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2章:死女人,你說誰不要臉?  
   
第112章:死女人,你說誰不要臉?

"好了,接下去,我給你們講講我的治療.明天開始我會對你的進行聽力訓練.你一定要努力去感知,用心去傾聽,就算是一絲絲的聲音,你都一定要費心去抓住.這沒有捷徑可以走.我們就以一個月為期限,如若一個月你能夠有所成就,那麼我就再後續制定醫治和訓練方案."

上官云鴻是巴不得雪玲瓏現在這一刻開始,他漆黑的雙眸里閃爍著炙熱的火光,此刻看著雪玲瓏,就好似看著活神仙一般.雪玲瓏倒是見怪不怪了,古代和現代,這病人和病人的家屬都是如此.尤其是還是這訪遍天下名醫都無法醫治的聾啞病.的確這聾啞根本不是靠藥物就能夠醫治的.唯有制定恰當的醫療方案,循序漸進,不可超之過急.

現在的上官云鴻,如若雪玲瓏讓他朝東,他絕對不敢朝西.縱然是一批猛虎也頓時會化作乖巧的喵咪.呵呵,這就是當醫生的好處,尤其是當名醫的好處,而且她這個名醫還是別人無法比擬的,轉瞬間她的地位就陡然的上升.

雪玲瓏自然也是知道上官云鴻內心的急切,可是這本身就不是你著急就可以的,雪玲瓏勾唇一笑道:"好了,今天就到這,四少,現在請送我回去吧."

雪玲瓏的話語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威嚴,或許這就是作為一個名醫的權威,尤其這名醫還是別人無法超越的.

上官云鴻壓根就不想走,他甚至于希望從今天開始雪玲瓏住在這里也無所謂,因為這雪玲瓏早就聲名狼藉了,反正也不在乎再多添加這幾筆了.只是上官云鴻更知道,雪玲瓏的執拗.這個女人一不二.他是望向上官云傾,將決定全交給自己的二哥.

上官云傾望了望外面的天色,他用眼神交流挽留雪玲瓏.被雪玲瓏拒絕了,不是她怕自己的名節被毀,她雪玲瓏現在哪里還有什麼名節可,而是她不想毀了上官云傾這樣芝蘭玉樹的男人的名節.

這個男人是那麼的純靜,她不想破壞他所有的美好.上官云傾知道這個女人決定的事,沒有人能夠改變.他也只好作罷.

外面的天色逐漸的灰白下來.雪玲瓏再度坐上上官世家的馬車趕回城去.只是到了那豔麗的桃花林的時候,陡然的馬兒前蹄揚起,嘶叫起來.上官世家趕走的車夫努力的勒住缰繩,試圖讓馬兒安靜下來,繼續朝前,馬兒是稍稍的被安撫下來了,至少不再揚起前蹄了,但是馬兒卻在原地停足不前,嘶鳴不斷.

上官云鴻那叫一個捉急啊.這什麼時候不好出狀況,竟然現在出狀況,他出點狀況不要緊,要命的是這雪玲瓏刻絕對不能夠出什麼岔子啊,要知道這雪玲瓏可是能夠救治他二哥的耳疾和口疾的唯一一個醫者啊.

雪玲瓏凝神細聽,注意周圍的動靜,她隱隱的感覺到這周遭空氣之中的肅殺之氣.撩起車簾,雪玲瓏華麗麗的要凌亂了,因為她再度的看到了白衣銀面的凰無,該死的,從方才經過的時候,這個家伙在這里打斗著遠去,現在這個家伙竟然還在這里和一身玄青的男子打斗.那玄青色的男子帶著黑色的面具.雪玲瓏氣惱的是凰無,她狠狠的磨了磨牙齒,真想直接將凰無的脖子擰住,一口咬斷他的喉管,省得他再來折騰自己.

一邊上官云鴻也是看到了外面打斗的人,不過這可不管他們的事,上官云鴻以為雪玲瓏這樣緊繃的緒是因為怕那兩個打斗的人,上官云鴻安撫道:"玲瓏,沒事,車夫很快能夠安撫馬兒,我們趕緊離開."

