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22章:一切都在算計之中  
   
第122章:一切都在算計之中

雪玲瓏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那嘚瑟勁,同樣冷薄的唇勾起嗜寒的弧度,那如彼岸花般妖嬈的唇上綴著一絲譏嘲道:"凰大俠,欠你一命.是麼?你這算賬的功夫還真是摳進不扣出啊.我們兩清了.誰也不欠誰."

其實雪玲瓏私心里覺得還是這個男人欠了自己一命,她可是三度救了這個男人.兩次縫合傷口,第三次墜入山洞里.而這個男人不就是自以為是的救自己出馬車車廂,算他救了自己一命,第二次就是今日.扯平還是她大方了呢.只是雪玲瓏不知道的是,凰無欠他一命絕對沒有錯.第一次的確是城外一次,第二次還人則是到上官世家府上,壓迫上官棠答應高調的幫助雪玲瓏.第三次則是昨夜暗夜之中替雪玲瓏解決掉一批一批的殺手.好的,今日一切就看這個女人了,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暗中護著這個女人.

所以這個女人欠他一命,沒有算錯.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凰無本就冷冽的黑眸眸光陡然的一利,雪玲瓏壓根就沒有看到這凰無是如何出手的,但覺得脖子處一涼,有冷兵器擱在自己的脖子上.隨即便聽到凰無嗜冷入血骨的話音飄入耳中:"不要讓我重複一遍,是你欠我一命.女人,你想要賴賬?"

雪玲瓏能夠感受到脖子之處的冷兵器非常的冷厲,而且這凰無給人的氣勢是大有她敢不的話,就要了自己的命.然而雪玲瓏卻絲毫沒有驚慌,一臉的鎮定,冷靜,那唇角勾起冷淡的笑:"我雪玲瓏從不賴賬,敢問凰大俠,你是要我如何報答你今日的救命之恩呢?我雪玲瓏賤命一條,不然這樣好了,以身相許如何?"

雪玲瓏就是知道這凰無盡管現在這麼冷哈哈的,也驚恐恐的嚇人,但是卻足以讓她害怕,因為這個男人不會動手殺了她.如若他會殺她,這個男人就不會救她了.這一點雪玲瓏還是非常的清楚的,然而雪玲瓏淡定,可不代表一邊的莫也是不擔心啊.他實在是替雪玲瓏捏緊了心,本想要上前一步的,但是被雪玲瓏用眼神喝住了.

凰無那嗜血的唇勾起魅寒的譏嘲:"雪玲瓏,就你,以身相許,配嗎?"

凰無的話是傷人的,不過那也是對別的女子,現在的雪玲瓏是強大的,尤其是這凰無又不是她喜歡的人,如若換成是風千塵這一句話,那麼雪玲瓏或許會黯然的.雪玲瓏只是聳了聳肩道:"哦,不願意我以身相許,那我還真沒有什麼好報答你的."

"你可以的,等你醫治好上官云傾之後,我會來找你還我救命之恩."完凰無壓根就沒有給雪玲瓏拒絕的機會,緊接著道:"有人來了."

雪玲瓏左手捏住三枚銀針,莫也是一臉的戒備,因為他們已經聽到了不遠處的馬蹄聲.

凰無望向雪玲瓏道:"雪玲瓏,你很幸運.竟然動了這個家伙.這一路上你安全了.雪玲瓏,記住,你欠我一命,他日我會找你,你必須還我一命."

凰無的聲音落下,隨即收好劍,身影如風一般消失在了雪玲瓏和莫的跟前,快得那叫一個咋舌.

氣得雪玲瓏那叫一個郁悶啊,該死的凰無,她雪玲瓏可沒有求他救她.再,不就是六個侍衛嗎?這個家伙不來,她和莫根本就可以解決的,而且一點都不費力.

當高大威武,一身古銅色肌膚的秦日照看到那一輛馬車陷在坑里的時候,蹙眉暗叫,晚了,看來自己趕來還是晚了一步,這雪玲瓏已經是遭遇了毒手.

