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46章:才出監牢,又起風波  
   
第146章:才出監牢,又起風波

一刀子給了劉明一個痛快,這案子到這里居然就這樣結束了.風千雪是萬千不甘心.而且現在這劉明死了,就算是她到時候動了父皇,想要翻案也無處翻案了.

雪玲瓏是再一次感受到了這風千塵的手段,實在是高啊,劉明一死,這案才叫真正的結束.

風千塵來這里嘚瑟完了,冷冽的黑眸用余光一掃雪玲瓏眼中的敬佩之,他那冰冷的唇勾起一絲若有似無的弧度,這個女人果然和別的女人不一樣,別的女人若是見到他這般,只將他當魔鬼,避開用不接觸才好,這個女人倒是敬慕他.呵呵,這就是能夠入得了他眼的女人.

風千塵隨即站起身,對著風千雪道:"千雪啊,現在這案已經水落石出了,我們就不要再這里礙著洛統領了.王兄陪你一起進宮將此事稟告給父皇和母後."

原來這慪人還在這後面.雪玲瓏到這里是篤定,這個男人是在幫自己.

風千雪此刻心中好似埋了幾百斤的火藥,但是卻只能夠憋著的感覺差點將她給氣得內傷了去.她再是不甘心,也沒有辦法,這洛統領似乎是站在皇兄身邊的,風千雪是懼怕這個被人稱為鬼王的大王兄的.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殘虐嗜血啊.

風千塵那嗜血的雙眸寫著不容置疑,弄弄的威脅的成分.風千雪本是想要留下好好的教訓教訓雪玲瓏的,現在被風千塵這麼逼著離開,她絲毫沒有機會對雪玲瓏動手了.萬千的不甘願,也只能夠被風千塵逼著離開錦衣司.而雪玲瓏自然是無罪釋放.一切就那麼的順利.風千塵前面逼著風千雪離開之後,雪玲瓏這一邊也是出了錦衣司.

雪玲瓏走到錦衣司門口,用力的汲取了門口的新鮮空氣,那叫一個舒心啊.洛天竟然命人派了馬車送雪玲瓏到宰相府門口,只是雪玲瓏在錦衣司內的這三天,汴京城內盛傳雪玲瓏不是宰相府的千金,而是宰相夫人和殲夫通殲生下的孽種而已,雪天傲去海棠院找花流舞質問的時候,居然找不到花流舞,因而再度傳出流,宰相夫人和人殲夫私奔了.

這事全汴京城的人都知道,雪天傲那叫一個氣啊.連同雪玉嬈都受到了牽連,被關了三天的柴房了.這事對于在錦衣司內的雪玲瓏是一點都不知道的.

不過雪玲瓏剛離開錦衣司,就有消息傳出去.如風一般快速的流傳出去,汴京城內又是關于雪玲瓏如何在錦衣司里面用她的狐媚之術魅惑住洛統領和張副統領.因而放了她.要知道只要你進了錦衣司,不死也廢了,但是這雪玲瓏卻毫發未傷.

宰相府也很快就收到了雪玲瓏從錦衣司被放了出來的消息,並建議了如何能夠捉住雪玲瓏的建議,話雪玲瓏歸心似箭,雪玲瓏根本就沒有預料到她剛從樹下滑下來的時候,就覺得這宰相府的後院格外的安靜,天知道竟然有埋伏,一張大網從天而將,速度之快,雪玲瓏快速的從腿上拔出一把匕首,鋒利的刀子一劈,頓時將這張網劈開了一個口子,再順著那道口子撕拉一下子,變成一個大口子.

雪玲瓏那叫一個氣惱的,這就是她的親人,竟然在後院里給她設下埋伏.

"姐姐."正當雪玲瓏從那一張網中出來的時候,雪玉嬈的驚恐聲傳來.雪玲瓏抬起雙眸一冷,此刻的雪玉嬈被大綁著,身上有不少的鞭痕.雪玲瓏冷著臉,一邊的雪天傲雙眸噴火,眼里有著蝕骨的恨意,雪玉嬈知道,她在錦衣司的這三天時間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

"姐姐,姐姐救我."雪玉嬈畢竟是十歲的孩子,整張臉被驚恐被嚇得慘白.

"放開她,有什麼事沖著我來."雪玲瓏對著雪天傲冷聲道.

一邊的柳氏譏嘲道:"老爺,你看看,這野種好大的本事啊."

