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44章:殺你不會,本王,吃了你  
   
第144章:殺你不會,本王,吃了你

雪玲瓏這般瞥過頭去,不理會風千塵,眾人可都是屏住呼吸,風千雪是那叫一個恨啊,這個女人好大的本事,竟然敢和大王兄對抗.

風千塵如墨玉般的雙眸那是越來越黑,泛著冷冽的寒芒,陡然的染上了陰驁之色,幽冷的聲音響起:"怎麼,是要我過去接你?"

這幾個字幽幽冷冷的,別有意味,可是卻有著濃濃的威脅,雪玲瓏那叫一個氣堵啊,她前世何時被人這般如狗一般的喚自己過了.其實雪玲瓏還是有著女兒態的,她此刻好希望風千塵能夠過去,安慰安慰她,既然這個男人都已經來到了這錦衣司,橫豎都是為了她來的,就不要這麼臭屁哄哄的,可是前面的男人似乎這般的溫的人.

雪玲瓏隨即瞥過頭,一雙瑰麗的雙眸氣哼哼的瞪視向風千塵,又是氣哼哼道:"風千塵,我是你養的狗嗎?什麼叫打狗還要看主人."

雪玲瓏完這句話,不自覺的將她那櫻色的唇唇角向上翹起,好似撒嬌賭氣的女兒一般.這樣一面的雪玲瓏,眾人看得那叫一個瞪眼啊.這個女人是在賭氣?實在撒嬌?

這賭氣,撒嬌不是問題,問題是這個女人賭氣,撒嬌的對象可是又有鬼王之稱的邪王啊.

風千塵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那微微嘟囔起的唇,臉上因為他這句話而染上的氣惱,他雙眸之中的陰驁瞬間消融了,唇角微微的上揚,一絲若有似無的笑,顯然的他絲毫沒有因為雪玲瓏的抗拒而惱怒,反倒是因為雪玲瓏這一副賭氣的樣子心里劃過一道異樣的愫.那琉璃色的雙瞳內眸光耀華,狹長的墨眉微微的一蹙,性感邪魅的唇微微的蕩漾起來,幽幽的聲音響起:"哦,原來是因為打狗的事,好,不打狗,我們就打豬,打豬也要看主人吧."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錦衣司里的人全都華麗麗的被雷擊中了,傳聞中嗜血殘虐的鬼王竟然在錦衣司大牢里講冷笑話.格老天啊.這話聽著聽著,怎麼感覺是兩個人在打鬧的感覺?可是若是人的話,兩個人看著也不像啊,看雪玲瓏對風千塵,眼里根本就沒有那一種女兒戀慕郎的樣子,反倒是像仇人.可是偏偏風千塵為了雪玲瓏出現在這錦衣司里,偏偏就是來給雪玲瓏撐腰的.

打豬?這個男人罵她是豬.雪玲瓏本來向上翹起的唇唇角那是翹得更加的起來了幾分,整張臉都黑了,這個男人暗指她雪玲瓏是豬,這個時候他給她造勢她都不過去,其實她也不僅僅是在意,計較那一句而已,只是她怕這個男人以後還真的將她當狗貓般的呼喚了,雖然她知道,她和這個男人就像是兩條平行線.但是在僅僅能夠相處的時候,尤其是,自己將這個男人放在了心里.她也希望這個男人對她偶爾有些柔.這一邊的雪玲瓏還是在糾結之中.

這一邊,雪玲瓏還是在僵持著不過去,反正這個男人來這里了,她就不會讓她死,她就不過去.隨即頭又是氣哼哼的瞥開不去看風千塵.

另一邊的眾人腦海里各種天馬行空的對兩人想象之中.風千塵眸色一暗,身子陡然的一動,恍若一道日光,呼啦一下子,就已經雙手將雪玲瓏打橫了抱起,又是呼啦一下子,好似一道閃電般的,人已經再度的坐在了那凳子上.

