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2章:雪玲瓏,你欺人太甚  
   
第192章:雪玲瓏,你欺人太甚

他深邃的黑眸對視上雪玲瓏星辰般清澈冷冽的黑眸,他沒有從這個女人的眼中看出驚慌,躲閃,反倒是一臉的坦然.一個人的眼睛是不會謊的.難道是真的有人偷了這個女人的釵,了,然後碾碎了將那些釵包給他們,目的就是要陷害這個女人.

"沒有錯,如你所想,有人想要陷害我."雪玲瓏的眼里在到那個陷害她的人,雙眸暗冷下去,眼里顯然是有著怒意的.這一點秦日照也是感受到了.

"雪玲瓏,你知道是誰偷了你的釵,陷害你的?"秦日照在知道不是雪玲瓏將釵碾碎了之後,自然對雪玲瓏就沒有了恨意了.反倒是氣恨那個偷了釵,做出這等下作事的人.如若被他知道,他非劈死那個該死的家伙不可,他秦家的傳媳釵居然被這個該死的家伙給碾碎了.

"風千塵."雪玲瓏絲毫沒有遮掩.對于這個男人故意而為的行為,她並不覺得自己應該替那個男人承擔.這個男人既然在做出這等事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有事跡敗露的時候.她雪玲瓏才不應該承受他所惹下的禍.

"邪王?"秦日照滿頭黑線.這是他萬沒有想到的人,邪王干什麼做出偷釵碾碎,包給他們還那樣的話.難道邪王對這個女人也有意思?秦日照滿臉巨汗.話這邪王可不是好惹的家伙.秦日照隨即又是想起了雪玲瓏收下了幾支釵,難道這個女人不知道那些釵的意思嗎?秦日照陡然的上前拽住雪玲瓏的手腕,正色道:"雪玲瓏."

那聲音暗沉低冷.

手腕上甚至于有些微痛,雪玲瓏抬起頭,一雙清冷的黑眸對視上秦日照的冷眸道:"秦將軍,你這是何意?"

秦日照雙眸微微一暗,正色問道:"你還收下那些男人的釵?難道你不明白這釵的含義麼?"

雪玲瓏有些愧色道:"之前收下釵的時候,的確不知道那釵的含義,如若知道,我是一支釵也不會收下的."

雪玲瓏暗歎口氣.

秦日照聽了雪玲瓏的話當下面色又是黑沉下去."雪玲瓏,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雪玲瓏勾起自嘲的冷笑道:"秦將軍,你錯了,我這是有自知自明,縱然那些釵是這樣的含義沒錯,但是我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我知道的很,你覺得我今生還可以肖想有男子能夠娶我這聲名狼藉的女人嗎?"

雪玲瓏那唇邊的自嘲自虐的笑讓秦日照的心為之一緊,心尖上好似被什麼東西一紮一般,有些難受,有些痛.他是一個軍人,沒有這麼花花繞繞的東西,他們秦家家長也不在意.

總覺得能夠唱出《精忠報國》,《咱當兵的人》這樣的歌來的人,心中是有大丘壑的,這樣的人心骨非常的好,絕對不會做出這等事來,分明是有人陷害這個女人.到時候將這個女人帶到軍營里之後,就不會有這些事了.而且這個女人還是非常適合軍營的.不過這也是秦日照一個人的一廂願而已.至于願不願意當人家秦大將軍的夫人還要看雪玲瓏願意不願意.

秦日照這男人有一點好,就是直接啊,他對著雪玲瓏直接道:"雪玲瓏,我秦日照真心想要娶你為妻,我們秦家家長也一致同意.我送你的釵是我母親交給我的.他讓我務必要定下你."

呃,雪玲瓏萬沒有想到,要知道她雪玲瓏的聲名在這汴京城可是相當的狼藉啊.秦家絕對不會不知道的吧?

"你母親難道不住在汴京城嗎?"雪玲瓏的話外意思秦日照自然是知道的.那意思是你母親難道不知道我狼藉的名聲嗎?

"是,我母親的確是沒有住在汴京城內,是隨同我一起回汴京城的,但是對于你的謠傳她倒是沒有少聽.我母親之前或許有些相信,但是自從你唱了《精忠報國》和《咱當兵的人》那兩首歌曲之後,我母親篤定,你心高氣傲,心懷天下,這樣的你絕對不可能做出那等事來,定然是有人設計陷害于你.反倒是訓教我,不要在乎這些,此生能夠得到一個良妻便足以.日子是過給自己的,不是過給別人的.只要兩個相愛相惜便好……"秦日照還了許多,對于這位秦老夫人,雪玲瓏聽了,心里不由得敬慕起來.萬沒有想到在這古代居然還有這樣個開明的女子.

