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53章:什麼叫腹黑?什麼叫顛倒黑白?  
   
第153章:什麼叫腹黑?什麼叫顛倒黑白?

雪玲瓏低垂著頭,但是眼角的余光可是將眾人的冷眼都看入眼中,她在心中冷笑,呵呵,這些個人在風千塵在的時候,可是不敢如此放肆,現在趁他不在,就一個一個的語譏諷,心思惡毒.這些個人還真當她是什麼了?雪玲瓏真想開口話的時候,一道溫柔的聲音從雪玲瓏的背後傳了過來:"東西,在聊什麼呢?"

這一道聲音分明如春風拂柳般溫柔,但是聽入風千雪的耳中好似冬日里冷冽的寒風一般,冰冷刺骨,風千雪頓時從老虎變成了貓,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面色蒼白.她此刻擔心的是,自己諷刺雪玲瓏的話,有沒有被風千塵知道,若是被這個男人知道了,只怕他會讓自己血濺皇宮.

雪玲瓏抬起鹿斑比般可憐的雙眸,此刻這雙眸之中滾動著兩顆晶瑩剔透的珍珠般的眼淚,在看到風千塵的時候,終于滾落下來,落在了風千塵冰冷的手心里,頓時好似煉獄的火灼燒他一般.讓他的心尖被什麼東西狠狠的紮了一下那般的痛.

風千塵那一雙溫柔的雙眸里頓時凝聚起嗜血的殺氣,心底好似埋了幾百斤的炸藥一般.隨時就要將這里轟炸了去.風千塵努力的咬牙問道:"東西,,是誰欺負了你?有本王在,本王替你出氣."

風千塵每一個字都好似一把一把萬年寒冰鑄造而成的劍,狠狠的刺入在座的人的心里,一個個的面色都是煞白的臉上.云帝的黑眸也是深幽下去,面色更加的凝重,他是非常清楚這個兒子的,他竟然敢在朝堂上不甩自己,今日他定然是能夠得出做得到.他還真是糟心.到時候這個兒子為了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如若是動手,他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手阻止.如若出手阻止後果又是怎麼樣.

就算自己想要出手阻止,只怕也阻擋不了他,而且他還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實力.這個兒子雖然是十五年沒有出邪王府,但是他發現這個兒子是他最不難以控制的.對于他的一切都無從所知.

雪玲瓏抬起纖美如瓷般滑膩的玉指,含淚委屈道:"是他們……"

雪玲瓏那纖美的手指指了風千雪,楚輕煙,風千影,至于云帝,太後麼,雪玲瓏又不是愚笨之人,皇帝現在她還不能夠太得罪了.這太後門面上還是風千塵最敬重的人,這老人家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不過隨著雪玲瓏那纖美的手指一指,楚輕煙,風千雪,風千影,云帝面色都是非常的難看.

風千塵望向雪玲瓏的雙眸里有著心疼,柔聲哄道:"東西,別哭,那些個膽敢欺負你的人,本王去卸了他們一只手臂警告他們."

風千塵這話分明得春風化雨般的溫柔,可是那出口的話卻是殘虐嗜血至極,灌入三人的耳中,那叫一個心驚膽戰啊.云帝假裝一臉和顏悅色道:"塵兒啊,都是誤會,方才你母後和千雪,千影都在和雪姐開玩笑呢."

著云帝還故意給雪玲瓏使眼色,雪玲瓏心中冷笑,呵呵,方才在一邊冷冷的看著楚輕煙三人奚落諷刺自己,現在倒是知道要求自己息事甯人了.哼,她雪玲瓏可是個睚眦必報的人.這仇麼,即刻就要報.既然這個男人寵愛自己,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個男人究竟寵愛自己到怎麼樣的地步,是不是真的會對楚輕煙三人動手?

雪玲瓏不將云帝的暗示看在眼里,反倒是眼淚吧嗒吧嗒的流得更加的多了,風千塵的心一抽一抽的生疼生疼的,他滿臉,滿眼的心疼,此刻還真是恨不得即刻將人給撕裂了去一般,竟然敢讓他家東西掉肉,那是有多麼的罪大惡極啊.所以他的雙眸里翻滾著血腥的殺氣.

風千塵上前忙替雪玲瓏擦拭眼淚,每一滴的眼淚都灼痛了他的心.這種滋味風千塵是第一次品嘗,但是卻讓他知道,這個女人是真的住進了他的心里,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的深.

雪玲瓏隨即睜著一雙淚眼無比的委屈可憐道:"塵,他們我是草包,我琴棋書畫樣樣不會,詩詞歌賦更是狗屁都不會.我行酒令,就以'春’為意從我這里開始作詩,她們譏嘲我,若是我會作詩,這天地都要抖三抖,若是我會作詩,掃把頭上都能夠開花,若是我會作詩,男人都能夠生孩子……塵,我真的會作詩,我不僅會作詩,我還寫得一手好字.可是他們根本就不信."

