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74章:東西,本王想你就翻牆進來了  
   
第174章:東西,本王想你就翻牆進來了

"東西,如你腦海里所想,我是翻牆進來的."風千塵冰冷的唇勾起絕美的弧度,那如玉的臉上帶著絕塵的淡若天山之雪的笑,那般輕盈而絕美.但是卻深深的烙印在人的心尖上.

雪玲瓏看得一瞬間的出神,這個男人是真心的美,美得驚魂,美得震撼,和上官云傾兩人想比較,是兩人不同的美,上官云傾是那種鍾靈毓秀,芝蘭玉樹之美,風千塵是那一種冷絕耀華,震撼人心之美.一個如謫仙,一個如王者.

雪玲瓏凝視著風千塵出神,眼里的驚豔顯然的愉悅了風千塵,讓他那冰冷的唇唇角又是微微的向上揚起了幾個弧度,隨即很嘚瑟道:"東西,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和上官云傾比較本王更美?"

風千塵嘚瑟自戀的話,將雪玲瓏的思緒拉了回來,當雪玲瓏意識到自己竟然看著眼前的男人看得發呆,不由得雙頰染上緋之色.想起那一日這個男人的紮人心的話,雪玲瓏微怒道:"你來干什麼?"

雪玲瓏斷然不相信這個家伙晚上偷著進來就是來擺酷的,雪玲瓏隨即示意莫出去.也不知道怎麼的,雪玲瓏內心深處其實就是想要和這個男人獨處一會,她相信今天這樣的特殊日子,這個男人絕對不會是來嘚瑟這麼簡單的.

雪玲瓏在一邊坐下,故意喝茶紓解自己內心里那一種不出來的緊張感.反正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緊張的,但是她就止不住的緊張.

風千塵也悠然自得坐下,勾唇笑道:"本王想你了."

"噗"雪玲瓏剛一口茶含入嘴中,全噴了出來."咳咳……"咳了臉.這個家伙,存心來耍自己的是吧?冰冷殘虐的鬼王會想她這樣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開玩笑了.不過風千塵出那一句話的時候,自己的心底里竟然隨之蕩漾起一層一層的漣漪.止不住的有一種喜悅在心底蕩漾.當雪玲瓏明白自己那一種暗喜的心的時候,狠狠的被自己嚇到了.自己好是要將這個男人從心底里趕出去的,誰知道這男人只是來她房中一嘚瑟,了一句話:本王想你了.這麼呆著戲謔的話,她竟然信以為真了.竟然在內心里雀躍不已.

剛走到房門口的莫,腳步一個踉蹌朝外差點摔去,呃,鬼王喜歡自家姐,這是不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了?風千塵朝門外望了一眼,嘚瑟道:"怎麼樣,摔著了麼?若是沒有摔著記得把門關上."

莫剛站好,因為風千塵這一句話又是差點踉蹌的摔去,他的雙頰染,腦海里天馬行空的想象著奇葩的畫面.不能夠怪他啊,一男一女獨處一室,怎麼能夠怪他多想呢.

雪玲瓏自然是將門外莫的臉和驚愕看在眼里,在莫關上門的依依不舍,好似想要八卦的趕腳,讓她有一種風中凌亂的感覺.不由得抬起頭來,眼里含著嗔怒道:"你正經點,大晚上的你就是來尋我開心的?"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這般嗔怒的嬌俏樣,眼里劃過驚豔,其實這個女人是很美的,只要她願意,她就是一個妖精.魅惑住所有男人.好在依照她的脾氣也不會使用這一招.不過就是這樣也已經招來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男人不是麼.風千塵故意如黑曜石般的雙眸一沉,帶著有些哀怨的口氣道:"東西.看來你一點也不想本王,虧得本王還對你日思夜想,想得食不知味,頭發都掉得一根一根了……"

"砰"房門外有人摔了聲音,顯然是莫在偷聽,他沒有想到殘虐如鬼王,竟然出這麼曖昧的話來.饒是他這樣的男子聽了都有些受不了,不要是一個女子了.所以他不心摔了去.風千塵是絲毫不介意.反正知道這個男人不會出去就是.不過他改天得將這個"婢女"給弄走.反正只要一想到這樣一個男扮女裝的婢女在,他就各種不舒服.

縱然是雪玲瓏一個現代人,被風千塵這麼一,也是雙頰更了.她哪里會預料到這個男人會抽風的這些話.不過顯然的她內心里其實很想聽,不管這個男人是戲耍自己還是怎麼的,她比較喜歡眼前這樣的他,讓他整個人更美得震撼了,雪玲瓏心底里有一個人在喊,雪玲瓏,你不是要將這個男人趕走嗎?人家才逗你的了幾句話,你就這麼心花怒放了.你還是一個現代人麼?

