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3章:誓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後違背  
   
第113章:誓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後違背

凰無和雪玲瓏就這樣滾落下山坡.

赫連絕的眼里滿是冷狂的笑.凰無,這就是你要英雄救美的代價.不過赫連絕可沒有就此作罷,今日他絕對將解決這凰無.不弄死凰無,自己的霸業就難成.對于赫連絕這樣有心要天下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今日這等機會.這凰無就是雜草.有一絲生還的機會都能夠複活.

凰無胸口二度受傷本就沒有好,今日追著赫連絕滿山的打斗,本就是非常的消耗體力,現在如此,懷中有抱著雪玲瓏,也不知道怎麼的,他絲絲的抱著雪玲瓏,內心里就是不想讓她受到傷害.此刻的他其實已經不明白究竟是內心使然還是為了報她的救命之恩.在于凰無自己而,絕對不會承認那是內心使然,承認自己已經對這個女人心動了,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心動的資本.

他的這一生都沒有走出黑暗.哪里有資格去談愛.所以他歸納為他之所以抱得她那麼的緊,生怕他受傷,那是因為他要報她的救命之恩.所以懷中的雪玲瓏被凰無護得很好.

在前一刻,雪玲瓏的確是非常非常氣惱這個白癡的男人,可是這一刻看著他好似雞媽媽一般保護著雞,心中不溫暖是假的.在這個異世,這個男人是第一個這般保護自己的人.是第二個給自己這樣的溫暖的人,第一個男人雖然沒有如他這般的保護自己,只是簡單的一件衣衫,一雙繡花鞋而已.那卻是在她最落魄的時候的一絲溫暖,勝過千千萬萬.所以她一直接著當時那一種溫暖.

至于這凰無,雖然現在讓自己感覺到非常的溫暖,但是這個男人是危險的,就權當報答了自己的救命之恩好了.雪玲瓏也就這麼純粹的將凰無的溫暖歸納為報恩,的確是報恩,只是不謀而合而已.但是有些時候,感是控制不住的,悄然之間,月老已經為兩人牽上了線.

雪玲瓏安靜的任由凰無抱著滾落下去,這種場面她不是沒有見過,作為特工,跳車,跳坡的多了.所以她絲毫沒有如一般女子那般的驚慌,那般的面色慘白.最最主要的是,她知道,赫連絕既然已經對這個男人如此心狠手辣,那麼明他勢必要除掉他.自己縱然絕對不能夠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發出聲音只會讓赫連絕發現他們.

雪玲瓏無比冷靜的任由凰無就這般抱著他滾動,這個男人絕對不會讓自己受傷,她信他.

凰無深幽的黑眸里有著疑惑,有著贊賞.這個女人出奇的冷靜,淡定.絲毫沒有驚恐.眼里還寫著信任.他都不知道,這個女人眼里如何來的信任,難道她就不怕自己摔死?那般的信任他.

不過被這個女人信任,讓凰無暗夜之下,冷魅的唇微微的上揚,勾起一絲淡淡的笑,那笑掩蓋在黑夜之下,隨即消失不見.快得好似一陣風一般.

"笨女人,今日我救了你一次,權當我還了你救命之恩.我們互不相欠."

凰無冷冷的對著懷中的雪玲瓏落下這麼一句話.是的,至于女兒節上的一切陷阱,設計,那麼就靠這個女人自己去解決了.誰讓這個該死的女人不能夠安分的呆在相府,非得和這些亂七八糟的男人攪合在一起,今日壞了自己追殺赫連絕的事,還反被赫連絕打下山坡,怎麼不讓他氣惱.心口的傷口只怕又裂開了.

而且,這個女人既然這麼有本事,他何必多管閑事,人家自然有她的什麼慕容三公子,上官二公子,上官四公子幫襯著.他凰無至于她而算什麼.

