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19章:高調出場,汴京城第一大賭局  
   
第119章:高調出場,汴京城第一大賭局

本以為上官婉兒是值得她堵住的,不過也不過如此,實在的內心里有那麼一絲的黯然,人涼薄,她算是明白了.所以悠然的轉身,一邊的南宮翼看著眸底有著濃烈的擔憂.這個時候,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陡然之間,慕容府門外圍堵滿了人群.

各種眼神,有不屑的,鄙夷的,嫉妒的,猥褻的,便隨著議論聲.

"人嬌了一些,不過有一雙勾魂眼.我家那個死鬼看得眼睛都直直的了."有一個婦女氣哼哼道,眼里滿是嫌惡.

"切,勾魂頂個什麼用,你看看,那屁股那麼,能夠生出孩子來嗎?"一邊的婦人又是道.

"這樣的女人生出來的孩子,試問那家敢要?"

"就是就是……"

"就算這個女人生了孩子也不知道這孩子是誰家的."有人這話音落下,周遭一陣的哄笑聲.

有猥褻男子直接對著雪玲瓏道:"女人,多少錢一夜,爺也想晚上嘗嘗你有多麼的逍魂."

這個男人這樣猥瑣的行為,如若是換做現代的話,雪玲瓏定然是將這個男人給解決了,但是現在她明白眾怒難犯.

對于雪玲瓏,甚至有青樓老鴇上前詢問雪玲瓏:"雪姐,請問你願意入我們醉香樓嗎?"

……

周遭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雪玲瓏全當做沒有聽見,她沒有接受南宮翼的好意,之所以選擇走路回宰相府,她倒是要聽聽這些人究竟是能夠出什麼不入流的話語出來.

今日她算是知道了,這古代的人可畏,如若是前身的話,一定會抑郁而死,不過麼,對于她雪玲瓏而,也不過爾爾.

雪玲瓏的雙眸眸底嗜冷一片,呵呵,慕容世家,好樣的,對于這麼快就能夠有這麼多人聚集在慕容世家門口,她自然知道,這全都拜他們所賜.

只是她雪玲瓏拒絕南宮翼的好意,也是用她的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她雪玲瓏壓根就不畏懼這些流蜚語,這些流蜚語壓根就無法將她雪玲瓏打倒.他們想要看她抑郁,看她消沉,那麼她倒是要所有人都看著,她雪玲瓏活得多麼的肆意,多麼的悠然.倨傲如天下王者一般,高傲尊貴的好似天上的日月一般,不將凡塵的一切放入眼中.

人群之中有人凝視著雪玲瓏,這個女人,如此的倨傲,如此的高貴,這般的孑然.分明是聲名狼藉的女子,卻能夠讓人覺得她聖潔不可玷汙.

今日其實好多世家貴族公子都沒有錯過今日的精彩.全都將這一幕落入眼中.一邊茶樓雅間內,慕容卓和風千錦兩人眸光緊緊的鎖在雪玲瓏的身上.慕容卓勾唇譏嘲道:"看來,你招呼了這麼多人過去,費心所做的一切,壓根就無法將這個女人打倒."

風千錦深幽的黑眸閃過一道凌厲的暗芒,那暗芒快得好似一陣風一般,隨後捏著茶杯悠然的啜了一口茶道:"呵呵,是有些能耐,本王應該另眼相看了."

這個女人自從上一次的算計開始都沒有如父皇所願的一般,受不了自己身體被人玷汙而尋死覓活.城門口,對于風千影和風千塵兩人同樣的冷漠他都落入眼中.但是他總覺得風千塵的冷,冷得有些異樣.他是懷疑這風千塵的.風千影現在雖然是一個有實權的王爺,但是風千影至于他而,並不足以為患,反倒是這十五年之後陡然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的風千塵.這個男人深不可測.

會是奪帝位上的最棘手的人.因此他故意拿雪玲瓏在試探風千塵,看看這個男人究竟能夠冷漠到什麼時候?這不,流蜚語很快蔓延,甚至于今日這慕容府門口的眾人也是他的手筆.

他倒是沒有料想到,這個女人是如此的倨傲,如此的聰明,她故意大赤赤的走在人群里,她是在告訴他,她雪玲瓏斷然不會被這些打倒.

另有雅間內,赫連絕和赫連明月兩個人也將視線凝視在雪玲瓏的身上.

"哥,她挺可憐的."赫連明月有些同雪玲瓏,這個女人從頭到尾都沒有做錯什麼.至于云帝不喜歡,名王不喜歡.云後不喜歡.其實內心里,她是非常的欽佩雪玲瓏的,這個女人內心是何等的強大,如若這種事攤到她的身上,她一定會如他們所願的去死了.

