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04章:呵呵,慕容世家的家丑  
   
第104章:呵呵,慕容世家的家丑

虛偽的封建大家長.雖然他不會如那刑部尚書那般的腹黑,不過也是黑了一半了.怪不得這慕容世家只能夠排第三.看看人家上官世家的姐,縱然是現在被用刑昏厥過去,但是那傲骨卻絲毫沒有被折損一份.

從這上官婉兒這樣的傲骨來看,雪玲瓏篤定這上官世家是不會如慕容世家這般陰險,他們這一次之所以來請她,或許真的所有期待,因為刑部尚書拍胸脯保證.他們來請她其實也沒有什麼虧的,如若她真的如刑部尚書一般能夠斷了案,找出真凶,那麼就是幫上官世家一個忙,如若不成,那麼就是她雪玲瓏一人的事,這也與他們無關.

現在她已經一腳跨進了慕容世家的大門,已經由不得她了.

此刻那地上一身青衣染血的上官婉兒緩緩的醒過來.孱弱道:"公公,婉兒沒有害死軒……婉兒沒有……害死他……"

雪玲瓏看向那孱弱的哀聲的上官婉兒,但看她滿眼有著無盡的委屈,還有著派遣不去的悲痛,那聲音聽了讓人的鼻尖酸澀.有一種想要淚盈的沖動.那一眼,雪玲瓏便知道,這上官婉兒是真心愛慕容軒的.她的眼里真真切切的寫著她的委屈和她的酸痛,她的愛意.

再看向躺在地上的慕容軒,也是一個眉目清俊的男子.不過現在那慕容軒整張臉都呈現暗紫色,唇角邊有干澀的血跡.

一邊的孫氏趴在慕容軒的身上哭得肝腸寸斷.分明是讓人心酸,心憐的畫面,雪玲瓏內心卻覺得有一絲怪異.不是這孫氏的行為不對,而是她內心里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在上官婉兒再一次孱弱的淒哭之中,孫氏陡然的抬眸含淚的怒眸道:"上官婉兒,你個踐人,你還我兒子,還我兒子……"

她的恨意嗜血刻骨.雪玲瓏暗自壓下心中這一縷不明的思緒.她的職業操守不允許自己在沒有證據面前去亂猜測.不過在望向上官婉兒的時候,她倒是很喜歡她.而且結交一個世家也不錯.古代的女子已經活得夠苦了.今日也就幫上這上官婉兒一把.

一個特工是什麼,就是萬能的機器.什麼東西都灌入給你,都必須要求你會.所以自己雖然不是法醫,但是法醫的知識課沒有少灌輸.不過上官世家和慕容世家還是各自請了仵作.有當時被南宮世家請過的自稱為汴京第一仵作的仵作在,這仵作在,她又怎麼好不利用呢.

雪玲瓏沉著臉問道:"兩位仵作已經驗尸過了?"

上官云鴻替雪玲瓏解惑道:"還沒有."

雪玲瓏蹙眉,知道上官云鴻後面停住的意思.她不用猜測,也知道定然是慕容世家和刑部尚書的阻攔.目的在于拖自己下水.

雪玲瓏唇角勾起冷冽的弧度,整個人面色非常的沉凝嚴肅,對著那兩位仵作道:"你們過來,好好的驗一驗尸體."雪玲瓏話音落下,那兩位仵作看了看上官世家和慕容世家,還有刑部尚書.此刻的慕容世家和刑部尚書均是點頭.

