郎眼神有些不自然,心中輕哼,隨即冷笑道:"呵呵,這尚書大人還真是看得起我雪玲瓏了,這驗尸有仵作在,我雪玲瓏可不懂這個.所以請回,恕我雪玲瓏無能為力."

驗尸?她可不覺得刑部需要她這樣一介女子出手.只是那刑部尚書以這個為由頭,要替自己的外甥報仇而已.雪玲瓏不由得在心中氣哼哼的咒罵:"風千影,你好,看來那一日只是暴打了你一頓而已實在是對你太輕了,應該廢了你的命根子才是."

一邊的侍郎看到雪玲瓏,他思索了幾秒鍾之後,便沉了沉聲道:"雪姐,慕容世家二公子被發現死在了房間內.凶手乃是慕容世家二公子的妻子上官婉兒.然而上官婉兒卻她沒有害死慕容二公子.可慕容世家卻一口咬定是上官婉兒害死了慕容二公子.慕容二公子身邊的厮作證看到上官婉兒偷偷在酒菜之中下毒."

"慕容世家直接將此事整到了刑部,刑部尚書便是命人對上官婉兒各種用刑,刑法用了兩種,但是這上官婉兒就是不承認.這件事棘手非常的棘手,棘手在這慕容二公子的妻子上官婉兒乃是上官世家的三姐.雖然只是一個庶出姐,但是那也是上官世家的千金.這上官世家乃是八大世家之首.這上官婉兒一被抓走,她的陪嫁丫鬟即可就來到上官世家,將這件事告知上官世家.上官家派了人來到了刑部."

刑部尚書雖然是想要念親,可是上官世家也不是他能夠得罪的起的,要知道皇上也是要禮讓三分,他本來想動用點私刑,就能讓上官婉兒招認了.可是誰知道,這上官婉兒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竟然甯願死也不願意畫押承認自己害死了慕容二公子.

雪玲瓏聽了這侍郎的講述,那魅冷的唇勾起一絲冷笑.呵呵,看來這事倒是非常的好玩了.本事親家,現在倒是要成冤家了?

縱然這刑部尚書是慕容家的舅老爺,在第一世家的面前,也不敢妄動.因為上官家不是沒有人的,這太後就出自上官家.

上篇:第098章:不要命的,你拍下來試試?     下篇:第100章:定信物?你能夠再無恥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