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0章:玲瓏掀起大風浪,找尋當年孩子  
   
第190章:玲瓏掀起大風浪,找尋當年孩子

話青云書院後山,秦日照命人手下將方才月牙湖畔的幾個姐拿來問話.秦日照當下鐵青著臉.雖然邪王了他多管閑事了.然而秦日照還是多了個心眼,讓手下去打聽了一下.

那些將士們也是不可置信的你看我,我看看你,在場的人,都不是愚笨之人,這事似乎真的和玲瓏姐有關.

"書院結束之後,拿下雪玲瓏審問."秦日照冷著臉下令道.秦日照想到雪玲瓏這個女人竟然這般的陰狠,至于那毀釵,再包還給他的事,也鐵定是這個女人做的.秦日照一想,心中怒意就難以消滅.

"大將軍,這凌姐和這幾個護衛該如何?"秦日照的屬下望向秦日照道.

秦日照看向凌瑤,冷聲道:"既然人已經瘋了,那麼久將她送回去,至于這些護衛也交由凌府處置吧."

這凌瑤是被救了下來,只是她也已經瘋了.

秦家軍隨即將凌瑤和那幾個護衛送回禦史大夫府上.

秦日照則是帶著一行人前往書院,維護秩序,還有是要隨時看著雪玲瓏,書院游會一結束,他就要將雪玲瓏這個女人拿下.

當秦日照來到琴比現場的時候,正好聽到教琴先生公布琴比第一.

秦日照黑著臉,不可置信的蹙眉道:"本將耳朵聽岔了沒有?"

"秦將軍,你沒有聽錯,今年琴比第一是雪玲瓏."上官云傾剛好將秦日照的話聽入耳中,直接為秦日照解惑.

秦日照看向琴台上,那些貴族世家千金們,或憤憤不平,或垂頭喪氣,或咬牙切齒.心有不甘,而又萬般無奈的只能夠接受事實.因為她們的確是無法用樹葉吹奏出自己所彈奏的琴譜.

話聽到雪玲瓏得了琴比第一,最最開心的莫過去雪玉嬈了,她馬上歡蹦到雪玲瓏的跟前狂喜道:"姐姐,你太厲害了,竟然得了琴比第一."

雪玲瓏看著雪玉嬈那真切的興奮的樣,隨即伸出纖白的手骨滿眼寵溺的摸了摸雪玉嬈的頭.

話雪玉嬈眼角的余光在看到雪百媚那眼底的寒芒,暗沉的臉,當下唇角勾起粲然的笑,揉動唇道:"大姐姐,三姐姐得了琴比魁首,你不過來慶賀一下三姐姐嗎?"

雪玉嬈雖然只有十一歲,但是此刻的她心中冷哼,不用這琴比替自家姐姐報名的就是這雪百媚無疑.哼,想要讓姐姐出丑,呵呵,事與願違,倒是讓姐姐奪得琴比的魁首,嘖嘖,相信這雪百媚一定是氣得腸子都要綠了吧.嘻嘻,你就生氣吧,最好氣死你就好了.雪玉嬈在心中如是想著.

雪百媚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掐進肉縫之中,扯出難看之極的笑,故意柔媚道:"四妹妹的極是,大姐姐恭喜三妹妹喜得琴比魁首.只是大姐姐也實在沒有想到三妹妹竟然有這等造詣.不知道妹妹這用樹葉吹出曲譜,師承哪位?"

雪玲瓏勾起絕美的唇,唇角綴著譏諷的笑道:"呵呵,這也需要拜師學藝麼?我無師自通.或許是我這天賦極其高."

雪玲瓏這話得那叫一個嘚瑟是的,她是故意的,故意氣雪百媚的.

雪百媚眼底的光芒更加的陰狠了.如若不是現在尚有一絲理智.雪百媚牽強的扯出一絲假笑道:"倒是大姐姐我眼拙了.竟然不知道妹妹有這等天賦異稟."

雪玲瓏故意上前幾步,湊近雪百媚身邊湊近臉道:"呵呵,你不知道的還多的去.雪百媚,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

雪百媚聽了雪玲瓏這別有深意的話,當下面色一黑,難道那一日的火和這個女人有關.雪百媚望向雪玲瓏.

"雪玲瓏,是你,是你放火害我的對不對?"雪百媚咬牙低聲道.

雪玲瓏沒有回答,只是譏嘲道:"雪百媚,夜路走多了,是會撞上鬼的."

雖然雪玲瓏沒有正面回答,但是雪百媚卻是越加的肯定,那火一定是雪玲瓏放的,因為那一日的火起得很蹊蹺.這個該死的踐人竟然敢對她放火.看她如何收拾她.

