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63章:不可能,這其中一定有鬼  
   
第163章:不可能,這其中一定有鬼

第八日,上官家主竟然祭祖懇請祖先庇佑.上官世家所有子弟均是祭祖.從上官棠這一做法,可見他有多麼的期待,希望上官云傾能夠開口話.

這一日,依舊是在碧月湖畔.雪玲瓏盡管已經站立在碧月湖畔,一臉的悠然,唇角綴著粲然的笑.話碧月湖畔可是聚集滿了人,就是當朝太後也來了.自然這些人都是上官世家的子弟,然而那些個名醫這一日竟然是被堵在了外面,壓根就不讓人看.

話上官世家外面,所有人可都是翹盼著,然而這一日的賭局,已經是瘋狂至極.

上官世家的人是最最激動的,這七日,上官云傾都在湖心築,碧月湖畔,都有秦日照的秦將軍把守著,他們就是想要去探尋,都無從探知.只能夠將所有的希望放在今日了.

湖心築內一切平靜的很.直到眾人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噪雜起來,這個時候,陡然的高亢的聲音傳來.

狼煙起

江山北望

龍起卷

馬長嘶

劍氣如霜

心似黃河水茫茫

二十年

縱橫間

誰能相抗

恨欲狂

長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鄉

何惜百死報家國

忍歎惜

更無語

血淚滿眶

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黃

塵飛揚

我願守土複開疆

堂堂中國要讓四方

來賀

隨著這首歌曲落下,眾人還是不敢置信,這是……上官云傾唱的?不,這其中一定有鬼,上官云傾就是連開口出一個字來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是唱出這麼豪氣干云的歌曲來.雖然他們是上官世家的人,內心里也希望上官云傾能夠開口話.但是還是覺得這不可能是上官云傾唱的.

上官棠咋舌的望著碧月內的湖心築.

"雪姐,這真的是云傾唱的嗎?"上官棠不信的問道,他的心咚咚的狂跳著,有些難以置信.

眾人也顯然是不信的看向雪玲瓏.雪玲瓏櫻色的唇笑道:"上官家主,什麼叫這真的是云傾唱的.你懷疑我的醫術,診金加三倍."

就是因為上官棠這質疑的問話,上官世家的診金就加了三倍,但是這三倍不是問題,上官棠壓根就不會放在眼里,只要上官云傾能夠開口話,就是再加個三倍都沒有問題.

正當這個時候上官云傾劃著舟來到了眾人的面前,上官云傾走上岸邊,來到上官棠的跟前,跪在地上:"爹."

上官棠直接呆住了."你……你剛才什麼?"

"爹,孩兒不孝.讓爹娘操心了."上官云傾再度開口.

這一邊的上官棠直接的震住了,一邊的上官云鴻激動的跑到上官云傾的跟前,激動道:"二哥,你……你真的能夠開口話了?"

"是,四弟,我真的能夠開口話了."上官云鴻那叫一個激動啊,他隨即奔到上官棠的跟前道:"爹,太好了,二哥真的能夠開口話了,而且他還能夠聽到我問的話."

上官棠竟然在眾人面前老淚縱橫啊,二十多年了啊,這一聲爹,他足足等了二十多年,他以為這一生將永遠等不到云傾開口叫他一聲爹了.

這七日的焦灼,這些日子以來,上官世家受到的牽連,都有了回報了這七天七夜來,他沒有一刻是安穩的,就是睡著都睡不踏實,安正.

"快,快去佛堂,將這好消息稟告給夫人知道."上官棠流著臉激動道.

看著自己的爹爹竟然老淚縱橫,上官云傾也是鼻子一酸.是啊,這一刻,他以為,永遠也沒有可能了.因為他們失望了太多太多次了.

上官云傾站起身來,安慰道:"爹,云傾能夠開口話,你應該高興才是."

"是……是應該高興.云傾,我兒啊……"上官棠摸了一把老淚.上官棠結結實實的一把擁住上官云傾.

看著這麼感動的一面,太後雙眸也是一熱.沒有想到雪玲瓏這個女人真的有本事能夠讓上官云傾開口話.

這就好,這就好啊.她的塵兒身邊的人絕不能是無能之輩.

上官云傾是真心的非常激動,是啊,一直他就活在無聲的世界里,雖然那一切的美好,他都能夠用眼睛聽到,他也能夠通過眼睛和人交流,但是真真切切能夠聽到家人的聲音,能夠親口喊一聲爹,那一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雪玲瓏只是退居在一邊,這一邊的激動與她無關,這種畫面在現代她看得多了.所以也就不足為奇了.她只是站在一邊靜靜的欣賞著上官云傾這個如玉似蘭的美男.