她原以為這個女人會尋求南宮翼的幫助,好歹坐上南宮翼的馬車,這百姓們的流不會那麼的難聽,畢竟還是需要顧及南宮世家的面子.可是雪玲瓏卻沒有.

赫連絕至于雪玲瓏今日的舉動也是非常的意外的,這流蜚語也少不了他赫連絕的功勞.不是他赫連絕和這雪玲瓏有仇,誰讓這個女人懂醫術,而且正如他所猜測的一般,這個女人和凰無有牽扯.他這般做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夠逼出凰無來.

因為這雪玲瓏是他們現在為止知道的僅有的線索.不從雪玲瓏身上突破,根本就無法找到凰無,這個家伙好似鬼魅一般,來無影去無蹤.

"明月,不要看雪玲瓏,這個女人不簡單的.能夠和凰無牽扯上關系,怎麼可能是簡單的女人.而且那一日凰無竟然為了她而放棄追殺我."赫連絕深邃的黑眸更加的幽深下去.這個女人竟然能夠讓冷冷血的凰無居然為了救她而放棄了追殺自己.

要知道凰無至于風云大陸而就是神話般的男人.五年前,凰無橫空出世,戰勝了天下第一的藍爵.成為神話般的男人.

只是這個神話般的男人並沒有如世人所想的橫行江湖,橫行天下.一夕之間淡出眾人的視線之下,不過卻是偶爾出現在各國.在各國都有他傳奇般的故事.

對于凰無,赫連絕是崇拜的.甚至想要收入門下.只可惜這種人根本就不會為任何人所用,他是獨立存在的.這一次,他受父皇之命,和皇妹前來東起,目的自然是不純.只是這凰無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壞他好事.他本不想將凰無當做敵人的,可是幾次三番,凰無都盯上了自己.

第一次和風千錦兩人剛談妥,這個男人就發現了他們,如若不是他們機警,只怕真的就要給凰無發現了秘密兵器廠.好在風千錦一箭命中他胸口.

只可惜這凰無好似鐵人一般,竟然命中心口都能夠平安無事.他一度和風千錦懷疑是風千塵,但是那一日試探了,風千塵不是凰無.

赫連明月同歸同,但是她也是非常的不解的:"太子皇兄,平常女子現在不是應該尋死覓活?這雪玲瓏如何能夠這般倨傲?難道是因為她自以為的一點醫術支撐起她的倨傲嗎?可是就算是醫術,舉凡名醫多多少.她雪玲瓏這一點醫術在名醫堆里又算得上什麼呢?凰無又如何看得上她那一點醫術?"

至于凰無這樣神話般的男人名字她自然是聽哥哥念叨過的.所以她就更加的好奇了,如若不是知道凰無是擋著太子皇兄的霸業的人,那麼她是真心的要當雪玲瓏是自己崇拜的女子了.只可惜,這雪玲瓏竟然是和凰無這個男人糾纏在一起.日後她們終究是立場不同的人.

赫連絕涼薄的唇勾起冰冷的弧度,雙眸幽深如海,泛著凌厲的波光道:"明月,你可不要看了雪玲瓏這個女人.她斷然沒有這般的簡單.她的倨傲自然是有她所支撐的資本.天下之間能夠如此坦然的接受這等侮辱,這等致命的流蜚語的也就這雪玲瓏了."

不是赫連絕要高看這雪玲瓏,實在是他捫心自問,若是自己是女子,自己受到這般鄙夷,這般恥辱,這般致命的打擊,自己能夠承受得了嗎?他兩相比較,自己壓根就沒有這個女人的內心強大.而且短短的幾日內並能夠得到上官云鴻,南宮翼的真心相助.這個女人就更加的不簡單了.

要知道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可都不是頭腦簡單的人,尤其是南宮翼,作為第二世家的掌舵人.怎麼可能沒有看明白厲害關系.但是他敢于冒著這等流蜚語,陪著雪玲瓏站立在風口浪尖上,就明這南宮翼比所有人都睿智,他的眸光放得很遠.

赫連絕,赫連明月等待凰無的出現,可是失望了,凰無並沒有出現.

"太子皇兄,你凰無會出現嗎?"等了良久,甚至走入人群跟著雪玲瓏到宰相府,他們都沒有看到凰無的身影.

赫連絕是非常的失望的,本以為這雪玲瓏是特別的.赫連絕隨即自嘲的冷笑,看來他是高看了這雪玲瓏.以為這個女人能夠牽絆住凰無.他希望能夠從雪玲瓏的身上找到線索.看著雪玲瓏回到宰相府.赫連絕知道凰無絕對不會再出現,因此他也斷然不會浪費時間在等待之中.

