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47章:風千塵的霸道,傲嬌  
   
第147章:風千塵的霸道,傲嬌

雪玲瓏冷笑道:"丞相大人,那一日在我上吊的時候,你不是已經請了大夫給我娘親看了嗎?那大夫的話,難道你沒有聽到嗎?我娘親已經西去.今生,你永遠沒有機會再見到她一面了."

雪玲瓏滿臉滿眼的諷刺,現在是這雪天傲理虧了.隨即牽著雪玉嬈絕冷的離去.

至于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兩個人是一臉的莫名,不知道這究竟又是怎麼回事.不過也是緊跟在雪玲瓏的身後,來到海棠院.

雪玲瓏方才一臉的氣惱,不過在看到上官云鴻和南宮翼之後,面色好了許多,畢竟這兩個男人是真心的關心自己,對于關心自己的人,雪玲瓏是真心的感謝的,雪玲瓏真心道謝道:"上官云鴻,南宮翼,謝謝你們四處奔走,讓邪王來錦衣司救我."

"邪王?是邪王救了你們.但是我們並沒有請邪王."上官云鴻納悶道,他們是有四處奔走,這邪王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請得動的.

雪玲瓏瑰麗的雙眸流光一閃,不是他們請風千塵的,那麼又是何人去請動風千塵?

難道是風千塵自己覺得自己是他的玩物,要去救自己?如若真的是風千塵因為自己是玩物而去救她,為什麼不在一開始自己入錦衣司的時候就來救自己呢?而是讓自己在錦衣司里面呆了三天,要知道,三天時間,如若不是洛天放水,如若不是張劍性無能,那麼她早已經命歸西了.哪里還能夠活蹦亂跳的站在這里.

話南宮翼和上官云鴻還是上前仔細的查看了,毫發未傷,要知道,京城傳,只要進了錦衣司,就算不死,也是廢人一個,所以在這三天里,那麼那是心急如焚,好似熱鍋上的螞蟻,坐立難安.

上官云鴻和南宮翼實在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

而且反倒是覺得這個女人臉色比以前更加的潤了,膚色也水嫩了許多,這又是什麼狀況?什麼時候錦衣司變得那麼的溫和了.

這個時候在外面奔走的莫也是聞訊翻牆回到海棠院.

"姐,真的是你?你安然的回來了."莫激動的一把抱住雪玲瓏.

雪玲瓏微微的蹙眉,不過念在莫是真心擔心自己,真心見到自己的激動,所以他才沒有責怪他的無理.

莫隨即仔細的查看雪玲瓏道:"姐,快告訴我,你受了什麼刑?哪里不舒服,趕緊進屋去躺著."

雪玲瓏看著一臉緊張的莫,這個家伙還真當自己是她的奴婢了.看把人家擔心的,雪玲瓏無奈的笑笑,也是那里可是吃人不吐骨肉的錦衣司,有去無回的錦衣司,雪玲瓏在莫跟前華麗的轉了個圈圈,笑得肆意道:"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嗎?"

莫眨巴了幾下眼睛,真的沒有看到她身上有什麼傷痕,反倒是整個人更加的靚麗了,莫張大嘴巴,不可置信道:"姐,你……你居然沒有受刑?你進的不是錦衣司馬?"

莫的問話也是問出了上官云鴻和南宮翼的心聲啊,這個女人竟然沒有受刑,這可是太奇了.

雪玲瓏對莫笑得一臉的明媚.

"姐,你真的沒有騙我?"莫還是覺得不可置信.

因為自從錦衣司建立以來,還沒有人進了錦衣司能夠毫發無損的出來的,縱然是皇親國戚都少不得一頓的鞭打什麼的.這個女人也太神了吧?

上官云鴻,南宮翼,莫三人心中都是驚歎,這個女人簡直就是東起王朝的神奇,一而再,再而三的締造了神話.

自從認識這個女人開始的每一章,每一件事,都是一本奇書.

每一天,都有傳奇的故事.一個接著一個,讓人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不過顯然的,三個人眼里的震驚,讓雪玲瓏心中非常的愉悅,看來她雪玲瓏又是在這三個男人的心中成了神樣的存在了.她就是來創造神奇故事的.

她是讓自己安然的在錦衣司里等待到了風千塵,但是要走出錦衣司,她還是要謝謝那個男人的,還有雖然那個男人對待那劉明的手段非常的殘虐,但是那其實又不是血樣的教訓嗎?他在告訴她,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就是這樣.

雪玲瓏知道,自己如若不一些什麼事,這幾個男人是不會信了自己,她還是簡單的向三人講述了自己從張劍身上找到了突破口的事.

自己會醫術,替張劍醫治好了讓他煩擾的病,因而沒有被受刑,至于洛天放過自己一馬這種隱性的話,她自然是不會的,還有這張劍究竟得的什麼病,這雪玲瓏也沒有道明.

