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66章:例如,讓本王壓一晚  
   
第166章:例如,讓本王壓一晚

雪玲瓏真的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不過在想到這個男人進宮求得太後,同太後一起求得云帝派秦日照駐軍在上官世家,橫豎她都是應該感謝這個男人的,因為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能夠得到這麼好的醫治,這個男人的功勞是最大的.這是無可厚非的.

雪玲瓏一想到這里,她是真心的對著風千塵道:"謝謝你."

陡然的飛了一聲謝謝,風千塵,邪魅的唇勾起絕美的弧線,嘚瑟道:"要謝謝,就應該拿出點實際的行動來."

"實際行動?敢問邪王想要什麼實際行動?"雪玲瓏實在是費解,她相信堂堂的邪王,要什麼有什麼,何須她用什麼實際行動.

"例如,讓本王壓一晚上."風千塵邪魅的唇蕩漾出的話,讓雪玲瓏氣得面耳赤,怒聲道:"風千塵,我不是青樓女子,你要消遣找錯地方了."

如若不是她極力的忍著,雪玲瓏這一刻是真心的想要沖過去,將風千塵的臉打成豬頭臉.該死的,她雪玲瓏也是他們隨意消遣的嗎?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那氣鼓鼓的雙眸,邪魅的雙眸在雪玲瓏微敞開的胸前放肆的瀏覽,隨即勾起一絲譏嘲道:"嘖嘖,這麼的凶器,竟然也學人家青樓女子去魅惑男人,你以為上官世家是那麼容易進的麼.別以為你救了上官云傾,就肖想成為上官云傾的人了."

縱然她雪玲瓏再如何克制,雪玲瓏也被風千塵的話刺激的狂風而起,什麼叫這麼凶器?什麼叫學人家青樓女子去魅惑男人,該死的,她雪玲瓏哪里有去魅惑男人了?是,她是醫治好了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但是她雪玲瓏發誓,從來都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壓根就沒有想過進上官世家.她知道上官世家高門高院的,不是她能夠進的,再此生她也沒有想過要進這上官世家的高門高院.

雪玲瓏被這個該死的男人這般,心底里有無限的委屈,你別人這麼想也就算了,可是這個男人竟然也這麼自己.雪玲瓏死死的咬著唇,想要打爆了這個男人的臉去,但是她還是極力的隱忍著,因為這個男人的確是幫了自己莫大的忙.

看著雪玲瓏那樣,風千塵以為被自己中了,心中又是亂吃飛醋,各種冒著酸酸的泡泡道:"怎麼?沒話了,嘖嘖嘖,被我中了吧?是不是很傷心啊.你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居然學人家想要高攀上官世家."

是,她是傷心了,是被這個該死的男人的話弄傷心了,因為自己放進心里的人就在眼前,大刺刺的著這些紮人心的話.不是她雪玲瓏不知道痛,而是,她不在意的人得話根本就傷不了自己.可是這個男人是自己放進心底里的,如若,她有奢望的話,也是奢望和男人.她是個執拗的人.只要別人傷過自己,那麼這個男人她就不會要了.雪玲瓏發誓,盡管這個男人幫過自己幾次,她感激就是,但是她一定要將這個男人從心底里趕出去.自然這些話是不會對風千塵的.

如若風千塵知道自己今日亂吃飛醋的刺激的話,讓他的路開始坎坷的話,他一定會後悔自己沒有封住這張嘴.

看著雪玲瓏雙眸氤氳起水霧來,風千塵寬之中的雙手緊握城拳,該死的,怎麼女人都喜歡上官云傾那種男人.他有什麼好.不就是長的太假了點麼.因為心中的醋意泛濫,風千塵再度欠揍的開口道:"女人,是不是很想要哭啊,來吧,來本王懷里,本王可以借你大哭一場."

"風千塵,你給我滾,是,我是傷心了,我愛喜歡上官云傾,我愛喜歡傷心哭怎麼著.你的懷抱?讓我扔垃圾我都嫌太髒,太血腥了."雪玲瓏當下沒有再客氣,抬起一腳便是要狠狠的踹向風千塵.

