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20章:恨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第120章:恨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上官棠就是太知道上官世家丟不起這個人,所以昨夜不管上官云傾如何跪求,他都鐵石心腸.因為上官世家的名聲根本就玩不起.如若這雪玲瓏能夠醫治好云傾的耳疾和口疾,他自然是願意的.可是他無法拿整個上官世家賭啊.

"上官棠,你好生的糊塗啊,雪玲瓏這樣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愚蠢無知,她有何等能力去醫治好云傾的耳疾和口疾.就算她有本事讓云傾開口話,上官世家也犯不著和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攪合在一起.現在上官世家如此高調的宣揚雪玲瓏能夠醫治好云傾的耳疾和口疾.若是雪玲瓏無法醫治好云傾,哀家看你如何收拾."太後有些氣急敗壞.不是她對雪玲瓏有偏見,實在是堂堂上官世家犯不著和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攪合在一起.

上官棠跪在地上,他自然能夠感受到來自太後的怒意.他知道這是一場盛大的賭博.他跪在地上垂頭聆聽太後訓斥.他的眼底有著深深的無奈.雖然他貴為上官世家的大家長,可是他也有他的無奈.就是為了上官世家,所以他必須要推雪玲瓏,將她推上這個制高點.不過他的眼底也是隱隱的有些希翼.

畢竟對于云傾,他的心里還是有些愧疚的,他貴為第一世家家主,竟然不能夠醫治好自己兒子的口疾和耳疾,還他一個健康.作為父親的,他深深的自責.雪玲瓏如若能夠醫治云傾,那麼上官世家不只會這般將她推上制高點,日後還會將她推上更高的云端.不是他們上官世家要給雪玲瓏雪中送炭.而是期望她有這一份能力.

他也暗自歎息,汴京城所有的焦點都在集中在上官世家和雪玲瓏的身上,不知的世人以為是他上官棠相信雪玲瓏的能力.自己的兒子則以為是他昨夜跪在暗夜之中一夜感動了自己.其實全然不是.

作為一個大世家的家主,怎麼可能盲目的去相信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盡管他身為父親,對云傾有愧疚.可是他又怎麼可能拿整個世家去豪賭.

昨夜云傾跪在屋外,他在書房之中卻迎來了一個云風大陸的神奇人物,白衣銀面的凰無.

當他焦灼的看著屋外的上官云傾,他知道自家這個兒子的執拗,可是作為父親為了上官世家的利益和名譽他強忍著自己的兒子跪在深夜之中.當凰無出示幽云十六州的令牌的時候,他相信他就是凰無.

"上官家主,答應令郎,相信雪玲瓏會還你一個健康的兒子,她會帶給上官世家別樣的驚喜和收獲.你若是拒絕,則是和我凰無為敵.上官世家的生意也就做到頭了."凰無話不多.完之後便轉身離去,快得好似一陣風一般.恍作一場夢.但是房間之中淡淡的清香明,方才不是一場夢.

凰無,風云大陸的神話,他能夠有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卻不稀奇.話這幽云十六州不是隸屬于任何國家,他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勢力.

只是凰無,云風大陸上的神奇人物,難得擁有幽云十六州令牌的人,居然會為了雪玲瓏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出面威脅他.上官棠是非常不解的.不過那不是他能夠深究的,他也深究不了.

跪在深夜之中的上官云傾倔強的以為自己這樣定然能夠讓父親改變心里的,他為雪玲瓏在努力.然後上官棠卻是在書房內一夜糾結.他知道凰無得罪不起,可是上官家的利益和名譽他依舊是驚不起豪賭啊.所以縱然是天亮的時候,他也還是無法決定.上官云傾也依舊跪在外面.然而他的書房之中再一次的出現了一個人.藍爵,在凰無之前的天下第一個高手.天下第一樓的樓主.

當上官棠看著眼前一身深藍色錦衣的男子的時候,他是不解的.然後這藍爵竟然烙下話.讓他依照凰無的去做.不然天下第一樓會封殺所有和上官世家的生意.

那可是天下第一樓啊.他們上官世家是第一世家沒有錯,那也是僅在東起而已.他要發揚上官世家,把生意做大,那麼斷然需要這天下第一樓,需要幽云十六州.這藍爵他是見過的.的確是藍爵本人.

藍爵完,避開上官世家的暗衛悄然離開,也好似一陣風一般,來得快,消失的快.不過上官棠此刻的心卻是清明了.兩個傳奇人物居然為雪玲瓏這個女人出面.他還有不的全力嗎?如若他不,那麼天下第一樓會封殺和上官世家的生意,幽云十六州也會發揮幽云令牌.上官世家只怕是要毀于他的手了.不答應,上官世家是絕對走到頭了,答應,那就是一場豪賭,他上官世家勝了,雪玲瓏名利雙收.他們上官世家也不虧.

