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67章:邪王,你究竟是何居心?  
   
第167章:邪王,你究竟是何居心?

凰無本來想怒吼而出的話愣是咽了回去,他深幽的雙眸也是凝視著雪玲瓏,想要親口聽這個女人的話.不過他的心又是非常的煩躁,想要聽她的回答,又怕聽這個女人的回答.

直到凰無覺得雪玲瓏不再會回答的時候,雪玲瓏不由得冷聲道:"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上官云傾呢?"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南宮翼的心中竟然暗自松了一口氣,其實他也很緊張,這個女人會喜歡上官云傾,那就是他根本就沒有希望了.凰無煩躁的心踏實了起來.

絕冷的聲音道:"既然你不喜歡上官云傾,那你為什麼今天白天為什麼一直盯著上官云傾看."

呃?這個男人知道白天自己盯著上官云傾看?她怎麼沒有發現.雪玲瓏想著這個男人隨時在暗處監視自己,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她是真心的沒有愛上上官云傾,不喜歡被人誤會.雪玲瓏這才臭著臉道:"不要再讓我第二次,我沒有愛上上官云傾,至于盯著上官云傾看麼,因為美好的東西總能夠讓人賞心悅目.替上官云傾醫治口疾和耳疾,也是因為上官云傾的一句話,他相信我是清白的,鼓勵我活著是給暗中設計我的人狠狠的打擊.因為他的相信,所以我這才費心醫治他的耳疾和口疾.或許汴京城的所有女子都愛慕上官云傾這樣的男人,但是這樣芝蘭玉樹的男人,絕對不是我喜歡的男人."

"哦,那你喜歡怎麼樣的男人?"凰無忍不住的問出了口.

"我?你們以為我還能夠去愛人嗎?縱然我是清白又如何?我今生是沒有資格去愛人,我也不會去愛上任何男人,讓自己痛不欲生."

雪玲瓏在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心狠狠的被蟄痛了一下,盡管自己這麼,可是心還是止不住的一痛,畢竟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鍾,然而忘掉一個人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或許用一生才能夠將這個男人從心里趕走.自己雖然這般,那只是在告訴自己,麻痹自己而已.

雪玲瓏的心也有些黯然,悶悶的,隨即又是埋頭繼續替凰無縫合傷口.雪玲瓏是有些無力,有些氣惱自己的,原來風千塵那個男人對自己的影響是那麼的大.他對自己的那番話,讓自己的心很糟糕.為什麼在她心中那般美好的人,竟然做出這等傷害自己的事來.

在雪玲瓏出最後的一句自嘲式的話的時候,凰無的黑眸深幽下去,眼底有著雪玲瓏不知道的疼惜.他本來郁結一天一夜的心也是因為雪玲瓏的話而轉晴朗了.他乖乖的任由雪玲瓏替自己縫合傷口,此刻他也在心底里懊惱.自己白天竟然如此對待這個女人.做得太過激烈了.他的內心里是有些愧疚的.心中正在盤思著該如何用另一個自己找這個女人表示歉疚呢?

雪玲瓏很快便替凰無縫合好了傷口,冷著臉警告凰無,要好好的愛惜自己的身體,如若下一次再受傷,她就不會再救治什麼的威脅一類的話,凰無難得的很溫馴,竟然一一點頭的大應了.然而雪玲瓏一離開,凰無又是緊跟在雪玲瓏身後,一路的護送著她回到宰相府.他又是坐在屋頂上,看著雪玲瓏沐浴的沖血畫面.

話要是讓雪玲瓏知道,絕對是要劈了凰無這個家伙.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也就算了,竟然深更半夜的在屋頂上偷窺人家沐浴.直到雪玲瓏沉沉的睡去,凰無這才悄然的離去.

只是凰無離去後不久,雪玲瓏這一邊才打算沉睡過去,可是陡然的房間內充盈滿一股血腥的味道,雪玲瓏不由得蹙眉,冷聲道:"出來吧."

雪玲瓏以為來人是凰無,畢竟剛給這個男人縫合了傷口,只有這個男人的身上有血腥味道.只是出現在自己跟前的竟然不是凰無,而是赫連絕兄妹.顯然的赫連絕還受了傷.

