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38章:雪玲瓏,你膽敢威脅本宮  
   
第138章:雪玲瓏,你膽敢威脅本宮

雪玲瓏那叫一個氣惱啊,該死的楚輕煙竟然在最後時刻還讓人放暗箭.這是非置自己于死地不可.雪玲瓏的心火在騰騰的燃燒著,她雪玲瓏發誓,只要活著走出這女兒節,她一定會狠狠的反噬這皇家害過她的每一個人,她吧u反噬人家當她雪玲瓏還真的是好欺負了去.

雪玲瓏是快速的捏好銀針,只是她萬沒有想到等她抬起頭來,便看到這風千月駕馬擋在了她的眼前,風千月對著雪玲瓏道:"雪玲瓏,你一定活得好好的,連我的那一份也好好的活著."

時遲那是快啊,那箭就那樣刺入風千月的右臂之中.

"公主."雪玲瓏拉住缰繩,這冷箭她可以躲避過的啊,可是風千月確確實實的為她擋下了這一箭,她雪玲瓏的的確確是欠下了風千月的恩.

風千月中箭之後直接的從馬背上摔下來.雪玲瓏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願意替她擋下這一箭,而且還是今日初次見面的人.雪玲瓏快速的拉住缰繩,馬兒還沒有停穩住,雪玲瓏就快速的從馬背上躍下來.趕緊奔跑到風千月的跟前.

這身後緊隨著而來的官家千金也是嚇得面色一白,每年的女兒節都會出意外,但是從累沒有像今年這麼多過,而且現在出事的還是千月公主.

雪玲瓏仔細的一看,好在那箭傷沒有毒,如若有毒就麻煩,也幸好這箭是射在風千月的右臂上.雪玲瓏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她盡管不需要風千月替自己擋下這一箭,但是伯仁卻因為她而受傷,那是事實.

本已經朝前面奔去的葉語蝶和趙香寒也從前面折返回來,至于她們,拿第一很重要,但是公主的安慰比這第一第二還要重要,因為這是她們的摯友.

趙香寒和葉語蝶看著雪玲瓏的風千月身上動看看,西看看,趙香寒急切道:"雪玲瓏,你還不快抱著公主上馬,我們要盡快送她回去,找禦醫醫治."

趙香寒是以為雪玲瓏杯嚇到了.其實不然,現在這中箭,右臂在不斷的流血,這皇家別院離皇城可是有那麼遠的距離,本來這風千月根本就不會死的,也不算大事,但是如若就這樣回去,會流血而亡,雪玲瓏石醫者,非常清楚這一點,她可不希望風千月死,至少這風千月不能夠因為是替她雪玲瓏擋下了這一箭而死.

趙香寒和葉語蝶跳下馬來,想要上前扶風千月上馬,雪玲瓏但看到趙香寒和葉語蝶的動作,面色一沉,冷喝道:"你們若不想她死,就別動."

葉語蝶和趙香寒被雪玲瓏的一臉的冰冷有些嚇到,但是看到公主右臂上的箭,以及不斷的流著的血,現在時間可緊急,必須盡快將公主送回去.趙香寒雖然不敢亂動了,但是也是氣哼哼道:"雪玲瓏,你干什麼,現在應該趕快送公主回去,找禦醫拔箭止血.再晚公主可是沒命了."

雪玲瓏隨即冷冷道:"遠水救不了近火,回去恐慌已經來不及了.況且我就是大夫,你們先別動她,我現仔細檢查一下,看看她有沒有其他受傷的地方.受傷的人,第一忌憚的就是亂動她,如若不能夠動,你們這樣一來,反倒是讓她再度受傷了."

趙香寒還試圖些什麼,一邊的風千月睜開眼睛,朝著一臉擔憂的趙香寒道:"香寒,聽玲瓏的.她不會讓我有事的."

風千月雙眸之中滿滿的信任,這讓雪玲瓏的心里一暖.風千月知道雪玲瓏在自責,她忍住痛,牽強的一笑道:"雪玲瓏,我沒事."

