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60章:雪玲瓏,你好大的口氣  
   
第160章:雪玲瓏,你好大的口氣

第二日,雪玲瓏一早便起來,她絕不允許自己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她雪玲瓏要麼不出手,出手之後,便要盡一千一萬的努力.是的,今日開始,她就得上上官世家去找上官云傾,她一定會盡快讓上官云傾開口話.用事實來告訴別人,她雪玲瓏是不是一個假借行醫行騙.呵呵,想要把屎盆子往她身上扣,她雪玲瓏的屎盆子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扣的.

云帝,楚輕煙,風千影,呵呵,你們以為,我不知道這件事是你們主導的嗎?今日我倒是謝謝你們為我這般費心隆起了這一股逆風,我雪玲瓏向來是逆風而上,成為你們不可碰觸的神醫,屆時不是你們想要伸我臉便能夠打到了.

是的,背後主導這一切的人,萬沒有想到,他們這般費心造就了雪玲瓏,讓她更加成為他們的阻力,成為她們不可碰觸的人.

宰相府前門,依舊如昨日一般的熱鬧,一個一個的都是聲討聲.雪玲瓏心的遮掩了一下,帶著莫,翻牆而出,遠遠的看到宰相府門前,圍堵滿了人,都在叫罵著.

"雪玲瓏,你個騙子,你還我兒命來."

"雪玲瓏,你這個踐人,我誓要殺你,替我娘子和腹中的孩兒報仇……"

……

雪玲瓏聽著那些無中生有的聲討聲,怒罵聲,如若現在手中有一把槍的話,她真相結結實實的給人家一槍,讓他們知道找死是什麼感覺.不過現在不是在現代,她也不是現代特工局的神話特工.她只能夠用事實話.讓上官云傾出來為自己證實.

雪玲瓏離開宰相府,前往上官世家,才離宰相府不多遠,陡然的一伙黑衣人洶湧而來,晨光下,透著弑殺之氣,團團將雪玲瓏和莫兩人,雪玲瓏雙眸深諳下去,但看這些人的行動,迅速,有人恨不得她即刻消失在這個世上,顯然這是早有預謀的,知道她今日定然是要前往上官世家,途徑這里.就守在這里伺機刺殺她.

莫面色也是無比的凝重,雙眸深諳下去,和雪玲瓏兩個人背靠著背,周遭十多個殺手,而且都是個頂個的高手,可見這背後操縱這件事的人,內心里有多麼的氣恨自己.如若是在前世她壓根就不懼怕,十幾個殺手,上百號的殺手她都一個人浴血奮戰,勝利歸來,但是現在手中缺少了一把手槍,光是銀針,懷中是有數十枚已.不過畢竟不如手槍.而且這些人有輕功.

不過,那又怎麼樣?她向來是敵強她就強的.十幾個殺手,好啊,她也絕對會用自己的實力,告訴別人,她雪玲瓏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

"是遲,那是快,雪玲瓏右手一翻,三枚銀針,如光般的速度,直接的一針封喉,那沖上來為首的三個黑衣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只是雙眸凸大,不敢置信的直直倒了下去.

其余的那些侍衛只是見到幾道銀光閃過,緊接著就發現眼前三個同伴倒下,他們的身子一頓,雪玲瓏右手又是一翻,三枚銀針果斷的再度擊飛了出去.

前面一時間微愣的三個黑衣人,又是睜大黑眸,不可置信的向前倒去.才轉瞬間就是六個黑衣人倒下,後面的人格外的心,雪玲瓏唇角勾起嗜血殘虐的冷笑.她的手上還有四枚銀針.方才銀針如光一般的速度.就算是他們反映過來也已經晚了.

現在前面還有十個黑衣人.這十個黑衣人,正打算一起沖上去的時候,此刻便聽到了馬蹄聲.趕緊撤身離去.

一邊的莫也是非常的震撼,這個女人的速度那叫一個快,自己方才也沒有看清楚她怎麼出手,竟然連著六人倒在了地上.

雪玲瓏看著那十個黑衣人離去,隨即上前,一個一個的將他們翻過來,取回銀針,擦乾淨放入懷中.莫看著那一邊好似來自地獄的女子.暗自心驚,他發誓,以後甯可得罪人,也絕對不要得罪女子,尤其這女子還是大夫,更是不能夠開罪的.不然人家一針出手,便是見血封喉,在這個女人眼里,救人和殺人同樣的不眨一眼.好似,她本身就經常干這事一般.

當秦日照帶著人趕來的時候,便看到倒在地上的六個黑衣人.他一雙鷹眸犀利的凝向雪玲瓏道:"這人是你殺的?"

雪玲瓏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如希臘神話里走出來的男神秦日照,唇角勾起倨傲的冷笑道:"是我殺的,你又當如何?"