雪玲瓏實在是那叫一個震驚,這個男人竟然真的過來接她.而且現在她這等髒兮兮的樣子,他竟然不嫌棄,竟然不在乎,而且被這個男人抱著的感覺好溫暖,很有安全感,這一刻,讓雪玲瓏感覺到,好似她真的找到了依靠一般.

回想方才那一瞬間,這個男人的速度,真的快得好似光一般,她心中暗驚不已.雪玲瓏就這麼呆愣愣的抬起雙眸,眼里顯然的是有著震驚,有著崇拜之色,還有那一種淡淡的女兒愫.雪玲瓏眼里的所有都映入風千塵的眼里,風千塵那性感的唇又是微微的向上揚起了一個弧度.隨即那修長如竹節般分明的手骨,輕輕的抬起,替雪玲瓏順了順凌亂的墨法.這下子,眾人再一度被劈中了.

鬼王竟然,替雪玲瓏順發?抱了雪玲瓏.風千雪是已經不知道什麼了.今天的突發狀況還真不是一般的多,而且這都是風千塵帶給大家的.

那冰涼的指腹碰觸到她的肌膚,冰冰冷冷的感覺,讓雪玲瓏的心為之一跳,這個男人的手指也太過冰冷了,好似地獄之中冰冷的魔鬼的手一般.但是魔鬼的手又哪里有他這一雙手修長,白希,纖美?雪玲瓏看著眼前俊美的讓人神共憤的男人,艱難的吞了幾口口水,那誘人的唇在前面,她還有種沖動擒住這一張誘人的唇狠狠的蹂躪.身體比大腦更是做出了舉動.

雪玲瓏就這樣主動吻上風千塵的唇.溫軟的唇碰觸到風千塵那冷如寒冰的唇的時候,雪玲瓏但被那一種嗜冷的寒意,瞬間侵入,腦子清醒過來,當看到自己竟然在親吻風千塵的時候,她的大腦當機了.她……她竟然在錦衣司里,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風千塵,這不是坐實了她行為浪蕩,用狐媚之術勾|引男人.

周遭的人一個個的張大嘴巴,瞪視著雪玲瓏,這個女人竟然堂而皇之的在他們的面前勾|引風千塵.格老天啊,你這演得又是哪一出啊?雪玲瓏震驚的臉和風千塵的臉貼近,唇依舊在風千塵冰冷的唇上.

眾人都是屏住凝神,一邊的洛天看著雪玲瓏的舉動,眼里劃過一絲興味,有趣,若是讓皇帝老子知道,他恨不得除掉的女人,他的兒子在和這個女人濃脈脈.不知道他會如何.不過顯然的很快皇上就會知道了.洛天冰冷的臉上劃過一道興味.這是破天荒的第一遭覺得這錦衣司里面也有溫啊.

風千塵幽暗的雙眸內,絲毫沒有怒意,也沒有推開雪玲瓏,因為那他那冷如冰的唇是需要這張唇溫暖自己了,這感覺不錯.因此風千塵就沒有推開,任由這張唇溫暖自己冰冷的唇.是很不錯,不過這個男人忘記了這里可是在錦衣司,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面啊.

良久雪玲瓏的大腦開始運作,她聞著風千塵身上淡淡的藥香味,微微的蹙眉,這個男人的身子真的有病?眼珠子一轉,她的唇竟然還貼著風千塵的,她反射性的趕緊移開.那雙眸如鹿斑比般的望著風千塵,深怕這個男人下一刻就將自己撕裂了.因為自己這狼藉的聲名,哪里有什麼資格去玷汙這個男人.

風千塵看著眼前這變幻多彩如琉璃色般華美的雙瞳.那冰冷的唇微微的勾起一絲弧度.隨即邪魅的聲音響起:"你輕薄了本王."