其實回到海棠院之中的雪玲瓏受到一路的非議聲,不氣惱那是假的,她在心中更加發誓,她絕對要活得精彩,比所有人都精彩.絕對不會倒下.他日她一定會讓自己成為這云風大陸上的傳奇人物.

其實赫連絕不知道的是,凰無早已經易容成了一位汴京城一位普通的老翁,一直在人群之中緊跟著雪玲瓏,目送她回到宰相府.那一日在大街上醒來,是因為云帝等人的設計,那麼這一次的流蜚語是他間接造成的.

本以為這個女人可能會黯然傷心.他甚至擔心她會挺不住而如眾人所願的自尋死路.

凰無還暗自在海棠院暗角處觀察著雪玲瓏.當看到雪玲瓏躺在躺椅上,拿著《風云志》.他緊繃的一顆心放下.隨即悄然的離去.

不是雪玲瓏沒有憂傷,而是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沉溺在憂傷之中.其實如若她足夠明智一點的話,離開這汴京城,憑借她這一手醫術,她想要立足斷然不簡單.可是她卻會不甘心.

夜色落下帷幕.雪玲瓏讓莫綁了一個沙袋.今日她想要打沙袋練練,發泄發泄.

當赫連絕出現在海棠院屋頂上的時候看到雪玲瓏竟然在自虐.一個柔弱的女人竟然雙手握拳在拳打一個袋子.赫連絕蹙眉,他甚至能夠看到那白希的雙手泛的厲害.

這個女人才大病初愈,竟然在自虐.而且雪玲瓏這還沒有自虐完結.因為打得一身的暢汗之後,直接打冷水在水缸邊沖澡.這一刻在屋頂上的赫連絕實在是氣惱的想要沖下去,狠狠的揍雪玲瓏一頓.這個女人竟然簡直就是在找死.要知道她的高燒才推下去,她竟然敢這般的作踐自己.看來這流蜚語畢竟還是傷害到了她.

其實赫連絕壓根就不是來看望雪玲瓏的,而是這個女人是他知道的唯一和凰無有關系的人.他是想要在這屋頂等候,看看凰無會不會來這里安慰雪玲瓏.沒有想到他沒有等到凰無,倒是看到這個女人在自虐.赫連絕也是深深的感受到,這個女人的狠絕.試問一個隊自己如此狠絕的女人,他日如若她一朝得勢,絕對會將今日所受到的屈辱千萬倍的還給傷害她的人.

赫連絕更加的認識到一點,那就是這個女人,他要麼收入囊中,要麼就是除之而後快.除掉她,這一刻他竟然有些舍不得,那麼久收入自己的囊中.赫連絕這一刻是真的有了想要征服雪玲瓏這個女人的心了.

一直到雪玲瓏睡下.赫連絕這才知道凰無壓根就不會出現,他只好怏怏然的離去.

第二日一早,雪玲瓏還在睡夢之中的時候,這上官世家的二公子上官云傾竟然大赤赤的帶著重禮前來.以上官世家的名義懇請雪玲瓏為他醫治耳疾和口疾.而且是高調的前來宰相府.

雪玲瓏被人從被窩里挖起來的時候,看著眼前一身白衣無華的男子,那如蘭如仙般的氣質,雪玲瓏眨了眨眼睛,實在還是不敢置信.不過她是真心感動了.上官云傾這個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登門.而且還是這等風口浪尖的敏感時候.上官云傾這般高調的前來宰相府.這個男人是將上官世家推出來沖擊在風口上.她是知道,上官云傾的用意的.雪玲瓏眼里滿是感激:"云傾,謝謝你.今生我雪玲瓏能夠得你一個藍顏知己足矣."

因此雪玲瓏暗自發誓,她雪玲瓏一定要傾盡所有治愈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讓他成為正常人.

上官云傾那櫻色的唇勾起絕塵耀華的笑,用眼睛交流道:"玲瓏,是我上官云傾應該謝謝你才是,請你替我醫治耳疾和口疾."

堂堂第一世家這般高調的出面,顯然就是替她雪玲瓏撐腰,這汴京城內的百姓又不是全都是傻子,多少還是要顧念的.尤其是這上官二公子,芝蘭玉樹的一個人,不是他們能夠玷汙的.其實這幾日以來,他一直食不知味,寢食難安.這至于耳疾和口疾,艱難得很,上官云傾是在為她造勢.

上官云傾能夠走進這宰相府,其實他需要多大的勇氣.她不用開口詢問,都能夠知道這上官云傾是要頂住多大的壓力.如若自己不能夠醫治好他的耳疾和口疾,那麼只怕上官世家便要成為眾人的笑料,永遠都要抬不起頭來了.至于自己若是無法醫治好他的口疾和耳疾的話,那麼縱然自己的爹爹官拜丞相,自己也別想要活.

要知道這世家最最看重的便是名譽.