秦日照剛毅的臉上染上一絲沉郁之色.隨即一鞭子抽在馬上,快速的沖向雪玲瓏所在的馬車.到了馬車邊上,勒住缰繩,躍下馬,然後看到的卻是一身簡約大方的女裝的雪玲瓏站立在風中,神恬淡,眼前躺著六個侍衛,換做別的女子,不是應該驚慌的嗎?這個女人倒是出奇的冷靜.出奇的悠然.似乎這躺著的六個根本就不是尸體一般,而是在地上睡.秦日照黑眸凜凜的探向雪玲瓏.

雪玲瓏揚起倨傲的頭對視上秦日照冷冽如刀子般的黑眸.滿眼的打量,古代果然盛產美男,這又是一個極品美男.那古銅色性感的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透著蝕骨的you惑.寬厚的肩膀,一身的軍裝,不用這個男人脫下衣服,雪玲瓏便能夠想象到這衣衫下的男人一定是寬肩窄腰,六塊胸肌.那機理分明一定是直穿下腹.眼前的男人的臉剛毅狂野,麥色的肌膚透著極致的性感,you惑.雪玲瓏是喜歡男人古銅色的,這樣顯得男人MAN一點.所以雪玲瓏的眼里滿是贊賞.

倒是秦日照的劍眉越蹙越緊了,此刻的他沉著臉,好似一只千年的猛獸被雪玲瓏給激怒了一般.如若不是他強行壓制一股怒意,此刻早就提劍一劍貫穿了她的咽喉,哪里還允許這個女人如此放肆的打量他了.讓他感覺自己此刻好似赤luo裸的呈現在這個女人的面前.

雪玲瓏自然是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的怒意.本來雪玲瓏想要給這個男人打個十分的,非常完美,擦,脾氣不行,美感也破壞了.

"女人,再盯著本將,心本將將你的眼珠子挖出來當彈珠."那聲音不染一絲溫,透著冰冷的寒意.顯然秦日照是真的有些惱怒了,平常女子,被他冷冽的黑眸一瞪早已經面色慘白,驚慌不已了.這個女人竟然還敢用她那一雙能夠看穿所有的眼睛大赤赤的打量他.

秦日照本不會出現在這里,如若不是上官棠出面,求得自家祖父,他秦日照怎麼會管這等閑事.這個女人的死活于他秦日照有何關系.至于這個女人的風云事,他雖然一代武將,但是也是有所耳聞.他雖然沒有唾棄這個女人,不過也不想和這個女人牽扯上.今日完全是受到祖父的命令.讓他前來救這個女人.

呃,這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壞.雪玲瓏絲毫不甘示弱,同樣勾起冷俏的唇淡然道:"你是誰?"

"我是誰,你不配知道."秦日照一臉的冷峻,絲毫不想和這個女人話.

擦,一個自傲的男人.呵呵,她以為她雪玲瓏想要知道他是誰嗎?如若不是凰無有人動這個家伙,她這一路上安全了,她雪玲瓏才不會理會這個男人.

正當這一邊寒氣交融的時候,身後的上官云鴻也趕到了雪玲瓏身邊,他忙跳下馬車走到雪玲瓏跟前,擔憂道:"雪玲瓏,你怎麼樣?沒事吧?"

當雪玲瓏看到一臉擔憂的上官云鴻的時候,她終于知道,眼前這個臭屁的將軍是上官世家動來救她的.雪玲瓏抬起眼望向上官云鴻,那雙眸之中染著一絲淡淡的感激道:"多謝上官公子擔心了.我沒事.那盜賊本欲搶劫,好在有這六個侍衛舍命相護,又加之聽到你們的馬蹄聲,那盜賊已經跑了."

呃,什麼是顛倒黑白,看雪玲瓏就足以明一切,救他的凰無此刻倒是成了盜賊了,而這本欲要刺殺她的六個侍衛倒是成為忠義之士.一邊的莫心中那叫一個汗啊.然後雪玲瓏的話則是讓上官云鴻和秦日照都愣了.這個女人在什麼呀?這六個侍衛可是皇後派來刺殺她的.