只是這上官云鴻卻是想得太過簡單了,要離開談何容易,因為一邊打斗的人還在繼續,這馬兒就會受到驚嚇,馬兒一驚這嘶鳴聲可是驚動了一邊打斗的人,那一身玄青色戴著黑色面具的男子火速的朝這一邊的馬車方向而來.

雪玲瓏凝眉,看向一邊的上官云鴻,擦了個去,這個男人竟然是一臉的冷汗,她暗惱,該死的這上官云鴻竟然還是一個不會武功的,運氣要不要這樣好啊?

她不奢望這個男人來保護自己,但是現在一個不會武功的男人,換之就是,需要她雪玲瓏保護這個家伙了.這一刻雪玲瓏實在是想要拿跟面條給自己.你妹的女漢子也不是這樣子當的啊.

雪玲瓏非常的敏銳,她能夠感受到那個玄青色衣衫的男子目的是在于掠奪這馬車.現在馬兒根本就不聽車夫的,想要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還真難.不過如若沒有馬車,用跑的回城去,她倒是沒有問題,不過現在拖著個上官云鴻,人教嬌貴的公子,哪里禁得住這麼折騰.

雪玲瓏暗沉下臉,對上官云鴻道:"那玄青色的男子打算要掠奪我們的馬車,一會你聽我的命令,一起跳馬車,聽到沒有.還有跳下馬車之後,趕緊往樹林深處跑.不要管我."

上官云鴻盡管洋裝冷靜,可是不斷冒出來的冷汗明他非常的緊張.他想要些什麼,他應該保護她,可是他更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這讓上官云鴻很懊惱自己不是二哥,沒有二哥的身手.只好羞愧的對著雪玲瓏點頭道:"好."

"凰無,不奉陪了.你自個兒慢慢玩兒吧."這聲音?分明就是赫連絕.凰無知道,雪玲瓏也知道.不由得蹙眉,這凰無和赫連絕有什麼過節?

那赫連絕就是朝著馬車而來.隨即聽到"咚"的一聲,車夫被赫連絕一顆彈珠打飛落地.慘叫一聲,緊接著一道勁風刮到馬車前.

勒住缰繩,赫連絕硬生生的一鞭子抽在馬兒的身上,馬兒受到驚嚇,朝前狂奔而去.

雪玲瓏對上官云鴻一個眼神,用口型道:"跳……"

雪玲瓏拉著上官云鴻便是要撞破馬車,往後跳去,只是這上官云鴻傻愣愣的在一起,害得雪玲瓏的力道不足,兩人都撞在馬車壁上.氣得雪玲瓏想要殺了上官云鴻.

這個白癡,這麼好的機會愣是被這個呆子給毀了.不過因為後面有車廂,前面駕車的赫連絕也是聽到了裝壁的聲音,他本意可不是劫持這馬車內的人,畢竟他也不想節外生枝,因此一個轉身,冷刀子下,馬車車廂頓時和馬兒脫節開來,赫連絕則是身子一縱,坐在馬兒身上,朝著林深處狂奔而去.

一個慣性,兩個人又是狠狠的朝馬兒狂奔離去的方向滾.不過好在雪玲瓏反應敏捷,如若這麼就勢滾出去,一邊剛好有大石頭,雪玲瓏一把拽住上官云鴻,前面是不能夠跳了,只有撞後面的車廂,雪玲瓏實在是氣惱,狠狠的一腳將上官云鴻踹向馬車後面的車廂壁,實在是因為氣惱,雪玲瓏用足了力道,這一腳不僅踹的上官云鴻那叫一個疼啊,然而也直接的讓上官云鴻撞開了後車壁.

"啊……"上官云鴻慘叫聲起,隨後重重的摔在地上,然而這上官云鴻沒有跳過馬車啊,雪玲瓏在上面告訴人家雙手抱頭,雙手抱頭,愣是沒有看到,直接摔得那叫一個狼狽,只是擦破些皮,好在沒有大礙,然而上官云鴻卻被嚇得不輕.直接破口大罵:"雪玲瓏,你該死的女人,我掐死你."