風千塵的邪魅的雙眸之中陡然的染上陰驁血腥之中,心中的怒意好似翻江倒海一般的洶湧,咬牙切齒道:"女人,你什麼?你本王的懷抱髒?有種你再一次.信不信本王現在就壓了你."

風千塵捉住雪玲瓏踹過來的腳.畢竟雪玲瓏不是風千塵的對手,雪玲瓏的腳被風千塵給捉拿住了,那是又氣又羞,羞憤難當.又是抬起另一只腳狠狠的踹向風千塵,只可惜,又是被風千塵給捉住了.第一腳,雪玲瓏已經是激怒了風千塵,這第二腳再度踹去,更加的激怒了風千塵.然而激怒風千塵的還是雪玲瓏不怕死的話.

"風千塵,你這個殘虐,沒有人性的混蛋,你放手.我就了,你全身上下都很髒.沒有任何女人願意在你懷里哭泣."倔強的女人啊,不知道眼前的風千塵已經是激怒的猛虎了.居然還要刺激人家的話.哎,只能夠個性倔強的女人,只能夠哄啊.然而男人也是同樣道理.只是這兩只都不會.

風千塵直接雙手一拽雪玲瓏的雙腳,雪玲瓏整個人就向風千塵那邊去,隨即身子一動,快速的壓在了雪玲瓏的身上.狂吻而下,大手也直接探進了雪玲瓏的敞開的中衣領口內.

放肆的在雪玲瓏的胸前襲擊.

屈辱,雪玲瓏但感覺到屈辱.口中充盈滿這個血腥男人的的氣息,帶著淡淡的中藥味.她的掙紮根本沒有用,她根本就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第一次,雪玲瓏感覺到了無助,感覺到了紮心的難受.從來沒有覺得那麼的委屈,那麼的傷心.淚好似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洶湧而出.順著臉頰,滑進風千塵的口中.那咸咸的味道陡然的灼痛了風千塵.他煩躁的抽身,快速的離去.

因為再待下去,他一定會嫉妒的發狂的,今日他想要殺人.

風千塵離去,雪玲瓏雙腿蜷縮在一起,將頭埋進雙|腿|之|間,哭得傷心,哭得肆意.屋內的人兒哭得傷心,屋外的風千塵強忍著心中的狂怒就這樣聽著她哭了一刻鍾.一刻鍾之後,他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才絕然離去.今天他要大開殺戒.

雪玲瓏這一邊,一直沒有出門,然而在這一日夜半時分,她正在睡夢之中,又是被人強行的從被窩里挖了起來,帶到了南宮世家的暗室里.

當暗室里的凰無看到雙眸腫的雪玲瓏,銀面下的面色更加的暗黑,嗜血不悅的聲音道:"翼,將這個女人帶走.我不要她的救治."

他不想要看到這個女人,今日如若不是這個女人,自己也不會受傷.沒有錯,他凰無就是風千塵.不過這事他斷然不會和雪玲瓏的.此刻他的心里還是有氣.

然而雪玲瓏今日本來就心極度的不好,再加上睡得真香的時候,被南宮翼強行的從被窩里挖起來,她的心能夠好嗎?還有就是這個該死的凰無,三天兩頭的受傷,而且每一次受傷還是這麼的嚴重,她實在是氣結,既然這個男人這麼的不愛惜自己的性命,她直接取了他性命得了,省得浪費她費心的救治.

各種氣惱在心中盤旋,再度聽到凰無這個混蛋男人如此的話,頓時氣道:"凰無,你以為本姑娘稀罕救你這樣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體的男人嗎?"

"好啊,你快滾,快點消息在我的眼前."凰無的口氣很沖.

雪玲瓏心中無名火騰騰的燃燒著,今天她究竟是走了什麼運了,白日里平白無故的受了風千塵那個混蛋的奚落,差點還被這個男人給強了自己.現在大半夜的竟然被南宮翼挖來受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的氣.她雪玲瓏不是受氣包.

雪玲瓏真的有打算要走,南宮翼一把拽住雪玲瓏道:"玲瓏,你也不應該這麼對待你的恩人."

