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31章:精彩,狠狠的反擊  
   
第131章:精彩,狠狠的反擊

風千雪對于雪玲瓏那叫一個狠啊.楚輕煙至于對穆青這樣,其實是將對雪玲瓏的恨意轉嫁到穆青身上而已.但是她對雪玲瓏的殺心則是更增加了一層.這個女人非除掉不可.

本來是要比試射箭的,但是雪玲瓏方才這麼一鬧騰,眾人哪里還敢比試射箭,只怕又是成了第二個穆青了.不過眾人現在也是面色一陣的白,要知道現在她們和雪玲瓏可是兩立的,這雪玲瓏雖然是嚇唬了穆青,但是也等于是狠狠的抽了她們眾人一個耳光子.

本來是想要奚落雪玲瓏的,嚇唬嚇唬這個女人,也沒有真的打算射死她.萬沒有想到結果成了這樣.穆青被嚇得尿了褲子.這個耳光抽的眾人那叫一個不爽啊.在場的眾家千金一個一個的心中都堵了一口氣.

眾家千金希望皇後和公主能夠建議不要比賽箭術了,這實在是在玩命啊.所以一個一個的雙眸巴巴的望向上首的楚輕煙和風千雪.

風千雪和楚輕煙又是一個眼神交流.風千雪深深的將自己心中的怒意壓下去.今日她就不相信沒有辦法治得了這個女人.

隨即風千雪收斂好自己的怒意,唇角勾起,臉上綻放開笑容道:"雪姐這箭術果然驚人.可是勝過丞相了.但是本公主可記得這丞相大人可不擅箭術.聽……丞相夫人五年前和人通殲……雪姐可有此事."

一邊的雪傾城陰損的一笑,上前柔聲道:"回公主的話,確有此事."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雪姐能夠有這麼好的箭術了.本公主解惑了."風千雪那一臉別有深意的笑.在場的眾人都是明白人,怎麼會不知道風千雪的意味是什麼呢,是在她雪玲瓏是花流舞和人通殲生下的野種.

雪玲瓏心中的怒意又是騰騰的燃燒起來,她允許這些女人欺負她,侮辱她,但是她斷然不允許這些個女人侮辱她的娘親.雖然這花流舞是這前身的娘親,但是現在她占據了這具身體,那麼她花流舞就是自己的娘親了.這風千雪膽敢侮辱她的娘親,很好.風千雪,你就要有膽量承受我的怒意.你以為你就清白了是嗎?

就算你清白又怎麼樣,從今日開始,我雪玲瓏你公主是殘花敗柳,你就是殘花敗柳了.風千雪,你休想再有一個好嫁處.風千雪也斷然不會知道今日她自以為是的一番嘲笑,的確是給雪玲瓏惹來麻煩,因為這話很快便會傳入雪天傲的耳中,而這雪天傲很快又會來找花流舞對質.不過也讓她風千雪得了一個殘花敗柳之名,和她雪玲瓏齊名了.乃至于風千雪本來是皇宮貴族各項想要的公主,乃至于最後也是無人問津.

雪玲瓏看向雪傾城,很好,這個女人她今日兩度讓自己難堪.她勢必要給這個女人狠狠的教訓不可.

雪傾城迎視上雪玲瓏,絲毫不懼怕這個女人,今日有公主和皇後在,她們可是恨不得雪玲瓏死.她自然不可能和皇後公主為敵.反倒是要和他們交好,將這個女人除掉,這樣自己就可以當上嫡女了.只是雪傾城根本就不知道,如若她今日換句話,或許她還有希望努力.只是今日她得罪的是雪玲瓏,注定了她之後的悲劇.

"好姐姐,你還真的是我的好姐姐."雪玲瓏望向雪傾城.雪傾城根本就不知道,報複從現在開始了.雪傾城,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不應該我娘.不應該應那一句話.呵呵,侮辱了我娘親.我倒是要看看究竟誰才是和人通殲生下的野種?

