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76章:女人,我會將你撲倒吃了  
   
第176章:女人,我會將你撲倒吃了

雪玲瓏和那男子兩人對視良久,銀面之下凌然的黑眸里有著幾分贊賞,隨即涼薄的唇微微的抿動起來:"不錯,真像."

雪玲瓏望著眼前的男人,這個男人盡管雙眸深邃,不過那深邃的黑眸之底顯然是有著壓抑的激動.靈眸一閃,翻動唇道:"我自然是像我娘的.我娘在哪里?"

在雪玲瓏問話落下的時候,那男子雙眸之中劃過一絲憂傷.盡管很快,但是雪玲瓏卻看得清楚.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心思翻飛,難道花流舞已經……

隨即那黑衣銀面的男子抬起頭來,本就冰冷的聲音更是冰冷幾分道:"死了."

兩個字冰冷無度.可是聲音之底卻透著派遣不去的憂傷.只是被他壓抑在心底.雪玲瓏黑眸之中也是染上幾絲痛色.這花流舞竟然死了.盡管自己早有心底准備,但是乍然聽到這消息還是忍不住為花流舞哀戚.

那黑衣銀面的男子顯然的聽出了雪玲瓏口中的想象."你這脾氣,像你爹."

"我爹?雪天傲?"雪玲瓏不由得蹙眉疑惑出聲.她可不覺得自己有哪一方面是像雪天傲的.陡然的,雪玲瓏想起那一日滴血驗親,雙眸之中一道精芒閃過.她可記得當時自己的血和雪天傲的不相容,雖然在現代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父親是O型血,母親是AB型,那麼有可能孩子是A型血,或者是B型血,這樣自然是不兼容的.

雪玲瓏此刻的心中又是升騰起疑惑來了.她暗著雙眸望向黑衣銀面男子.

"雪天傲?他也配?"只見著黑衣銀面男子冷哼一聲,雙眸之中有著輕蔑和嚴重的鄙視,仿佛雪玲瓏雪天傲就是抬舉了雪天傲一般.

"你要比雪天傲高貴的多了."黑衣銀面的男子在到雪天傲的時候,聲音更是冰冷至極.似乎有著壓抑的沖動,恨不得將雪天傲這個男人生生給撕裂了去.

雪玲瓏從這個男人的話語之中聽明白了.看來她的的確確不是雪天傲的女兒,雪天傲不是自己這身體的親生父親.雪玲瓏蹙眉,當年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花流舞真的與人通殲?那柳氏沒有冤枉花流舞?

雪玲瓏非常鎮定,冷靜的將雙眸凝視在黑衣銀面的男子身上,她發現花流舞就好像一團謎一般,讓自己非常的不解.因為記憶之中,她竟然沒有花流舞的娘家背景.這汴京城里沒有人知道花流舞來自哪里?家世背景.是的,這是一個迷樣的女子.

在她的心底里,就是覺得雪天傲配不上花流舞,花流舞嫁給雪天傲是下嫁了.

雪玲瓏微一沉思,直接問道:"你雪天傲不是我親爹,那我的親爹是誰?他現在又在哪里?"

黑衣銀面男子顯然沒有想到雪玲瓏會這麼的直接,在雪玲瓏直接問出她親爹是誰的時候,她又隱隱的看到這個黑衣銀面的男子眼底的一絲恨意.這下子雪玲瓏是真的疑惑了.她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對自己這身體的親生爹爹似乎是恨著的.

黑衣銀面的男子收斂起自己眼底的恨意道:"我答應過人,替人保密.所以我斷然不會告訴你,你的親生父親是誰.不過你只要知道,雪天傲不是你的親生父親,而是你害死你爹娘的凶手就可以了.現在你留在這宰相府,一定要親自替你爹娘報仇就行."

對于眼前這個黑衣銀面的男子,雪玲瓏是非常的懷疑的.這個男人眼底的恨意盡管只是一瞬間的事,很快就被這個男人收斂起來了,但是她還是非常敏感的將這個男人眼中對自己身體的親生父親的恨意撲捉到了.

雪玲瓏很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花流舞和誰的孩子,那個男人是誰,眼前這個黑衣銀面的男子為什麼要恨身體的親生父親?

既然這雪天傲是害死自己身體的親生父親,花流舞又怎麼會嫁給雪天傲,她的身世究竟有隱藏著怎麼樣的驚天陰謀或者是秘密?

"既然你雪天傲是害死我親生爹爹的人,那我娘親為什麼要嫁給雪天傲?"雪玲瓏雙眸犀利的和黑衣銀面的男子對視.

黑衣銀面的男子鼻尖冷哼道:"你娘親怎麼會嫁給這種畜生?"

