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6章:發燒三天三夜,急死眾人  
   
第116章:發燒三天三夜,急死眾人

其實現在的雪玲瓏根本就沒有昏迷,在方才,也不是她想要尋死,而是她故意的.一來試探風千影,二來試探風千塵.只是這兩個男人是真的冷漠.至于這風千錦出手也不在她的預料之中.本來對于風千影的恨意早已經隨著自己放了一把火燒了名王府之後便已經平息了.她倒是太低估了云帝,或者是低估了楚輕煙.竟然沒有過多的懲罰,反倒是另外又賞賜了風千影一座名王府邸.

至于毓王風千錦,此刻假裝昏迷之中的雪玲瓏對他並沒有好感,雖然這個男人救了自己,但是她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那隱藏的氣息.

至于風千塵的冷漠.不知道怎麼的.雪玲瓏但覺得自己的心酸酸的.明明告訴自己,她和風千塵是兩條不能夠相交的平行線,但是今日真的看到風千塵的冷漠.她的心竟然有種被傷的刺痛.如若不是現在她極力的裝昏迷,她的異常一定會被眾人發現.

雪玲瓏努力的在心中告訴自己:雪玲瓏,他上一次幫你,完全是偶然.不幫你,是他的本分.你別奢望了.

風千塵漆黑的雙眸一片的淡漠,無波無瀾,似乎天地之間沒有什麼事物能夠撼動他,能夠溫暖他,整個人冷得那麼的肆意.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冰冷而不容任何人進入.

風千影漆黑的雙眸里閃過一絲薄怒,暗自劃向風千錦,帶著幾絲責怪.責怪風千錦的多管閑事.若是他不出手,雪玲瓏自己往刀鋒上栽倒下去,死了一切也就結束了.偏偏這個風千錦,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竟然出手.

此刻圍觀的百姓里有些同的眼神,落入風千影的眼里.惹得他是更加的不舒服.這個女人竟然敢裝暈.很好.風千影涼薄的唇微勾,冷削的聲音響起:"鄉親們,這個女人在婚前就行為放浪,早在相府的時候就和相府家丁有染.半夜爬上人家的床.連日來頻頻勾|引世家公子.恬不知恥."

風千影的一番話落下,雪玲瓏的胸口浮動.風千影,該死的混蛋男人.

頓時人群里怒罵聲起:"下賤的女人.打死她."

進出城的百姓們,拿起手中的東西狠狠的砸向雪玲瓏.在地上假裝昏迷的雪玲瓏那叫一個氣啊.此刻如若不是自己的身子實在是太無力了.自己現在根本就斗不過他們.她又怎麼會甘願被如此的被羞辱.

她雪玲瓏在現代,活得風生水起,竟然在古代被風千影這個該死的混蛋陰成這樣.她從來沒有如此的恨過一個人,這風千影是成功的在雪玲瓏的心里深深的種下一種叫做仇恨的種子.

風千影,你好樣的.當日沒有殺了你,果然是對你的仁慈,我雪玲瓏發誓,他日定然讓你生不如死.

正當這個時候,上官云鴻出現在城門口,看到雪玲瓏被百姓丟東西.上官云鴻沉著臉呵斥道:"住手."

兩個字,透著危險的氣息.眾人都是有眼尖的人,這出聲的乃是上官世家的公子,這世家皇上都要賣幾分面子.而且眾人也是聽了,這上官公子也是雪玲瓏的入幕之賓.所以本來還想要往雪玲瓏身上砸菜葉,砸東西的百姓住了手.

上官云鴻眼里的關切是真實的.他上前扶起雪玲瓏,讓她靠在他的懷中.眾目睽睽之下,這就更加坐實了上官四少是雪玲瓏的入幕之賓的謠傳.

風千影深幽的黑眸之中染著譏諷道:"呵呵,上官四少這是想要英雄救美?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等本事,沒有本王的允許,不准起來."

上官云鴻這才看清楚為難雪玲瓏的竟然是三位王爺.而且其中有邪王,邪王雖然冷漠嗜血,但是卻非常得太後的喜愛,上官世家可是仰仗太後.他可以不顧及名王,毓王,可是不能夠不顧及太後.上官云鴻本來想替雪玲瓏求的,也只好閉上嘴,不過他卻是在一邊陪著雪玲瓏.這一刻的雪玲瓏盡管氣惱,不過她依舊是閉著眼睛.一來她怕自己睜開眼睛,會有那麼一股子的沖動上前和風千影厮打起來.

盡管上官云鴻不是能夠全然的幫了自己的人,畢竟讓人幫你那是分,不幫你則是本分.上官云鴻不過和她見了幾次面,又怎麼會為了他而和風千影頂撞上.但是能夠得他這般,也算是一種溫暖.她雪玲瓏並沒有責怪上官云鴻.