那兩位仵作得到首肯之後,上前,其中一個仵作還惡狠狠的對雪玲瓏狠狠的一瞪.兩個仵作在兩大世家的面前都不敢馬虎,蹲下身子仔細的檢查,首先兩位仵作一起抬起慕容軒的頭部,大致的看了一下,再將眸光移到慕容軒的手腳,再大致的看了一下身體的其他部位.這驗尸的時間加上他們故意磨蹭的時間總共也不過六七分鍾.兩人隨後站起身,走到刑部尚書的跟前,那原先對雪玲瓏有意見的仵作先開口道:"回稟大人,死者死前面容呈暗紫色,雙手握緊拳頭,雙腳亂蹬,顯然死前有掙紮過.四肢後側的呈火灼色的瘢痕.身體並沒有硬物撞擊,也沒有傷痕.唇角有血跡,鼻孔處,耳內也有血跡.是屬于毒發而死.人斷定慕容二公子是毒發身亡."

雪玲瓏雙眸泛著凌厲的寒芒,冷聲道:"那麼你們斷定他是何時死亡?"

兩個仵作互相望了一下,遲疑了一會道:"大約兩個時辰前."

從兩個仵作的態度上,雪玲瓏的黑眸更加的凌厲森冷,這就是仵作?替死讓你話的仵作.雪玲瓏真有一股沖動想要上前暴打這兩個仵作一頓.她暗自深呼吸了一下,強行壓下自己的沖動.

這慕容軒的尸斑呈現暗紫色,他死亡的時間分明不只有兩個時辰,至少在六個時辰以上.慕容軒的面色呈暗黑色,鼻子,唇角,耳朵內的確都有血,但是不足以明慕容軒就是毒發身亡而死.真正的死因可還有待查證.

然而刑部尚書卻是沉著臉對著上官婉兒道:"上官婉兒兩個時辰唯有你和你慕容軒在房間里,你有什麼話?"

"大人,我沒有毒害夫君.我真的沒有,婉兒昨夜不知道為什麼睡的很沉,等一早醒來穿戴好衣服,走出屏風就看到夫君死在了地上.婉兒真的沒有害夫君."上官婉兒孱弱的淒哭.

雪玲瓏雙眸蹙緊,昨夜睡得很沉?這其中分明有鬼?絕冷的聲音響起:"昨ri你何時睡著?何時見過慕容軒?"

上官婉兒抬起頭望向雪玲瓏,沉思了一會,隨後堅定道:"昨日午後我和夫君一起喝茶聊天,隨後我覺得非常的困,就讓我的丫鬟伺候我午睡了.這一睡,一直到今日早晨才起來.我也才納悶著.等我穿戴衣服出來,便見到夫君死在地上."

雪玲瓏蹙眉,慕容軒和上官婉兒喝茶?難道是慕容軒給上官婉兒下了迷|藥?雪玲瓏隨即走到慕容軒的身前,孫氏一臉戒備的含淚望向雪玲瓏:"你……你想要干什麼?"

雪玲瓏的眉宇蹙的更加緊了.這孫氏也太過戒備了?神經似乎有些古怪?

雪玲瓏不回答孫氏的問題,而是冷冽的眸光泛著森冷的寒芒,直直的望著孫氏的眼睛.她在躲閃.是的,雪玲瓏確定孫氏在躲閃.這就讓她更加篤定,孫氏內心有鬼?她似乎不願意自己靠近慕容軒的尸體.雪玲瓏又是逼近孫氏兩步,故意在孫氏的眼前蹲下.那魅冷如彼岸花般妖嬈嗜血的唇勾起一抹譏嘲.至此她已經有十分的確定了,在孫氏以為雪玲瓏想要吃了自己,發現了什麼的時候.雪玲瓏陡然的轉頭,對著慕容世家的眾人道:"昨日,可有見過慕容二公子出去?"

慕容卓倒是開口回道:"昨日,我二哥都在房中,並沒有出府.他的侍衛確定他一直在房中並沒有出去."

一直沒有出去?是的,從地上的掙紮來看,這是案發的原地,尸體還沒有被移動過.也就是慕容軒死在午後.

"那可有見過人進來?"雪玲瓏又是暗沉著臉盤問道.

"並沒有."慕容卓又是肯定的回了雪玲瓏.

無人進來?無人出去?那孫氏的眼神為何會閃爍?她分明心虛?