雪玲瓏自己也暗歎,她竟然抵不過這個男人的戲,就算這個男人對自己是戲,她也願意聽.風千塵看著雪玲瓏越來越的雙頰和耳根,他是非常滿意的.那絕冷的唇邊的笑意真實了許多.也燦爛了幾分.

風千塵走到雪玲瓏的跟前,是遲那是快,就直接的將雪玲瓏綰發的玉玉釵拔下.笑道:"東西,今天是你的成人禮,本王為你綰發."

不知何時風千塵的手中多出了一把木梳,一手輕輕的拿著,一手按著,一下,一下梳得非常的輕柔,那手法壓根就不是初次給梳發.雪玲瓏的心里不由得一沉,難道這個男人的心底里其實也住過一個女子,以前也經常替那女子梳發,也是,古代一個二十三歲的男子,怎麼可能沒有一個女子呢?雪玲瓏不明白了,既然這個男人內心里有女人,那麼那個女人呢?還健在還是怎麼的?他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的來給自己梳發,還故意戲耍她.她不知道有些話出去,女人會當真的嗎?從而癡癡傻傻的愛上了這個男人嗎?

"我母妃經常告訴我,一個男子替心愛女子綰發是一種無限的樂趣."風千塵唇角帶著淡然絕美的笑道,那如墨般的黑眸凝視著手中柔順細膩如錦緞般的墨發,感受著這黑發在自己手中的觸感.原來但但是這麼的握著竟然也是一種感動.

雪玲瓏靜靜的讓風千塵梳理著她的黑發.心中暗思,這個男人的意思是什麼?他自己是她的心愛女子嗎?不,顯然的不象,難道,他是看出了自己對他的心思?所以他故意來走這一遭,用嫻熟的綰發來告訴自己,他有心愛的女子,他已經有樂趣了.而至于今夜來這里,其實是為了保護他心愛的女子,她雪玲瓏現在是鋒芒正盛.他故意這麼一來,讓云帝的注意力全都到了她的身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雪玲瓏寬之中的雙手緊握成拳,深深的掐進手心里.風千塵,你好用心良苦,為了你心愛的女子,所以你一早就開始布局了.呵呵,只怕從大街上醒來之前你就開始布局了,原來你的你只是我的玩物是這樣.可笑,她兩世為人,竟然被一個男人用溫柔陷進捕獲了心.雪玲瓏啊雪玲瓏,你何其悲哀.

她竟然真的只是他風千塵的玩物而已.雪玲瓏的心在淌血.雙眸垂下,黯然至極.前一刻讓她的心飛得高高的,下一刻摔得她鮮血淋漓.她雪玲瓏也知道痛啊.別人千般的設計她都不覺得痛一分,可是這個男人的溫柔陷進卻讓她的心痛得不能夠自己.

如若風千塵知道雪玲瓏現在內心亂七八糟的想法,他一定會有一種撞南牆的沖動.他夜夜對鏡拿自己的發練習,練習了如此之久才可以手法這般的嫻熟,其實在一開始或許他就已經想著要替這個女子綰發了.這個女子已經在心底里住下了.

風千塵是太專注在自己手中如云的墨發了,自己在感動著,想要通過他每一個動作傳達自己的溫柔,傳達自己的柔.

雪玲瓏靜靜的坐著,她在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心痛,他的刻意制造的溫柔,她又怎麼不懂.這個男人就是這樣替他心愛的女子一下一下的梳著發的,原來不是這個男人沒有溫柔,而是他所有的溫柔都給了他心愛的女子,乃至于對別人都是如此的冰冷無.

"王爺這般溫柔,手法這般嫻熟,定然經常為心愛女子綰發.那女子真是幸福啊……"雪玲瓏努力的壓抑自己的心痛,才能夠不讓自己失去冷靜,才能夠這般淡定冷然的出這話來.

雪玲瓏是將方才風千塵的話誤認為了,呵呵,她雪玲瓏從此之後不會再自作多了.至于云帝,皇室,她雪玲瓏本就和他們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她也不在乎這云帝將關注在自己的身上.這一次,她是深深的知道了痛,她雪玲瓏不會再傻了.這個男人有柔,但絕對不是她雪玲瓏,她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也配不上這個男人.

是的,她雪玲瓏和上官云傾不可能,和風千塵更是不可能.他這樣的男人又怎麼會對自己這樣的女人動心.他願意利用自己,她也應該感激不是了麼?至少她雪玲瓏還值得他利用,來保護他心愛的女子……

親們,冬天冷,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啊.悲劇的我昨天感冒了.

上篇:第173章:東西,還是你了解本王     下篇:第175章:東西,把那些釵給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