她本苦于沒有機會知道雪玲瓏究竟會不會醫術,但是今日她算是因禍得福了.能夠親眼見到雪玲瓏的醫術,皇兄的雙腿有希望了.

趙香寒和葉語蝶還是有些擔心.不過顯然是乖乖的站在一邊,不敢上前.畢竟公主都發話了.

雪玲瓏從腿上取下一把匕首,也從懷中拿出繃帶和傷藥,這些個東西本來她是為自己准備的,因為來之前她就怕一路上會有諸多對自己的暗算,果然暗算不少,倒是她自己並沒有出事,有人卻因為她出事了,好在自己有所准備.不然這風千月若是因為她而死去,那麼她內心里就會感到愧疚的.

她雪玲瓏不喜歡欠人恩,更不喜歡欠人一命.所以她要風千月好好的.

趙香寒和葉語蝶看著雪玲瓏拿出來的這些東西,那叫一個神了,這個女人還真的非一般的聰明,竟然事先有准備這些傷藥和繃帶.這一下子,她們有些相信雪玲瓏是一個大夫了.

雪玲瓏用刀割開風千月手臂上的衣服,並用自己自制的消毒水清洗了一下傷口.冷眸望向風千月道:"公主,拔箭會痛,你要忍著一些."

風千月慘白著臉對著雪玲瓏點頭示意她沒事,讓她盡快拔箭好了.楚輕煙早已經在一邊看著這里出事了,坐著輦車過來.帶著一大批的侍衛,對著雪玲瓏冷喝道:"雪玲瓏,你想要拿著匕首想要干什麼?"

雪玲瓏朝著楚輕煙冷冷的一笑,漆黑的雙眸里凝了一層冰霜,泛著嗜冷之氣道:"我在救人."

"雪玲瓏,你在救人?本宮看你,拿著匕首分明就是想要殺公主.雪玲瓏,把刀放下,你們還不快過去將千月公主扶上車."楚輕煙身側的侍衛提著刀指向雪玲瓏.

雪玲瓏面色陰驁恐怖,雙眸冰冷的好似兩把即刻便要出鞘的冰刃一般,嗜血的聲音響起:"皇後,我要救人,請你讓她們讓開,否則,你就休怪我不客氣."

雪玲瓏每一個字冰冷嗜寒至極.眾目睽睽之下,不給她面子,還膽敢威脅她,楚輕煙是氣急著了.雪玲瓏但見到楚輕煙絲毫不讓這些人退下,她勾唇冷笑,素手一揮,三個侍衛就倒在了地上.

"雪玲瓏,你……你膽敢威脅本宮!"楚輕煙那叫一個氣啊,最最主要的是,這個女人壓根就沒有接近那三個侍衛,那三侍衛居然就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而且身上沒有一絲血跡,這就奇了怪了.而雪玲瓏之所以將這三個侍衛斃命,那是她認出來了,是這三個侍衛將她引向死亡森林的.她雪玲瓏向來是一個睚眦必報之人.

楚輕煙滿臉的怒意,雪玲瓏再是冷喝一聲:"皇後娘娘,你也看到了,如若你想成為第四個躺在地上的人,你大可以讓這些侍衛上前試試."

"雪玲瓏……你……"楚輕煙那叫一個氣惱啊,不過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這身手真是邪門了.楚輕煙暗自對著侍衛使了一個眼神,示意人上前檢查,究竟是怎麼回事.雪玲瓏勾唇冷聲道:"想要多死幾個人,盡管上前查看好了.最好用手去摸摸."

這話似乎有弦外之音.那侍衛嚇得哪里還敢用手去摸.風千月慘白著臉,對著那侍衛冷呵道:"別動,都給我退後.她是大夫,本公主相信她."

