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1章:只要你配合我,我們一定可以的  
   
第111章:只要你配合我,我們一定可以的

只是雪玲瓏自己根本就是多想了,這邪王是什麼身份?那可是皇室子弟,如若在她還沒有發生那種況之下,或許還有這個可能,不過現在所謂的這上官云傾晚了一步都是早話,風千塵的身份與現在的她而根本就不可能.兩個人是兩條平行線,沒有交集.

這是雪玲瓏如何努力也無法在這封建拉近的距離.放眼天下,不要是風千塵了,就是任何一個未婚男子,也斷然是現在的雪玲瓏無法念想的.

而今的雪玲瓏對于眾人而,只能夠是浸豬籠.敗壞門風,誰敢娶她,就是妾人家葉都要考慮考慮.

何況雪玲瓏這樣一個特工,驕傲的女子,縱然是妻子,她都無法忍受丈夫的三妻四妾,何況是做人家的妾,根本就是不可能事件.因此在,目前來講,沒有人是符合雪玲瓏所希望的那樣的.

這一點,雪玲瓏也是非常的明白,所以風千塵對于她而,她只能夠放在心里,珍藏著.至于眼前的上官云傾,這樣奇特的男子,入了她的眼,入了她的心,她願意與之成為結交,這位藍顏知己.

上官云傾用眼神交流道:"玲瓏,那云傾恭敬不如從命了.粗茶濁水,還望不要嫌棄."

"清泉濁水自瑤池,化入腹中萬年香."雪玲瓏舉杯飲入一口,淡淡的馨香入喉,久久縈繞.

是的,不管這是清泉濁水,都當做瑤池仙水.臉上的笑更是深了繼續.耀眼的好似夜間皎潔的明月一般,三散發著淡淡的柔光.這時間最難尋一知己.

這上官云傾看似一個廢人,然而對于人生他領悟到真諦.可以他們都是自視甚高的人,放眼天下,除了真山真水之外,很少有人能夠入得他們的眼.

也沒有什麼事能夠擊垮他們.

上官云鴻早已經氣惱不已,這兩個人還真當他是空氣,忽略的徹底啊.

雪玲瓏和上官云傾真的是遇到了同道中人.兩個人聊得非常的盡心.看得一邊的上官云鴻那叫一個抓狂,嫉妒啊.

他實在不明白,這二哥和雪玲瓏才相識竟然相談甚歡.不過捉急嫉妒也只是一時的,上官云鴻畢竟還是希望雪玲瓏能夠對自己二哥的病費心.

雪玲瓏也真如上官云鴻所希望的那般,和上官云傾越聊,就越加加深了他想要醫治好上官云傾,因為如這般的男子世間少見.她希望他的世界更加的精彩.

因此雪玲瓏就比較急切的想要看看上官云傾,她用眼神征求上官云傾的意見:"云傾,我能夠看看你的耳朵和口腔嗎?"

雪玲瓏那叫一個直接.話出後,雪玲瓏這才想到,畢竟這是古代,一個女子上前查看人家耳朵和口腔這算什麼?我勒個去,尤其是嘴巴,好敏感的.好曖昧的.

尤其眼前還是這樣一個謫仙般的男子,她還真的覺得自己有幾分褻瀆了他的味道.

上官云傾那櫻色的唇勾起燦爛的笑,這個女子何等磊落,那氣概,比之男兒更勝幾分.上官云傾內心里是更加的欽佩雪玲瓏幾分.他絲毫沒有羞澀,沒有鄙夷的眼光,雙眼一片清明,純淨.

雪玲瓏再度震驚,這個男人的胸襟竟然如此的寬廣.既然這個男人絲毫沒有雜念,那麼的信任自己,她還有什麼好扭捏的呢.