野種?聽到這個詞,雪玲瓏腦中劃過一道精芒,皇家別院的時候,人家是怎麼嘲笑自己的.雪玲瓏不是愚笨之人,很快便明白了是什麼狀況.只怕這件事和柳氏一族定然是有關系.

"孽種,,花流舞呢?"雪天傲每一個字都是咬出來的,尤其是花流舞三個字,特別的咬牙切齒.恨不得將花流舞碎尸萬段.

雪玲瓏冷笑出聲:"丞相大人,你現在才記起來有這麼一號人存在.孽種?丞相大人,我雪玲瓏如若可以選擇自己的爹爹,我倒是希望我娘親真的和人通殲,我不是你的女兒,那就真的符合孽種二字,讓你的丟盡你的老臉."

"孽種,你……你……"雪天傲恨不得沖上去,只可惜,他也知道雪玲瓏已經不是他能夠控制住了,她竟然能夠活著從錦衣司出來.

"丞相大人,不要亂叫孽種,我不妨給你提個醒,誰才是孽種.你疼在手心里的寶貝女兒雪傾城才是真的孽種,你是錯把魚目當珍珠."呵呵栽贓嫁禍麼,誰不會,這種低賤的手段很拙劣,但是卻很管用.

柳氏面色一白,一手怒指著雪玲瓏道:"你個踐人,你敢汙蔑我.老爺,你不要相信她的話."

柳氏氣惱的沖過去想要撕爛了雪玲瓏的嘴,雪玲瓏絲毫沒有懼意,連錦衣司那等恐怖的地方她都能夠黯然回來,而且在見過了風千塵的殘虐之後,對于宰相府等人的手段,她倒是已經不放在眼里了,也覺得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雪天傲現在好似一只驚弓之鳥.在汴京城內盛傳雪玲瓏石花流舞和人通殲生下的孽種的時候,雪天傲已經是抬不起頭來了,現在聽到雪玲瓏雪傾城是孽種,他不由得狂怒的黑眸怒瞪向柳氏,眼里分明寫著懷疑.

柳氏面色一白,忙解釋道:"老爺,傾城真的是你的女兒,我絕對沒有做出背叛你的事.老爺你別聽這個踐人胡,她是故意轉移注意力的."

雪天傲再次一臉狂怒的瞪視向雪玲瓏道:"孽種,你休要汙蔑人.,花流舞那踐人呢?"

雪玲瓏唇角勾起絕冷的譏嘲道:"你口中的踐人早已經被人毒死了."

"毒死了?"顯然的雪天傲是不相信雪玲瓏花流舞死了的,雪玲瓏在提到花流舞的時候,雙眸之中隴上一絲悲痛之色.

"丞相大人,是不是覺得不可能,我也覺得這不可能,我娘那麼好的一個女子,竟然被你的寵妾毒死了.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既然死了,為什麼這段時間來,你都不知道,是我娘要我們在她面前發誓,她的死活在五年前,已經和你無關了.你竟然相信真正和人通殲的寵妾,也不相信她,她和你的夫妻分早已經恩斷義絕了.她她今生最大的後悔就是絕然的離開了自己的故土,嫁給你……"雪玲瓏眼里的哀戚悲痛真真切切.

一邊的雪玉嬈是早已經啜泣不已.痛哭起來.

雪天傲黑沉著臉,看看雪玲瓏和雪玉嬈,一個哭得肆意,一個冷著臉,眼里有著蝕骨的恨意,合著真切的悲痛之色.

雪玲瓏自然知道雪天傲不相信自己的話,她繼而咬牙狠聲道:"丞相大人,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們的話,懷疑我和玉嬈不是你的女兒,為了證明我的話不假,也為了不讓親者痛,仇者笑,我們可以滴血認親.讓事實話."

柳氏本來是慌亂的,但是在聽到雪玲瓏滴血驗親的時候,她鎮定下來,因為這雪傾城的的確確是雪天傲的親身骨血.

雪天傲沉思片刻,隨後還是決定用滴血驗親,雪玲瓏借口換一件乾淨的衣服,其實是在房中拿蘇打.一行人,正廳里,被綁著的雪玉嬈,雪玲瓏,雪傾城,雪天傲,還有宰相府的家丁,奴婢.

當上官云鴻和南宮翼等人來到的時候,便是見到了這等陣勢.才見到雪玲瓏毫發無傷的喜悅被眼前這等陣勢給澆熄了.但見到這前廳內有著兩碗清水,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兩個都是聰明人,只要稍稍結合這三天來汴京城內的流,即可就知道,這是干什麼,這是滴血驗親.

