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88章:邪王,你真是好大的手筆  
   
第188章:邪王,你真是好大的手筆

秦日照是負責這青云書院游會的事,因此他心里有些急切的朝著後山的方向行去.

秦日照快到月牙湖畔的時候正好看到雪玲瓏.他鐵青著臉道:"雪玲瓏."

三個字里面透著他的恨意,他有生以來的恥辱這個女人給了.他秦家的傳媳釵也被這個該死的女人給弄碎了.他自然是將眼前這個女人恨得咬牙切齒.

雪玲瓏帶著雪玉嬈,聽到這一道壓迫的聲音,抬起頭來,神慵懶,黑眸泛著幽冷的光芒,那黑眸內流光翻轉,讓人心不能夠自己的漏跳了一拍.簡約的衣衫也遮擋不住她耀華的風采.

雪玲瓏微微的挑眉道:"請秦大將軍讓一下,我還要趕去參加書院游會呢."

秦日照聽著這個女人那清冷的聲音,暗暗的咬牙,隨即冷聲道:"雪玲瓏,你在後山干什麼?"

雪玲瓏本是不想要和秦日照沖突的,無奈這個男人就是擋著自己的路,不讓自己走.不由得眼里有些微怒道:"秦大將軍這是何意?"

"雪玲瓏,本將軍聽你在這里要殺人,所以請你跟本將軍一同前去看看."一同前去看看,雪玲瓏如墨的黑眸內幽冷的寒芒閃過.她自然知道後山現在正在演繹著什麼畫面.顯然的秦日照是懷疑後山的事是他干的,或許這個男人隱隱約約的知道了些什麼.

雪玲瓏勾起冰冷的唇道:"秦大將軍,這游會馬上要開始,很抱歉,我要急著趕去參加書院游會了."

秦日照自然是知道這青云書院的規矩的,但是現在他也必須讓這個女人陪著前去月牙湖畔看看.

"雪玲瓏,今ri你是不走也得走.若是你不隨同去看看.你就休想再參加書院游會了."秦日照鐵青著臉道.

秦日照也是一臉的堅定.話秦家軍壓根就不知道這雪玲瓏究竟是怎麼得罪了他們家的大將軍,讓大將軍一夜之間就這麼的恨雪玲瓏,乃至是現在都絲毫不心慈手軟.

"走."秦日照的態度是非常的強硬的,雪玲瓏心中衡量,雪玲瓏隨即只好隨同秦日照往回走,然而雪玉嬈眼里有著驚恐之色.

當秦日照帶著秦家軍來到的時候,但見到那凌瑤和四個男人一起.秦日照暗自吸了一口氣,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大的手筆.

秦日照看著這畫面唇角惡劣的抽搐幾下,不用,這定然是和雪玲瓏脫不了干系.這秦日照是個剛正不阿的人,因此鐵著臉道:"來人,將雪玲瓏拿下."

正當這個時候,樹上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秦日照,你多管閑事了!"

這聲音?秦日照抬起頭朝樹上一看,但見一身黑色錦衣的男子橫躺在一棵樹上.這人不是邪王又是誰.邪王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事是邪王干的?

秦日照濃墨般的劍眉緊蹙起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來稟告的幾個女子可是沒有提到邪王?

"王爺怎麼會在這里?莫非這事……"秦日照聰明的話只一半.接下去的意味大家都知道.

風千塵唇角勾起冰冷的弧線道:"這個不長眼睛的女人打擾了本王,所以她該死."

風千塵的話音很是分明,將凌瑤的事往他身上攬了.話這風千塵的話音落下,最最不解的自然是雪玲瓏.難道這個男人從頭到尾都在這里?他究竟又看到了幾分.為什麼會幫自己?這算不算她又是欠下這個男人的人呢?

話雪玲瓏是想起來馬車內自己做出的羞愧的事,因此臉,然而在秦日照和秦家軍的眼里是以為這個女人看到這種畫面而羞了臉.

秦日照心中將這事自動的往邪王身上攬去了.若是這事是邪王干的,那麼只怕最後是不了了之.云帝不會拿邪王怎麼樣.這禦史大夫之女只好自認倒黴了.

樹上的風千塵則是在心中暗自歎了口氣,他家東西啊,真是腹黑,不過沒有關系,她惹出事,有他替她收拾就好.本想要安安逸逸的看戲的,不過現在顯然是不如意了.

雪玲瓏隨即冷然道:"秦大將軍,現在玲瓏可以回去參加書院的游會了嗎?游會馬上要開始了."

秦日照自然只得放行.雪玲瓏得到秦日照的首肯自然是帶著雪玉嬈很快的前往游會現場.

話青云書院內,百花盛開,萬紫千,書院內,男的好似秀竹一般,各有千秋,女的一個個的人比花嬌,美豔不可芳物.

錦衣華服,翠衣環佩一個個的好似畫中仙子一般,只是光有形,少了一份仙骨.公子姐們,分居左右兩邊.

