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45章:他的人只有他可以欺負  
   
第145章:他的人只有他可以欺負

再一度在心中告誡自己,雪玲瓏,不要被這個男人方才的逢場作戲,偶爾逗弄玩物給欺騙了感.不要投放感下去,因為你根本無法從這個男人身上得到同樣的感.因為感的傷,你傷不起.可是正如,感若是能夠控制,那就不叫真的感.

一邊的風千雪雙手死死的掐進了手心的肉里.現在這王兄是要袒護這雪玲瓏到底了.

風千雪想要冷呵雪玲瓏的時候,風千塵又是恰巧的陰驁的寒眸一瞪,風千雪又是被嚇得不敢開口.

這一刻,一邊的劉明則是被錦衣司的侍衛給綁在了十字架上,其實在皇後找上自己的時候,劉明就已經明白,自己早晚都是一死.他是害怕的,可是他能夠不答應嗎?不答應話,也還是一死.只有按照皇後所,成功了,那麼他還有活著的機會.

風千雪是在一邊氣得面容猙獰的可怕,此刻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雪玲瓏就已經被風千雪給萬箭穿心而死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今日大王兄竟然如此堂而皇之的維護這個女人,而且這還是父皇下令的呢.

更該死的是,這洛天竟然聽這大王兄的,現在她只能夠氣惱著,什麼也不能夠做,偏偏這大王兄有太後溺愛著,父皇寵愛著.他就算是干出逆天的事來,只怕父皇也不會責罰他.

風千雪的威脅對于洛天而是根本就不管用啊.那劉明被狠狠的一鞭子一鞭子的抽.

"啊……啊……"一聲,一聲的慘叫聲在這里響起.這鞭子上可惡的是被抹上了刺激的藥,只要一鞭子稍稍的抽傷了肌膚,下一鞭子就好似要痛得死去一般.饒是劉明這樣一個大男人,也頂不住幾鞭子就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王爺,我招,我招."劉明慘叫道.

"."冰冷的一個字透著不容置疑.那鞭打的侍衛停下,劉明滿面血淚,淒慘不已道:"王爺,真的是雪玲瓏用三千黃金讓的刺殺皇後和公主的啊.是我該死,是該死,鬼迷心竅了,王爺饒命啊."

"打,狠狠的打."每一個字都透著嗜血的殘虐.

隨著風千塵冰冷的聲音落下,錦衣司的侍衛再度鞭子提起來.一鞭子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劉明的身上.

雪玲瓏一臉的冷絕的望向劉明,這個男人是活該.她的眼里絲毫沒有同,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尤其是要刺殺她的人,就跟不值得同.

劉明又是痛了不行,忙求饒道:"王爺,我招,我招."

"."又是冰冷嗜血的一個字,

"是……是雪玲瓏讓我刺殺皇後和公主的."劉明還是一口咬定是雪玲瓏要她刺殺的.

你這劉明不怕嗎?自然是怕的,但是他明白,若是他照實了,那麼也是一死啊.

風千塵嗜血殘虐的聲音再度的響起來:"洛統領,嚴刑逼供是需要的,但是麼,你們也不能夠屈打成招不是嗎?這麼下去,反倒是犯人受不了你們的用刑而自殺了."

聽了風千塵的話,風千雪心中一喜,就是劉明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堅持還是值得了,可是他萬沒有想到的是,緊接著風千塵的話,讓他頓時又是墮入到地獄之中.

"為了防止他受不得刑罰,去,將他的舌頭給剪下來."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雪玲瓏唇微微的抽了抽,這個男人還真的夠嗜血.怪不得會被稱為鬼王了,呵呵,這心也不是一般的恨啊.

在這錦衣司結結實實的讓她感知到了,這皇權至上的國度里,權利話.那錦衣司的侍衛馬上准備剪舌的器具.

雪玲瓏從頭到尾的看著,一邊的風千塵眼底劃過一絲贊賞,這個女人很聰明,知道自己要她學習什麼.她就在一邊一直將這些看入眼中,的確這就是這個權貴們的手段.只要你足夠強大,你也可以玩忽弄權.