上官云鴻完全是被雪玲瓏那一腳踹的驚魂不已.所以才會哇哇的叫著.這凰無本想追著那馬兒狂奔的方向而去,可是在聽到上官云鴻這一叫,他只能夠眼巴巴的望著赫連絕離去的方向,暗自咬牙,身子飛向車廂.

雪玲瓏是剛踹了上官云鴻,隨即打算找個平穩的地方跳車.誰知道這個時候竟然飛進來一個人,白衣銀面,這不是凰無又是誰呢?

"雪玲瓏,你個該死的女人,你就不能夠安分的呆在府中,一定要和這些亂七八糟的男人攪合在一起?你一天不惹麻煩你就全身不舒服是不是?"凰無每一個字都是咬出來,他非常的氣惱雪玲瓏,這個女人就是非得和這些亂七八糟的男人攪合在一起,若不是她,他怎麼可能讓赫連絕脫身呢.害得他心非常的煩躁,還要上來救她.

"什麼叫亂七八糟,你也是亂七八糟的男人好不好?有個亂七八糟的男人我安分的呆在相府都能夠被人家挖走,還能夠直接來府上找我."

雪玲瓏本想跳馬車的,可是被無端端的這個男人躍身進了馬車,對自己咬牙切齒的噴出這麼一句話,她聽著能夠舒服嗎?

凰無聽了雪玲瓏他亂七八糟的男人,面色更加的暗黑:"你個該死的女人?你我是亂七八糟的男人?我為了救你,害得讓人給跑了.你竟然還敢我是亂七八糟的男人."

雪玲瓏的面色也是不好:"誰讓你來救我了,你不救我,我自己也能夠下去.現在讓人跑了是你自己沒本事,還敢怪罪一個女人,這就是你身為男人的本事?真夠不要臉的."

"笨女人,你誰不要臉?"凰無氣惱歸氣惱,不過他沒有忘記了現在是在危險的馬車車廂上,此刻馬車的一只車輪已經飛了出去.再不跳車可就危險了.

畢竟這個女人可是二度救治自己,若是沒有她,自己不定已經是一名嗚嗚了.所以他凰無欠雪玲瓏一條命.今日就當時他還她的救命之恩,至于那女兒節上的麻煩他就不管了.

"應就是誰不要臉."雪玲瓏沉著臉,這個男人真是多管閑事,若不是他現在擋著自己,自己已經跳下馬車了,她雪玲瓏又沒有向他求救.

凰無是氣惱的,不過現在已經容不得他氣惱,他一把拽住雪玲瓏的手,凰無冰冷的手在握住雪玲瓏那嬌的手的時候,身軀不能夠自己的一顫,好似被電擊中一般.

雪玲瓏感覺到冰冷的手包裹住自己,冷到了她的心底,面色非常的難看,伸出另一只手,便要狠狠的拍掉凰無的手,正當這個時候,凰無又是用力的一拽,將雪玲瓏拽進懷中,正打算躍身出馬車的時候,本應該已經駕馬離開的赫連絕,居然從林中飛躍而出,手中數枚暗器向凰無飛去.來勢洶洶.冷笑道:"呵呵,凰無,想當英雄可沒有那麼容易."

在凰無集中精力擋那些暗器的時候,赫連絕那叫一個快,身影已經飛躍到了凰無的跟前.雪玲瓏眼看著那冰冷的劍朝自己而來,忙冷喝道:"放開."

只有放開,她才能夠躲過這冰冷的劍啊,可是人家凰無有些遲疑,而這赫連絕更是迅速.他本來是要走,但是聽到有人叫雪玲瓏,他本打算回身來救這個女人,呵呵,萬沒有想到這凰無竟然放棄了追她,而是救這個雪玲瓏.的確雪玲瓏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寶劍,但是如若能夠利用這雪玲瓏而殺了凰無,那麼失去雪玲瓏也就值得了.

赫連絕是篤定這雪玲瓏和凰無有關系.因此直接用劍朝著雪玲瓏的命脈而去.

今日凰無會救雪玲瓏這也是赫連絕萬萬沒有想到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凰無的口味如此的獨特,絲毫不介意這雪玲瓏如此狼藉的聲名.