雪玲瓏雙眸暗沉下去,現在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是的,她的確是輕薄了這個男人,可是聽著這話怎麼感覺那麼的怪異呢?這一刻的她實在不知道該什麼好.似乎什麼都是錯的.生殺大權似乎一瞬間都落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不過倨傲如雪玲瓏,她抬起倨傲的頭,雙手故意圈上風千塵,如妖精般的魅惑的一笑道:"我就輕薄了你,你想怎麼樣?殺了我嗎?"

雪玲瓏的話再度讓剛剛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的人,再一度的張大嘴巴.這兩個人還真的就**調上,張劍此刻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看來這個姑奶奶還真的是好大的本事啊,好在自己沒有對她用刑,不然她要是在風千塵的耳邊吹吹耳旁風,他直接就要躺著出錦衣司了.張劍暗自摸了幾把冷汗.不過心中也是暗自道:邪王啊,雪玲瓏啊,你們兩要**也麻煩回邪王府或者宰相府去,這里可是錦衣司,你們就不要嚇唬我們了.

只可惜張劍和侍衛們的心聲風千塵和雪玲瓏都沒有聽到,一邊的洛天倒是看得興味至極.

"呵呵,不殺你,本王,吃了你."風千塵冷冽的雙眸一暗,浮起嗜血殘虐的寒芒.這樣的他好似來自地獄的魔鬼一般.

分明很可怕的樣子,然而雪玲瓏卻覺得這個男人很滑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手勾著風千塵的脖頸,一手把玩著風千塵的一撮墨發.

"如若被君食之,玲瓏甘之如飴."這分明就是戲謔的話,可是卻讓風千塵的心里一暖.因為這個女人的眼底劃過一絲心疼.不同于別的女人的的恐懼.如若是別的女子,不要是輕吻自己,就是靠近自己都會驚恐不已,或者早已經嚇昏了過去.還有,方才那一張嘴好軟,好暖,他覺得非常的喜歡.

風千塵眼里殘虐嗜血的寒芒收斂起來,面容上依舊還是冷著,但是顯然已經是平靜了許多,他那冰冷的唇微微的蕩漾起來,幽暗的聲音響起:"這張嘴很甜,本王准許你,每天都要用這張嘴舔本王的唇."

"轟………風千塵的話好似一道驚雷擊中了錦衣司里的眾人,又是被擊的分不清今夕是何年?

雪玲瓏也是睜大眼睛,這個男人什麼意思?每天用她的嘴舔他?該死,這個男人又把她當狗了,只有狗才是用舔的好不好?

正雪玲瓏又嘟囔起嘴非常的不樂意風千塵用了一個舔字來形容自己的時候,風千塵看著她這樣子,心里竟然盛開了久違的陽光,二十多年了,他的心里一直都是陰冷的.

緊接著,風千塵依舊抱著雪玲瓏,對著那已經被驚呆的眾人道:"洛統領,繼續審案吧."

繼續審案?眾人狂汗啊,這還怎麼審案啊.那犯人可是在他的腿上,被他抱著.開玩笑了啊.

可是這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

不過顯然的風千塵似乎後知後覺的發現了雪玲瓏在自己的懷中一般,那邪魅的唇揉動起來:"過去吧."

雪玲瓏的心陡然的一沉,原以為這個男人會直接的帶自己離開,方才盡管冷著臉還能夠和自己調笑,轉瞬間,這個男人竟然要將自己揮走.雪玲瓏瞬間低垂下頭,心中止不住的黯然,她不是死皮賴臉的人.這一刻,雪玲瓏沒有計較這個男人將自己如狗一般揮走,因為她還需要保留一點尊嚴,嬉笑怒罵都可以.唯獨尊嚴不能夠任意踐踏.何況這個男人又不是自己的誰.

雪玲瓏又是暗暗的告訴自己,讓自己別癡心妄想了.可是不知道怎麼的,這個男人只是簡單的三個字,居然有一種讓她委屈的想要落淚的感覺.