至于這劉明不過就是一條狗而已,主人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隨意被人利用.

話這減舌還是有些殘虐的,先是剪了五分之一的舌頭掉,只是短了一部分,顯然的還是可以話的,但是劉明抿動嘴唇就痛的不行.

一邊的風千塵又是嗜血的聲音響起:"哦,嘴巴倒是挺硬氣的,不是嗎?來人,執行剮刑."

話這剮刑就是千刀萬剮.在人身上割一千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而且還最最主要的是還能夠讓人活著,痛苦著.

那劉明一聽這等殘虐的手段,早已經嚇得不行,此刻他心里恨死了雪玲瓏,為什麼這個女人當時就沒有受傷,如若受傷的是這個女人,那麼他今日就不會受這等痛苦,他這一切都是這個女人害的,到這個時候這劉明還是在怨恨雪玲瓏.

雪玲瓏看著劉明眼里的恨意,心中冷哼,這個可悲的男人,不自省反倒是責怪她.真是咎由自取.

洛天在一邊也是佩服這風千塵的手段,這個男人還真不是一般的腹黑,無恥.

就是一邊的雪玲瓏也是深深的感知到了.她自問自己是腹黑的主,但是遇上這風千塵,她算是見識到了何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

"大王兄."風千雪氣惱的叫了一聲.

風千塵抬起頭,看向風千雪道:"怎麼,千雪害怕嗎?好吧,既然千雪害怕的話,那就換一種刑罰好了,將劉明手腳砍下來,泡到酒缸里做成人髭吧."

風千雪那叫一個氣啊,她自然不是害怕,這些個有什麼害怕的.

做成人髭,這是何等的殘虐的事,讓人活著,但是卻生不如死.這才是最最殘虐的.

洛天勾唇贊賞道:"王爺果然好提議,下官這就吩咐人下去."

雪玲瓏唇又是惡劣的抽搐了幾下,這兩個人,還真是有的比.

那劉明聽了早已經嚇得不行了,他趕緊求饒道:"王爺,我招,我招,是皇……"

風千雪狠狠的一瞪劉明,用眼神警告.那劉明隨即知道自己唯有一死,因此他想要咬舌,一邊的陡然身影快速的一閃,不知何時在他手中捏著的一團黑布就賽進了劉明的口中.

"來用,用刑."就這樣殘虐的刑法用在了劉明的身上,被砍掉了雙腿和雙手,錦衣司里隨即又是給他止血.劉明就深深的被泡在了酒缸了.風千雪是被嚇得面色煞白的恐懼.

雪玲瓏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殘虐的刑法.

但是她什麼也沒有,她是明白,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在權貴者的心中,人命低賤如螻蟻,生死都由不得你.

風千塵在用這等殘虐的方式叫她成長,叫她明白,只是她不用教就知道了.所以從頭到尾,她都沒有開口話.她知道這個男人要自己看著這一切,將這一切看入心中,讓自己成為權貴無法觸及的人,那麼到時候是她玩忽這些人,而不是如現在這般被這些權貴玩弄.

其實風千塵是離開了沒有錯,皇家也的確是安排人,將葉語蝶和趙香寒送走了,但是他們錯就錯在想要刺殺了這兩人,被他救下,誠如雪玲瓏所的,這兩個人可以證明那箭是要刺殺雪玲瓏的,還有千月,玉邪已經替千月服了解藥,這三個人現在都可以為她作證.因此他才如此肆無忌憚的在這里對劉明進行施行,最最主要的是,這個人竟然妄想要刺殺雪玲瓏.他的玩物,什麼時候輪得到別人動手了.誠如他方才的,打狗也要看主人呢.

他若是不同意,誰敢動他的人.那麼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再了,這是他的人,要欺負也只能夠是他欺負.

若是雪玲瓏知道風千塵心里的想法,估計又是要狠狠的凌亂一把了.

其實有沒有這些證據無所謂,誠如,這是一個皇權至上的社會,只要他風千塵雪玲瓏沒有花錢買凶,那麼她雪玲瓏就沒有花錢買凶.要弄一個證據也是非常的簡單的事,這對于風千塵而是菜一碟,不過他現在倒是真的有證據.