秦日照被雪玲瓏噴了一口,唇角抽搐了幾下,倒是他身後的士兵之中有人陡然的高聲起:"玲瓏姐,好樣的."

是的,他們也是不可置信,這樣一個女人,竟然干掉了六個黑衣人,但是這周遭根本就沒有別人,除了這姐和丫鬟的,他們相信這樣豪爽的女子,定然是有能耐的.秦日照心中也是暗自驚歎,果然是一個厲害的角色,這樣嬌弱的身軀竟然干掉了六個黑衣人.

而且根本就沒有聲音,就是慘叫聲都沒有,最最神奇的是,這些人都沒有見血.這才是讓他驚愕的地方.

雪玲瓏此刻隨即冷凝向秦日照,這個男人是云帝的手下的大將軍.不知道云帝又搞什麼鬼,直覺上她要到達上官世家還真不容易.因此雪玲瓏是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那櫻色的唇邊綴了嗜冷的笑道:"秦大將軍還真是好巧啊.敢問,秦大將軍為何出現在這里?竟然聲勢還這麼的浩大."

在雪玲瓏看來,秦日照今日定然是受了云帝的指令,來找她的茬的.

秦日照看著雪玲瓏眼里的嘲諷和戒備,那鷹眸里閃過不悅.深諳下去,冷聲道:"雪姐不必如此戒備本將軍,我是奉皇上之命,前來保護雪姐."

皇上?雪玲瓏雙眸眸光一沉,云帝可巴不得自己死,怎麼可能命秦日照保護自己,這根本就不可能.所以雪玲瓏疑惑,如若皇上會保護自己,那麼就不會有這些黑衣刺客了,就不會有這些謠傳了.主導這件事的就算不是云帝,也定然和云帝脫不了干系.

現在竟然會命秦日照保護自己.雪玲瓏唇角勾起譏嘲的笑道:"呵呵,看來天是要下雨了."

秦日照自然是聽明白了雪玲瓏口中的嘲諷,他也不想和這個女人有牽扯,但是他還是下馬,靠近雪玲瓏身側,低聲道:"雪玲瓏,你真該感謝邪王和太後.不過你只有七日時間,如若你在七日內沒能讓上官云傾開口話,皇上命我將你立即處死."

秦日照根本就不怕雪玲瓏知道,也不怕這個女人聽了不愉快,事實本就是如此.

雪玲瓏雙眸內閃過驚愕的光芒,風千塵?呃,陡然的響起自己前夜可是一腳將這個男人給踹下了馬車,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沒有陰自己,倒是去找了太後替自己爭取了七日,好,七日就七日,她定然能夠用這七日時間,讓上官云傾開口話.

秦日照完話,隨即退後一步望著雪玲瓏,這個女人究竟是何德何能,竟然能夠讓太後和邪王都信任雪玲瓏,沒有以醫術行騙.正是因為太後和邪王堅持是有人惡意中傷,七天時間,只要時間時間雪玲瓏能夠讓上官云傾開口話,那麼謠就會不攻自破.

他一則是監視雪玲瓏,如若這個女人沒有真的是如謠所傳一般,那麼就讓他就地處決了這個女人.

雪玲瓏櫻色的唇勾起一絲冷峭的弧度道:"秦大將軍,你不會有機會取我性命的."

是的,她雪玲瓏斷然不會給這秦日照有機會按照云帝的命令,取走自己性命的機會的.現在有這個男人在,也算是好事,至少也減少了她的危險.同時,內心里,是真的非常的感激風千塵.這個男人竟然沒有記恨自己一腳將他踹下馬車,反倒是去求了太後一起去云帝跟前替自己爭取了七日.這個時候雪玲瓏有些愧疚,自己昨日不應該那般的對待這個男人的.

"既然秦大將軍是奉命保護玲瓏的,那麼現在就請秦大將軍護送玲瓏前往上官世家府上."

秦日照凌著一雙鷹眸,對于這個女人的醫術,他不熟悉,但是他知道這個女人如若不全力以赴的話,必死無疑,縱然這個女人是一個將帥奇才,會兵法,懂用兵,但是既然皇命如此,他絕對不會姑息.

雪玲瓏因為有了這秦日照的相送,坐上了秦日照准備的馬車,一路上非常的安全.暗中赫連絕看著雪玲瓏,雙眸冰冷,冷聲道:"這個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運,竟然入得了風千塵的眼,風千塵幾次三番的幫這個女人.

赫連明月看著雪玲瓏被秦日照護送向上官世家,那一雙青眸內有著複雜的愫,她心儀的男子竟然幾次三番的幫這個女人,分明聲名如此狼藉,風千塵卻絲毫不在意.她赫連明月自問,自己樣樣比這個女人強,可是為什麼那個男人卻對這個女人格外的關注呢?