三人心中又是各種驚歎,再一次的驗證了,這個女人就是一本傳奇故事.他們也不知道該這個女人聰明呢,還是她好命,她懂得醫術,恰巧的從張劍的身上找到了突破口.

三人深思,邪王竟然會進錦衣司救雪玲瓏,這是三人沒有想到的.不過放眼東起能夠救雪玲瓏唯有太後和這邪王了.邪王若是救雪玲瓏,皇上縱然不願,他也必須要估計太後,畢竟太後疼愛風千塵.

盡管這邪王風千塵讓人意外,雪玲瓏這個女人也是絕然的厲害,如若沒有她的聰明,讓自己安然的度過三日,那麼也等不到這邪王來救她.

又是聊了片刻,南宮翼和上官云鴻告辭離去,話,第二天午後,雪天傲來了海棠院,同來的竟然還有風千塵.雪玲瓏不做反應,這個男人來這里干什麼?

雪玲瓏不解這風千塵的來意,正當雪玲瓏蹙眉不解的時候,風千塵竟然已經來了她的身側,解下了他腰間的一枚白玉佩,然後在雪天傲震驚,雪玲瓏張嘴不解的時候,將那白玉佩系在了雪玲瓏的腰上.風千塵幽冷的黑眸,不驚不喜,但是他的周身散發著嗜冷的寒氣,連同周遭的空氣都是冷凝的,因此周遭沒有人敢開口話,而風千塵專注在自己的手上,低垂著頭,專注的給雪玲瓏系玉佩.那一雙修長如竹節般分明無暇的手,專注的替雪玲瓏系著玉佩,吧白玉般的手指翻飛,動作非常的自然嫻熟,而顯得優雅至極,那如云般的墨發傾斜在耳邊,墨發玉面,更加襯托得他俊美絕倫,耀華無雙.

周遭的人均是看呆了眼,老天,這個男人好溫柔,好好啊,眼里都是各種羨慕.若是他們能夠得到這樣俊美無雙的邪王系一回的玉佩,她們就是死了也了無遺憾了.何況這邪王的白玉佩還是送給了雪玲瓏.

風千塵這一系列的動作,嫻熟而自然,等雪玲瓏驚醒過來的時候,忍不住的打了一個激靈."為什麼要把你的東西給我?"

內心里,雪玲瓏石想要收下這白玉佩的,能夠擁有他的一件貼身東西也好,只是,她知道有些東西一旦開始,就會一發而不可收拾.這個男人的身份和自己根本就是不可能,雪玲瓏暗自吸了一口氣,在內心里對自己:雪玲瓏,既然知道不可能,就不要再沉淪,與其將來難以自拔,不如現在就開始斬斷自己的奢望.

雪玲瓏這一邊的手剛接觸到白玉佩上的時候,風千塵的手也按在了她纖美的手骨上,使得雪玲瓏絲毫就動不得.雪玲瓏抬起頭,如點墨般的雙瞳暗沉下去,抬起頭,不悅的對視上風千塵那驚豔絕美的臉.不悅道:"王爺,這玉佩請收回.玲瓏可受不起."

"受得起,受不起,不是你了算,本王你受得起,你就受得起.既然你是本王的玩物,那麼就只能夠是本王一個人欺負,別人若是想要欺負你,就是欺負我風千塵.我邪王府定然不會放過他."風千塵這話是什麼意思很顯然的,他是在給雪天傲聽,顯然的對于昨天的滴血驗親事件他昨日就得到了消息.風千塵這是在告訴宰相府的人,雪玲瓏是他的人,要欺負也只能夠他欺負.

風千塵話音落下,抬起頭望向雪天傲,這雪天傲已經看呆了,要知道邪王向來嗜血殘虐,何時替一個女子系過玉佩了.

雪天傲那叫一個心驚啊,這邪王是最最難搞定的人,朝堂上他不樂意了也可以甩走人,根本就不賣皇上的面子.他萬沒有想到自家這個女兒竟然入了邪王的眼.

這一邊風千塵警告完雪天傲,再度抬起頭看向雪玲瓏道:"今日皇祖母擺家宴,傍晚你隨我一同進宮."

家宴?那關她屁事啊.這個男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女人很用意多想的,她從來知道她和他是兩條平行線,所以從來就沒有希望過,沒有希望也就沒有失望,這個男人現在這是不是變相的在給她希望.

雪玲瓏正想要拒絕,風千塵卻不給雪玲瓏拒絕的機會,直接勾唇冷聲道:"好了,就這麼定了,本王傍晚時分會來接你.還有,不要摘下龍玨,若是被本王知道你拿下了龍玨,那麼你就別怪本王對你不客氣."

******

今天兩萬更新完畢,親們看文愉快,推薦飛月的完結舊文《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妃子謀:王爺采花我采草》

上篇:第146章:才出監牢,又起風波     下篇:第148章:女人,你是想爬上本王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