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65章:風千塵,你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第165章:風千塵,你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錢景被雪玲瓏氣得整張臉是白了黑,黑了白,好似調色板一般的,非常的好看.他萬沒有想到自己傾注了全部的賭注,雪玲瓏這個女人竟然能夠醫治好上官云傾,這本就讓他猶如置身在寒冬臘月之中了,這個女人竟然還汙蔑自己,自己和慕容世家串通一氣,讓這些人誤以為是自己散步謠.于慕容世家合謀一氣,謀財害命.他錢景這一生是真的就毀了.

"雪玲瓏,你……你少血口噴人.你個妖女……"錢景氣得直哆嗦道.

的確這事真的不是他做的.他想要反駁的,只可惜,現在他出的話沒有人會相信.眾人均是找他要賠錢.都將怒意指向了他.無奈他是啞巴吃黃連啊.

妖女?雪玲瓏雙眸之中陡然的閃過一道冷冽的寒芒,都到這個時候了,這老家伙竟然還自己是妖女,看來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既然如此,也就不要怪她雪玲瓏沒有給他留條活路.

"錢大夫,血口噴人?呵呵,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究竟是我雪玲瓏血口噴人,還是你故意惡意散布謠,中傷我雪玲瓏,非得置我雪玲瓏于死地不可.你昧著良心干過的事還會少嗎?為了錢,你與權貴合謀,害死多少人."雪玲瓏咄咄逼人道,雖然雪玲瓏不知道這錢景究竟有沒有和權貴合謀不知道,但是但凡大夫都是會有開錯藥,失手的時候,只是大夫開錯了藥也絕對不會和病人的.

現在雪玲瓏這般錢景,直接是將錢景打死了去,讓他永無翻身之日.在大夫這條路上,難以再混了.錢景氣得直哆嗦的怒指著雪玲瓏道:"你……你胡.我根本就沒有和權貴合謀,沒有謀財害命."

"嘖嘖嘖,錢大夫,沒有謀財害命?有一句話叫做,人在做,天在看?錢大夫,半夜的時候,可千萬要把門關嚴緊了啊,心有冤鬼上門索命."雪玲瓏著故意咧牙露齒的猙獰的做了一個鬼臉.

錢景被嚇得直接的倒在了地上,然而雪玲瓏卻是對錢景吐了吐靈蛇,那樣子不出的俏皮可愛.逗得一邊的上官云傾,上官云鴻,秦日照等人覺得好笑.

"雪玲瓏……你這個妖女……你少嚇唬我……"錢景還是沒有記得不能夠再妖女了.

雪玲瓏眼底的殺氣一閃,唇角勾起冷笑,這老家伙還真的不知道死字如何寫,那麼就別怪她不留絲毫的余地了.

雪玲瓏更加犀利道:"錢大夫,你這個喪盡天良的庸醫,你根本就不會醫治病人,每每遇到自己素手無策的病人,就人家已經無法醫治了,命不久矣,但是還是拼命的撈錢.你將病人家屬家的錢財騙完."

"雪玲瓏,你……你胡.我沒有……"錢煞白著臉,顫抖道.

"呵呵,好,為了證明我是胡,那你將你的心拿出來給人看看,究竟是黑的還是的."雪玲瓏云淡風輕道.

當雪玲瓏這般的時候,秦日照冰冷的唇也是惡劣的抽搐了幾下,人的心哪里能夠掏出來看人看,他現在算是進一步知道了,日後,甯可得罪人,也千萬不要得罪女子,尤其是懂得行醫的女子.像雪玲瓏這種女子,最好是躲得遠遠的不要靠近,不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自然的,作為一個大夫,醫死病人那是在所難免的,只是這錢景就是要注定被雪玲瓏潑髒水了,誰讓這錢景要鑽在錢眼里,竟然拿全部的家當去賭,你去賭也就算了,你就不應該汙蔑人家是妖女,現在這是自尋死路,怨不得別人.

這周遭的人被雪玲瓏這麼一,有人陡然的記起來了.

"對,對,我爹前年就是找的錢大夫看,結果死了.這個黑良心,竟然騙錢害命.你還我爹來."有人開頭,就一發而不可收拾,頓時張三的誰死在錢景的手中拉,李家誰被這庸醫害死了."聲討聲再度的連成了一片.

錢景被雪玲瓏汙蔑的啞口無,而且現在一個個的聲討聲,這錢景直接被氣得頭一昏,嘔吐起來,直接就倒在地上抽搐了起來.

雪玲瓏只是一眼便知道,這錢景是被氣得頭一昏,嘔吐起來了,呵呵,只要半個時間不緊急救治的話,這錢景就一命嗚嗚了.

雪玲瓏心中冷笑,什麼叫做殺人于無形,這就是,別以為就他們會利用這謠來殺她,她雪玲瓏也是很會利用的.

眾人看著錢景倒在地上,一時間驚恐不已.