赫連絕唇角綴著一絲譏笑道:"明月,你該不會奢望風千塵會喜歡上你吧?世上最廉價,最不值錢的就是感這事兒了.尤其是我們這些皇室子弟,根本就沒有資格談愛."

赫連明月也是明白自家皇兄的警告,可是她在初見風千塵的時候,那一顆心已經沉淪在這個男人身上了,這個男人充盈滿自己的腦海.讓自己欲罷不能.以至于雪玲瓏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竟然能夠得到風千塵的相助,她是羨慕,是嫉妒的.至于恨麼,還談不上,甚至于內心里還有些欣賞雪玲瓏的.

然而雪玲瓏撩起車簾子,看向上官世家的門前,顯然的比宰相府跟前還要恐怖.人那叫一個多啊.

甚至于還有人直接的帶著死尸在上官世家面前哭鬧,雪玲瓏蹙眉.果然這些是有組織,有策劃的.一個個的聲嘶力竭的哭喊著,怒罵上官世家黑良心,和雪玲瓏串通一氣,謀錢害命.

聽著眾人的"謀錢害命",雪玲瓏不由得心中恥笑,這些個人還真心的愚昧,這上官世家乃是第一世家,需要黑著良心謀財害命?她雪玲瓏不過就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而已.若不是上官世家有一群家院,只怕這些已經是沖進了上官世家鬧事了.

雪玲瓏的眼底染上嗜血的殺氣.對著秦日照道:"秦大將軍,你一定要好好給管管這事."

每一個字,雪玲瓏都透著嗜殺之氣,秦日照那鷹眸和雪玲瓏清幽的冷眸四目相對,秦日照便知道,這個女人是真的動怒了,而且她那雙眸之中的深意他明白,好,既然這個女人拿兵法和自己交換,縱然這事不該是他管,但是看在那兵法的面上,他就是得好好的管管這事了.

陡然的秦日照血腥殘殺之氣響起:"來人啊,鬧事者,都給我就地處決."

一聲鐵血的命令下,原本鬧得肆意的上官世家大門前的人群,頓時靜謐下來.

上官世家看到是秦日照,內心里是松了一口氣,這群鬧事的人還真是厲害,他們不敢打鬧.只敢阻擋.現在有秦大將軍出面.事顯然就好辦了.

然而在上官世家大門前鬧事的人群里,尤其是那幾個抱著"奄奄一息"的孩子,亦或者帶著死了兒子的老爹等等各種.均是面色煞白.對于秦大將軍的威名,他們自然是知道的.不過上面下令如若不能夠將這事辦得漂亮,那麼他們就得提著人頭去見,因此,縱然內心里是非常的懼怕這秦日照的,但是為了能夠讓自己活命,不得不繼續鬧事,隨即又是大聲嚷了起來:"世家大族和權貴相通,視百姓的性命如螻蟻,這天理何在啊?"

然而這個鬧事的顯然不知道,眼前的秦日照,壓根就不理會這些鬧事者這一套,秦日照的面容更加的暗沉下來,眼里的寒芒更是冷冽至極,唇邊綴著一層寒霜道:"來人,將這些人給拿下,如若他,們膽敢反抗,就地處決."

對于軍人的秦日照而,便是,你若不服,便是殺.話秦日照這一招,對于這些個鬧事者,還真的挺管用,顯然,至少一邊本來湊熱鬧順帶鬧事聲討的人已經閉上了嘴.他們是不知道這雪玲瓏和上官世家究竟有沒有行騙,只是看著大家都在鬧,他們也閑得沒事,就來鬧鬧.

現在有這鐵血將軍的一聲血令,他們又不是嫌命太長了,自然是不敢出聲了.

很快,秦日照的侍衛便將人群里那些鬧事的人給捉了出來.那些人連連在地上喊冤道:"秦大將軍,人冤啊,秦大將軍,你可要替人做主啊.雪玲瓏和上官世家聯合,害了我兒性命,可憐我兒才八歲兒啊.大人,你一定要替人做主啊."

這人一帶頭,頓時那些人也哭冤起來.還不停的在地上磕頭,磕得咚咚作響.

秦日照可是個鐵血將軍,什麼場面沒有見過,直接冷聲道:"呵呵,是嗎?你冤枉,好啊,來人,帶些人去錦衣司."

錦衣司?那些人頓時面色一白,有人直接的嚇昏了過去,為首的直接哭喊起來:"秦將軍,你草菅人命……"侍衛直接堵了這些鬧事的人的嘴巴,將這些人拖了下去,送往錦衣司.

秦日照一個個的冷刀子橫過去,鐵血的聲音響起:"如若誰膽敢再鬧事,給我拔了舌頭,看他們還鬧事."