這個時候南宮翼,莫同時趕到了城門口,也看到了靠在上官云鴻懷里的雪玲瓏.眼里染上擔憂,忙上前道:"雪玲瓏……你沒事吧?"

雪玲瓏閉著眼睛,壓根就沒有理會南宮翼和莫.這雪玲瓏看似就好似真的昏了過去.實則沒有,她盡管虛弱,但是還是有意識的.

縱然南宮翼是南宮世家的掌舵人,在看到為難雪玲瓏的三人的時候,他也閹了.因為眼前的三人也不是他南宮翼能夠得罪起的.尤其是名王風千影,這個王爺手中可是有實權的.

莫看著雪玲瓏也是急在心里,他暗自自責,昨天他就不應該回去,就應該跟著雪玲瓏,那麼這個女人就不會出事.他縱然不是東起人,但是對于眼前的三人他也是知曉的.他也無能為力.只能夠跪在風千影面前替雪玲瓏跪地求,只是他在風千影眼里算什麼東西.卑微的好似一只螻蟻,他不高興了隨時可以踩死.

南宮翼看著眼前的雪玲瓏,身上不合身的男裝,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又是怎麼回事.只是看著如此狼狽不堪的他,眼里有著心疼.

三個男人的心都非常的堵,非常的難受.他們都是受到這個女人的恩惠過的人.尤其是南宮翼和莫.

名王和雪玲瓏的恩恩怨怨,不是他們能夠插足的.三個男人眼里滿是焦灼.莫好在是丫鬟裝扮,他看著雪玲瓏,探手一摸,驚叫道:"不好了,她燒得很厲害."

莫的話音落下,讓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兩人俊美的臉上的焦急更是濃了幾分.三個男人都齊刷刷的跪在風千影的跟前替雪玲瓏求饒,南宮翼開口道:"名王爺,雪玲瓏年幼無知,不懂事,沖撞了王爺,還望王爺饒恕她."

南宮翼一開口之後,上官云鴻也開口替雪玲瓏求.

還有莫.只是三人替雪玲瓏求,也不知道怎麼的,讓風千影心中的怒意是越發的高漲.一個不堪的女人竟然得到兩大世家的公子替她求.他冷冷道:"饒恕她也行.只要她從本王的跨下鑽過去."

風千影的話音落下,這讓三人的面色那叫一個難看,這名王竟然如此的心狠,讓一個女人受胯下之辱.

不要是現在這雪玲瓏昏迷著,只怕清醒之中的雪玲瓏絕對會反噬人的.

一身黑衣的風千塵漆黑的雙眸是越來越冰冷.周遭的人都能夠感受到風千塵散發出來的冷意,似乎是要將人凍僵住一般.

或許別人不知道這風千塵八歲得了怪病.每月月圓要吸純潔女子的血.無人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度過來的.縱然太後寵愛.他還是被皇上在八歲的時候封了王,賜了府邸.隨後便是任由他在邪王府.而他也足不出戶.然後十五年後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是不是預示著他就要和他爭奪皇位了呢?

百姓對于邪王是懼怕的,他們更知道,名王這樣的手段根本算不得什麼.這邪王,又稱鬼王.他那叫殘虐嗜血.

眾人的心隨著風千塵釋放的森冷的寒意,心一顫一顫的.

風千塵自然是知道這雪玲瓏假裝昏迷著,這個女人還真是能夠忍得住,今日她的表現是有些讓他失望的.而且作為一個玩物,竟然是如此的不安分.才短短的幾日,竟然和南宮翼,莫,上官云鴻,慕容卓,赫連絕,上官云傾這麼多男子糾纏在一起.算是懲罰她的不安分,他倒是默然.既然這些男人那麼的厲害,她和人家攪合在一起,就讓這些男人來救她呀.

正如風千塵所願的,雪玲瓏此刻深深的感覺到這一點.這些男人雖然替自己求,但是他們並沒有為了自己沖撞風千影.他們無法真正的溫暖到自己的心底,就是自己期待的風千塵也沒能溫暖自己的心底.她雪玲瓏一抹異世孤魂.此生注定是一個人.永遠的一個人,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奢望呢.

雪玲瓏是對這世間的男子都絕望了.她倒是看看這風千影究竟能夠折磨自己到何時.她假裝昏迷,他又當拿她如何?

正當風千影又打算開口的時候,風千塵冰冷的唇蕩漾成絕冷的弧度,嗜冷的聲音響起:"二王弟,可別失了皇家禮儀."

嗜冷的一句話,提醒風千影身為皇室子弟,有失皇家禮儀.另有一層挑釁的意思,風千影望向風千塵,他的唇角掛著濃烈的譏嘲.這讓風千影很氣.寬下的雙手緊握成拳.他怎麼就忘了,這個男人巴不得自己失了禮儀.他這是變相的在告訴城門口的百姓.