琴比結束,緊接著便是棋比.這棋比不是讓參賽者一對一的對弈,而是每有只走一步棋,誰能夠解開餐具,誰就是棋比第一.

話這一次雪玲瓏還真心的充當炮灰的,因此棋比的第一個上場的就是她.雪玲瓏抬頭望向眼前仙風道骨的白衣老者,她心中汗顏啊,這下棋,她還真心一點也不會.從時候開始,從沒有接觸過任何的棋類.反正橫豎都是死,輸了頂多就是難看一點,臨陣脫逃才叫讓人凌亂呢.五十大板也.

"啊,你們看,你們,那是云上老人也.天啊,真的是云上老人也.那可是青云書院首席先生也.聽這云上老人可是和玉池老人關系非常的好."周圍有人尖叫起來.話這眾人口中的云上老人就是對弈的白衣老人,那玉池老人就是那青衣老人.一個是教棋先生,一個是江湖隱士.這青衣的玉池老人受白衣的云上老人所邀,權當做,兩位友人聚聚.一別經年啊.

"首席先生啊,天啊,好厲害."是啊,能夠進入青云書院的先生本就了不起了.何況還是第一首席先生.

"好緊張啊,解不開殘局怎麼辦?"周遭的人有些緊張道.

雪玲瓏聽著眾人叫他云上老人的,微微的抬眸看向台上那白衣老者,真有一種仙風道骨之感.只是一眼,雪玲瓏便知道,那老者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呵呵,人家簡單不簡單,和她無關.

一邊的雪玉嬈在雪玲瓏得了琴比第一之後,雙眸里可是染著狂熱的期望,看著那白衣老者優雅持子擺著殘局.周遭所有人都是眸光僅僅的鎖在那棋盤上,觀察著,試圖從棋盤上看出什麼棋路來.雪玉嬈是不懂的,她望向雪玲瓏道:"姐姐,這殘局很難解麼?"

話她對著棋局本就不懂.很是慚愧啊.不過她這看不懂的卻比在場任何人都要淡定從容,她可以篤定,反正到時候解不開的又不是她一人,這圍棋本就是博大精深的,哪里這麼容易掌控全局.能夠看懂所有的棋路才方才能夠破解.她看不懂,不要是看到之後的全局.

點了一炷香之後,均是無人上去解開棋局.云上老人倒是不生氣,他擺下這殘局本就是故意為難的.若是能夠被輕易解開,這棋比第一又如何比得出.他是甯缺毋濫.

云上老人朗朗一笑,溫和的聲音響起:"既然都沒有人主動上來解棋,那請依次排好隊.每人都只能夠落下一子,若是無人解開,今日棋比便沒有第一."

"啊……"看似這云上老人那麼的溫和,但是這出口的話卻是……往常舉辦都是有棋比第一的,這云上老人居然解不開就沒有棋比第一.這再以往可是沒有過的.心中均是不滿,可是這云上老人乃是青云書院的首席先生,就是世家大家長都要給幾分顏面,恭敬的待之.

話雪玲瓏很幸運,竟然是排在了第一的位置上.雪玲瓏倒是無所謂第一不第一的,反正早點下完,早點好了事.不就是當一次炮灰嗎?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隨手一下就好.對于不懂的她而,都一個樣.雪玲瓏並不在意,反正她是有個琴比第一在了.

雪玲瓏當下上前.抓起黑子,看著中間天元的地方落子下去.她不懂這圍棋,但是她喜歡坐中心人物便是.因此她才會下在這里.

在雪玲瓏落子天元的時候,云上老人眼中閃過一道興味,不過卻並沒有外露.只是心中暗暗好奇而已.

雪玲瓏抬起頭看向云上老人,無波無瀾道:"好了麼?好了我就走了."

下完子就不管她事了.

云上老人眼底又是劃過一道興味的光芒,這個女子好生有趣,上來落子便是遠離一邊的天元,現在落完子便要走了.榮辱不驚,淡然無華,周身的氣場卻是那麼的強大.云上老人心下喜歡.隨即開口道:"慢著,你為何選擇下在這天元?這可是無關緊要的地方?"

雪玲瓏勾起淡淡的唇道:"這里是無關緊要,不過棋局的天元可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天元之子會成為棋首的.散發著她的氣場."

雪玲瓏的根本就不是圍棋棋局.只是她自己這特工局里這麼多年來的行事風格而已,有些地方看似無關緊要,但是因為有你的刻意為之,引君入甕之後就不一樣了.

話雪玲瓏的話卻是到了老者的心里去了.這落子天元竟然也是一招奇招.因為她的這一子而讓黑棋有了氣場,誠如這個女娃娃所的,這顆天元的黑棋散發出的氣場,讓其他的黑棋都會靠向這顆棋,棋首倒是沒有錯.