"恩人?南宮翼,你搞清楚,我才是她的恩人,他何時成了我的恩人了."而且這個混蛋根本就是一個不懂得知恩圖報的家伙.

南宮翼有些頭疼,真心不知道,無究竟和這個女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

不過至于凰無的事,南宮翼還是知道的比較多的.他歎息道:"玲瓏,之前你參加皇家別院的女兒節之前的晚上,有人刺殺你,是無替你解決的.第二日,去皇家別院的路上,是無又是無替你解決的.這七日,你在上官世家內,睡得踏實,又是無連著七日在上官世家外面替你解決要暗殺你的一撥一撥的刺客.你無是不是你的恩人.還有你以為上官世家家主為何會答應鼎力相助于你,那麼高調的讓汴京城內的人都知道,當夜,是無去威脅了上官家主."

雪玲瓏睜大眼睛,她是真的不知道,這個男人默默的為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事.原來為自己付出最多的是這個男人.雪玲瓏的心里怪怪的,一時間還真的沒有了脾氣.也不知道該些什麼.如此來,這個男人還真的是自己的恩人.

雪玲瓏只好安奈下自己的脾氣.走到凰無的面前.看到這個男人傷到的又是這胸口,她真的有些氣結.不由得冷瞪著凰無一眼道:"凰無,你該不會以為自己是鐵做的心吧."

凰無臭著臉又是趕雪玲瓏道:"女人,滾,我不稀罕你救治."

凰無咬牙著忍著痛,然而額頭上布滿著密密麻麻的汗珠.可見他有多痛.

雪玲瓏看著這個發著脾氣的男人,看在他是自己的恩人,又是受到如此重的傷勢上,雪玲瓏強忍下想要發火的沖動,故意軟下聲音道:"好了,一個大男人的,別像個孩子一樣,不要鬧脾氣了.之前,對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私下里,為我付出了那麼多.凰無,真心的謝謝你."

聽著眼前的女人這般軟糯的聲音,凰無還是有氣的,可是顯然的面色好了很多.雪玲瓏這個時候拿出自制的消毒水,替凰無處理胸口的傷,用精致的刀子將那腐爛的肉給割掉,再用鑷子心翼翼的解決掉.

凰無這麼近距離的和雪玲瓏的接近,她那長長的如蝶翅般的睫毛一動不動,如黑曜石般的雙眸更是僅僅的凝視在自己的傷口上.那般專注,那般心.他是有些氣結,為什麼這個女人對別人都能夠這麼一副好脾氣,然而對于另一個自己,竟然沒有好臉色.從他們相識以來就沒有過什麼好臉色.

而且他最最在意的是,這個女人竟然喜歡上官云傾,這讓他是非常的慪啊.

想到上官云傾,凰無銀色的面具下的臉就更加的臭了,整個人的氣息也更加的嗜冷,冰冷的唇蠕動道:"女人,你是不是很喜歡上官云傾,所以這才非要傾盡所有醫治好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

盡管白日里,這個女人在另一個自己面前已經是大肆的承認了,但是他就是還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很愛很愛上官云傾.

雪玲瓏專注在凰無的傷口上,壓根就沒有聽到凰無在什麼.可以她是一絲一毫的都沒有聽到.凰無以為這個女人不回答則是默認了,氣得身子一側,痛得他吃痛出聲:"呲……"

雪玲瓏的面色也是不好看道:"凰無,你究竟在鬧什麼別扭,你知不知道,在縫合傷口的時候不能動.你想要找死你一聲.我直接給你一刀子就好."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人,這不愛惜身體的人還莫名其妙的似乎在生著氣.還是一邊的南宮翼看不過去了.他似乎知道凰無在鬧什麼別扭了.在凰無要噴口而出之前開口道:"雪玲瓏,你是不是愛上上官云傾了?所以才如此費心的想要醫治好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

"呃?上官云傾?"今天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個二個的都自己喜歡上上官云傾了.

上篇:第165章:風千塵,你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下篇:第167章:邪王,你究竟是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