哼,雪玲瓏,就讓你被皇後和風千雪整死算了,某個臭屁哄哄的男人一個勁的在吃飛醋,自己卻不自知.至于雪玲瓏石更加不會知道,因為這一刻的她還不知道有女兒節這麼一回事.所以更加不會知道,皇後和風千雪已經挖了陷進等著她去了.

不過雪玲瓏倒是聞到了凰無胸前傳來的血腥味.雪玲瓏的臉也黑到了極致,此刻這個混蛋近在眼前,她實在是忍不住磨了磨牙齒,想要咬死這個不安分的男人.該死的病人就該有病人的樣子,就應該好好的在家休養.好吧,這個男人不休養也就算了,居然還和高斗,你妹的,就是嫌命太長了.嫌這傷口不夠要命了嗎?如若是平常人,現在這一會還在哼哼唧唧.

雪玲瓏是氣結,都不知道這個男人究竟是不是肉做的.竟然不知道什麼叫痛.不過念在他緊緊的抱著自己,沒有讓自己受傷,救了自己,盡管這都是這個白癡的男人多管閑事,但是她雪玲瓏還是感恩的.縱然凰無了這樣的話,她還是感恩.這恩就是恩.

雖然這赫連絕至于自己出手完全是因為凰無,有一半的原因在凰無身上,不過還有一半的原因是在赫連絕,這個該死的男人利用自己來對付凰無,卑鄙,無恥的家伙.不過雪玲瓏現在罵人家卑鄙,無恥,自己比人家可是要卑鄙,無恥幾倍了.不過那是後話.

雪玲瓏故意逗逗凰無道:"不要臉的男人,你好意思和我兩清,我可是救了你兩次,你頂多只還了我一次還欠著我一次."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凰無的面色非常的黑,那叫一個氣惱,"女人,救你下馬車一命,現在護你又是一命,我不是二度救你."

雪玲瓏咋舌,擦的,男人也竟然可以這麼的無賴.果然是不要臉的男人.好啊,兩清是嗎?護我啊,那姐姐我就讓你好好的護我.可千萬別讓姐姐我磕著碰著了.雪玲瓏是整個人向凰無的懷中窩緊.

雪玲瓏的這番舉動,讓凰無心中不出的狠狠的悸動了一下,以至于心跳過快,腦子頓時一片混沌.忘記了要保護自己.而他今日似乎非常的"幸運",竟然就重重的掉進了一個山洞內.摔得那叫一個結結實實啊.

以至于赫連絕追過來的時候,什麼也沒有看到.他找尋了山坡,也沒有找尋到凰無和雪玲瓏的身影.

至于山洞內的凰無,那真的叫做悲催啊.在墜入山洞的時候,凰無摔得非常的猛.直接就摔暈了過去.至于雪玲瓏,一直被凰無保護的非常的好,只是有一種震感,並沒有受傷.只是凰無不知道是本能,還是真的不想讓雪玲瓏受傷,在墜下的時候,他的雙手更是緊緊的擁住雪玲瓏,不想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這一刻的雪玲瓏感受到自己好似他的至寶一般,乃至于他昏過去之後,雙手還是死緊的擁住自己.

雪玲瓏是有被這個男人的保護震撼到.雪玲瓏用十足的力道才將凰無圈住自己如鐵鉗似的手臂掰開.等雪玲瓏想要找醫藥箱的時候,才記起來,今日出城,上官云鴻可是不讓自己的莫跟著,乃至于她讓莫帶著醫藥箱先回相府了.她倒是沒事.有事的是凰無這個家伙.

好在前世是做特工這一行的,對于漆黑的夜色還是很快能夠適應.這可是基本生存的技能訓練.

雪玲瓏知道凰無定然是受傷了,不過好在她身上從上官云鴻那里A來一顆夜明珠.是方才替上官云傾檢查的時候A來的.