雪玲瓏暗沉著臉走到慕容軒的跟前,低頭仔細的查看.陡然的他在慕容軒緊握的拳中發現一根發絲.不過雪玲瓏並沒有動.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孫氏的發絲.再看向上官婉兒的.雪玲瓏再望向孫氏,在她的脖頸之處隱隱約約的見到了幾處吻痕.雪玲瓏突然望向慕容正德道:"請問慕容大家長昨天睡在哪位夫人房里?"

雪玲瓏這話一出口,慕容正德的臉色非常的難看,怒斥道:"大膽雪玲瓏,你竟然敢懷疑是老夫毒害自己的兒子."

"是.除非慕容家主出你昨天是住在哪位夫人房中."雪玲瓏絲毫沒有懼怕慕容正德,她雖然看似雙眸對視上慕容正德,然而她的眼角余光可沒有從孫氏身上移開,孫氏的神不對.她似乎強自隱忍著.

上官云鴻可沒有錯過雪玲瓏的眼神.他配合雪玲瓏問道:"慕容家主還請你告知,不然云鴻定然也會請上官世家的家主出面."

慕容卓倒是替慕容正德回答道:"我爹絕對不會是害死我二哥的人,昨日白天我爹在外巡視店鋪,晚上下榻在四姨娘的房中."

雪玲瓏站起身,心中暗歎.這究竟是什麼世道,母子有殲.最後這母親還親自殺死了自己的兒子.大家族里這究竟是鬧哪樣?

"雪玲瓏,你問了那麼多,也看了那麼久.你可看出什麼眉目來了?"刑部尚書沉聲道,眼里分明寫著幸災樂禍.呵呵,但看她能夠出什麼來.

雪玲瓏唇角勾起冷笑道:"我已經知道是誰害死了慕容二公子."

"是誰?"在場的所有人都好奇的望向雪玲瓏,這個女人只是這麼問了幾個問題,看了一下尸體,就知道是誰殺了慕容軒?真的假的?那兩位仵作顯然是不信的.不過今日這是什麼地方,他們聰明的選擇閉嘴.

"殺手就是慕容二公子的娘親孫氏."雪玲瓏冷眼望向孫氏,眼里有著不屑,鄙夷,這個女人還真是有夠齷蹉的.這種人根本就不配做人母.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怎麼可能?孫氏殺害慕容軒?

"你個女人,你和慕容世家有仇,故意幫襯上官婉兒,竟然汙蔑我害死自己的兒子,我要殺了你."

上官云鴻上前一步,攔下了孫氏.盡管對于這個答案他也是非常的震驚,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所以他也想要聽聽這雪玲瓏究竟能夠出什麼來.

刑部尚書即可怒斥道:"雪玲瓏,孫氏怎麼可能殺害自己的兒子?你有什麼證據?"

"呵呵,證據?我讓你們看看,證據究竟在哪里?"雪玲瓏冷笑道.

隨即雪玲瓏走到慕容軒的尸體前,對著慕容卓和上官云鴻冷聲道:"你們替我打個手."

慕容卓對于孫氏殺害慕容軒也只是微微的一愣.隨即慕容軒和上官云鴻走到雪玲瓏的跟前.雪玲瓏又是冷著臉道:"將尸體的衣衫剝了,只剩下褻褲."

"呃……"剝了慕容軒的衣服?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惡心.竟然連尸體也……

慕容卓和上官云鴻又是一愣,雪玲瓏狠狠的一瞪慕容卓和上官云鴻,聲音更加冰冷道:"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將衣衫剝掉.你們不是要讓我拿出證據嗎?"

上官云鴻和慕容卓很快依照雪玲瓏的要求將慕容軒的衣衫脫乾淨.

"抬起頭,讓他的嘴巴張開."雪玲瓏使喚人還真的很順手,慕容卓和上官云鴻心中巨汗,這個女人還真當他們是屬下使喚.不過兩人也只是心中暗自嘀咕,手上絲毫沒有落下,一人抬起頭,一人將慕容軒的嘴巴打開.