而且但看這六個侍衛身上的劍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六個侍衛分明就是要刺殺她.人家這般明著謊,縱然他們知道這個女人是在謊,卻無法反駁她.一邊的上官云鴻反應那叫一個敏捷啊,忙順著雪玲瓏的話道:"這六個忠義之士乃是士兵的表率,我上官世家敬重這等舍身護人的士兵,斷然會後葬這些士兵,還會厚待他們的家人."

上官云鴻這話就好似板釘上的釘子一般,釘下了.一邊的秦日照冷峻的雙眸泛著陰驁的寒芒,這兩個人在一邊一唱一和的當他秦日照是傻子麼?他秦日照有眼睛自己會看,有腦子,自己會判斷.

雪玲瓏自然能夠感受到一邊的秦日照的寒意,她雙眸盛滿淡淡的笑意,然後那眸子里分明是別有深,故意俏眉一揚,櫻唇微勾道:"這位將軍蹙著眉,難道是別有論斷?"

雪玲瓏這一邊一臉的悠然肆意,絲毫不擔憂.盡管眼前這個極品男人認定這六個侍衛是刺殺她的.事實也的確如此,但是她就是篤定這個男人絕對不會揭穿自己的謊.既然他出現在這里,這一刻就不會陰她.

這一點眼見雪玲瓏還是有的.

秦日照面色冷冷的,雙眸里的陰驁之色也是越來越濃郁,但是他的確如雪玲瓏所料一般,不會揭穿雪玲瓏此刻的謊.隨即劍眉一揚,高冷的聲音響起:"來人,這六個侍衛舍命救雪姐而死,將他們帶回去厚葬.雪姐,你請便."

秦日照這般話音,又是定下音,更是不查誰是殺手,殺害這些侍衛的人.

這個家伙還真的是冰冷自傲的可以.呵呵,沒有護送她到皇宮,就這麼想要離開,開玩笑了.她雪玲瓏是什麼人.狂妄腹黑的家伙,不腹黑這個男人她就不叫雪玲瓏了.

"這位將軍,玲瓏也很想要自便,但是現在六個侍衛因為保護玲瓏而犧牲了.這馬車也陷在坑里了.玲瓏這三寸金蓮,若是獨步走去皇宮的話,只怕無法及時趕到參加皇後舉辦的女兒節了."雪玲瓏話淡語輕,但是卻清晰的飄入秦日照的耳中.

"呵呵,的確,如若雪姐獨步走向皇宮,就是女兒節的尾巴都無法看上了."秦日照不屑的冷笑一聲道.

"什麼意思?"雪玲瓏微微的蹙眉.

上官云鴻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道:"玲瓏,秦日照將軍的意思是今年的女兒節根本不在皇宮,而是在皇家別院舉行."

秦日照,擦,這個名字還真是.如若不是場合不對,雪玲瓏定然是要拿秦日照的明日戲弄戲弄這個男人的.不過現在她怕自己這般還真的會將這個能夠平安送自己到皇家別院的救星給推開了.

雪玲瓏隨即又是淡笑道:"煩請日照將軍護送玲瓏前去皇家別院."

呃,上官云鴻都出了秦日照的名字了,這個女人竟然絲毫沒有變色,還能夠淡然冷靜的要求秦日照護送她去皇家別院了.

上官云鴻心中那叫一個狂汗啊.明這個女人的膽兒不是一般的大.

話若是有秦日照護送的話,的確,這一路上不會出現事,這秦日照可是有"冷面閻羅"的稱號.誰敢和閻羅替要求,分明就是找死.這個女人非但不怕,盡管還敢和這秦日照提要求.她一定是向天借膽了.

只是那也得這個冷面閻羅自己同意護送她,可是今日請出這個冷面閻羅已經是上官世家將唯一的一次人用了.人家也只答應趕來救人.而沒有答應他們會安全的護送她到女兒節上.

