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49章:女人,不要試圖激怒本王  
   
第149章:女人,不要試圖激怒本王

他在雪玲瓏的身後凝望著雪玲瓏,那琉璃色的眸子里倒影著雪玲瓏,原來就這樣靜靜的凝望著一個女人的背影,他的心也可以這麼的安然,這麼的平靜.一直以來,他知道,他不應該兒女長,冷硬起心來,可是每一次聽到她出事,讓他無法淡定.他一次又一次的抗拒自己的內心去想這個女人,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經常會占據他的大腦.讓他糟心,讓他無法淡定.一次一次的深陷險境,讓他每每丟下自己的事,而暗中保護他.就是森嚴如錦衣司,她在錦衣司三天,他依然守候在錦衣司三天.

如若不是時間不允許,風千塵還真的想要就這樣靜靜的站在她的身側看著她,這樣他的心就安定了很多,有著淡淡的暖流劃過.風千塵勾起冰冷的唇,譏嘲的聲音響起:"午後的時候,還假裝不要,現在看的這般專注,原來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這一道濃烈的譏嘲聲音在雪玲瓏的頭頂響起,雪玲瓏陡然的睜大眼睛,抬起頭,當看到這個男人那一臉狂傲,自大欠扁的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雪玲瓏是堵心的,她很想要問問他,為什麼要送她龍玨,分明那麼的看重自己,為何出的話這般的冰冷,帶著譏嘲,好似她真的只是一個玩物而已.

眼前的男人那琉璃色的雙瞳里染著譏嘲,深幽如暗潭,讓人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什麼.如若不是在知道這是龍玨,這麼貴重的東西,此刻她在聽到這個男人這般欠扁的話之後,一定會反擊的,但是這一次雪玲瓏只是就這麼的看著風千塵,很想將這個男人看透,但是她卻怎麼也看不透,雖然這個男人和自己只有咫尺的距離,但是她覺得她和這個男人就是天地之別.縱然他送給了自己龍玨,但是卻讓人的心更加的不踏實.

而且雪玲瓏很不喜歡這一種不踏實感.這會讓她非常的堵心.是的,她不想隨同他參加今日太後設下的家宴.那和她雪玲瓏八竿子打不著的事.

風千塵似乎知道雪玲瓏要開口拒絕一般,冷著臉道:"女人,你已經很不討喜了,不要出不討喜的話,現在你是本王的玩物而已,本王讓你進宮參加家宴就參加.不要忤逆本王的話."

雪玲瓏看著出這麼混賬話的風千塵,臭屁哄哄的,如若是在不知道他給自己腰間掛著的那是龍玨,那麼她一定抬起腳,狠狠的踹向這個男人,叫他狂,叫他傲,哼,王爺了不起,但是一切都因為這不等閑的龍玨.雪玲瓏並沒有發怒.而是無奈的歎息道:"那就請玩物王爺,到外面等候,玲瓏收拾收拾自己便過去."

風千塵凝望了雪玲瓏一眼,點了點頭,隨即悠然的離去.

雪玲瓏很快收拾好了自己,這一次,她是好好的收拾了一下,不是因為她想要去露面,而是她想要去慪人,這一次家宴如若她猜測的沒有錯的話,皇後,風千雪,風千影一定會在,反正她和這些人已經是撕破了臉.她就收拾的光鮮亮麗,春風化雨般的去慪死他們去.

果然雪玲瓏被收拾的光鮮亮麗,優雅動人的.那婀娜的身子,柳腰玉臉,讓人看得心曠神怡.

當雪玲瓏帶著莫出來的時候,宰相府門口停了兩輛馬車.前面一輛奢侈豪華,只是一眼,雪玲瓏便知道,這是風千塵的馬車,因為通體都是黑色的錦布.黑得有些讓人心中寒意.後面的一輛馬車顯然比前面的馬車要好多了.雪玲瓏就徑直的走向那黃錦布的馬車.

雪玲瓏才繞過豪華馬車幾步,絕冷的聲音響起:"你去哪里?上來."

馬車內的風千塵,如點墨般的雙眸深諳下去,眼里隴上陰驁之色,那唇勾起嗜血的弧度,顯示他非常的不悅.這個女人竟然不想和他坐在一起,後面的那一輛馬車是用來給這莫坐的,他內心里被雪玲瓏這個女人氣堵著,她一個女人出行帶著一個男人這算什麼?盡管這個男人現在是女扮男裝,但是若是被人知道了呢?汴京城內有會有什麼難難堪的流蜚語傳出來.實在是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女人.經常和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在一起.