他萬萬沒有辦法,只能夠選擇這一場豪賭.賭雪玲瓏能夠醫治云傾的耳疾和口疾.

再他也不是愚笨之人,縱然是無奈,但是能夠讓凰無,讓藍爵出面的女人,定然是有她的驚人的才能.不定這聲名狼藉的雪玲瓏會是另一個傳奇般的人物.

上官棠更知道凰無和藍爵.這一場豪賭如若是輸了,他們斷然也不會讓上官世家吃虧,雖然上官世家名譽掃地,但是有天下第一樓和上官世家合作.那樣上官世家就不會沒落.

太後依舊還是在責怪,因為她不明白其中的厲害關系,如若她知道,定然也會如上官棠一般.不過這些上官棠是不會和太後講的,有些約定是秘密.一旦被他人知道了.那麼他上官世家的路也走到頭了.

這一點上官棠還是非常的清楚的.太後看著上官棠低著頭一句不吭的任由自己責罵.她叫一個氣恨啊:"上官棠,你去發通告.和這個女人撇清關系.云傾糊塗,難道你一個堂堂世家的家主也糊塗了.我們上官世家的名譽怎麼可以被你們父子如此拿來豪賭."

"姑姑,請相信侄兒,雪玲瓏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她一定會勝的,她不會讓我們上官世家名譽掃地,他反倒是會讓我們上官世家更加凌駕于七大世家之上.現在上官世家半途退出,那才叫真的名譽掃地.姑姑,請相信侄兒絕對不會做出有損上官世家利益和名譽的事.不是盲目,不是糊塗的決定.而是深思熟慮之後的決斷."上官棠抬起頭望向太後堅定道.

他雖然不知道雪玲瓏的醫術究竟如何,但是他相信,能夠讓凰無和藍爵出面要挾他的女人斷然不簡單.如若這個女人醫術真的如此的驚人,醫治好云傾,這雪玲瓏這樣一個名醫,至于上官世家也是非常的需要的.

"好……好……哀家真不知道,這個女人給你們父子灌了什麼迷湯.竟然得你父子如此擁護這個女人.最好如你所,雪玲瓏能夠醫治好云傾的耳疾和口疾,不然哀家絕不饒恕她."太後烙下狠話.她生為上官世家的女兒,絕不允許上官世家的聲譽被毀.

"姑姑,不要生氣了,事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我們只能夠贏不能夠輸."上官棠巧提醒太後.

太後縱然氣,但是現在也知道.上官世家輸不起.她暗自歎了一口氣道:"罷了,罷了.現在你務必傾盡一切助雪玲瓏.如若上官世家沒有的,大可以開口和哀家.只要宮中有的,哀家自然會給予."

"是,多謝姑姑."上官棠雖然受了一通罵.但是絲毫沒有委屈,因為得到姑姑這話,就值得了.雖然上官世家是第一世家,但是也保不准天下萬物都有.有太後相助那就更好了.

只是這個時候上官棠根本不知道雪玲瓏被邀請參加明日的女兒節的事,如若他早知道,他這個時候一聲,雪玲瓏的女兒節之路也會順暢一些.只可惜上官不知道.所以也無法助雪玲瓏.太後是不管女兒節事宜的,因此也不知道.直到雪玲瓏進宮轟動整個女兒節之後眾人才會知曉.

雪玲瓏自然不會知道凰無暗中為她付出的一切,凰無也絕對不會讓這個女人知道的.如若讓她知道,他就不是傲嬌的凰無了.

這一日,上官云鴻,南宮翼又是翻牆來到海棠院,這兩個男人,一來是看看雪玲瓏,看看她的感冒好透了沒有,二來麼,明天是女兒節想要和這個女人道道的.

雪玲瓏看到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又是翻牆進府.她那叫一個汗啊.看來改天她得好好的在海棠院布置布置,好在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對自己沒有歹心,不然自己這樣實在是不安全.尤其是日後她醫治好上官云傾之後.就這麼定了.

南宮翼拿出自己帶的茶,告訴雪玲瓏如何點茶,分茶.只可惜他在一邊演示的非常的認真,而這一邊的雪玲瓏卻看得一臉的蹙眉,開玩笑,這種茶道,可不是她這樣的人玩兒得起的.她也沒有那個精力去玩兒.至于明天的女兒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那是各種焦急,只可惜明天要參加女兒節的正主兒是一點都不焦急,這叫做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雪玲瓏,你認真一點好不好,明天的女兒節可是會死人的."南宮翼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怒聲道.