真如上官云鴻所料一般,秦日照又如何會答應雪玲瓏,護送她到皇家別院.盡管他兩日前才回京,對于京城內所知的事不多,但是對于這聞名汴京城的風云人物雪玲瓏還是知曉一些的.不是他刻意想要知道,而是整個東方世家全府上下茶余飯後都在閑聊這個女人.他是被迫的接受這些消息的.再了女兒節可是皇後舉辦,皇後要雪玲瓏死,他已經破例出面了.既然人沒事,他秦日照也絕對不淌這次渾水.

秦日照冷著臉便要揉動冰冷的唇.然後雪玲瓏好似他肚子里的蛔蟲一般,早就知道這個男人會拒絕,而且她掐好時間開口道:"玲瓏知道東方將軍是何等人物,自然忙得很.沒有時間護送玲瓏去皇家別院,只是玲瓏以為在路上玲瓏能夠向東方將軍那賊子,一劍封喉,不染一絲血滴,那身手,嘖嘖,好快,好厲害.莫,他長得什麼樣子來著……"

雪玲瓏故意蹙眉深思.隨後一臉欣喜的驚叫道:"啊……我好想記起來了……"

"記起來什麼?"秦日照忙出聲問道.

魚兒咬鉤子了.雪玲瓏隨即歎息道:"可惜這不是三兩句能夠描述清楚的,東方將軍這般忙,而玲瓏也要急趕著前往皇家別院."

雪玲瓏裝似搖頭惋惜一般,隨即悠然的轉身.邁開步子.

秦日照蹙眉,內心里有一絲絲的松動,望著那個向前走去的女子.本就陰驁的雙眸更加的暗沉下去.

雪玲瓏走得悠然,每一步都透著自信.她可是不擔憂,魚兒可是已經夠開始糾結了.對于秦日照這樣的男人,對于那六個侍衛的劍法,定然也是非常的感興趣.不過興趣歸興趣,這還遠遠不能夠讓秦日照能夠攪合進這趟渾水之中.她知道這軍人最最喜歡的是什麼.隨即雪玲瓏在前面朗聲起:"莫,我們上次的用兵之法我現在記起來了.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日費千金,內外騷動,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者,不仁之至也,非民之將也,非主之佐也,非勝之主也.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于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驗于度,必取于人,知敵之者也.故用間有五:……莫,後面你來……"

"啊,姐,什麼?"

莫也是陡然的被雪玲瓏這一驚一乍的弄得莫名其妙.雪玲瓏何時和自己過這什麼的鬼兵法了.他壓根就不知道好不好?

雪玲瓏眼底閃過一道慧黠的精芒.她自然知道莫不知道後面的兵法了.自己所念的乃是孫子兵法的離間篇.他若是會就奇了.雪玲瓏慧黠的一笑,隨即道:"你呀,你呀,真是有夠笨的,好在你是女子,若是你這樣的人為將,實在是國之悲哀,軍隊之悲戚啊."

"姐……"莫滿臉巨汗,不過他也不是愚笨之人,知道雪玲瓏這一番莫名其妙的話是針對那秦日照的.因此他洋裝好奇道:"嘿嘿,姐,奴婢愚笨,你就告訴我後面是什麼?"

莫一臉的急切的渴望雪玲瓏告訴自己.既然這是兵法,那麼他必須要記住,日後指不定能夠用上.

同樣好奇的還有秦日照.他停留著故意等著雪玲瓏,誰知道雪玲瓏卻不了,但見到前面的雪玲瓏對莫道:"好了好了,姐知道你好學.姐回去之後再好好背給你."

秦日照滿臉巨黑,他又不是不長腦子,他知道這個女人是故意的,故意用兵法作為魚餌,誘他跳入她的陷進之中.這實在是一個可惡的女人.

秦日照盡管覺得雪玲瓏可惡,但是作為將軍,這種兵法良策是可遇而不可求.他怎麼又會聽不懂.而且這個該死的女人卡住的正好是兵法至關重要的方法.秦日照一夾馬腹來到攔在雪玲瓏的跟前問道:"你快,後面是什麼?"