呃?花流舞沒有心甘願的嫁給雪天傲?畜生?難道是雪天傲用強的?雪玲瓏還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那黑衣銀面的男子冷絕的聲音響起:"今ri你成人了,我來就是要告訴你,你應該親手手刃你的仇人.你的仇人還有當今聖上云帝,等你手刃仇人之日,便是你知道你親生父親是誰的日子."

落,那黑衣銀面男子躍窗而去.

"喂……"雪玲瓏有滿腹的疑問,這個家伙竟然只是臭屁哄哄的告訴她,雪天傲和云帝是害死自己親生父親的仇人.

可是這個男人壓根就沒有清楚,這幾人之間究竟有什麼糾葛.搞得她只有滿心的疑問.報仇?她又不是這前身.

雪玲瓏真是各種郁結,各種煩悶著.今天竟然都是些煩悶的事.

尤其是她穿越到這個時間,一件接著一件的事,讓她有些應接不暇.疲于應付.若不是自己在現代是一名特工,那麼她在這古代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再想到上官云傾竟然會因為自己醫治好了他的口疾和耳疾就開口向自己求娶,這娶無關乎愛.只是他上官云傾覺得無以為報,想要以身相許.

雪玲瓏不由得自嘲,原來縱然懂自己如上官云傾,他也覺得自己今生是不會再有人敢娶自己了.所以他索性就犧牲自己.

再有風千塵今日的過分,你你有心愛的女子要保護,可是卻利用別人.難道別人的性命不是性命嗎?

故意這般將云帝的視線引到她的身上.風千塵,你這樣會讓我恨你,你知道嗎?她不想恨人,心中帶著恨意,太累了.可是她的心,真的太累,太累了.

還有這莫名其妙出現的黑衣人,告訴自己不是雪天傲和云帝是害死自己親生父親的仇人.要自己報仇.還告訴自己花流舞死了.每一件,都讓雪玲瓏煩透了心.

雪玲瓏是強逼著自己睡著的.迷迷糊糊之間,窗外一道白影撬開窗戶,躍身進來.

來人是白衣銀面的凰無.話他用另一個身份來了之後,得知這個女人竟然另外收了五支釵,他又怎麼能夠睡得著覺呢?尤其是在聽到上官云傾向這個女人求婚,他就更加的淡定不了了.然而自己那個身份,這個該死的東西是誤會了,誤會自己有別的心愛女子,他那叫一個蛋疼的趕腳啊.

因此這才用了這個身份來了,話凰無畢竟是江湖上第一高手,就算雪玲瓏足夠的敏銳,與這些江湖高手一比,顯然是遜色了.話雪玲瓏因為黑衣銀面的男子而然個她無心將那首飾盒收好,而開這首飾盒對于凰無而實在是菜一碟.只是拿了一根細針便輕巧的將那首飾盒打開了.凰無直接的將這五支釵就捏成了粉末,包成了五包.塞入懷中.打算分別送還給他們去.哼,叫他們敢送這釵給他看中的東西.

話正當凰無要離去的時候,床榻上的雪玲瓏嚶嚀了一聲,隨即被子掉落在地上,凰無一回頭,但間柔美的月光下,一幅美人橫臥圖呈現在自己的眼前,那叫一個沖血.

夜美,月美,人更美.

凰無覺得那床榻似乎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一般,讓他的腳不由自主的朝床榻而去.然而當走進跟前的時候,這睡美人可是更加的清晰了,但見到床榻上的東西,因為被子踹落在地上,整個人好似貓咪一般的蜷縮起來,臉朝外面,身子成拱形,然而胸口的豐滿卻呼之欲出.雖然那一天他是這個女人的胸器很,其實這個女人不算.

凰無艱難的吞了幾口干沫,他發現,自己的胯間有了反應.凰無不由得暗自苦惱.心底有一道聲音告訴他,應該趕快離開,可是他的腳卻挪不動半分,反倒是彎下腰,撿起被子,替雪玲瓏蓋上.掖好被角.

話雪玲瓏又不是死人,有人替自己心的掖好被角,她依舊是卷縮著身子,不過她不敢妄動.因為她明顯的感覺到這個人的氣場很強大,心中衡量,只怕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凰無坐在床榻邊,就那樣癡癡的看著如貓咪一般溫馴的東西.這一刻他的心也柔軟下來.因為心動,隨即就這樣改成了側躺在雪玲瓏的身側,再感覺到身子一僵,凰無冰冷的唇揚起性感的弧線道:"女人,既然醒著,你還裝什麼?難道是怕我將你撲到吃了?"

凰無唇邊帶著明顯的愉悅.

******************************************************

哦哦哦,來更新了啊.下午在比賽,嘻嘻,拿了個第一名.第二更更新大約是在7點半左右.親們7點半左右來刷新看看.

上篇:第175章:東西,把那些釵給本王     下篇:第177章:啊,她和他同床共枕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