雪玲瓏得到了上官云傾的首肯之後,傾身靠近上官云傾,先是查看他的耳膜有沒有損壞?雪玲瓏讓上官云鴻拿著一顆夜明珠照亮,雪玲瓏附唇在上官云傾的耳邊兩公分出出聲道:"啊……"

故意大聲的刺激上官云傾的耳膜.上官云傾但感覺到耳膜內空氣移動,不能夠自己的一顫,似乎有那麼一絲絲的聲音,不過仔細再去辨認似乎又沒有.

心中微微的升騰起一絲希望,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隨後又化作了平靜,因為那一種幽遠的一絲絲仙音真的好飄渺,好飄渺,輕如浮云.

他自然是知道這個女子動醫術的,因為在她和自己想聊的時候,她的眼睛一直落在他的耳朵上和口上,初次的時候,他只是猜測,不過現在她靠近自己,她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藥香味,他就已經篤定,雪玲瓏懂醫術.這個女人費心而來是為自己.上官云傾隨即淡然的一笑,他這聾啞之病訪遍天下名醫,都不得治愈.雖然耳不能聽,口不能,但是他還有眼睛能夠看,他的世界還是如此的繽紛多彩.

雪玲瓏再度繼續在上官云傾的耳邊"啊……"刺激他的耳膜.她的眼里閃過一絲喜悅,不過也是心中暗自心疼這個男人,其實他本可以生活在有聲的世界里的,只是聽力薄弱而已,對于孩童的他而,只要費心,用心的醫治,訓練,他能夠聽得見很微弱的聲音的.

雪玲瓏心中猜測,這上官云傾根本不是天生不能夠話.她移身到上官云傾的正面,用嘴型告訴他,張開嘴巴.上官云傾但感覺到身子僵硬.

不過他還是乖乖的張開唇,雪玲瓏用眼神示意他:"啊……"

上官云傾滑動了幾下干澀的唇,想要揉動唇去按照雪玲瓏的指示做,可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上官云傾猶豫了.彷徨了.她對自己的上心,他感激在心,可是自己是真的發不出聲音.

上官云傾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卑過.可是這一刻,面對眼前的女子,他竟然特別的渴望自己能夠聽到聲音,想要聽聽她的聲音,想要自己能夠開口和他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夠用眼睛看,費心在腦海里描摹她的聲音.

鼻息之間,她馨香的帶著淡淡的藥香味的氣息飄縈入他的鼻息內,溶于血液之中.如玉的面容上微微的染,然而畢竟是上官世家的二公子,內心一片漣漪,可是面容上還是假裝鎮定.

上官云傾將雪玲瓏的面容刻進腦海之中.只是還是缺少了她的仙音.

其實雪玲瓏檢查之後,完全如自己心中所想,這也怪上官云傾生活在古代,在他還是手抱的孩兒的時候,大人疏忽了聽力的訓練,對于弱聽的上官云傾而,本能夠聽到微弱的聲音,可是因為大人的忽視,誤以為他是聾子,不和他話,也導致了他不開口話.

雪玲瓏為上官云傾無辜沉入這無聲的世界而感到心痛,惋惜.

"云傾,來,張開嘴巴,像我一樣,用力的發出啊……那氣息噴出去……來……"雪玲瓏用口型對上官云傾耐心的引導著.

上官云傾看著雪玲瓏那瑩潤的唇,心中泛起一絲漣漪.心中有一種渴望在叫囂.他用力的深呼吸,自我在心里安慰,上官云傾,試試吧,就試試.

上官云傾口中努力的運氣,看著雪玲瓏的口型,用力的將口腔內全部的氣往外面擠出去,"啊……"那聲音好似破布一般.讓雪玲瓏蹙眉.果然這二十多年的不開口話,導致了上官云傾現在這樣.現在要讓上官云傾走出無聲的世界還真不是一般的費心.在現代聾啞學校,通過科學助聽器,讓微聽的人能夠聽到一些聲音,從而引導他逐漸的開口,發音.聾啞人也能夠走出無聲的世界,和正常人交流,一些毅力驚人的聾啞人,甚至能夠和常人無異.