心中暗歎,這個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多災多難,一件緊接著一件,若是平常女子的話,只怕早就已經瘋了,哪里還能夠如現在一般的冷靜.南宮翼的眼底劃過一絲心疼之色.

柳氏和雪傾城則是一臉的自信,雪玲瓏和雪傾城分別在一左一右兩碗清水里刺破手指,滴入一滴鮮血.

雪天傲也在兩人的清水之中滴入一滴鮮血.片刻之後,雪玲瓏的清水里兩滴血果然不兼容,而雪傾城的那一碗里血竟然是兩滴血兼容的.

雪天傲雙眸噴火,想要掐死雪玲瓏的心都有,狂怒道:"孽種,你現在還有什麼話."

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兩人互相望了一眼,眼里顯然的也有著震驚.這雪玲瓏居然不是雪天傲的女兒.只是雪玲瓏一臉的快速的上前,大叫道:"不……這水有問題."

雪玲瓏趕緊抓過一邊的奴婢的手指,用針刺破她的血.滴入雪玲瓏的那一碗水中,再一滴滴入雪傾城的碗中.結果在雪玲瓏的碗中的那一滴血和雪天傲的雪不容,而在雪傾城的那一碗水里的血竟然能夠和雪天傲的血相容.

"丞相大人,難道這個奴婢也是你的女兒嗎?"雪玲瓏唇角勾起一絲譏嘲諷刺雪天傲.

雪天傲冷呵道:"混賬."

隨即一手狠狠的一揮將那兩碗水打翻在地上來.

自己親自准備了一份清水.這一次換雪玲瓏上前先滴血,其實方才在之前的滴血驗親是真的,當時看到結果的時候,雪玲瓏內心也是震驚的,她居然真的不是雪天傲的女兒.而雪傾城是的確確的雪天傲的女兒.內心里震驚歸震驚,但是她是誰,是雪玲瓏,很快冷靜下來.第二次抓著奴婢的手滴血的時候,雪玲瓏便動了手腳,在自己的那一碗里面加了蘇打,而另一碗里面則是加了鹽,所以才會出現後面的同樣一個人的血出現兩種況.

乃至于這一次雪天傲自己親自換了碗,親自盛了兩碗水,先在兩碗里滴上了血.雪玲瓏之所以主動先上是因為她知道若是讓雪傾城先來的話,方才的努力就白費了,因此在刺破手指滴血的時候,雪玲瓏巧妙的用子遮擋住眾人的視線,在兩個碗里下了蘇打和鹽.自然這一次是在她自己的碗里放了鹽.顯然的,雪玲瓏的血和雪天傲的血是相容的,雪傾城這一次的心顯然沒有方才的那般自信了,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娘親和人通殲生下的.雪傾城一個心七上八下的,顫悠悠的上前,將她的血滴入碗中,然而兩滴血卻是不相容的.

柳氏慘白著臉,嘶叫道:"不……不可能.老爺,傾城真的是你的女兒."

然而雪天傲卻是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在了柳氏的身上.怒聲道:"你個踐人."

柳氏被雪天傲一腳踹翻在地上.顯然的雪天傲這一腳是用足了力道.

雪傾城是整個人好似石柱一般,她望著眼前的血水震住了,她竟然才是娘親和人通殲的孽種.雪傾城怎麼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踐人,帶著你的賤種,你給我滾."如若不是柳媚娘的兄長是將軍的話,只怕雪天傲現在定然是要殺了柳氏的,命人將驚呆之中的雪傾城和柳氏兩人一起趕出了宰相府.

雪天傲這個時候才轉過頭來,滿眼愧疚的看向雪玲瓏道:"玲瓏,爹爹對不起你們."

雪玲瓏冷笑道:"呵呵,丞相大人,我們可受不起你的道歉.現在可以將玉嬈松開了吧."

雪天傲忙道:"快,快松綁."

雪玲瓏走到雪玉嬈的跟前,牽起雪玉嬈便要轉身離開前廳,前往海棠院.雪天傲忙上前擋在雪玲瓏的跟前,滿臉愧色道:"玲瓏,告訴爹爹,你娘親呢?她活著對不對?她現在在哪里?"

*************************

嗷嗷,現在上來傳一更,是用本本碼字的,不過現在這里停電了,如若來得及還會更上一更.如若電沒有來,本本的電又用完了,那麼今天就到此.親們晚上來刷新看看.

上篇:第145章:他的人只有他可以欺負     下篇:第147章:風千塵的霸道,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