顯然風千塵是非常的不爽的,所以他准備了兩輛馬車,讓那個糟心的男人坐後面的馬車,如若不是現在他不想讓莫懷疑自己,他一定狠狠的給那莫一腳,讓他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本來他就非常的不悅著,不悅她一個女人帶著一個男人到處跑,而且這個女人竟然不願意和他坐一起,她的態度激怒了他,嗜冷的聲音再度響起:"女人,不要試圖激怒本王."

每一個字,都好似一把把千年寒冰劍,透著嗜冷的寒芒,一股子寒氣從雪玲瓏的腳底升騰起來.風千塵再話出口之後,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還站在原地不動,風千塵冰冷不耐的聲音再次響起:"女人,難道還要本王再一遍嗎?"

莫眼神複雜的望向雪玲瓏,雪玲瓏微微的蹙眉,真是一個壞脾氣的家伙,她在心中無奈的歎息,隨即示意莫坐那後面的馬車,而她來到風千塵的馬車.雪玲瓏坐上馬車之後,隨即馬車緩緩的向著皇宮的方向而去.

馬車很寬敞,但是卻也不算太大,整個馬車內充盈著淡淡的藥香味,是特別安神好聞的那一種,雪玲瓏想起風千塵的有關傳,不由得蹙眉,她知道傳不可信,但是這個男人究竟得了什麼怪病?

馬車內的風千塵閉著眼睛,雪玲瓏只是暗想,她可不想驚動風千塵,這個男人該死的敏感,而且自大的男人最不喜歡別人揣測他.

雪玲瓏也只是安靜的坐在馬車內,什麼都沒有做,靜靜的讓馬車載著自己一路向皇宮行去.

風千塵那如黑曜石般的雙眸雖然微閉著,但是他的大腦卻絲毫沒有休息,他在想著雪玲瓏的種種,而且自己所知的雪玲瓏和打聽到的雪玲瓏可是截然不同.都宰相府的嫡出姐,乃是廢物草包.性格更是懦弱,不過他倒是看來,這個女人擔子大的很,受盡各種欺負?這個女人可不是吃虧的主.

據自從雪玲瓏跳湖自盡之後,整個人就不一樣了.難道真的是死過一次的人連性格也變了?陡然的風千塵雙眸睜開,暗芒一凜,泛著冷冽的幽光,犀利暗冷的聲音響起:",你是誰?"

雪玲瓏的心狠狠的一顫,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面容上絲毫沒有露出心驚的神色來,她唇角勾起一抹譏嘲的冷笑,看向雙眸暗沉冷冽的風千塵,這個一臉的陰驁,此刻的他好似一只蓄勢待發的猛獸,雪玲瓏絲毫不懼怕,而是對視上風千塵的黑眸,譏嘲道:"王爺以為我是誰?相信王爺很有本事,你大可以好好的去調查我是誰啊."

風千塵陰驁著臉,沒有話,一雙黑眸犀利的盯著雪玲瓏,她眼里的嘲諷他看在眼里,這個女人的外之意,他是聽明白的,她是雪玲瓏,的確,他調查了,調查出來的和他現在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他不喜歡未知的感覺.好想這個女人是天上的浮云,吸引住人的眼球,吸引住人的腳步,但是卻是那麼的不真實.

風千塵在猜想著這個女人,如若這個女人不是雪玲瓏,那麼他不應該調查不出來的,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這個女人真的是雪玲瓏,如若她是真的雪玲瓏,那麼只能夠這個女人很聰明,知道隱忍,知道藏拙,一如他一般,蟄伏了十五年,現在是他應該開始謀劃飛天的時候了.風千塵將雪玲瓏規劃為和她是一起的人之後,便慵懶的靠向馬車軟墊上,霸道的開口道:"過來.靠本王身上."

風千塵這話出口,雪玲瓏唇惡劣的抽搐,這話怎麼聽著怎麼的煽啊.這個男人還真好意思.

雪玲瓏怎麼可能過去,反倒是向風千塵的相反方向挪了挪.而且隨時准備跳車.

風千塵似乎看穿了雪玲瓏一般,唇角邊又是掛起濃烈的譏諷道:"女人,不要讓本王第二次."

開玩笑,她雪玲瓏又不是威脅張大的,不過去,絕對不過去,她又不是什麼貓狗的,雪玲瓏隨即又是向外挪了幾分,馬車內陡然的冷氣肆意,好似要將人凍僵住一般.

雪玲瓏的舉動顯然的激怒了風千塵,他身子不動,但是雪玲瓏陡然的覺得自己的身子不能夠動了.雪玲瓏睜大眼睛,狠狠的瞪著風千塵道:"該死,你……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

親們,第二更來了,先去吃飯,親們8點左右的時候過來看看,還會有第三更啊.乃們知道的,飛月家在修房子,所以白天要幫忙當工人啊.

上篇:第148章:女人,你是想爬上本王的床?     下篇:第150章:故意來慪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