上官云傾看出雪玲瓏的想法.他能那一雙如月輝般溫暖柔和的雙眸,對著雪玲瓏話:"玲瓏,我信你,只要一個月內,你能夠讓我開口出幾句話便算是成功了.玲瓏,我把我的耳疾和口疾全都交給你了.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你盡管開口,我們上官世家會全力配合你."

上官云傾今日能夠出現在這里,一片的悠然,其實不然,上官婉兒為何沒有出來.上官云鴻進去之後為什麼沒有再出來.那是因為上官世家的大家長出面了.他阻止上官云鴻和上官婉兒同雪玲瓏有聯系.

上官云傾得知之後,跪在上官世家大家長的面前,跪在夜涼的露天之外.整整一個晚上啊.上官云傾以為,是自己感動了他爹.他為雪玲瓏跪了整整一個晚上,是他心甘願.因為雪玲瓏是他唯一一個顏知己.這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日後永遠不會再有顏知己.

雪玲瓏露出淺笑道:"云傾,放心,我一定會還你一個正常的上官云傾.我必須和你相處一個月.這一個月里你完完全全的必須交給我.我斷然不會讓上官世家失望的.我唯一的要求便是不讓任何人打擾我們."

是的,唯有這樣到時候才能夠給人更大的沖擊力.至于金銀錢財,其余的要求一概不提.至于上官云傾這樣的人值得她雪玲瓏傾盡所有幫助他.

上官世家的管家是忍不住問道:"雪姐,要多少診金?"

"治愈之後,三千兩黃金."雪玲瓏沒有嬌柔造作的不需要,因為她知道如若她不需要,那麼久會讓上官世家擔憂,以為她是賴上了上官云傾,別有算計.

果然在她出診金的時候,上官世家的管家則是暗自松了一口氣.只要這個女人開口要錢,上官世家就好辦.這三千黃金對于上官世家壓根就算不上什麼.對于一個醫者,像上官世家這樣的數一數二是世家是非常看重她將來的能力.願意幫助她也絕非是二公子昨夜跪了一夜的原因.

上官云傾看到雪玲瓏出診金,他的臉上的笑意越發的真切了,那一雙如月輝般的雙眸里蕩漾的柔更加的溫暖.這個女人果然是獨一無二的.

這里和雪玲瓏談妥之後,上官誰家的確是為雪玲瓏造勢.隔天則是更大的一則消息在汴京城內流傳,雪玲瓏能夠醫治好上官二公子的口疾和耳疾.這一則消息瞬間掩蓋了雪玲瓏之前的流.

現在整個汴京城內所有人都在議論.這雪玲瓏能不能夠醫治好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的事.

上官世家果然是對雪玲瓏用心了.讓上官世家處在風口浪尖上.高調的將雪玲瓏捧得很高.多少名醫心中不服.放出話,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絕對不可能治愈.不要是一個月,就是給她一輩子的時間都無法開口讓上官云傾話.

甚至有名醫烙下狠話道:這個女人若是能夠讓上官云傾開口話,那麼他就三跪九磕的拜她為師.

乃至于宮中的太後也是暗惱,上官世家胡鬧.將整個上官世家壓在雪玲瓏的身上太大了.以至于太後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即可找上官世家的家主進宮覲見.

汴京城內沒有人看好上官世家和雪玲瓏.都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天方夜譚.因此汴京城內甚至還開了賭局,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下注賭雪玲瓏輸,自然也是有一些有眼見的人的,他們不是相信雪玲瓏,而是相信上官世家,這上官世家第一的位置可不是虛的.如若不是有幾分把握,怎麼可能這般高調.上官世家斷然不會拿整個上官世家的名譽來賭,雪玲瓏更不可能拿她自己的命出來賭.因此這些有眼見的人便下注賭雪玲瓏贏.

皇宮永壽宮中,太後一臉怒容的瞪向跪在地上的上官世家的大家長道:"上官棠,你好糊塗.竟然拿整個上官世家的名譽去賭.哀家倒是看看,這雪玲瓏不能夠讓云傾開口話,你拿什麼顏面去見上官世家的列祖列宗."

"姑姑,侄兒相信雪玲瓏,定然能夠開口讓云傾話的.她一定能夠醫治好云傾的口疾和耳疾."上官棠雖然在太後面前保證,其實不是他相信雪玲瓏,也不是上官云傾跪了一夜感動了他.而是昨夜他的書房之中來了一個人.云風大陸傳奇人物凰無.

*********************************************

親們,不要看一更兩更,乃們看一天更新的字數.今天的更新一更完畢.明天25號有親生日,打底六千字更新,還有三千字為selina2523加更.明天7點左右也會更新啊.

上篇:第118章:我是打不死的強     下篇:第120章:恨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