風千月都這麼了,楚輕煙還能夠怎麼樣.那些個侍衛都是心的圍著楚輕煙.雪玲瓏絲毫都不將這些人放在眼里,如若她今日想要殺楚輕煙,那麼楚輕煙就休想活著走出皇家別院.她雪玲瓏自然不會這樣殺了楚輕煙,到時候她就成了通緝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一點她可是相當的懂的.再了,要對付楚輕煙,她才不會選擇用最笨的方法.

那些侍衛不敢再上前了.雪玲瓏隨即便不再理會她們,和風千月眼神交流,告訴她一定要咬牙忍住.風千月深呼吸,隨即拿了一撮黑發,咬在嘴里,對著雪玲瓏點頭示意,她已經做好了准備了.

雪玲瓏隨即"嗦"的一聲,那叫一個快.

風千月死死的咬住那一撮頭發.隨即快速的拿過傷藥撒在風千月的傷口上,又是用繃帶將右臂綁住.那嫻熟的手法,眾人都已經相信了,雪玲瓏是大夫.

那傷藥有止血止痛的功用.風千月瞬間就感覺到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本來火辣辣的痛著的傷口似乎也沒有那麼的痛了.但是面色還是非常的蒼白.

圍在這里看雪玲瓏救治風千月的眾家千金們那叫一個咋舌,這個女人好狂,好傲,居然威脅皇後.雪玲瓏上前,用身子擋住,一一的在那三個侍衛身上將三枚銀針收入中.

雪玲瓏隨即走過來,扶著風千月坐上風千月的馬,駕著馬兒理也不理會眾人,就直接的朝皇家別院門口而去.接下去不管還有多少的比賽,那都不管她雪玲瓏的事.

楚輕煙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雪玲瓏策馬離去,那叫一個不甘心啊,那些個侍衛卻不敢上前,因為他們可是只看到雪玲瓏素手輕輕的一揚,就三個人斃命了,他們都是要命的人.哪里敢追上前啊.

雪玲瓏帶著風千月出了皇家別院.隨即暗冷著聲音道:"公主,吧,你想要讓我替你醫治的人."

雪玲瓏之所以帶著風千月出來,就是因為她看到了風千月眼中的晶亮.別人受傷,吃痛都來不及,她竟然還有著壓抑的興奮.那一刻,實在的,雪玲瓏的心很堵,好不容易她以為風千月是單純的替她擋下了一箭,但是卻不是,這一種被利用的感覺,讓她非常的不爽,但是純如風千月救了自己是事實,那麼從今往後她就不再欠風千月的了.

風千月能夠感受到雪玲瓏身上傳來的冰冷.她艱澀的滾動喉嚨,想要解釋,她在替她擋下那一箭的時候,是真的沒有那一種感覺,她只是覺得,這樣的妙人兒若是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當她拿出那些東西替自己救治的時候,她才陡然的想起雪玲瓏是大夫,而且還是醫術了得的大夫.風千月滾動了幾次喉嚨,最終解釋的話還是吞了回去.也罷,只要能夠讓她救治好皇兄的雙腿就好,至于自己,她要誤會就讓她誤會去吧,她風千月和她日後恐怕也不會有太多的交集.他日很快她便要被父皇,作為政治聯姻,另嫁別國.她的人生已經注定的黯然了.

"雪玲瓏,我想要你救的是我皇兄越王風千華."風千月艱澀的將一句話吐完.

雪玲瓏帶著風千月來到城門口的時候,城門口的侍衛根本就不認識風千月,至于雪玲瓏麼,聽過她的大名,但是本人也不認識,他們只認識出行的通牒.

話秦日照,南宮翼,上官云鴻三人分別都得到了消息,很快的趕到城門口,但見到安然的雪玲瓏,三人均是松了一口氣,但是看到雪玲瓏身後蒼白著臉色的風千月,秦日照蹙眉道:"雪玲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帶著公主出了皇家別院."

雪玲瓏滿心的疲累,其實前面的于敵人較量的疲累還是少數,最多的心累,是因為這風千月,最後的利用.她掩蓋去雙眸內的黯然,對著秦日照道:"麻煩秦大將軍,護送千月公主回宮."