眾人也是相當的不解,前一刻兩人你儂我儂,下一瞬間,邪王就將雪玲瓏推出來了.他們也是看不懂了.不過經過方才,縱然不懂,但是他們也不敢對雪玲瓏動手.

倒是洛天,收斂起眼里的興味,冷著臉下令道:"去,將陸明帶上來."

"是."很快,有侍衛下去,將一個滿身皮開肉綻的陸明帶了上來,話這陸明就是皇家別院里抓到的刺客,也是證人.

洛天暗冷著臉道:",是誰指使你刺殺皇後和公主的?"

"是這個女人拿出三千兩黃金請我刺殺皇後和公主的.我鬼迷了心竅,才會答應雪玲瓏,替她殺了皇後和公主."陸明一臉的陰狠的瞪著雪玲瓏道.

這陸明那陰恨的眸光落在雪玲瓏的身上,還真的有那麼一種苦大仇深的感覺.

"雪玲瓏,,是不是你,拿錢買凶的?"洛天望向一邊黯然憂傷的雪玲瓏.

雪玲瓏心是非常的黯然的,呵呵,讓她什麼呢?有人證在,她了有用嗎?能夠證明自己清白的人證就算不昏迷,不被家人關起來,她們會替自己作證嗎?

這是皇權至上的封建古國,她根本就是被栽贓嫁禍的,他們會信自己嗎?方才那一刻,她是真的以為風千塵是直接帶著自己走,是對自己不一樣的.也對,對于他這樣一個王爺,女人勾|引他,魅惑他的多了去了,逢場作戲罷了.

雪玲瓏,他不過逢場作戲罷了.會出現在這里,或許就如他之前在皇宮宴會上的,她只不過是他的玩物.

她是一個玩物.而且這事關皇後,一國國母,她自己不殺人有用嗎?皇家已經替自己烙上了烙印了.這一刻的雪玲瓏也不知道,似乎想要賭氣一般,這從來不是她會有的緒.她勾起唇角,望向洛天道:"是我命他刺殺皇後和公主."

風千塵的冷冽的黑眸染上陰驁之色.狠狠的瞪視著雪玲瓏.恨不得將這個女人瞪穿了一般,整個人散發著嗜血的殘虐.

洛天的雙眸也是暗沉下去,這個女人究竟搞什麼?賭氣?這實在是不明智之舉,拿自己的性命賭氣,要知道這里是錦衣司.她要找死,絕對不會手軟.

風千雪大聲道:"你們聽聽,現在可是這個女人自己承認是她花錢買凶刺殺我母後和千月妹妹的."

風千塵冷冽的黑眸狠狠的一瞪風千雪,讓風千雪噤若寒蟬一般,趕緊閉上嘴.

雪玲瓏感受到風千塵眼里嗜血的殺氣,再看到他的這般舉動,這讓雪玲瓏黯然的心再一度的活絡了起來,瞬間又有了作戰的斗志.大起大落的緒只是同樣的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和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那般的簡單.

雪玲瓏抿動唇道:"公主,玲瓏話可還沒有完呢.是我命他刺殺皇後和公主——絕不可能."

"呃……"眾人又是狂汗.這個女人話能不能不要這麼的大喘氣啊.這喘氣的時間也夠長了.

雪玲瓏這話落下,風千塵眼里的陰驁再一度的消融了下去.兩個悄然之間緒波動的男人.自己卻絲毫不知.

不過雪玲瓏知道,現在此事可是事關刺殺皇後,那麼皇家要弄死她也是在理.

洛天那唇微微的一抽,這個女人的緒起伏也太快了吧.不過他絲毫沒有外露緒,暗冷的聲音道:"那你如何證明你沒有買凶刺殺皇後和公主呢?"

雪玲瓏思緒翻飛,隨即道:"玲瓏沒有那等本事安排人進皇家別院,皇家別院參加女兒節的千金們都可以作證.只要洛統領將千月公主,葉語蝶,趙香寒帶來,他們就能夠替玲瓏作證."