雪玲瓏完又是道:"沒我事了吧?沒事我走了."

雪玲瓏站起身就要走.云上老人覺得這個女娃娃實在是怪異.要知道她這可算是解開了這一殘局呢?這女娃娃竟然不驕不躁.好啊.云上老人心里又是喜歡了幾分.話這云上老人完全是將雪玲瓏往好的地方想了.其實雪玲瓏壓根就不會啊,她只是自己一貫的行事風格了一邊而已.對于圍棋也就知道,中間天元啥子的.真是外行啊.

看著雪玲瓏起身離去,云上老人朗朗一笑道:"娃娃,過來,你解開了."

雪玲瓏眼底劃過不可置信,她解開了?擦,真的有的?運氣要不要這麼的好.雪玲瓏在心中瀑布汗啊,她居然解開了這棋局,自己居然也當了一會虛竹,解了一會珍瓏棋局.汗啊.

這云上老人的話音落下,下面的人那叫一個氣惱啊.

云上老人站起身笑道:"今日棋比第一雪玲瓏."

下面的那些千金這下子是悔恨的腸子都綠色,早知道剛才就不應該讓這個女人上,不定她們上去之後也能夠解開這棋局.

如此害得他們下都沒有下就和棋比第一失之交臂,這怎麼不讓人氣惱,一個個的好似眼里猙獰一片,恨不得將雪玲瓏給生吞活剝了去.

最最氣恨的是雪百媚,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替這個女人報了名,今日反倒是讓這個女人連得兩個第一.

對于這棋比第一,雪玲瓏內心也是各種狂汗著.她這樣也可以得第一.天知道她根本就不懂棋局,這周遭一雙雙如豺狼般狠狠的瞪著自己的眼睛,她自然是強烈的感受到的.在心中感歎,哎,運氣好就是沒有辦法.隨便落子天元便也能夠解開棋局.

眾人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在棋比上落了一子讓眾家千金都只能夠咬碎了銀牙往肚子里吞.

雪玲瓏自然是看到了雪百媚那猙獰的面容,也是,這個女人本來替自己報著名,就是想要讓自己在眾人面前出丑,只是沒有想到倒是讓她連得了兩個第一,這在青云書院可是少有的事.能夠得其中一個第一就很不錯了.何況還是兩個了.

現在居然棋比也拿了第一.

云上老人宣布這棋比第一之後,雪玲瓏一臉的淡然,似乎那第一于她無關一般,真是一個榮辱不驚的女子,如若換成是別的女子一定會興奮的沖過來,並且,云上老人,請收我為徒.

雪玲瓏清冷的雙眸平靜無波.云上的眼底興味又是濃烈了幾分,他看這女娃娃倒是越看越順眼,至于雪玲瓏三個字,他自然也是熟悉的.這個女子傲骨不凡啊.這無華的氣質世上少有啊.

"娃娃,還對為師磕三個響頭?"云上老人這是在提醒雪玲瓏,他要收她為徒弟.

雪玲瓏清冷的雙眸里染起一絲冷笑,冰冷的唇微微的向上揚起一絲冷峭的弧度道:"你是想要求我給你磕頭拜師?"

"咳……咳……"云上老人被雪玲瓏的話給嗆著了一口口水啊.因此咳了起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女娃娃出的話竟然這麼的嗆人.什麼叫他求她磕頭拜師.

換成是別人不是應該興奮的給他磕頭嗎?這個女娃娃倒是好了.他求她.他云上老人犯得著求人當她徒弟嗎?云上老人的面子實在是有些受挫啊.不過好在他也並不是放在心里的人,嗆了一口,笑道:"好,就算是我求你給我磕頭拜師吧?"

話云上老人這已經是給了雪玲瓏無尚的榮耀了,下面的那些千金們是氣得恨不得沖上前去將這個狂傲的女人給撕裂了去.

人家云上老人給面子了,然而雪玲瓏卻是唇微勾,冷冷一笑道:"你是沒有徒弟要拜你為師嗎?讓你需要求人家給你磕頭拜師?話你求我,我就一定要給你磕頭拜師嗎?"

雪玲瓏這話噴得啊,那云上老人是一陣臉氣惱,這個不知好歹的女娃娃.實在是有嗆人的.話云上老人就這樣被雪玲瓏給氣著揮下了台.

話云上老人走回到方才的青衣老人的跟前,至于這棋比現場的事他可是聽得一清二楚.看著云上老人氣著臉在對面坐下,唇角勾起戲謔的笑道:"云上,你也有被賭心的時候啊.真是難得."