雪玲瓏在看著上官云傾,欣賞著美男,然而在暗處有一道黑曜石般的雙眸深邃陰驁下去,雙眸之中泛著冷冽的寒芒,某個家伙內心里在冒著酸酸的泡泡.只等著雪玲瓏回去之後找這個女人好好的算賬.

話碧月湖畔的人的確是見證了上官云傾開口話,然而上官世家門口圍堵滿了汴京城內的人.

久等雪玲瓏沒有出來,就在門口破口大罵:"雪玲瓏,你個騙子,謀財害命."

一聲一聲的謾罵著.越罵越難聽.

話上官夫人從佛堂出來,也是熱淚滿眶啊.抱著上官云傾宣泄著她二十多年來的心痛,心酸.這一聲娘親,她等了二十多年了.等的她都絕望了,萬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夠聽到.這怎麼不叫他們激動啊.

上官棠和夫人兩個人激動的上前,想要握住雪玲瓏的手,然而雪玲瓏則是機靈的一側,躲避開了激動的上官棠和上官夫人,一臉的和她無關道:"上官家主,上官夫人.如若感謝,拿點實際的就好."

"好,好……一定,一定……"上官棠激動道,這個女人要錢就好辦,他就怕這個女人堆云傾有圖謀,現在聽這個女人如此直接的,他就放心了.這種聲名狼藉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進上官世家的.

雪玲瓏對于上官棠陡然的松了口氣,卻是看入眼中,心中不由得冷笑,上官世家?她雪玲瓏還沒有那種圖謀,至于醫治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只是這個男人是自己的藍顏知己而已,無關乎上官世家,只因為這是懂她,尊重她的上官云傾而已.

聽了雪玲瓏的話,以及之後那般疏離的態度,上官云傾的雙眸一暗,他的心中有些酸澀,他知道,她和眼前這個女人不可能,或許在他有口疾和耳疾的況之下,還有可能,但是現在他和這個女人就更不可能了.他知道,一直都知道.對于這個女人,他只能夠放在心里.因為有種愛,叫做默默的愛.但是他會傾盡一切守護她.只等她尋找到她的幸福.

雪玲瓏悄然的退身到秦日照的身側道:"秦大將軍,麻煩你帶著護送我出去."

秦日照,這一邊一動作,上官云傾馬上反應過來,安慰上官棠和上官夫人道:"爹娘,現在我該出去為玲瓏證明,她沒有謀財害命.不是騙子."

"好,好,要的,要的.我們一起出去作證."上官棠和上官夫人忙點頭道.

當上官世家的眾人差點要鬧翻了去的時候,上官世家的大門打開來,雪玲瓏,上官云傾,上官棠,秦日照,等一眾人,出來,隨即出來的還有一萬士兵.

上官云傾是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但是他沒有開口話,眾人也是沒有底,大門口一時間靜謐無聲.

當上官云傾不斷的眸光四轉的時候,玉邪內心里是不出的激動,他是有仔細的觀察,這上官云傾只要那一邊有關議論雪玲瓏的,他的眼睛就看向那一邊.有些人分明被前面的人當著,如若不是他真的能夠聽到聲音,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玉邪走上前來,激動的問道:"二公子的口疾和耳疾,真的好了?"

上官云傾對著玉邪溫潤的一笑道:"是的,云傾真的好了."

就是這麼一句話,頓時讓眾人震驚了.這……這上官二公子竟然真的能夠開口話了?

上官云傾的話,直接讓中傷雪玲瓏的流不攻自破.

頓時人群里有人叫了起來:"不可能,這根本就不是上官二公子,這一定是上官世家連同雪玲瓏行騙.雪玲瓏,你這個騙子,還我錢來……"

這人群里,有人這麼一吼之後,頓時眾人也覺得不可能.

"對,這怎麼可能是上官二公子,二公子天生的耳疾和口疾,多少天下名醫看過,都斷定不可能醫治好的,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上官二公子.大家不要被上官世家和雪玲瓏這個女人騙了."現在開口話的是汴京城內的名醫錢景.呵呵,錢景,錢精啊.

這個錢景極端的勢力.其實這個錢景也是賭了雪玲瓏定然輸的人,他將所有的家當都拿去賭了.如若雪玲瓏真的醫治好了上官云傾的話,他就是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啊.

門口所有的人都是拿了全部的家當在賭,因此他們這才會站在一起,眼前的上官云傾是假的.一定是這樣的.頓時上官世家門口聲討聲一片.

上篇:第162章:勝利的號角,成功了     下篇:第164章:哼,我讓你永無翻身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