拿出夜明珠,可以清晰的看到凰無胸前滲透出的血跡.還有這個男人外露的肌膚上的一些傷痕.看著那一張銀色的面具在夜明珠下閃爍著熠熠光輝.雪玲瓏實在是好奇這面具之下究竟是一張如何驚人的容顏.當雪玲瓏的手碰觸到面具的那一刻,其實凰無已經醒了.

雪玲瓏深思片刻,勾唇冷冷的自嘲道:"雪玲瓏,你作死,好奇什麼.這個男人長再絕色和你半毛錢關系也沒有.你是注定此生不會再嫁任何男人的."

這一刻雪玲瓏眼里微微的劃過一絲黯然.她是狂妄的女人沒有錯,不過總歸是女人,內心深處也有她的柔軟,她也希望得她傾心的男人娶她,愛她如至寶.可是今生只怕這是一個奢望.因為她傾心的男子.和她就是兩條平行線,永遠,永遠都不會有交集.

凰無感受到雪玲瓏那一種黯然,聽了她自嘲的話,也不知道怎麼的,心中竟然升騰起一種異常的愫,一種叫做憐惜的愫.心疼這個女人所經曆的一切.凰無沒有睜開眼睛,他還是假裝昏迷著.

不過他的頭卻是開始有些昏昏沉沉起來,他暗自叫糟糕.他知道自己醒來也沒有用,就看看這個女人如何幫助自己熬過去了.

雪玲瓏沒有愣神多久,她不允許自己黯然超過五分鍾的時間.因為人生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你消沉,讓你傷心.就如眼前.雪玲瓏在碰觸到凰無的時候,那身體的滾燙讓她暗自心驚.這個時候感冒,什麼藥也沒有,最最主要的是,這個男人還受了這樣重的傷.

雪玲瓏快速的檢查凰無身上的傷,好在這個男人在墜下來的時候,還是比較幸運的,沒有摔斷骨頭什麼的.只是磕破了血而已.

好在身上還有兩個瓶子的藥.一瓶是給人家下毒的,一瓶是清洗消毒的藥.隨後解開凰無的衣衫,查看他胸前的傷口.好在只是傷口縫隙滲出血,傷口並沒有裂開,如若這個時候傷口裂開,她還真是束手無策.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看來日後她還是得隨便攜帶針線,消毒麼就這瓶子的消毒水就好.因為要替凰無重新包紮傷口,必須將他上身的衣服全部都給脫了.

雪玲瓏也是費了好些力道脫了凰無的衣衫,從自己的衣裙上撕下布條替凰無綁好.隨後又是清理了一下別的傷口.尤其是頭部的傷口.本來雪玲瓏又想著解開他的面具.隨後一想,算了,既然在方才都決定不解開面具了,這樣包紮艱難一點就艱難一點.其實雪玲瓏不知道,在她兩度抉擇的時候,她的性命也兩度面臨著危險.如若她執意解開凰無的面具,那麼他必定殺了這個女人.看到他面具下的真容的人都該死.

雪玲瓏費了一番時間,終于將凰無身上的傷都給處理好了.然而凰無身體的體溫卻是越來越高,越來越高.然而高過之後,凰無的身體卻不斷開始冒冷汗,好伴著發顫,盡管他想要極力的隱忍住,可是畢竟現在身體極度的虛弱之中.

雪玲瓏但看凰無這番樣子,那叫一個捉急,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發冷發熱.現在這會子居然是發冷了.方才剛給他穿好的衣衫,可是已經被汗濕透了.這濕衣服捂著可不好.雪玲瓏暗沉著臉,咬了咬牙,此刻她哪里還能夠顧念其他.雪玲瓏又是將凰無的衣衫脫下,敞開晾在石頭上.

並且將自己的外衣脫下,只剩下一件肚兜,隨即將凰無抱住,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他.

要知道這凰無雖然現在昏昏沉沉的,但是他還是能夠意識到雪玲瓏的舉動,聽到這個女人脫衣服的聲音,原先以為這個女人想要對他……呃……然而他不料這個笨女人竟然用身體給自己取暖.