雪玲瓏在聽到馬蹄聲的時候,唇角揚起勝利的弧度.呵呵,對付這位將軍,這兵法果然管用.雪玲瓏在秦日照攔在她跟前的時候已經收斂起唇邊勝利的笑,她裝似非常為難道:"哦,是秦將軍啊.實在是對不起,今日玲瓏急著趕去皇家別院參加皇後設下的女兒節.玲瓏若是無法及時趕到,皇後怪罪下來,玲瓏可吃罪不起.將軍,改日吧."

"雪玲瓏,本將軍問你可是看得起你,所以你若是今日不,他日可沒有機會了."的確,秦日照明白,今日這女兒節對于這個女人,定然是凶險萬分.只怕這個女人今日不,還真的無緣再了.

雪玲瓏絲毫不懼怕,聳聳肩道:"謝謝秦將軍看得起玲瓏,玲瓏今日真沒有時間和秦將軍細."

隨即雪玲瓏蹙眉,此去皇家別院還真的有不少距離.走著去,可不是她的本意.再了,這個男人想要知道這兵法,竟然還對她臉色那麼的臭.實在是欠揍的家伙.

秦日照看著雪玲瓏的雙眸更加的陰冷,他堂堂大將軍,這個女人竟然敢設計他,不給他面子.實在是一個可惡的女人.讓人非常的不喜歡.

"呀,莫,此去皇家別院是不是很遠啊?"雪玲瓏陡然的驚叫一聲道.

一邊的莫還真的被雪玲瓏這一驚一乍的差點給嚇出心髒病來.心中狂汗,不過還是蹙眉配合道:"姐,是,如若走著去的話,只怕到中午時分還能夠感到."

"啊,那麼遠啊."雪玲瓏忙轉身對著身後還不明白狀況的上官云鴻道:"上官公子,煩請借你的馬一用."

雪玲瓏一開始默不作聲,像模像樣的從上官云鴻那里很自覺的將馬牽過來.

其實一早雪玲瓏就算計好了.上官云鴻驚訝道:"雪玲瓏,你……會騎馬?"

"不會.不過看過你們騎馬,也不難,簡單得很."雪玲瓏很干脆道.然後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差點又要把上官云鴻給雷得風中凌亂了.

不過.不過這個女人竟然還敢騎馬,還什麼,看過他們騎馬,覺得不難.他實在是想要敲開這個女人的大腦,看看她的腦子究竟是什麼做的.

雪玲瓏看著兩個瞬間黑著臉的男人,她自然知道自己一不心就玩弄了這兩個古代美男.呵呵,不錯,這個身體的主人,的確不會騎馬,甚至于連馬背都沒有碰到過.不過麼,她是現代的雪玲瓏.這騎術剛好不賴.

秦日照本就有些急切的心,在聽到雪玲瓏現在這不會騎馬想要騎馬,更加篤定這個女人需要他的幫助,相信定然會先將他所想要聽的接下去的兵法告知他的.只是他錯低估了雪玲瓏的能力了.

女人告訴你不會,難道你就一定要相信嗎?這就叫做虛實.她這是用自己給秦日照上的一課.

然而在秦日照自信滿滿的看向雪玲瓏的雙眸陡然的深幽下去.因為他看到了,雪玲瓏一腳踩在馬蹬上,隨即用力一蹬,轉瞬間已經瀟灑的坐在了馬背上,那漂亮的上馬姿勢.別有一番軍人的英姿颯爽.這……這個女人會騎馬!而且騎術還相當不錯.因為東起國的女子縱然會騎馬,要如此漂亮的上馬技術還真是沒有見過.

上官云鴻咋舌道:"雪玲瓏,你會騎馬!"

"不會,第一次騎馬.只是看過幾次而已.騎馬也不是難事麼."雪玲瓏一臉的自大道.

上篇:第121章:女兒節:要你命     下篇:第123章:怒火沖天,雪玲瓏,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