云上那叫一個吹胡子瞪眼啊,看著對面幸災樂禍的玉池老人,面色那叫一個臭啊.隨即氣哼哼的抓起茶杯就是狂飲而下.一杯接著一杯,他要借著這茶讓自己消消火.早知道這個女娃娃不知好歹,他就不應該宣布她是棋比第一.

玉池老人是看穿了云上老人的氣惱,隨即笑道:"云上,你何時這麼氣了?你看中的不是人家的獨特麼.我倒是覺得這女娃娃不錯.在人人眼里,你云上是他們崇拜的對象,一門心思的想要拜在你的門下,今日這個女娃娃倒是好生的奇了.得這樣的徒弟一個足矣.會是你云上無尚的榮耀的."

玉池老人似乎是話里有話,被玉池老人這麼一,云上老人氣惱的陰郁的心消散而去.忽而展顏笑道:"的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娃娃.你稱贊的琴聲的主人正是她.你猜猜她是何人?"

"你不都是女娃娃了."玉池淡笑道.但是眼底顯然是有著興味,但聽方才的曲聲,這女子分明是心中有丘壑,絕非池中之物.天下均在她的心中.這樣的大仁者才是天下人的福瑞啊.

"你呀,狡猾至極."云上老人暗歎一口氣道,"她是這汴京城內聲名狼藉的女子.是今年風云人物."

聲名狼藉的女子.這汴京城內聲名狼藉的女子左右不就是那麼幾個,而能夠被稱為風云人物的當屬宰相府的三姐雪玲瓏了.

云上老人腦海里浮現的是雪玲瓏方才那一雙冷冽的清眸,那一雙琉璃色的雙眸,閃爍著冷冽的華彩,實在是耀華至極.讓人驚歎不已.給人一種冰冷驚豔之美.美得震撼人心.簡約的衣著,卻能夠穿越這等華美來,實在是少之又少啊.不過這個女子倒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兒.

云上心中暗暗歎口氣道:"她其實不會下棋,但是卻敢第一個上來,上來卻是落子天元.而且榮辱不驚.這女子膽魄超人.

"哦,不會下棋?那你還公布她破了殘局?得棋比第一?莫非你放水?"玉池故意戲謔道.

"呃,放水?我云上是這一種人嗎?她落子天元的確是好招,我倒是沒有想到落在那里也可以解開殘局."云上老人的確是沒有想到.

"呵呵不會下棋的人,卻解開了你的殘局.還是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一招.還真是個有趣的人兒啊.縱然如此,你云上收徒也不會如此貿然啊."玉池老人還是了解云上老人的,這云上是一個眼界極高的人,這女娃娃算有趣沒有錯,但是不會下棋的人,云上絕對不會考慮收她為徒的.而且還是云上主動開口的.

云上又是暗暗的歎氣道:"那女娃娃落子天元之後,她便轉身要走,我便問她,這天元無關緊要,你為何下在這里?她這里是無關緊要,不過棋局的天元可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天元之子會成為棋首的.散發著她的氣場."

"她在這話的時候,那股淡定從容,眼里的榮辱不驚.那等氣場,好似她就是這天元的棋子一般,散發著強大的氣場,影響著周圍棋子的氣.讓他們本來死氣沉沉的氣都活絡了起來.就是這樣,我才興起收下這個女娃娃."云上老人著眼里也是一片晶光,是啊,不會下棋沒有關系,敢為棋首,敢為領軍人物的人兒這才能夠下好棋,走好棋路.

玉池老人看向云上,兩個人其實都是話里有話,盡管事過去十五年了.但是他們的內心里還是無法真正的沉澱下來.在他們眼里如此登對的一對人兒竟然死了.他們離開故土,離開那個傷心地.可是縱然離開,記憶里太過深刻了.以至于聽到心中有丘壑的曲聲的時候會那麼的激動.

兩位老人的眼底都閃過晶瑩的霧氣,鼻尖有些酸澀,隨即對視一笑,將那一份黯然傷懷收斂起來.他們離開故土,來到這里,一來是離開傷心地,二來是想要找尋夫人當年腹中的孩兒,不知道是男是女.十五年了,還是了無音訊啊.還是那孩子真的也隨著少主和夫人一起去了?

兩位老人心下是越來越黯然了.可是他們是聽孩子還活著的.云上老人作為書院的教習先生就是想要在眾多子弟中尋找.而玉池老人則是在外面云游四處尋找.兩位老人,兩年一聚.多少個兩年過去了.還是了無音訊啊.

***************************************************************

親們,第一更來了啊.今天兩萬字更啊.第一更6000字.第二更大約是10點左右更新啊.親們10點之後過來刷新看看.

上篇:第189章:雪玲瓏大比,眾人挑釁     下篇:第191章:來人啊,救命啊,雪玲瓏殺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