雪傾城被雪玲瓏這樣算計的眸光看得心中毛骨悚然,她知道這個女人在算計自己,不過她不知道的是這個女人究竟是在算計自己什麼?其實她內心里對于雪玲瓏是有些怕的,不過那心中的懼怕抵不過心中對于她的怨憤.恨意.這個女人分明事事不如自己,偏偏她就是雪相府的嫡女.這身份就壓死了自己,擋住了自己的錦繡前程.

眾家千金竊竊私語,譏笑聲不斷.雪玲瓏絲毫沒有將她們聽入耳中,她相信花流舞是清白的.這些女人嘲笑自己又怎麼樣,到時候就算這話傳入了雪天傲的耳中又怎麼樣,只要滴血驗親就可以證明她和雪天傲是不是父女關系了.

雪玲瓏冷冷的一笑道:"希望公主是真的能夠解惑.接下去女兒節還有事嗎?如若沒事,那玲瓏可就懇請告辭了."

雪玲瓏自然知道風千雪不會讓自己走,她只是不想讓她們繼續拿花流舞的事事,對于這種事,盡管雪天傲已經讓府中的人禁口,但是流傳出去也不是不可能,例如這雪傾城.

一邊的雪傾城嬌笑道:"姐姐才來就想著要走了,姐姐的琴藝堪為一絕,雖然方才我們已經比試過琴技了,傾城懇請公主和皇後再給姐姐一個機會."

"自然是要的,這雪三姐如此奇特的人."風千雪別有深意的勾唇笑道.

至于雪傾城雪玲瓏琴藝堪為一絕,那就是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會琴藝.她是自然巴不得這個女人出丑,到時候好治這個女人的罪.

一邊一身紫色錦衣的女子譏笑聲起:"這雪三姐的確是非常奇特的人,奇特的婚前失貞,竟然還能夠有顏面活著,真是奇特的不知道禮義廉恥.要是我呀,早就上吊自盡了.哪里還有顏面活在這世上.今日若不是皇後仁慈,你哪里能夠出現在女兒節上."這話是赤luo裸的諷刺了.雪玲瓏抬起頭望向這聲音的女子,一身紫衣翩然,但看這人是嬌媚不可方物.看似玲瓏婉約的一個女子,只可惜……

一個將軍之女竟然敢譏嘲她,當她雪玲瓏是柿子嗎?任意讓人捏.而且這柳玉還真的是挑錯了人啊,她就應該識相的閉上嘴.只可惜,她以為別人不知道的事,她雪玲瓏在方才那打量之中可是已經知道了.

隨即微微的上前兩步,聞到了那柳玉身上的氣味,便是十足十的篤定了.

隨即雪玲瓏譏冷的聲音響起:"柳姐,那你怎麼就不去死."

雪玲瓏這麼直接的一句話讓話的紫衣女子柳玉嗆了一口.話這柳玉乃是雪傾城的表妹.她這般出口全然是幫著自家表姐一起出氣.現在她的爹爹也是戰功赫赫,二品將軍.

現在這個女人竟然直接噴出這麼一句,眾人是根本不明白,但是柳玉微微的蹙眉,心中一驚,難道這個女人是知道了什麼?不,不會的.這個女人怎麼可能知道呢.

這柳玉那一絲驚慌可是沒有逃過雪玲瓏的眼睛,她凝視著柳玉的雙眸里那一抹譏嘲更加的濃烈了.柳玉啊柳玉,你以為你做的事是天衣無縫嗎?你知他知,沒有其他人會知道,只可惜,你錯了,你面前站著的人真是一個醫者,而且還是一個被稱為在世華佗的醫者.你要出來別人的清白,你首先自己就應該是一個清白的人,你一個連自己的清白都不能夠保全的人,居然在這里,要是她就上吊自殺.呵呵,這柳玉就足夠去死了.