可是這是在古代,古代沒有助聽器的幫助.雪玲瓏蹙眉犯難.因為這努力可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成功的,或許幾個月能夠讓他上幾個字,或許一年,或許幾年……雪玲瓏是一點的把握都沒有.

上官云鴻看到雪玲瓏那蹙緊的眉宇,他原本升騰起的希望完全破滅了,可是他不敢表現出來,他知道二哥非常的敏感,他不想讓他再度刺激他.

上官云傾張著罪嘴,雪玲瓏纖美的手骨放在上官云傾的唇上,好似火燎一般,上官云傾的心都快跳出胸口了,他知道自己的努力之後,她的眉宇更加的蹙緊了,他心中自嘲的一笑.上官云傾,你奢望什麼?

不過這一切雪玲瓏和上官云鴻都沒有發現.直到雪玲瓏感覺到手上的火熱,這才看清楚自己的手竟然一直放在人家的唇上,這動作若是被汴京城的百姓看見了,只怕又會有各種的流蜚語.

雪玲瓏也是一陣尷尬.忙對著上官云傾道歉道:"云傾,對不起.對不起."

她的手方才人家唇上,不要是在古代,就是現代也是非常曖昧的事.不過好在這上官云傾沒有介意,不然雪玲瓏真的有一種自己要跳河的感覺.

"玲瓏,沒事.謝謝你的費心,我知道我的耳疾和口疾是無法醫治的."上官云傾報以雪玲瓏一個淡然的笑.

上官云鴻不可置信的望向上官云傾,他可沒有和二哥雪玲瓏會醫術的事,他頂多也就是了雪玲瓏那一日在大街上醒來,斷了六家公子的命根子,還有被禁軍押進皇宮竟然還能夠活著走出皇宮的事.

上官云傾對著上官云鴻微微的勾起唇,淡淡的一笑,想要用眼神和上官云鴻交流,然而雪玲瓏卻替上官云鴻解惑:"四少不必驚愕,我身上本就有著淡淡的藥香味,云傾定然是因為我身上這藥香味,又加之我這奇怪的要求.只要稍稍一想,不難猜測."

是的,今天她給上官婉兒換藥,手里和身上都有藥香味,上官云傾這樣的人,在其他地方有缺陷,然而嗅覺卻更加的靈敏.

上官云傾一臉的贊賞,用眼神道:"玲瓏果然有一顆七竅玲瓏心,在你一進來的時候,眼神經常落在我的耳朵和嘴巴上,開始我以為是你驚愕,不過和你相談之後,發現不是.你絕不是那麼冒失的人,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玲瓏你可能懂醫.後來你提出想要查看我的耳朵和口腔的時候,我就更加篤定了幾分,當你靠近我的時候,身上的淡淡的藥香味就已經明了,玲瓏你懂醫術,而且還是醫術非凡的人."

是的,上官云傾非常的篤定,他雖然不是很了解雪玲瓏,但是他卻是了解自家弟弟的,云鴻一項是個驕傲的男子,尤其是雪玲瓏在成了汴京城的風云人物之後,若是沒有驚人的才能,云鴻斷然不會放低姿態去請她前來.

上官云鴻是非常的溫暖的,這個弟弟,對自己的這一份心,這一份他永遠銘刻在心中.他知道他渴望的不是成為上官世家的掌舵人.可是他是一個耳不能聽,口不能的人.現在上官家的期望在云鴻的身上.他非常不願意受到束縛.

可是他倒是甯願自己竭盡一切所能,助這個弟弟成為上官世家成功的掌舵人.

"云傾,好在我沒有對你居心不良,不然可是得不得便宜的."雪玲瓏揶揄道.

上官云傾也是對雪玲瓏溫和的笑笑.上官云傾隨後也不再詢問雪玲瓏,畢竟全天下的名醫,幾乎都被他看遍了,每一個人都他不可能複原.所以他也當著只是一個插曲而已,絲毫沒有放在心上,依舊和雪玲瓏兩人眼神交流.