風千塵這麼一句話,成功的將風千影的怒意轉移到了他的身上.風千塵自然是知道這名王的氣惱.他是忌憚自己的.

當風千影再度看去的時候,風千塵漆黑的雙眸深不見底,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風千塵隨後冷冷的一瞪風千影,隨後離去.

風千影直到看到風千塵的身影,氣惱的轉身,對著南宮翼幾人怒聲道:"滾,別讓她再出現在本王的面前."

隨後風千影氣哼哼的離去.他生怕這風千塵進宮去告狀.真是一個肚雞腸的男人,風千塵的確是朝皇宮去的,不過麼,並不是去告狀,而是去陪陪太後.

風千錦別有深意的望向離去的風千影和風千塵,再望了雪玲瓏一眼,眼里閃過一道精芒.隨後也緊跟在風千影的身後離去.

風千影三人一離開,上官云鴻,南宮翼,莫,三人均是想要上前抱雪玲瓏上馬車,六只手一起在雪玲瓏的身上,那畫面又是各種的讓人遐想.三男爭一女.百姓們又有茶余飯後的笑料了.

雪玲瓏陡然的睜開雙眸,望向莫道:"莫,你扶我上馬車."

上官云鴻和南宮翼的眼里閃過一絲黯然,眼下這莫是雪玲瓏丫鬟,他攙扶雪玲瓏上馬車是最合適的.

"是,姐.心點."莫上前,讓雪玲瓏整個人都靠在他的身上.南宮翼和上官云鴻縱然再不願意,也知道,他們這樣非常的不合適,兩個男人之所以甘願讓莫扶雪玲瓏,是因為丫鬟扶姐是很正常,然後,至于對方,在他們的心里,都是不待見的男人.

雪玲瓏是真的沒有力氣,差點要摔了去,好在莫反應快,他隨即一把將雪玲瓏打橫了抱起來.也顧不得自己一個丫鬟,一個女子,力氣這般的大.

在抱著雪玲瓏的時候,感受到她整個人燙得不行,對著南宮翼道:"上官四少,煩請你去請大夫.找來大夫從後門進.南宮公子,煩請你送我們回府."

莫之所以讓上官云鴻送,那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馬車,而且一會還要翻牆入內.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也沒有計較一個丫鬟對他們指手畫腳,方才他們觸及到雪玲瓏的時候,也感覺到這個女人的體溫非常的嚇人.所以乖乖的按照莫的,上官云鴻快速的去找大夫,南宮翼趕緊將雪玲瓏送到雪相府,不過他沒有從前門進去,而是帶著雪玲瓏依照莫所,從莫的手中接過雪玲瓏,他這是第一次抱女人,當感覺到手中如此輕的雪玲瓏,再看向她的面色,蒼白如紙,毫無血色.讓他的心好似有千針齊發一般,紮得他心口很痛.

莫和南宮翼是真的沒有見過雪玲瓏這等樣子.畢竟看慣了這個女人的強勢.現在這發燒讓眾人那叫一個焦慮.上官云鴻找來了大夫,也依照莫的要求從後門進入,莫已經在後院等候.

大夫找來,可是這雪玲瓏這一次高燒非常的厲害,足足燒了三天,發高燒最怕什麼,燒壞腦子.日後成了癡傻.眾人只要一想到這麼靈動的女子日後癡癡呆呆的,就各種受不了,各種的焦急.尤其是上官云鴻,他是最最著急的一個,因為這雪玲瓏好不容易答應要開始替二哥醫治耳疾和口疾,現在居然發燒這般厲害.

這三日,雪天傲和柳氏等人都來到海棠院,雪天傲是給雪玲瓏送女兒節的邀請函來的.這是皇後下發的邀請帖.然而當看到南宮翼,上官云鴻兩個大男人在海棠院,雪天傲那叫一個氣悶,可是人家一個是南宮世家的大公子,而且還是南宮世家現在的掌舵人.一個是上官世家的四公子,哪一個都不是他雪天傲能夠得罪的.他實在不明白,這個女兒竟然有如此手腕,和南宮翼,上官云鴻攪合在一起.他是明知道,女兒節上,皇後定然不會放過雪玲瓏,如若是以前,他也定然還會有些顧念,不過經過現在連番的事,他是無心管這個女兒了,任其自生自滅吧.至于女兒節上的一切也看她的命了.

反倒是南宮翼直接將雪天傲等人給趕了出去.什麼叫反客為主,南宮翼的做法就是.

而且這三日,海棠院的院門關閉,也就是,南宮翼和上官云鴻這三日都在這海棠院,此事若是傳出去,汴京城又要流蜚語不斷了.