柳玉被雪玲瓏看得非常的不安,但是她既然已經譏諷出口了,那麼她就應該譏諷到底了,因此一臉的怒容道:"雪玲瓏,你什麼?"

雪玲瓏唇角邊的譏嘲更加的濃烈幾分道:"柳姐,我叫你可以上吊自殺去了."

"雪玲瓏,你……"柳玉氣得想要上前給雪玲瓏一個耳光.一邊的千金趕緊拽住了柳玉.

雪玲瓏搖頭,這個女人脾氣還不是一般的差,更禁不住別人的三兩句就要動手,這等女人實在是沒有腦子.雪玲瓏隨即搖頭歎息道:"玲瓏以為柳姐這般信口人家清白,得煞有其事的,真當以為柳姐也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子,呵呵,沒有想到,柳姐還真是極符合這個——柳——姓了."

極符合這個柳姓了?殘花敗柳.雪玲瓏得就是這個意思,在場的眾人均是聰明人.稍稍一個會意就知道雪玲瓏的意思.

雪玲瓏故意將柳姓兩字咬的很重,拖得很長.不是雪玲瓏要重傷這柳玉,而是這柳玉自己不是清白之身就不應該拿這事事,本來麼,婚前與人歡好,這根本就沒有什麼.她雪玲瓏可不會鄙視人家,也不會無端端的去毀了她的名節,實在是這柳玉自己想要損她雪玲瓏,這可就怪不得她雪玲瓏讓她身敗名裂了.

她是篤定柳玉絕對不是完璧之身.因此她這才會這般.

柳玉也是聽出了雪玲瓏那弦外之音,那叫一個氣得面耳赤的.雙眸氣狠狠的想要將雪玲瓏瞪穿了去.她這一刻好想殺了雪玲瓏,因為她的內心里是擔心恐慌的,她柳玉的確不是清白女子了,已經同人交好.不過她柳玉才不要將這種事鬧得沸沸揚揚的,成為別人茶余飯後的消遣.而且她還想要飛上枝頭呢.盼著嫁給一個王爺,成為王妃.

"雪玲瓏,你誰殘花敗柳?"柳玉想要沖上去掐死雪玲瓏.

相較于柳玉的氣躁,雪玲瓏卻是一臉的淡定,一臉的肆意,一臉的淡然.雪玲瓏雙眸冷冷的一瞥柳玉,眼里的譏嘲又是再度深了幾許,這個笨女人啊.笨得實在是讓她無話可.雪玲瓏冰冷的唇冷笑道:"看看,誰氣得想要殺人,我就誰.柳姐,你是吧."

雪玲瓏這話雖然沒有明著,但是這已經比明更具有效果了,因為在場所有人只有柳玉一個人氣得面耳赤的,雙眸噴火,而且想要沖過去殺了雪玲瓏.

眾人均是將眸光凝視在柳玉身上.雪玲瓏得真的假的,這柳玉不是清白之身?已經是殘花敗柳了?

柳玉被氣得真的很想要掐死雪玲瓏,她氣得跳腳道:"雪玲瓏,你少在這里汙蔑人,你自己聲名狼藉,在這里汙蔑別人也和一樣.我柳玉才不是你雪玲瓏這種不要臉的女人.我要是失了清白,我就會上吊自殺.哪里還會這麼恬不知恥的活著,讓門楣蒙羞."

柳玉是為了證明清白這才出了這番話,只可惜,她的這番話倒是為她招惹了禍端.

話這眾家千金的眸光在柳玉和雪玲瓏的身上來回.至于雪傾城也是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表妹,想要為表妹開口,但是她又把雪玲瓏這個女人汙蔑自己.因此悄悄的往後退了一步,這柳玉沒有看到,雪玲瓏卻看到了.她不由得同這柳玉,這就是她想要為之出氣的好表姐啊.