"千月公主現在還昏迷之中,如若替你作證.至于葉姐和趙姐,兩位姐結伴出游了."洛天冷望著雪玲瓏.

這個女人能夠想到的幾個人確實能夠替她作證,她想到的,只怕皇家也已經想到了,這又怎麼會給她機會呢?

風千雪心中暗自冷哼道:"雪玲瓏,真是笑話,我皇妹被你刺傷,現在還昏迷之中,你竟然還滿口胡.我們倒是有證據,在場參加女兒節的千金們都可以證明是你在女兒節上處處針對我母後,挑釁我和母後.的確,我皇妹和你無冤無仇,你原本要刺殺的是我母後和我.千月只是為了救我而受傷.洛統領,你就是這麼審案的."

風千雪給洛天施壓,不要這風千塵在,就是風千塵不在,他洛天也不會是風千雪能夠施壓成功的人.

洛天有興趣的是,在現在路都被堵死的況之下,這個女人怎麼辦?

陸明一口咬定是她雪玲瓏花錢買凶.她沒有證據.這一邊的雪玲瓏暗自氣惱.自己無人證,無物證可以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一邊的風千塵陡然的嗜冷的聲音響起:"洛統領,錦衣司就是這麼審案的?"

洛天自然是聽出了弦外之音,但是麼,洛天卻假裝不解道:"那在王爺的認知里,我們錦衣司應該如何審案呢?"

"呵呵,洛統領,本王原來不知,錦衣司審案都是如此的溫柔,一邊的刑具擺著都是唬人的嗎?"

風千塵冷冽的黑眸指向那些刑具.雙眸之中又是布滿陰驁之色.

洛天一臉的平靜,絲毫沒有意外,果然這個男人方才就是這麼個意思,看來這風千塵還真的是替雪玲瓏撐腰撐足了.嚴刑逼供.

的確這是一種好方法.

風千雪在一邊也是冷哼道:"洛統領,你繼續審案,不要因為本公主和大王兄在,不用擔心會嚇著我們."

風千雪是以為這刑具是用到雪玲瓏的身上的,但是顯然的她錯了.她這是變相的在告訴洛天,他洛天是皇上的人,應該聽皇上的,只可惜,這洛天不是一個會看勢力行事的人.

"好,恭敬不如從命了."洛天冷聲道.隨即命令侍衛拿起一邊的鞭子,還是選擇比較保守一點的.畢竟有風千雪在.

洛天是沒有明對誰用刑,這下子可是難住了侍衛們了.隨後看向風千雪,打算對雪玲瓏用刑,畢竟這風千雪可是代表著皇上來的.

那兩位侍衛上前要將雪玲瓏綁在十字架上.

風千塵手中的杯子往地上狠狠的一甩,"砰"的一聲,清脆的響聲起來,嗜冷的聲音也響起:"呵呵,洛統領.你平日里都是這般黑白顛倒的辦事的嗎?"

黑白顛倒,這話已經很明顯了,那以為就是雪玲瓏是白,這陸明是黑,本來他洛天就是故意的,故意讓風千塵操心,果然這個男人如自己所願般的開口不淡定了.他心中暗笑自己獲勝.不過這種勝敗,也只有洛天自己一個人知道樂趣.

那兩個侍衛求救似的望向洛天,洛天用手指了指另一邊,沒有為難這兩個侍衛.

雪玲瓏望向依舊一臉冷冽的男人,眼神冰冷,沒有感.不過他方才的黑白顛倒就是直接的將她給維護了.心中不竟然的又是劃過一道暖流.只是這個男人現在的眼神冰冷,根本就沒有拿正眼看自己.這又是讓她的心黯然下去.心中蕩漾著酸澀的滋味.

上篇:第143章:混蛋,她雪玲瓏又不是狗     下篇:第145章:他的人只有他可以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