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7章:女兒節上,可是會死人的  
   
第117章:女兒節上,可是會死人的

他們兩人已經是結定了量子了.那一日這汴京城的事也全是拜他們皇家所賜,讓她雪玲瓏成了這汴京城的名人.更是成為所有人茶余飯後的笑料.好不容易這件事平息下來,現在經過城門口事件,她雪玲瓏再一度的名聲大噪.

至于昨天的意外,上官云鴻內心里是非常的過意不去,但是雪玲瓏知道這件事這個男人也不願意發生的,畢竟他對于上官云傾的這一份兄弟之是真切的.雪玲瓏醒來喝了茶水,用了莫做得清淡粥便有些疲累,莫把雪天傲踢送來的邀請帖遞給雪玲瓏.兩日後便是女兒節.雪玲瓏蹙眉,這女兒節上只怕陰謀算計重重.應接不暇.她深深的喟歎,因為感冒發燒的原因,無法費力多思,靠在床上閉眼打盹.

南宮翼忙讓大夫替雪玲瓏查看.大夫盡力替雪玲瓏把脈.人是醒過來了,燒稍稍的降低了一些,大夫又是給雪玲瓏開了二十份的藥量.

雪玲瓏是根本就不知道這大夫給自己開了二十份的藥量,煎了二十份藥.半個時辰之後,等雪玲瓏微微的張開眼睛的時候,這上官云鴻和南宮翼竟然還在.蹙眉道:"上官云鴻,南宮翼,你們怎麼還在?趕緊回去.春季感冒是會傳染的."

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兩人很有默契道:"沒事,等你喝完藥,我們就走."

其實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在這三日里已經知道了,這雪玲瓏看似天不怕地不怕,居然怕喝藥.縱然在城門口,看似狼狽,然後她卻是傲骨不凡.所以他們現在留下來,就是想要看她喝藥時候的窘態.

雪玲瓏一聽,這兩男人要等她喝完藥再走,以為這兩個男人關心她到如此,心中又是被這兩個男人溫暖了一把,她也是真切的為上官云鴻和南宮翼著想:"南宮翼,上官云鴻,我自己會喝藥,你們回去吧,到時候把感冒度給你們可不好."

不過溫暖一把畢竟是一把,對于世家貴公子,如若不是她雪玲瓏日後對他們還有用處,堂堂世家公子又怎麼會在她這簡陋的海棠院呢.雪玲瓏是明白的.上官云鴻需要自己替上官云傾醫治耳疾和口疾,南宮翼自然是因為凰無.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兩個男人就徑直在坐在一邊,悠然的給自己倒了杯茶,堅定道:"我們就看著你把藥喝完就走."

上官云鴻和南宮翼似乎不知道一點,那就是對于昏迷之中的雪玲瓏,本能的抵觸是非常厲害,所以喝不進去藥.但是醒著的雪玲瓏卻是能夠強行的逼迫自己喝下藥,再再難喝也絕對會喝下去.

雪玲瓏這一邊還沒有喝藥,然而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再喝了這清水之後是蹙眉.兩人又是異口同聲的問道:"玲瓏,你不會點茶?"

"點茶?"雪玲瓏眼里寫著疑惑.對于這些個東西,她壓根就沒有時間去消耗,對于現代的她而,就更沒有時間.她是特工,哪里有這一份閑逸致.而剛穿越到古代的她,更是沒有精力,財力去玩.她覺得清水挺好.多喝可以排體內的毒.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看到雪玲瓏這樣,兩人蹙眉,心中對于雪玲瓏參加皇後的女兒節那叫一個擔憂,連這點茶都不會,她只怕各種羞辱是難免了.

雪玲瓏看著上官云鴻和南宮翼的臉色,已經能夠猜出一些什麼了,她勾唇道:"難道女兒節上要點茶?"

"玲瓏你竟然不知道?"南宮翼簡直不可思議.這女兒節東起所有女子都知道的事.雪玲瓏竟然不知道.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看來這女兒節上雪玲瓏又會大大的風光一把.只是此風光不是彼風光.

"你不會點茶,女兒節上你可怎麼辦?"上官云鴻一臉擔憂道.

雪玲瓏對于這女兒節根本就沒有什麼在意,一來是方才拿到這邀請帖的時候就意識迷糊,二來她以為不就是擺設的宴會麼,吃吃喝喝,聊聊啥子的.女人們的手段無外乎就是琴棋書畫啥子,反正那些東西她根本就不會.她是注定要成為女兒節上的焦點的不是嗎?她雪玲瓏注定是要風光的.

雪玲瓏倒是不介意的勾唇冷冷的一笑道:"除了涼拌,還能夠怎麼辦?"