雪玲瓏沉下臉來,冷聲道:"赫連絕?怎麼是你?"對于這個男人,雪玲瓏自然是沒有好臉色看的,要知道那一日在城外,就是這個該死的男人害得自己墜入山洞."

而且這個男人顯然的是凰無的敵人,凰無至于自己有恩,她雪玲瓏是個恩怨分明的人,自己的恩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敵人.雖然自己對于凰無這個男人也沒有什麼好感,但是今日她才從南宮翼的口中知道凰無這個男人暗中竟然替自己解決了那麼多的麻煩.而且上官棠用上官世家鼎力相助,竟然是凰無威脅來的.

雪玲瓏很郁悶,看來不管是古代和現代,一旦你成為名醫,還真是各種麻煩啊,這不,深更半夜的,自己才被挖走替凰無縫合了傷口,這不居然回來才沐浴打算深睡,居然又來了不速之客.

赫連絕暗沉著臉,看向雪玲瓏,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能耐,能夠醫治好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這上官世家本就已經成為第一世家了,現在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治好了,上官世家將會更上一層樓.

看來風千塵又是多了一份勢力啊.到時候爭奪儲君之位就更是多了幾分勝算,顯然的這對于他而,絕對不是好事.風千塵和風千影兩人,顯然的還是風千影比較好解決.風千塵是一個棘手的敵人.他絕對不會希望有朝一日風千塵會登上東起的帝君之位.

今日實在是太過晦氣,刺殺風千塵不成,竟然誤刺傷了風千影,然後竟然在離開之後會遇上凰無.不過好在凰無也被自己刺傷了,他也撈不到便宜.

雪玲瓏冷冷的拒絕道:"西陵太子,請回吧."

"雪玲瓏,如若你不替我醫治,我就一把火燒了宰相府."赫連絕冷著臉威脅道.

雪玲瓏的面色也是非常的難看,而且雪玲瓏自己兩項比較,知道這個男人縱然是受了傷,加之一邊有一個赫連明月,雪玲瓏看著這一邊赫連明月那祈求的眼神,她雪玲瓏最是受不得這樣如鹿斑比般的眼神,因此這才沉著臉答應道:"好吧."

同樣的這赫連絕也是傷在胸口,不過顯然的沒有凰無的眼重,凰無之所以嚴重,完全是因為那胸口本就是幾度受到重傷,要好也實在是太難了.

雪玲瓏替赫連絕先是用自制的消毒水清洗傷口.替赫連絕處理傷口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的,雪玲瓏就是不期然而然的想起了凰無來.不知道那個家伙現在可安分了?當自己意識到自己竟然是在擔心凰無的時候,雪玲瓏暗自甩了幾下頭,在心中告訴自己,人家男人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身體,你替他擔心個什麼?

不過等雪玲瓏替赫連絕處理好傷口的時候,已經快天亮了.雪玲瓏隨即開了藥方之後,赫連明月扶著赫連絕離開了宰相府.

雪玲瓏又是沐浴清洗一番,將身上的血腥味道清洗掉.

話這一晚上.皇宮內承乾殿.也是一整晚的忙碌.只因為,風千影受了傷.

話這風千影同樣的傷在心口,都沒有人敢拔箭.太醫們那叫一個心急啊.而且這傷口就算是將這箭拔出來之後,如若不縫合的話,只怕會更加的麻煩,但是縫合之術,他們不會.

直到天亮,風千塵這才進了宮.

同樣遇上的有風千華.風千華推動著輪椅看到風千塵的時候,則是關切的問道:"大王兄,二王兄沒事吧?"

風千塵暗冷著臉望向風千華道:"怎麼,你希望他有事?"

"哪里?他是我的親皇兄."風千華堅定道.縱然他想著和他爭奪皇儲,但是他絕對沒有想過要他的性命.

風千華的外之意風千塵是知道的,風千塵自然也知道這此刻斷然不是風千華安排的.呵呵,誰和知道赫連絕是如此的狡猾,應該是云帝如此的可惡吧.都虎毒不食子.他竟然處處防備著自己的兒子.對于他,他竟然也是千帆的算計.