廉價的親.再看向眾家千金,眼里滿是看戲的成分,也是只要事不關系她們自己,她們就應該看戲.到時候好可以成為她們茶余飯後的消遣.

其實雪玲瓏很不願意為難這些女人們,畢竟女人本就活得很苦了.女人又何苦為難女人.可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她今日也勢必只得讓眾人知道,她不好欺負.她必須對自己仁慈,這樣她才能夠對別人仁慈,一個連自己都無法對自己仁慈的人,又怎麼去對別人仁慈呢?尤其是她這個醫者,如若自己都沒有保護好,她又如何去施救別人.有時候助人和損人根本不相沖突.

話眾家千金心里的確是非常的樂呵,方才有一個被嚇得尿了褲子的穆青,現在又來了一個失了清白之身的柳玉.今年的女兒節,好生的有趣啊.她們相信接下去一定還會有非常好玩的事兒的.

雪玲瓏這一次是真心的歎息,如若這個女人她現在閉口了,那麼她還能夠在眾人面前是她雪玲瓏汙蔑她的,幫她澄清,畢竟在古代女子的清白比性命還重要.雖然她雪玲瓏不是好人,但是無端端的也不想要害人.人不害我我不害人.人若害我,我必害人.

她就是這樣一個人.只可惜她是給過這柳玉機會了,是柳玉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悔改.所以她雪玲瓏也勢必將她的事給捅破了去.而且還捅個徹底.讓她沒有翻身之地.

雪玲瓏再度抿動唇道:"柳姐,玲瓏的聲名狼藉不狼藉就不勞柳姐操心了.既然柳姐玲瓏我是汙蔑你,那麼玲瓏就在這里道道了.讓大家論斷論斷,玲瓏我是不是汙蔑你."

"雪玲瓏,你少在這里汙蔑我.你自己是殘花敗柳,恨不得全京城的女子都和你一樣是殘花敗柳之身."柳玉是真的害怕了,她不知道,這個雪玲瓏這個女人究竟知道多少,但是她知道,只要皇後下令,驗身,那麼她就=真的完了.而且她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夠知道她不是清白之身,這事就只有她知,還有那個男人知道,還有丫鬟,自己的丫鬟根本就不可能認識雪玲瓏.至于那男人也不可能認識雪玲瓏.實在是見鬼了,這個女人好邪門,她現在是有些相信傾城的話了,這個女人只怕是鬼附身了.

柳玉被自己的想法嚇得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啊.雪玲瓏隨即勾起邪冷的笑道:"請問柳姐,現在是不是月事不正常,一個月要來上幾次.而且身上還伴有異味,下|體是不是感覺到瘙癢,還不自覺的感到痛?在和男人歡好的時候,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如以前一樣的登上極樂,讓你能夠銷|魂?你心中是不是一直納悶,這是怎麼回事?"

雪玲瓏每一句,柳玉就睜大雙眼,瞪視雪玲瓏,她現在確定這個女人是鬼,一定是鬼,這些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就是連自己的丫鬟都不知道,這個女人竟然好似自己一般,全都知道.

雪玲瓏得人得一臉的淡然,然後這在場的畢竟是未出閣的女子,還沒有和男人歡好過,光是聽雪玲瓏這般,她們就聽得面色羞.這種私密的話,哪里可以拿到公眾場合.

柳玉盡管害怕,也盡管這一刻懷疑雪玲瓏是鬼附身了,但是她還是有一絲理智在,怒斥道:"雪玲瓏,你少在這里含血噴人.你自己這般銀蕩不堪就算了,你以為一個一個的都如你一樣嗎?上官世家的兩個公子是你的入幕之賓,南宮世家的大公子是你的入幕之賓,只怕這秦將軍也成了你的入幕之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好,很好,柳玉你又惹怒了我,你就不應該提花流舞,既然如此,那麼我就讓你永無翻身之地.本來我雪玲瓏還想要放過你一馬,這樣你縱然成不了正妻,但是至少還可以成一個側室或者妾,我就讓你徹底沒有人要.