"哪有怎麼樣?"雪玲瓏唇角勾起譏嘲的笑,冷然道,絲毫的不在意.

"你……"南宮翼那叫一個氣啊,什麼叫做一拳打在棉花上,他算是知道了.他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一邊的上官云鴻忙勸道:"玲瓏,你認真點學.明天能夠用上."

雪玲瓏漆黑的雙眸里滿是冷笑,這種功夫可不是他們這兩個人在這里授意一下,她雪玲瓏就會了.既然不會她又何必浪費這些時間呢?

"對了,上官云鴻,聽這汴京城開了第一場豪賭.賭我雪玲瓏定然醫治不好你二哥的耳疾和口疾.而且賠率是一賠十對不對?"雪玲瓏一想到汴京城內的賭,眼底閃過一道慧黠的精芒.呵呵,一賠十,不錯.嘿嘿,她得讓上官云鴻幫自己下賭去.到時候贏了她就賺了.嘿嘿……

上官云鴻也是被雪玲瓏氣得堵了一口氣,這究竟是什麼女人,他和南宮這一點氣得團團轉,這個女人倒是悠然的想著賭錢的事.看吧,他們可是看到她的雙眸大放溢彩.

上官云鴻沒好氣道:"雪玲瓏,你不會告訴我,你想要去下注?"

上官云鴻自然是從不賭的.如若被他父親知道了,只怕會將它掃地出門.上官云鴻自然是知道雪玲瓏的用意,忙拒絕道:"雪玲瓏,你別指望我.我每個月的月錢有限,再我若是去賭,被我父親知道了,會掃地出門的."

呃,這麼嚴重.不過雪玲瓏也不是強人所難之人,隨即她看向南宮翼,放低聲音,嫵媚一笑道:"南宮翼."

南宮翼不能夠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他想一些拒絕的話,但是雪玲瓏絲毫不給他拒絕的機會道:"你刻不要告訴我你的月錢也不夠.你若是去下賭的話會被你爹爹掃地出門."

南宮翼自然知道這等借口根本就不行.他是現在南宮世家的掌舵人,也就是南宮世家現在是他了算.他對視上雪玲瓏的視線,她的黑眸里有些威脅,那就是你不給我錢去替我下賭,我就讓世人知道你和凰無的關系.

威脅,赤luo裸的威脅啊.南宮翼偏偏就只能夠受雪玲瓏這威脅.

南宮翼黑著臉道:"吧."

"借我二十萬兩黃金.你找二十人去下注,賭我贏.如若贏了,我們一人一半."雪玲瓏很大方道.

南宮翼黑著臉問道:"如若輸了呢?"

雪玲瓏陡然的眸光一利,冷聲道:"南宮翼,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會輸?"

雪玲瓏這話一起,一邊的上官云鴻也是狠狠的怒目瞪著南宮翼,南宮翼那叫一個無語啊,他什麼時候了巴不得他輸了.他只是想若是輸了這錢咋的.他是商人,絕不做虧本的事.誰知道這話到了這個女人的嘴里卻是別了味了.他只好沉著臉賠笑道:"好,好,算我沒.你一定不會輸的."

上官云鴻語重心長的勸道:"雪玲瓏,你是一個女人,女人怎麼可以沾染賭博這種陋習的人."

雪玲瓏隨即笑道:"對,你得對,是不可以."

南宮翼望向雪玲瓏,這女人就是善變,反正他本內心里還在糾結呢.誰知道在他打算起身告辭的時候,雪玲瓏又是噴出一句話道:"南宮翼,你現在不要下賭,一定要到最後開盤的時候下注,還有二十萬兩黃金太少了.你干脆多下一點.就下一百萬兩好了.你放心我也絕對會保密工作做徹底的.咱們穩賺不會輸的.南宮翼,還有你暗中放話出去,讓人更加誇大的我雪玲瓏不會醫術.我麼,也一定會盡力表現我對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無能為力的樣子.讓著賠率爭取再往上漲."

這一刻她發誓,她一定要造一個隔音非常好的房間,然後訓練上官云傾,對,就這麼干.

雪玲瓏話音落下,南宮翼和上官云鴻那叫一個汗啊.不過內心里,兩人都覺得雪玲瓏身為女兒身實在是太可惜了."雪玲瓏,你這頭腦應該去經商."

"嘿嘿,你的建議不錯,等我先賺了這第一桶金子之後,就入股你南宮世家.到時候我就五五分賬就好了.南宮翼,就這麼定了.上官云鴻,你作證啊."雪玲瓏的確是認真的考慮.