雪玲瓏這一次的高燒真的非常的凶猛,整整三天三夜都不退.把眾人氣得那叫一個心焦啊.

大夫一看況,都三天若是燒退不下來,只怕是要燒壞腦子了.南宮翼是將她府上的梅蘭竹菊四婢撥來伺候雪玲瓏.

只是雪玲瓏昏昏沉沉之中盡一些他們聽不懂的話,"鎖定目標,鎖定目標,1,2,3炸."

"受到,受到,一定保證完成任務."

"黑狗,你當我雪玲瓏是誰,特工界的神話可是不是當假的."

"老頭,不就是一幅佛國蓮花麼,我就看看,就看一眼."

"該死的臭老頭,你應該敢陰我,讓我穿越到這個異世界.回去之後我非炸了你的特工局."

……

雪玲瓏胡亂語,眾人聽了是眉越蹙越緊.一直這麼昏昏沉沉的,夢囈著,而且這些話,他們一句都沒有聽懂.

"怎麼辦,怎麼辦?我姐姐又將藥吐出來了."雪玉嬈急得雙眸泛.她從來沒有見過姐姐這麼虛弱的時候.其實別人根本不知道,這堂堂現代特工界的神話,最怕的就是喝藥.所以無論他們灌多少次,她是喝入少,吐出來的多.這樣燒怎麼退得了.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還有莫三人也是心急如焚啊.只能夠讓大夫多開一些藥,繼續煎藥,十分二十分的煎藥.灌了足足二十次,這雪玲瓏終于是在傍晚十分醒了過來.

雪玲瓏睜開雙眼,看著屋內的幾個男人,雪玉嬈對雪玲瓏解釋,她這才知道自己燒了三天三夜,而且南宮翼和上官云鴻竟然在這里三天三夜.雪玲瓏有些頭痛.若是讓汴京城的百姓知道了,只怕又會各種流蜚語.不過雪玲瓏隨即自嘲的一笑,她雪玲瓏哪里還有什麼名節了.反正壞了一次是壞,壞了兩次三次都是壞.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在乎了.再她是現代人,對于這些根本就不在乎.現在她的心中唯一記下的也就是風千影對自己的恥辱,他日,這個男人若是犯到她的手上,她定然會讓他知道,得罪她雪玲瓏的後果.

雪玲瓏心中有一份感恩,雖然知道這些個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良人,此生她雪玲瓏休想嫁人,和這些男人成不了夫妻,倒是可以成為朋友,那也不錯.

其實如雪玲瓏所想,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對于雪玲瓏,現在也根本就放心,因為這個女人已經聲名狼藉了,放眼天下是沒有人會願意娶這個女人的,所以他們壓根就不擔心這個女人會賴上他們.

當看到雪玲瓏醒來,房內的幾人那叫一個激動啊,南宮翼忙上前道:"雪玲瓏,你終于醒了,真怕這燒再燒下去,把你腦子燒壞了,成了傻子可怎麼辦?"

這莫狠狠的一瞪南宮翼道:"你才是傻子,我家姐吉人天相,怎麼可能燒壞腦子呢?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餓不餓,要不要奴婢下去替你准備些吃的來."

上官云鴻忙倒了一杯水道:"雪玲瓏,怎麼樣?是不是渴了,來,喝杯水.潤潤喉……"

雪玲瓏感受到幾人的關心,那絲毫不假,有那麼一份溫暖,雪玲瓏蒼白的唇勾起虛弱的淺笑.

"你們不必這麼心翼翼,不就是跪在了城門口.那有什麼.我雪玲瓏可不是受不起侮辱的人."雪玲瓏自然不會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這風千影對自己的錯,何必要讓她自己覺得羞憤呢.怪只怪自己生在這個皇家之上的國度,不過等著她雪玲瓏定然會成為皇權都不能夠隨意動得的人,那就是成為神醫,誰也撼動不了的神醫.而且到時候她成為神醫之後,已經不是東起一國能夠撼動的人了.

上官云鴻歉疚道:"雪玲瓏,對不起,如若那一日我不帶你出城就不會出這等事."

這幾日上官云鴻內心里是深深的自責.那一日他回去通知了二哥之後,他便回城了.這也都怪自己,如若自己等她,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雪玲瓏對著上官云鴻虛弱的一笑道:"上官云鴻,你不必自責,此事和你無關,是風千影和我兩人之間的恩怨.就算沒有城門口的事件,只要遇上風千影,他也一定會各種羞辱我."

雪玲瓏自然知道,她的存在就是時刻提醒風千影,他被她雪玲瓏給頂著胯間威脅了.作為男人,這樣的恥辱讓他恨不得將她給撕裂了.

風千影是深深的將自己恨上了,他也成功的讓自己仇恨上了他.

上篇:第115章:驚險,死里逃生     下篇:第117章:女兒節上,可是會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