雪玲瓏剛站定的時候,琴比開始.

高台上,高唱起聲音,一個一個的報了比賽的世家貴族千金們上台.

"十四號,雪玲瓏."當高唱出雪玲瓏的名字之後,有人譏嘲的笑起來,呵呵聲名狼藉的女人竟然也妄想通過贏得這書院的比賽而讓男人們青睞,只可惜,縱然這個女人有本事將琴棋書畫四塊金牌都收入囊中也無法如願的嫁給這些世家和權貴的公子.

況且這個女人琴棋書畫均是不通.怎麼可能贏得魁首呢?只不過是徒增笑話而已.縱然醫治好了上官二公子又當如何,上官世家斷然不會允許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嫁入上官世家的.因為上官世家可丟不起這個臉.

雪玲瓏想是想要參加比賽的啊,因此在從月牙湖走到琴比賽場的時候,她手中摘了幾片樹葉.雪玲瓏沒有錯過譏嘲自己的幾人,那些人正好是進入月牙湖嘲弄自己的幾個人.而那些人後面正好有她那好姐姐雪百媚.

雪玲瓏清冷的黑眸泛著冷冽的寒芒射向雪百媚,雪百媚嫻靜似好似幽蘭一般,行動似波瀾一般,這個女人還真是做作到了極致,還竟然笑得一臉的溫柔嫵媚的朝她走來.雪百媚笑得柔柔媚道:"妹妹,姐姐倒是不知道妹妹原來擅長這琴.妹妹快些上去吧."

雪玉嬈自然是知道自家姐姐根本就不可能報名上去,對著雪百媚氣惱道:"我姐姐可沒有報名."

"哦,三妹妹沒有報名嗎?可是現在三妹妹的名字就在上面,若是臨陣脫逃,可是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杖責五十的哦."雪百媚眼底有著幸災樂禍.呵呵,沒有錯,這名自然不是雪玲瓏自己報上去的,而是她雪百媚方才替雪玲瓏報名的.五十杖責,不死也傷殘了.現在雪傾城和柳氏已經被趕出去了.只要她除掉這個女人,那麼她雪百媚就是宰相府的嫡姐.

雪玲瓏在心中冷笑,呵呵,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才好了傷疤,就出來興風作浪.不用深想自己這名字就是這個女人報上去的.呵呵,古琴麼,她自然是不會的,她只會屬于兵痞子之類的東西.雪玲瓏唇角邊勾起一絲譏嘲的笑,盡管這樹葉難等大雅之堂,不過麼,自己也絕然不會丟了臉就是.這雪百媚想要自己出丑,還真是妄想了.

雪玲瓏櫻色的唇微微的抿動起:"看大姐姐也是要參加比賽.那不如一起上去."

雪玲瓏得云淡風輕,似乎她在談論的是今天天氣很好這麼無關痛癢的話.

當雪玲瓏走上台的時候,還別,尤其是她這一身簡約大方的衣著.還真叫一個美字.話不是雪玲瓏長得驚豔絕倫,而是那與生俱來的氣質,讓她站在高台上,很有風骨,好似天幕上最耀眼奪目的星辰一般.華彩萬丈.而這個女人身上的衣著不是現在東起的穿著,她身上的衣著簡約,下面裙擺寬大,但是卻不拖地,身上沒有繁瑣的裝飾,唯有腰間系著一塊白玉龍玨而已.站在那里,站在那里,整個人瀟灑至極.那如云的墨發,只是用一根簡單的發簪綰起,肆意瀟灑,風流豪氣,是的,好似這雪玲瓏就是一個瀟灑的世公子一般.

一邊絳色錦衣的雪百媚感受到眾人的眸光竟然凝視在雪玲瓏的身上,她方才沒有細觀察,這一刻一看,還真是嫉妒啊.這個女人只是一件簡單的衣著而已,身上也就一塊玉佩,竟然生生的吸引了這麼多美男的注意,此刻嫉妒雪玲瓏的又何止是雪百媚.台上的眾家千金們內心里也是一個一個的嫉妒的很.

憑什麼這個女人往台上一站,上官云傾的眸光就凝視在這個女人的身上,還有下面不少的公子們.

一邊的雪百媚心中也是相當的狐疑,要知道她是最清楚這個女人不會琴棋書畫的,因此她這才全給她給報了名,就是想要看這個女人出丑.現在這個女人竟然一臉淡然的走到台上.難道這個女人真的不怕丟臉?不怕受罰嗎?

正當青云書院的學士教琴先生要開口讓眾人開始彈琴的時候,雪玲瓏上前,對著這教琴先生恭敬的作揖道:"先生,玲瓏懇請先生讓玲瓏換樂器."

當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那教琴先生雙眸微眯,微一沉思道:"你想要換什麼樂器?"

上篇:第187章:你可知道"找死"二字怎麼寫     下篇:第189章:雪玲瓏大比,眾人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