玉邪忙上前,雪玲瓏恨這個錢景的,但是麼,她雪玲瓏絕對不會做對自己不利的事,尤其是利用輿|論讓自己上位.呵呵,錢景啊,謝謝你給我機會,讓我順著往上.

雪玲瓏對著玉邪朗聲道:"醫聖,給玲瓏一個機會,在眾人明前證明自己."

雪玲瓏這一來,不僅在眾人面前,將自己的形象塑高了,而且讓謠不攻自破.雪玲瓏今日這般,縱然他日這錢景想要汙蔑自己也根本就不可能了.

雪玲瓏隨即在眾人面前就拿出銀針替這錢景針灸起來.

不一會兒這錢景抽搐的況也好轉,也不嘔吐了.

話至于本來混入人群之中散步謠鬧事的人,但看到自己根本就沒有可趁之機,自然是要悄悄的離去,只是他們悄悄的想要離去沒有錯.這一邊的秦日照也不是吃素的.他的鷹眸犀利的很,對著自己的侍衛們一個眼神,秦家軍,頓時領會,有部分侍衛悄然的沒入人群,將那些個人抓了個現行.

不一會兒,這錢景能夠動了,並且睜開眼睛.茫茫然的看著周遭圍在自己身側的人群.顯然的有些意識還不清晰.

頓時周遭的人群可是將雪玲瓏成了在世觀音.活菩薩.

錢景逐漸的意識回來了,縱然是氣惱,但是聽著周遭的一一語就知道是這個女人救了自己.這一刻,他是真的後悔了,後悔自己不應該得罪這個女人.不然自己也不至于永無翻身之日.只是世上難買後悔藥.做了就做了.雪玲瓏根本就不將這錢景的後悔看入眼中.

對著錢景,冷聲道:"錢大夫不用感激玲瓏,看病給錢天經地義,錢大夫就給玲瓏五十兩銀子就好."

"什麼?五十兩銀子?雪玲瓏,你……你這是在搶錢麼?"錢景再度氣了臉道.

雪玲瓏冷冷的勾起唇,唇邊綴著冷笑道:"錢大夫是不想要付錢,玲瓏也不勉強,畢竟錢大夫沒有開口求玲瓏醫治,不過,玲瓏還是要給錢大夫提個醒.絕對不能夠生氣,避免做劇烈運動,絕對不能夠心浮氣躁.不然再度倒地就一命嗚嗚了."

那錢景被雪玲瓏氣得走了.只是接下去錢景的人生是一片堪憂了.

日後再也不會有人找他看病了,而他原本的錢全都投注在了這一次豪賭上了.

看著那錢景落荒而走,不由得心中冷笑,其實她也沒有打算找錢景要錢,只是一心想要讓錢景堵心而已.

話這上官世家門前的事落幕竟然如此的意外.

雪玲瓏對著眾人又是了一番話.無非就是清者自清一類的.隨即完話,雪玲瓏便和上官云傾等人告辭離去.

上官世家這一次,自然再一度的高調的要嚴懲散步謠的人.

誰也沒有想到,事的結局竟然會是這樣.

雪玲瓏醫治好了上官世家的二公子,這事如風一般,傳遍了汴京城,乃至于家喻戶曉,所有人都知道了雪玲瓏傳奇般的醫治好了上官世家的二公子.

此事傳入宮中,讓云帝和楚輕煙那叫一個氣惱.不過顯然的云帝要老沉,面不露色,然而楚輕煙卻沒有那麼的好了,悶在承乾宮內氣得連摔東西.

話雪玲瓏七日後從上官世家回來,被宰相雪天傲當做活菩薩般供奉了.然而雪玲瓏現在只想要好好的睡覺,雖然在上世家她也照樣睡,但是那睡感覺不一樣.不是她認床,而是睡得其實不算踏實.就算是閉著,腦子還是在運轉的.現在可好了.隨即她來到海棠院,將牌:"請勿打擾的"牌子掛在門口.眾人只好識相的離去.只是雪玲瓏這才脫了衣衫剛躺到床上,猛然的跳了起來.

氣了臉道:"風千塵……你怎麼會在我的這里?"

"本王怎麼不能夠在床上."風千塵看著臭著臉,一臉的欠揍的樣.

噴得雪玲瓏直接想要吐血,這個該死的男人到了她的床上,還有理了,聽聽,什麼叫他怎麼不能夠在床上.

"風千塵,這是我的床……"雪玲瓏咬牙切齒道.

風千塵邪魅著臉肆意的斜靠在床邊,很氣人道:"哦,是你的床?那你叫叫看,他會不會應你,如若會應你,本王就承認,這是你的床."

"噗……"雪玲瓏真的有種噴血的沖動.誰來告訴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個男人會出現在她的床上?這算什麼事啊?

上篇:第164章:哼,我讓你永無翻身之日     下篇:第166章:例如,讓本王壓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