"涼拌?"南宮翼和上官云鴻不解的望向雪玲瓏.這個女人不會以為這女兒節就是那麼的簡單吧?

"玲瓏,你不會以為這一次的女兒節上只是那些千金們奚落你幾句而已吧?那可是真的會死人的."南宮翼也是非常激動,這個女人竟然還這般的悠然.他們可是在一邊擔憂的要死.

本來悠然的雪玲瓏,陡然的冷冽起來,漆黑的雙眸深幽下去,冰冷泛白的唇勾起嗜冷的弧度:"女兒節上死過人?"

"何止是死過,是死過無數."南宮翼激動道.

雪玲瓏那冰冷的唇又是冷了幾分,呵呵,很好,她雪玲瓏不點擊賊,竟然再度被賊人給惦記了.想要她的性命.那也要看他們有沒有這本事,她雪玲瓏可以什麼都不在乎,但是唯獨非常的惜命.只要膽敢算計她命的人,那麼她會讓他們知道,她雪玲瓏就是地獄.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在一邊那叫一個激動,可是此時莫將煎好的藥端進來,南宮翼和上官云鴻本來在一邊激動的,頓時默契道:"玲瓏,藥好了,先喝了藥再女兒節上的事吧."

這女兒節還有兩日,再迫切,焦急也沒有用,必須要她身體養好了,才能夠去思考.雪玲瓏壓根就不明白這兩個男人分明前一刻那麼的激動,這一刻竟然轉變的這麼快.其實她不知道的是,這兩個男人根本是想要看她的笑話.

雪玲瓏這人就是有一個特點特麼的好,自制力那叫一個好,毅力那叫一個驚人.她是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靠這些藥的.她的漆黑的雙眸眸底是劃過一絲痛苦之色,不過並沒有傳達到臉上.

莫趕緊上前道:"姐,奴婢伺候你服藥."

剛端到眼前,那迎面一股濃郁的中藥味撲入她的鼻息之間,實在的她有一股子想要直接將藥拍了去,不過她可沒有那麼做,蹙眉的動作也沒有.

她拒絕道:"莫,我自己來."

雪玲瓏從莫的手中接過中藥.

雖然看著黑乎乎的特麼的難受,但是她還是拿起藥,仰頭,一口猛灌.一口氣將中藥喝了下去.隨即豪邁的將藥碗朝窗外砰的一摔,那清脆的碗裂聲傳來.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這……這……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兩個人又是不能夠自己道.

"什麼不應該是這樣的?"現在的雪玲瓏滿口都是苦澀,如若不是房中有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在,她一定會將口中的藥汁都吐出來.可是她還是強行的壓下了.在看到這兩個男人這樣的神和這話語的時候,她已經是猜測到了,這兩個男人留下的目的是什麼.只怕自己這三日來,壓根就沒有將藥喝下去.所以……他們是想要看自己喝中藥時候的窘態,擦了個去.

好在她雪玲瓏意識昏迷之中和醒著的時候完全就是不一樣的.所以讓著兩個男人失望了.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兩人聽到雪玲瓏的反問,面色一窘.他們能夠他們是想要看她的窘態嗎?如若被這個女人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會變相的算計自己.

害他們還以為可以有好戲看呢.誰知道,這個女人竟然昏迷的時候和醒著的時候完全兩個樣.失望,太失望了.一個女人怎麼可以這樣.

雪玲瓏看著那叫一個失望的上官云鴻,南宮翼,還有莫.唇角勾起一絲冷笑道:"玉嬈,你怎麼點了催香?"

催香?呃,這個女人,她想要干什麼?上官云鴻,南宮翼,莫,面色那叫一個難看.深怕留下來,會中了催香,趕緊腳底抹油溜之.

這房中的確是有點香,不過並不是催香,而是安神香.只是南宮翼,上官云鴻,莫三人知道這個女人動醫術,對于她所的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他們是怕著了這個女人的道.

雪玲瓏看著如一陣風般離去的三人,實在是有些無語.他們還真的以為她雪玲瓏會對他們三人怎麼樣?呵呵,他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他們還入不得她雪玲瓏的眼.能夠入得了她眼的,至今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風千塵,一個是上官云傾.而住進她心里的唯有風千塵,只是這個男人在城門口的冷漠,還是傷了她的心.他的舉動是在告訴她,她和他永無可能.是啊,她雪玲瓏本和風千影有婚約,差點還要成親了.只是被算計出了那樣的事.聲名狼藉.

******************************************************

親們,第一更來了,來了.現在爬去碼第二更.第二更大約是在7點半左右.親們到時候過來刷新看看啊.

上篇:第116章:發燒三天三夜,急死眾人     下篇:第118章:我是打不死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