風千塵沉著臉望向風千華,至于那高上的位置,他風千塵絲毫沒有興趣,不過眼前倒是有合適的人選.風千塵別有深意的望向風千華.一雙眸底閃過一道精芒,風千影受傷,皇後這一邊可是會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夠暗算雪玲瓏了,因為她可是忙著照顧風千影還來不及.哪里還能夠算計雪玲瓏去了.另一邊,他也該讓雪玲瓏將這風千華的腿疾給醫治好,因為有這風千華和風千影,風千錦去斗,會讓云帝忙碌一些.也是替雪玲瓏鋪路.

只是很多事,雪玲瓏根本就不知道,直到最後相知相愛之後,才會一一知曉.原來這個男人為自己付出的早已經是那麼的多了.也對得起她對他的愛了.

話皇宮之中的禦醫們對于風千影的箭傷實在是棘手啊,要知道不拔還好,若是一不心,只怕會觸動心髒血脈.非常的棘手啊.尤其還是這般高風險的胸口處受傷.實在是太讓人糟心了.

這一邊太醫們一個一個的都不敢拔,惹得云帝和云後大怒.

"廢物,你們都是一群廢物.如若不能夠醫治好名王,你們全都陪葬."

禦醫們一個一個的在地上磕頭求饒.

"皇後娘娘饒命."

楚輕煙是糟碎了心啊,要知道現在她可就這麼一個兒子了啊,女兒已經死了,她怎麼能夠再讓她的皇兒出事呢?

在風千影的床榻睡著的床榻上跪滿了皇宮的禦醫,只是一個一個的禦醫都是無能為力啊.

楚輕煙糟碎了心都沒有用,此刻她是很想要將這些個庸醫全都砍了,但是砍了又能夠怎麼樣,並不能夠讓她的影兒減輕一份痛苦不是.所以只能夠在一邊焦灼不已.

承乾宮內的氣氛非常的沉默,好似墜入了千年冰窖一般.此刻外面坐滿了皇子,一個一個的看似臉上都有著擔憂之色,但是心底里,卻是非常的冷漠,因為風千影的死活和他們根本就沒有半毛錢的關系,至于會在這里,根本就是作戲給人看的.

甚至于有些王爺還巴不得風千影死呢.

畢竟那一把椅子的you惑力還是非常的大的.

太後和皇帝趕來了,楚輕煙則是眼淚狂湧:"母後,皇上.你們快想想辦法救救影兒,我現在只有這麼一個孩子了,如若影兒出了事,可讓我怎麼辦?"

云帝一問況,頓時大怒,沉著臉,一聲令下,讓皇家侍衛將這些禦醫們都拖出去斬首.

話云帝對于風千影的偏愛是眾家皇子們都看在眼底的,心中閃過不悅,不過誰也不會不滿,只能夠在心底悄悄的不是滋味著.

皇家侍衛進來,太後阻止,這太過血腥了.這個時候,風千塵站起身,對著云帝道:"父皇.兒臣有一人舉薦."

"塵兒?"皇上望向風千塵.

那些禦醫們是聽到風千塵舉薦人.心中一喜,這邪王舉薦人自然是最好.

話這風千塵盡管是口中喊著父皇,不過一臉的冰冷無.他絲毫沒有將云帝放在眼里.

"父皇,名王的傷勢已經非常的嚴重,不能夠再拖下去了.兒臣大膽舉薦,讓雪玲瓏進宮一試."風千塵這話的時候,依舊是一臉的嗜血無.他的面容之上沒有半分的擔憂之.似乎那受傷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弟弟,而是路人甲一般.

楚輕煙一聽是雪玲瓏,直接就是黑著臉拒絕道:"邪王,你究竟是何居心?本宮絕對不會同意讓害死雪兒的踐人來替影兒醫治的.這個女人已經害死了本宮的女兒,本宮斷然不能夠再讓這個踐人再害死影兒了."

楚輕煙對于雪玲瓏是恨之入骨的,自然是不願意讓雪玲瓏替她的影兒醫治.縱然這個女人醫治好了上官云傾的耳疾和口疾,醫術了得,那又當如何?

這一邊楚輕煙是氣得面色鐵青,對雪玲瓏恨入骨血深處.然而風千塵絲毫不急.嗜冷著臉.

上篇:第166章:例如,讓本王壓一晚     下篇:第168章:雪玲瓏,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