雪玲瓏指著慕容軒的嘴巴內道:"面色成黑紫色,口腔內也是滿口黑紫色,但並不明死者是毒發身亡而死."

兩位仵作心中冷哼,切,這個女人就胡八道吧,那分明就是毒發身亡好不好.若不是怕自己卷入兩大世家的風浪之中,他們還真想開口譏諷雪玲瓏.

"翻過身來."雪玲瓏又是命令,慕容卓和上官云鴻兩人將慕容軒翻過身來.雪玲瓏繼續道:"後脖頸處和後背都有抓痕,這抓痕還比較新鮮,在慕容軒死前和人有歡好的行為."

眾人將眸光望向上官婉兒.雪玲瓏看著眾人的眸光,唇角掛起一抹譏嘲的笑:"這抓痕不是上官婉兒留下的."

"不是上官婉兒?"慕容軒有別的女人?然而上官云鴻和慕容卓則是望向孫氏.眾人但看到兩人的眸光,再度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望向雪玲瓏,這怎麼可能?孫氏和慕容軒?眾人實在不敢想象.不過誰也不敢把這樣的話問出口.

慕容正德的面色顯然是非常的不好看,他咬牙切齒道:"雪玲瓏,你不要故弄玄虛.拿出證據來."

"呵呵,別急,上官公子,抬起他的左手.攤開他緊握的拳頭."上官云鴻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隨即按照雪玲瓏所的做.眾人但見到慕容軒手中有一根發絲.那發絲的顏色微微的帶黃色,眾人隨即將眸光在孫氏和上官婉兒的發絲間來回,眼里是震驚.這明什麼?明孫氏死前和慕容軒的確是有接觸過.

孫氏當看到眾人望向自己的時候,即可咆哮畜生,像個瘋子一般的撲向雪玲瓏道:"不……不是我……你個踐人,你胡八道."

雪玲瓏鼻尖輕哼,對于孫氏的行為早已經預料到,只是微微的一側,那孫氏撲了個空,狠狠的向前摔去.

"二夫人,是不是這樣,你很清楚,如若我推測的沒有錯,你們之前有過爭執,導致慕容二公子緒激動,血壓升高.導致慕容二公子腦沖血.他在地上掙紮,原先你是擔心的,焦急的.但是你想到他和你爭執的內容,所以你狠心的用硬物敲暈了他.致死他真正的死亡了.你們看,這就是硬物所敲擊過的腫塊."

上官云鴻和慕容卓在近處,很清楚的能夠看到慕容軒被敲過的腫塊.

"你個踐人,我怎麼可能殺死我的兒子,那可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你個陰險的女人,知道和慕容家有過節,你知道慕容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就故意幫襯上官家,想要上官家替你做靠山."孫氏每一個字都是用力的咆哮出來的.但是卻掩飾不了她的心虛,她的驚慌.孫氏隨即抱著慕容軒的尸體聲嘶力竭的哭了起來:"兒啊,我可憐的兒啊……"

孫氏哭得有非常的淒慘,周遭的人除了慕容卓和上官云鴻之外,其余人壓根就不相信雪玲瓏的辭.孫氏和慕容軒**之戀,實在是無法想象.那刑部尚書心中卻是樂呵了,呵呵,雪玲瓏啊雪玲瓏,這可是你自己胡八道,不是本官要找你的茬.怒吼道:"大膽雪玲瓏,你膽敢胡亂語.來人給我拿下."

"呵呵,上官公子,你看尚書大人是要偏袒慕容世家呢."雪玲瓏對著上官云鴻挑撥道.

"雪玲瓏,你……你少胡八道.本官哪里有偏袒慕容世家."刑部尚書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上官云鴻俊逸的臉色也是冷了下來,清冷的聲音道:"尚書大人,本少會進宮將此事如實的稟告給我姑母知道."