話,秦日照這麼鐵血的令一下,這些個圍觀的人還真心的不敢再鬧事了.而上官棠聽聞秦日照前來,早已經出來隆重的相迎接,當雪玲瓏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上官棠的臉色一黑,顯然的他對于雪玲瓏這個女人是有氣的,今日上官世家的一切都是拜這個女人所賜.如若沒有她,也就不會有今日的麻煩.

他根本就不想要讓這個女人進入上官世家的大門.

對于上官棠的態度,早在雪玲瓏的預料之中,她也絲毫沒有怪罪,這皇家當初挺自己,那是上官云傾給自己的分,他們不幫自己,則是本分.的確是自己連累了上官世家.那背後主導這事的人本意針對的是自己.

上官棠黑著臉,口氣不善道:"雪姐,請留住,我們上官家可不歡迎你."

"上官家主,對于給上官家造成的麻煩,玲瓏深感歉意.但是今日玲瓏前來是給二公子醫治耳疾和口疾而來."

"不必,雪姐請回,我兒的耳疾和口疾不勞雪姐費心了."上官棠絲毫不退讓.

雪玲瓏耐著性子放低姿態道:"上官家主,這可是有關二公子的耳疾和口疾,還望上官家主千萬要慎重考慮."

上官棠依舊是一臉的暗黑道:"很抱歉,我們上官世家可不敢勞駕雪姐,還請雪姐放過我們上官世家一馬."

上官棠是有些後悔的,不過當初也是因為凰無,如若沒有凰無,自己根本就不會同意相助雪玲瓏這個女人.

上官棠是堅決不讓雪玲瓏進入上官世家,正當這個時候,上官云傾卻出現在了上官世家的大門口,直接的拖著雪玲瓏進入了上官世家,上官棠正要下令上官世家的家院將雪玲瓏趕出上官世家的時候,秦日照的暗沉的聲音響起:"上官家主,本將軍是奉了皇上,太後之命,責令雪玲瓏替二公子醫治耳疾和口疾,如若在七日內部能夠開口讓二公子話,就將雪玲瓏就地處決."

雪玲瓏看著眼前的上官云傾,內心里又是感動了一把,在自己最最困難的時候,得這個男人的相助,相信.讓自己醫治他.

這樣俊逸如仙的男子,她發誓,傾盡她雪玲瓏的所有,也要醫治好他的耳疾和口疾.讓這個男人能夠開口話,讓這個男人能夠和正常的男子一般,享受正常人該有的一切.

這個時候,雪玲瓏已經在上官世家的大廳里,上官棠也已經來到了大廳,縱然有皇命,但是他還是氣哼哼的冷瞪了雪玲瓏一眼.上官云鴻也在,似乎很驚訝道:"雪玲瓏,沒有想到你竟然從錦衣司里活著出來了.咦,你怎麼沒有受傷?難道你沒有在錦衣司里面受刑?"

雪玲瓏心中感激的一笑,搖頭道:"沒有,我沒有受刑.毫發無損."

"雪玲瓏,你沒有受刑?怎麼回事?要知道但凡進去錦衣司的人不死也廢了.更不要好好的從錦衣司里出來了."上官云鴻故意問道.

上官棠也是知道,不管你有罪沒罪,進入錦衣司,十八種刑法|輪著給你上一邊,這人不死也差不多了.他也是有些好奇,這個女人竟然是如何做到毫發無損的從錦衣司出來.

雪玲瓏自然知道了上官云鴻的良苦用心了.因此特意挑了重點自己如何醫治好張亮和洛天的病.如若洛天知道自己被冠上了隱疾,不知道心中會如何OS雪玲瓏.

不過顯然的,上官棠是信了,因為洛天的冷血無是眾所周知的.如若不是雪玲瓏這個女人真的治愈了他們的病,這個女人絕對不能夠從錦衣司出來.不過既然雪玲瓏都了是隱疾,自然是不能夠和外人道的.因此他們也聰明的沒有深問下去.

話,上官棠內心里對于上官云傾畢竟還是有些愧疚和奢望的,奢望能夠讓這個兒子開口話,承擔起上官世家的重擔.

上官棠面色顯然是好了許多,隨即開口問道:"雪姐,醫治云傾的耳疾和口疾,有幾分把握?"

"九成九的把握."雪玲瓏一臉自信道.

上官棠的內心里是很激動的,畢竟是世家大家主,再激動也沒有表現出來,反倒是冷哼道:"呵呵,好大的口氣啊."

********************************************************

兩更並作一更更上了,親們不要給我計較一更和兩更,乃們應該都能夠算數的啊,三千字一更,兩更和一更六千字是不是相等.好幾次被人計較,我都被乃們弄的華麗麗的凌亂了.飛月一更六千字比兩更的六千字少了.我都有一種哭泣的感覺.

上篇:第159章:玲瓏發飆,踹飛了傲嬌男人     下篇:第161章:無心插柳,云傾激動的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