"柳姐,的確有其母必有其女,但看柳姐這等樣子,玲瓏可以知曉柳夫人一二了.還有,不知道柳姐午夜夢回的時候,有沒有夢到一個哭泣的孩子.雙眸怨憤的瞪視著你,娘親,你為什麼要害死孩兒……柳姐,你可知道,那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啊,就這樣活活的被你給害死了……"

"雪玲瓏……你住嘴,住嘴,你少在這里胡八道."柳玉氣得跳腳,隨手撿起一支箭,便要刺向雪玲瓏.

雪玲瓏,身子微微的一撤,柳玉撲了個空,但是由于方才她沖的比較猛,因為慣性,整個向前撲去,那箭也深深的刺入地面.

柳玉失常了,這就更加印證了她已經是殘花敗柳之身的事實.眾家千金在之前或許還將信將疑,不過現在已經信了七八成了.

柳玉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此刻才冷靜下來,清醒過來,暗腦自己太過激動了.這下子她才暗叫,怎麼辦,怎辦?今日這事她必須要澄清,可是她要如何向眾人澄清自己,因為自己本就不是完璧之身了.

柳玉望向風千雪和楚輕煙,這兩人眼里滿是鄙夷,柳玉這個時候才望向雪玲瓏.只可惜後悔已經晚了.

柳玉軟下聲音道:"雪三姐,方才是柳玉出口冒犯了你,還請你幫我出幫我澄清."

呵呵,現在知道想要讓自己收回那話,她雪玲瓏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絕不收回了.她一早要是知道悔改,也不會逼得她出這番話來,讓她不得翻身.

雪玲瓏冷冷的一笑道:"柳姐,要澄清,你大可以懇請皇後和公主請人驗身便可,一驗,玲瓏是不是汙蔑你的便可見分曉了."

"雪玲瓏,你……"柳玉好不容易壓抑下來的怒意又是被雪玲瓏燃燒起來.此刻的她恨不得將雪玲瓏狠狠的撕裂了去.就是因為她早已經失了清白,不能夠讓人驗身,一驗身,就坐實了她殘花敗柳之身.

柳玉隨即咬牙切齒道:"雪玲瓏,你膽敢汙蔑我,我讓我爹爹拿你是問."

"嘖嘖嘖,柳姐,好氣派啊.我好怕哦.柳姐,你自己是殘花敗柳之身,你就恨不得別人都和你一樣是殘花敗柳之身.柳姐這世上還有一句話叫做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誰清誰濁,還是請皇後驗身的好.省得到時候你告我一個汙蔑柳將軍之女.柳將軍找我算賬.玲瓏可真是會驚恐不已的.不過玲瓏還是要提醒柳姐一句,勾|引勇猛的士兵不錯,但是也要節制著些."雪玲瓏這話到了這個份上,眾家千金又是一臉的看好戲.皇後自然是篤定了這柳玉是不潔之身了.如若驗身,那是對柳將軍的汙蔑.

"你……雪玲瓏,你竟然敢汙蔑我,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為今日汙蔑我的話付出代價的."柳玉的臉色顯然被雪玲瓏氣得鐵青鐵青.的確,她是和爹爹手下的將士有染.

呵呵,付出代價嗎?雪玲瓏隨即勾唇冷笑,大聲道:"柳姐,你可不能夠生氣,尤其是剛剛墮胎之後,更是不氣不得,會烙下病根的.還有,你要盡早調理身體,玲瓏不仿再提醒柳姐,你很可能得了不孕證,日後怕是再難懷孕了."

*******************************************

月票186票,216票加更完畢.親們月票,月票,投出乃們手中的月票.月票到246票就可以再加更了哦.飛月先去碼字.等親們到246的月票啊.

上篇:第130章:雪玲瓏漂亮的反噬(精彩不容錯過)     下篇:第132章:立威,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