雪玲瓏心中冷笑,呵呵,這慕容世家發生這等家丑.**!母親殺子!這等家丑還赤luo裸的呈現在眾人的面前.他們不信是麼?雪玲瓏繼續下重藥道:"二夫人,認為冤枉了你是嗎?那你告訴你,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麼回事?"

"吻痕?"這好似平地一聲驚雷炸響在眾人的心中.因為方才慕容卓已經了,這慕容正德下榻在四夫人的房中,而且這其中最最清楚的莫過于慕容正德,他縱然是下榻在孫氏的房中,也根本沒有和孫氏歡好.慕容正德的臉色有多麼的難看.堂堂慕容世家的大家長,自己的女人竟然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慕容正德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在孫氏的身上:"你個踐人."

隨即又是狠狠的連番踹了孫氏在地上翻滾.口吐獻血.此刻的慕容正德哪里還有心思去對付雪玲瓏.自己竟然讓人平白的看了笑話.

"老爺,我沒有……沒有……老爺,你不要聽這個女人胡八道.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來."孫氏淒慘的在地上哀嚎.

刑部尚書黑著臉瞪向雪玲瓏道:"雪玲瓏,這算什麼證據?你亂誣陷人."

雪玲瓏壓根就沒有理會刑部尚書,而是望向孫氏道:"二夫人,如若玲瓏猜測的沒有錯的話,慕容二公子和二夫人的爭執是因為慕容公子發現母子這樣是不對的,他打算和二夫人這一次之後斷絕了和你這樣的**.二夫人不同意.你恨上官婉兒搶了你的兒子,你威脅二少,導致二少緒激動,腦沖血.你悄然的離開,將這一切都嫁禍給了上官婉兒.二夫人,你,我的對嗎?"

孫氏的面色非常的慘白.因為這個女人的不差分毫.她……她怎麼會知道的如此的清楚.

雪玲瓏似乎能夠讀懂孫氏的驚愕,唇角掛著譏嘲道:"二夫人是不是心里在想,我是如何知道這一切的嗎?"

孫氏的面色更加的煞白了,整個人不能夠自己的顫抖,驚恐.這個女人好可怕.她又知道她內心里的想法了.

"慕容家主,至于接下去,你自己好好的問問你這二夫人,你自己可以看看二夫人那驚恐的眼神,煞白的臉色,我想著一切已經足以明一切了.若是你覺得慕容世家的家丑不會丟盡慕容世家的臉的話,玲瓏倒是願意再繼續在這里叨叨."至此,孫氏驚恐煞白的臉色已經明了一切.根本不需要雪玲瓏再多什麼.

其實在場的人都是人精,被雪玲瓏這一點破之後,所有的蛛絲馬跡都出來了,日常的種種跡象都出來了.

是的,所有人都是聰明人,從孫氏的眼神里,他們看出的是,孫氏根本不是憤怒,而是嫉妒,僥幸.僥幸自己嫁禍了上官婉兒.

"不……不是……雪玲瓏……你胡……胡.老爺……你要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做出背叛你的事,更不可能做出這種**的事來.至于殺軒兒,我就更不會了.軒兒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沒有殺害軒兒……沒有……"孫氏撕裂的叫道.現在的她是真心的怕了,可是怕又怎麼樣呢?

雪玲瓏暗歎,這古代大戶人家的齷蹉事,發生就發生吧,竟然還沒有遮掩好.呵呵,這慕容世家竟然還想著要陷害設計自己,但看那刑部尚書看自己的眼神,恨不得將自己撕裂.雪玲瓏的眼神就更加深幽下去,這又不能夠怪自己,不是自己想要攙和他們的事,是他們想要設計自己啊.

********************************************************************

親們,我家妞,昨天傍晚開始發燒,吃了吐,晚上還拉肚子,今天一天也是吃了吐,今天在醫院.

上篇:第103章:不要臉?我還能夠做出更不要臉的     下篇:第105章:雪玲瓏,你不會是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