南宮翼那叫一個無語,他這一邊一句話都還沒有上,這個女人就拍板下釘子了.這上官云鴻現在和雪玲瓏是一條船上的,他會不嗎?什麼是殲商,但看雪玲瓏就知道了,比之任何人都要殲詐.自己不掏一份錢,賺了錢還要入什麼股,投什麼資到他的生意之中.她不費心不費力的就只要坐著分錢就好.

南宮翼氣惱的回到了府上,暗室里,從來沒有這麼時常過的南宮翼對著凰無抱怨,碎碎念道:"無,你,這天下間怎麼會有雪玲瓏這樣無恥的女人,不僅僅無恥,可惡.一份錢不花就要賭博,還要入我南宮世家的生意,坐著分錢……"

"你不會吃虧的."凰無則是閑閑的丟下一句話就走人了.

氣得南宮翼那叫一個賭啊,這算什麼.無居然替雪玲瓏那個女人話.南宮翼此刻真的很想狠狠的抽自己的嘴巴,都是自己這一張嘴賤,竟然讓雪玲瓏去經商,結果這個女人就將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讓上官云鴻好一陣嘲笑.其實南宮翼這個時候是各種氣惱,各種泄氣,不過日後他知道,有這個女人在,他們南宮世家的生意會蹭蹭的上漲的.

明日就是女兒節了,皇宮之中,風千雪氣得不輕.雪玲瓏,你這個該死的踐人,你憑什麼,憑什麼讓上官世家報你.你等著,明日之後,本公主讓你什麼都不是,想要替上官公子醫治,就你,也配."

風千雪的眼里閃過狠毒的冷芒.明日,這個女人死定了,她絕對不會再讓這個女人活著走出皇宮.

楚輕煙看著女兒氣得不輕,安慰道:"雪兒.何必生氣,明日便是她的死期."

一切都已經為她准備好了.

至于上官世家這番舉動,最最氣惱的莫過于風千影了.前一日他在城門口羞辱了雪玲瓏,第二日這上官世家高調的請雪玲瓏為上官云傾醫治耳疾和口疾.這擺明了就是打他風千影的臉嗎?

他不是不長腦子的,這上官棠更不是愚笨之人.福禍相依,他是非常清楚的,究竟這雪玲瓏有何等本事讓上官棠這般高調的幫助雪玲瓏這個女人.難道這雪玲瓏的醫術真的這般了得?還是這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根本就是虛假的.上官云城不到三歲就夭折了.至于這上官云傾三歲之後都不能夠,不能夠聽.會不會是上官世家別有用心的保護.保護上官云傾不被世家內部的人暗害.

風千影不相信雪玲瓏的醫術,他是相信自己後者的推斷.這上官世家如若真的是後者,那麼明,也不是良善之輩.而且這上官世家如此高調的出面,這變相的告訴了眾人,他們上官世家不會站在他風千影這一邊.那麼其余的王爺們都會盡力爭取上官世家,最最主要的是這上官世家有一個太後.

風千影雙眸又是深幽下去,太後?風千塵?該死……

不行,他絕對不能夠讓上官世家借助雪玲瓏.所以這個女人斷然不能夠留下.雪玲瓏必須除掉.

越王府,書房內,暗角里,坐在輪椅上的男子,面色煞白,沉聲道:"明日女兒節,務必要保護好雪玲瓏."

"是."數十個暗衛恭敬的領命出去,越王風千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子.一臉的虛弱.一邊的貼身侍衛冰魂知道,王爺為何要命出動這麼多人保護雪玲瓏.如若這雪玲瓏真的能夠醫治好上官云傾的話,那麼是不是意味著她日後也可以醫治好他的腿疾.讓他能夠如常人一般的行走.

皇室,從今日開始也將是拉開正式的血戰了.

雪玲瓏壓根不知道,同一個晚上,有人派出了暗衛弑殺她,有人派出暗衛保護她.另有人在這兩批人馬的後面暗中保護著.她是幸運的.

凰無看了一會之後,便出手幫助其中的數十名暗衛,將另一批暗衛解決掉之後消失了蹤影.不過這一刻的凰無是同那一批黑衣人一般,黑衣黑巾.

此刻的凰無已經在海棠院內.望了床榻上的雪玲瓏一眼,隨即狠狠的讓自己收回視線,讓自己冷心道:"雪玲瓏.你救我凰無的恩,我今日全部還你了.至于明日的女兒節,就看你自己的了."

********************************************

一更上了,還有一更加更的大約是在中午12點30分左右更新啊.

上篇:第119章:高調出場,汴京城第一大賭局     下篇:第121章:女兒節: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