是啊,現在能夠盡快將風千月安然的護送回去的也唯有秦日照了,何況秦日照是大將軍,她護送回去,她雪玲瓏就是一張保命符.

秦日照黑著臉,這雪玲瓏真她娘的會使喚人啊.他秦日照本不想插手這事件之中,他可以發誓,這個女人帶著風千月出來,指不定就是將風千月當人質出來的,他滿頭的黑線,自己這送風千月回去,不就是變相的在袒護雪玲瓏嗎?他手握兵權本就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

他冷著臉道:"你自己帶人出來,你自己護送回去.本大將軍可不攙和進你們的事之中."

秦日照那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讓雪玲瓏勾唇又是背起《孫子兵法》的謀攻篇:"用兵之法,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全伍為上,破伍次之……"

才這麼幾句,剛將秦日照的勁吊起來,雪玲瓏就停下了,這讓秦日照氣得那個牙癢癢.他知道自己若是不答應,雪玲瓏絕對不會再背下去,他是糾結啊,從雪玲瓏短短的幾句話,他就已經斷定,這一篇更加適合他.這更讓他喜歡.隨即咬了咬牙道:"好,本大將軍答應你.來人,准備馬車,送公主回宮."

秦日照一聲令下,即可有侍衛快速的下去准備了馬車來.他此刻暗惱,早知道回京會攤上雪玲瓏刷這個該死的麻煩,他絕對不回京了.雪玲瓏似乎能夠看透秦日照眼里的氣惱一般道:"秦大將軍是不是在鬧心,回京居然攤上了我雪玲瓏這樣一個大麻煩,如若你一早就知道會遇上我這個麻煩,你就死也不會回京,對不對?"

秦日照雙眸陰驁下去,該死的,這是他內心的想法沒錯,這個女人竟然能夠看穿他的內心,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這可讓他非常的不爽,也是讓他非常的心驚.好在這個女人不為將軍,不是敵方的將軍,如若是敵方將領,依照她能夠看穿人心這一點,只怕他秦日照是每戰必敗啊.

雪玲瓏看著秦日照那陰驁的臉色,她知道自己對了,呵呵,心理學是一門高深的學問,這也是必須會的,真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雪玲瓏隨即勾唇笑道:"秦大將軍,不要氣惱,不定,你遇上我雪玲瓏是你今生最大的幸運之事呢.他ri你馬上作戰,不幸受傷,我還可以免費替你醫治不是麼."

"雪玲瓏,你這是在詛咒本大將軍."秦日照面色越來越暗沉,雙眸更加的陰驁冰冷.

雪玲瓏本就是故意這麼的,她就是要氣氣這個臭脾氣的秦日照,他一開始答應了她不就得了,還試圖想要和她撇清關系,嘿嘿,今日之後,只怕是真的難以撇清關系了.皇家對于秦日照只怕早就已經有些忌憚了,現在她又是袒護她,那麼秦日照只怕讓云帝暗惱了.

身後的風千月看著堂堂的冷面閻羅被雪玲瓏給氣得不輕,她好生的佩服,似乎這天下間,沒有這個女人怕的.那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兒讓她好生的佩服,好生的羨慕,她也好想如雪玲瓏這樣活得那麼的肆意,那麼的瀟灑,但是她知道這等肆意瀟灑,不是誰都有這等本事的.

她風千月就沒有這等本事.所以就沒有資格擁有這份瀟灑,這份肆意.

因為有秦日照的護送,雪玲瓏是放心風千月,南宮翼和東方云鴻那叫一個狂汗,這個女人還真是打蛇打七寸,順杆子上了.利用人的厲害啊.秦日照竟然兩度被利用了.他們算是見識到這個女人的厲害了.

雪玲瓏隨即想起了莫還在後面,便讓上官云鴻去接回莫.而她自己則是下了馬,走回去了.因為騎馬太造謠了,將這馬兒同樣的交給了秦日照解決.

上篇:第137章: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下篇:第139章:這一招,還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