然而這一邊皇帝不急,可是急死了上官云鴻這個太監.他打斷雪玲瓏和上官云傾的聊天道:"玲瓏,你倒是快點和我,我二哥這耳疾和口疾,還有沒有複原的可能?"

因為方才上官云鴻分明看到雪玲瓏在查看二哥耳朵的時候,有一瞬間的驚喜劃過,他可是沒有錯過,讓他看到有一絲的希望,但是後來看到她在看到二哥的口腔的時候,看得出神,眉宇蹙緊,似乎非常的犯難.

上官云傾無喜無悲,一臉的平靜,不過眼里微微的有些責備:"云鴻,不可急躁.記住你是要成為上官世家的掌舵人的.如此毛躁可不行.從今往後,不要再費心二哥的耳疾和口疾上了."

"二哥……"上官云鴻知道二哥會出這樣的話,是因為二哥很敏感,能夠從雪玲瓏的細微的神之中,觀察到了什麼.從而推斷出結果.他的眼里頓時染上絕望之色.他以為……雪玲瓏石特別的,她或許是有能力能夠幫助二哥的.

雪玲瓏望向一臉平靜的上官云傾,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淡然,平靜.她隨即唇角勾起一絲淺笑道:"這世事無絕對.或許試上一試,能夠讓你聽見聲音,開口話."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上官云鴻整個人跳起,握住雪玲瓏的雙肩道:"玲瓏,你什麼?你有辦法醫治好我二哥的耳疾和口疾?"

雪玲瓏被上官云鴻緊握住的雙肩有些刺痛,因為上官云鴻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過于激動了,雪玲瓏緊蹙月眉.沉下臉道:"上官云鴻,放開我,很痛知道不知道."

上官云鴻趕緊放開雪玲瓏,歉疚道:"玲瓏,對不起,我實在是太激動了,你方才世事無絕對,你是不是有辦法能夠治好我二哥的耳疾和口疾."

一邊的上官云傾看似還穩穩的坐在位置上,但是唯有他自己知道,內心里有多麼的激動.看遍天下名醫,每一個人都告訴他,今生這耳疾和口疾是永遠無法醫治好了,他無法聽到家人的聲音,無法親自開口和家人話.

然而竟然有一天,有這麼一個人告訴他,世事無絕對,試試,或許能夠讓他開口,讓他能夠聽到聲音.這怎麼可能讓他不激動.就算他再假裝淡定,但是他的呼吸已經出賣了他.他寬下的手在發顫.只是上官云傾已經淡漠習慣了,這激動自然沒有上官云鴻表現的那般.不過他也只是一瞬間的激動,激動過後,恢複平靜,因為既然天下名醫都不可能的事,完成定然是需要費心費力的.

上官云傾不想為難這個女子,尤其是自己今生唯一一個顏知己.上官云傾又是一臉平靜的望向雪玲瓏,用眼神道:"玲瓏,我知道要醫治我的耳疾和口疾,一定非常的棘手.不要為難,我這樣過得挺好."

雪玲瓏望向這個男人,分明方才他的眼里有著壓抑的渴望,可是轉瞬間,竟然為了她著想,他就可以放棄自己聽見聲音,開口話的希望.

這個男人喲,總是那麼的為別人著想,那麼的讓人心疼.不過這就更加堅定了玲瓏想要去費勁一切讓他去聽見聲音,去開口話.只要有一絲希望,一絲絲的可能,她斷然不會放棄.不過醫治他的耳疾和口疾不是一日兩日能夠成功的.

"云傾,只要你配合我,雖然很艱難,但是我們一定可以的."雪玲瓏給上官云傾滿滿的希望.

上官云鴻是萬分的激動啊,他忙道:"玲瓏,不管需要什麼,只要能夠醫治好我二哥的耳疾和口疾的,你盡管開口.縱然傾盡上官世家一切,我們也絕對會辦到."

雪玲瓏點頭.雪玲瓏又是詢問了上官云傾其他的身體況.

上篇:第110章:凰無,你個混蛋,姐殺了你     下篇:第112章:死女人,你說誰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