凰無本來顫抖的身體不再顫抖,身體的體溫逐漸的升騰,臉瞬間透了,就是整個身子也透徹了.雪玲瓏咋舌道:"擦,方才還顫抖的身子,這麼快就體溫回升了?看來日後這般救人不錯."

然而雪玲瓏這話音落入凰無的耳中,他的心中那叫一把無名火在燃燒啊,該死的女人,竟然還想要用這般去救人.他……他想要劈了她去.可是氣惱歸氣惱.現在的他和她這般狀態,他實在不好意思睜開眼睛.因為狂妄如他凰無,此刻也是華麗麗的害羞鳥.

雪玲瓏壓根就不知道,凰無身體的體溫之所以變化那麼的快是因為這個男人害羞了.她想要迅速撤離的,若是這個男人醒過來,看到自己這般抱著他,一定會華麗麗的誤會她想要輕薄他.要知道她雪玲瓏這等狼藉的聲名就是讓人這般想的.不過她怕這個男人這忽冷忽熱的反複.所以還是再度用自己的體溫溫暖他,盡管自己已經也感到非常的冷.但是她還是堅持著.一邊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凰無,一邊口中碎碎念道:"凰無.你可一定要撐過去啊,撐過去你就好了."

雪玲瓏其實很冷,很困,此刻的她好希望自己和凰無調個位,是凰無這般擁著自己,而不是自己這般給男人溫暖.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又是自嘲的冷笑.自己這又是在亂七八糟的想什麼.雪玲瓏自虐的狠狠的用自己的右手敲了敲頭.

凰無本就昏昏沉沉的,此刻感覺到溫暖,害羞也就一時,他隨即真的就睡了過去,他倒是舒服了,可苦了雪玲瓏了.大約到了快天明時分,雪玲瓏實在是支撐不住了,就靠著凰無昏睡了過去.然後再雪玲瓏昏睡過去的那一刻,凰無則是醒了過來.

但感覺到雪玲瓏的身體非常的冰涼.他想要就這麼離去,畢竟他不能夠留在這里,很快便是上朝的時候.他必須盡快回去,不過他不知道是貪戀了她的溫暖還是覺得這個女人現在太過冰涼了.以至于凰無也如雪玲瓏一般,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她.直到感覺到她的體溫回轉的時候,凰無隨即拿過衣服替雪玲瓏蓋上.輕聲道:"笨女人,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凰無的失望無非就是讓雪玲瓏自己找回去.山洞至少還是安全的.二來他也沒有時間再允許他耽擱了,凰無隨後望了雪玲瓏一眼,身子一躍,離開了山洞.

當雪玲瓏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躺在山洞里,哪里還有凰無的身影,再看看洞口,雪玲瓏那叫一個氣堵啊,凰無,該死的混蛋男人.下一次若是再遇到你受傷,我雪玲瓏發誓,絕對不會再替你醫治了.

然後雪玲瓏現在的誓卻是過早了.當日後想起來的時候,她咋舌的自我安慰道:誓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後違背.

強詞奪理的如此的理直氣壯也唯有雪玲瓏這個女人了.

不過雪玲瓏是幸運的,她穿戴好衣服之後.竟然有人發現了這個山洞.其實凰無畢竟不算絕.他在出山洞的時候不遠就發現了上官云傾似乎在尋尋覓覓,他心中大膽的認為上官云傾是在找雪玲瓏.對于而不能聽口不能的上官云傾定然非常的敏銳,因此他留下了線索,乃至于上官云傾很迅速的找到了雪玲瓏.

讓雪玲瓏不至于那般的狼狽.

于是上官云傾再一度的救了雪玲瓏,讓雪玲瓏對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更是上心了.

****************************************************

昨天上午臨時接到的任務,下午比賽.所以一更.親們祝飛月和飛月帶領的伙伴好運啊.

上篇:第112章:死女人,你說誰不要臉?     下篇:第114章:城門驚人,她又被人給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