雪玲瓏並不知道風千塵私下里為自己做的,她現在只記住風千塵用事實告訴她的事,她雪玲瓏現在無權無勢,所以才任由這皇室捏圓揉扁.他方才的直接袒護就明了在這古代權勢的好處.她雪玲瓏要做的人是做一個有權有勢的人,到時是她玩弄別人,而不是任由這些人玩弄自己.

聰明的人,不需要過多的指點,便能夠領悟到其中的精銳,對于雪玲瓏的表現,風千塵是非常的滿意,也不勞他為她費心了.

風千雪氣得恨不得咬死雪玲瓏,都這樣暗算這個女人,如若這樣都死不了,日後想要再弄死這個女人恐怕沒有那麼的容易.因為現在風千塵護下了雪玲瓏.

這一刻,在錦衣司里,侍衛和張劍都是暗自的慶幸自己,沒有對雪玲瓏施刑,不然這個鬼王不知道會怎麼對付他們.但看方才那些殘虐的手段,這鬼王使起來可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但是這劉明竟然還不開口.

風千塵又是冷聲道:"在酒缸里加辣椒水."

雪玲瓏再一次感受到這個男人的嗜血殘虐,這人命在他眼里根本就如浮塵一般.可是明明如此殘虐的人,雪玲瓏卻不覺得這風千塵手段狠辣.他這只是在這個時代里的生存之道而已.有時候,對別人的殘虐其實是在挽救人,一如,這個男人在整治了劉明這個試圖刺殺她的男人的時候,也是在變相的告訴別人.警戒別人,同時是在救她.現在在人證物證都對自己不利的況之下.

無疑,風千塵的做法是最最直接而有用的.

既然她在這個封建古代,那麼她就要接受這個時代的生存法則.風千塵看雪玲瓏,眼里的贊賞是越來越濃烈了,顯然的他對于雪玲瓏的表現是非常的滿意.

等放了一部分的辣椒水進去之後,洛天冷血無的聲音響起:"劉明,,是誰指使你刺殺皇後和公主的?"

劉明非常的痛苦啊,他是有堅持,有原則,但是他實在是受不了了,劉明知道自己斷然不能夠供出皇後來,不然會累及家人.但是不,他實在是太痛苦了.他隨即趕緊痛苦道:"的沒有刺殺皇後和公主,的只是想要刺殺雪玲瓏,只是失手沒有殺死雪玲瓏,因而心有不甘,故意嫁禍給雪玲瓏,死也拉個墊背的."

事到了這里就已經可以告一個段落了.也不必用到葉語蝶和趙香寒,風千月也算是救了雪玲瓏了.他救活她也算是替雪玲瓏還了恩了.兩清了.

這就是風千塵,在他將雪玲瓏當成是他的人之後,他就不願意讓他的人欠別人人.

事到了這里已經是落下了帷幕了.而且這風千塵最最慪人的還是故意開口道:"千雪,你覺得呢?這事這樣能不能高一個段落了."

風千雪氣得肺都要爆炸了,不過一邊的雪玲瓏是怎麼看風千塵怎麼的滿意.這個男人腹黑沒有錯,但是只要他的腹黑不是對自己的,而是為自己的,她是一千個一萬個喜歡.

風千雪是看懂了風千塵的威脅,如若她膽敢不的話,她相信他還會繼續各種殘虐的手段,逼問那劉明,現在自己想要弄死劉明也不是那麼的簡單的事.因為有風千塵在.

她無奈只能夠承認這事就此結束了,替雪玲瓏親自開脫了罪名.這是最最氣風千雪的.不過她知道風千塵已經是網開一面了,事的真相只要他願意,定然能夠知道,到時候將母後供出來之後,天下人如何看母後?

風千雪的首肯之後,風千塵嗜血殘虐的聲音響起:"好了,既然案已經水落石出了,那麼就結案吧,給他痛快點."

換之就是不用留活口了,對于現在的劉明而,死了反倒是一種幸福,這樣活著實在是生不如死.

上篇:第144章:殺你不會,本王,吃了你     下篇:第146章:才出監牢,又起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