雪玲瓏那雙眸充滿著可憐無辜而又委屈至極,那聲音軟軟的,讓人一聽,便是想要將她疼到心坎里.

然而聽了雪玲瓏的話,在座的人無一不想要吐出,什麼叫做添油加醋,什麼叫做火上澆油,什麼叫做顛倒黑白,分明是這個女人自己琴棋書畫不會的,這行酒令也還是太後的,什麼時候倒是成了她要行酒令,他們看嘲笑她了.縱然是太後這個在深宮之中玩兒手段的高手看到雪玲瓏也是暗自佩服啊,如若瞥開這個女人那不堪的名節,那麼這個女人無疑是很適合站在塵兒的身邊,或許能夠和他並肩作戰.

太後再看向自己最最疼愛的孫兒,她在看到他眼里那深切的心疼之色的時候,鳳眸更加的複雜了.她也是真真的糾結了.

云帝很想要吐口鮮血,從來沒有哪一個女人膽敢在他跟前玩心計的,玩手段的,這個女人竟然敢顛倒黑白,煽風點火.如若不是知道自家兒子的脾氣,他定然是要沖上去,直接將雪玲瓏這個女人拽過來,狠狠的撕裂了去.

至于坐在對面的風千影,現在滿心滿肚的怒火,然而最一把怒火里泛著酸酸的味道,看著這個自己不要的女人,現在在風千塵的懷中睜著那一雙委屈無辜而又顯得純真的雙眸,那般甜甜的糯糯的聲音,讓人就想要護在心坎里.他看著各種的不舒服,甚至這一刻覺得這個女人似乎也有可愛討喜的一面.至少她方才在風千塵面前撒嬌的嬌俏樣,任是他的心都軟了下來.這一刻的他甚至在想,如若自己不推開這個女人,那麼現在能夠為她拭去眼淚,溫柔輕哄的就是他了.

風千塵是真心的心疼,這一點雪玲瓏似乎也感覺到了,這讓她的心里又是劃過一道無聲的暖流,不過她雪玲瓏乃是睚眦必報的人,所以雪玲瓏故意乖巧的抬起頭,睜著那一雙讓人心軟的雙眸道:"塵,我……我真的不是草包,你相信我,我琴棋書畫都很棒的,而且詩詞歌賦我也絕對不會讓你丟臉的,塵,你一定要相信我."

風千塵望著雪玲瓏眼里萬千的柔光,隨即滿口的寵溺道:"東西,誰你是草包,你可比他們強上千倍,萬倍.我信你,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這些個東西,對你而,算個屁.東西,你盡管寫出來,一會讓他們瞻仰瞻仰你的書法,讓他們自慚形穢去.不過,這等好的書法不是隨隨便便寫的,待會看一眼一千兩黃金啊."

看一眼一萬兩?雪玲瓏唇角惡劣的抽搐了幾下,什麼叫腹黑?什麼坑騙他人金銀?雪玲瓏算是見識到更高深的了.真是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高,實在是高.

一邊的太後此刻是暗沉著臉,看著雪玲瓏,左看右看也沒有看出這個女人的狐媚之氣來,實在不明白,這個女人究竟是對塵兒使了什麼手段,讓塵兒事事為她,這般驕縱.

不過麼,萬兩黃金,她才不稀罕.皇家別院的仇,她雪玲瓏今日就要報複回來,別人來暗的,她就來明的,明明白白的告訴人家,我雪玲瓏不是這麼的好欺負的.

雪玲瓏抬起純真無辜的水眸,甜甜糯糯的聲音響起:"塵,不要談錢,談錢太傷感了.而且這樣也太無趣了不是麼."

太無趣了?風千塵冰冷的唇微微的向上扯起一個弧度,看來這個東西是已經找到了有趣的事.顯然的她所謂的有趣絕對不是好事,不過看著她那靈動迷人的雙眸,以及對著自己撒嬌的甜糯樣,他是很喜歡,男性尊嚴也得到了滿足.所以她要整人就讓她整去吧,反正有他會替她擺平的不是麼.

"好,東西,一切都聽你的.你了算."風千塵是真的將雪玲瓏疼到了心坎里.原來能夠有一個人讓你疼愛也是無尚的幸福.他現在就覺得很幸福.

雪玲瓏隨即抬起頭望向大家笑得一臉的無害道:"這行酒令,輸了喝酒實在是太沒有意思了.這樣好了,方才公主既然玲瓏若是能夠作詩,掃把頭上也能夠開花,那麼若是玲瓏做出詩來,就煩請公主當一回掃把."

雪玲瓏的外之意就是,樣,我讓你頭上開花.

***************

估算失誤啊,晚了半個時啊.明天依舊是早上會有更新啊.

上篇:第152章:嗜血王爺的柔和擔憂     下篇:第154章:賭命?你賭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