凰無銀色的面具下冷魅絕美的唇勾起冷絕的譏嘲:"呵呵,赫連絕,能不能夠當英雄,可不是你了算."

雪玲瓏聽了凰無的話,感受到這個男人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她知道凰無這個男人不簡單.無?如若這個男人真的無,那麼他方才就不會為了自己而放棄追殺赫連絕.雖然自己根本就不需要這個男人救治自己,但是他卻不是真正的無之人.只是很快雪玲瓏便推翻了自己對凰無現在的評價,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冷血無的家伙.

在凰無叫出赫連絕名字的時候,那赫連絕朝著雪玲瓏瞥去.雪玲瓏一臉的冷然,她對自己不在乎的人,絲毫沒有感覺.所以至于這赫連絕利用她,她就權當自己還了欠赫連絕的人.他日這個男人犯在她手上,定當不會客氣.因為她是睚眦必報的雪玲瓏.

赫連絕畢竟是成大事的人,雖然對于雪玲瓏是有好感,也只是一瞬間的思緒而已.隨即那利劍凌厲的朝雪玲瓏刺入.毫不留.成大事者,絕對不能夠心慈手軟.對別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赫連絕是深深的將這句話做到了極致.只是就是這麼一個決定,往後,他想要和雪玲瓏做朋友也不再可能.

凰無猶豫了一下,隨後還是沒有放開雪玲瓏,這個女人雖然厲害,但是他衡量了一下,她絕對不是赫連絕的對手.自己既然要還這個女人的救命之恩,就要還的徹底.因此他抱著雪玲瓏和赫連絕兩個人一路的打.

雪玲瓏的臉色是越來越黑,這凰無真他娘的自以為是啊,他若是放手,自己絕對能夠逃離,現在是好了,她完全被這個男人給拖累了,雪玲瓏真的有一種長嘯的感覺.

"凰無,聽到沒有,放手."雪玲瓏又是對著凰無咆哮,可是人家凰無壓根就當雪玲瓏是空氣,根本就不鳥雪玲瓏的咆哮.而是集中精力躲閃著赫連絕的凌厲的劍.

赫連絕看到凰無不放開雪玲瓏,以為是他非常的緊張雪玲瓏,這也更加堅定了他今日要利用雪玲瓏這個女人除掉凰無,除掉這個他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因為凰無與雪玲瓏這把鋒利的寶劍而,還是除掉凰無更重要.

如若不除掉凰無,他日這個男人會阻擋自己的霸業.所以,凰無是必須要除掉.

除掉了凰無,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孰輕孰重,赫連絕心中自有一杆秤.所以赫連絕每一招都是朝著雪玲瓏的死穴.雪玲瓏那叫一個氣啊,該死的赫連絕是吧,完全是想要置她于死地.赫連絕,我雪玲瓏可是記下你了.

如若不是雪玲瓏知道,自己和這赫連絕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然她還誤以為自己是殺了他全家呢,乃至于他如此費心要置自己于死地.

凰無在馬車即將要撞擊到一邊的岩石的時候,右手抱住雪玲瓏,左手拿著劍,朝著赫連絕沖擊過去.

赫連絕被凰無猛然爆發的力道擊得連退數步.

赫連絕把劍用力的插入地上,那地面上劃出火花四射,這也讓赫連絕止住後退,借助地面的力道,又是提劍朝凰無而去.今日他必須要解決了這凰無,這個家伙發現了自己前來東起的目的,也暗中跟蹤了風千錦和自己.凰無不除掉,他會壞了自己的事.

凰無方才爆發了力道之後,並沒有繼續前行,而是打算找一處隱蔽的地方將雪玲瓏放下.正當他松手剛讓雪玲瓏落到地面,打算完全放手的時候,感覺到身後強烈的勁道.隨即又是運力將雪玲瓏拽入懷中.然而這恰好給赫連絕一個機會.

他運力朝著凰無和雪玲瓏而去.很不巧的,凰無的力道大部分在雪玲瓏的身上,被赫連絕的力道劈中.他就勢朝前翻滾.連同的帶著雪玲瓏一起.前方正好事山坡.滾落下去……

上篇:第111章:只要你配合我,我們一定可以的     下篇:第113章:誓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後違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