這秦夫人不錯.其實軍營她是喜歡的,但是至于秦日照這個男人麼,自己並沒有心動.因為她只有一顆心,已經心動在某個男人身上了.只是覺得有些愧疚之色而已.

秦日照渴望雪玲瓏給予答案的時候,書比的鍾聲響起,避免了雪玲瓏的尷尬.雪玲瓏對著秦日照淡笑道:"秦將軍,書比開始,我要參加書比了.還有秦將軍,雪玲瓏這樣的狼藉的聲名,提醒秦將軍,還是請你不要這樣離玲瓏這般的近,玲瓏的名聲本就如此狼藉了,不在意再被添上一筆.若是惹得你被我所害,毀了秦大將軍你的名聲可就是玲瓏的罪過了."

雪玲瓏落,從秦日照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隨即轉身朝著書比會場走去.

當雪玲瓏走到的時候,那書比會場因為已經敲過了鍾鳴聲,直接的將雪玲瓏擋在了外面.雪玲瓏凝眉冷聲道:"為何不讓我進去?"

"書比已經開始,你們沒有按時到達,不能夠再進會場."守門的人一臉的冷然.

秦日照暗自自責,隨即對著那守門人道:"讓她們進去."

"秦將軍,她們已經遲到了,書院有規矩,遲到者不准進."那守門人堅持到.

話書比現場,男女對站著.男的俊朗,翩翩,女的如嬌花似弱柳.

書比現場教書先生坐在上面,話上官云傾正當教書先生唱起雪玲瓏的號碼的時候,上官云傾上前一步,因為他已經看到了書比門口的雪玲瓏被攔在了門外.

對著上首的先生道:"先生,那雪玲瓏已經在門口了.被守門人阻擋在外面."

因為事先上官云傾和先生打過招呼,因此那先生高聲道:"讓她們進來."

雪玲瓏便被放了進來,同時進來的還有秦日照.雪玲瓏自然是看到了上官云傾為自己所做,如若沒有這上官云傾只怕自己根本就無法進書比現場,本來進不進倒是無所謂,不過在聽了缺席比賽要杖責五十,到時候可是眾目睽睽之下也.她可不想被杖責.更不想讓雪百媚如意.

話眾人看到雪玲瓏被天神般的秦日照護送著來參加書比的時候,那一雙雙的眼里恨不得將雪玲瓏給刺穿了去.雪玲瓏抬起頭看向人群之中的上官云傾,對著他淡然的一笑,兩人均是以笑打招呼.

雪玲瓏看向周遭那些眼神兒,真是刺眼的很.

雪玲瓏上前對著上首的先生瀟灑的行了一個禮,無視眾人眼里的敵意,對著上首的先生道:"玲瓏遲到了,還望先生見諒."

話這主持書比的先生也沒有為難雪玲瓏,因為這個女子醫治好了上官云傾的口疾和耳疾,而上官世家又是第一世家.承了雪玲瓏的,既然上官云傾開口,他自然是要給上官世家面子的.

話上官云鴻是不知道雪玲瓏為何會和秦日照一起,而且還遲到了.他不由得湊近雪玲瓏問道:"雪玲瓏,你怎麼會和秦將軍一起,還遲到了書比?"

那眼神兒分明有些懷疑.

"秦將軍送我來書比現場."話上官云鴻是還不到方才的事兒.但是聽雪玲瓏秦日照送她來參加書比,這秦日照可是冷面閻羅,何時管過閑事?要知道這冷面閻羅秦日照,縱然是面前有人死在跟前,也絕對不會伸出手去搭救一把.所以他懷疑雪玲瓏和秦日照有什麼私?

雪玲瓏看著上官云鴻那別有深意的眼神,美眸內染上一絲譏嘲,冷笑道:"怎麼?秦將軍不可以送我來書比會場麼?"

"雪玲瓏,你用了什麼手段讓秦大將軍送你來書比會場?"上官云鴻是因為釵子事件對雪玲瓏心中氣恨,所以出的話也格外的尖酸刺耳,各種不好聽啊.雪玲瓏真想給上官云鴻一個大嘴巴.不過想到這個男人之所以這般口氣,自然是和那釵子事件脫不開關系.所以她這才忍下沒有和這個男人計較,畢竟這個男人是不知道那事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

上官云鴻是氣惱這個女人,真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這麼快就勾搭上一個秦日照.

"上官云鴻,我需要用手段嗎?"雪玲瓏唇角邊暈開耀眼的笑,那笑格外的華美.

那盈盈的水眸內,華彩流轉,泛著瀲灩的波光.整個人因為這一笑,耀眼萬丈.

那上面的書比先生,看向雪玲瓏,慈善的一笑道:"雪玲瓏你遲到了,罰詩一首."

雪玲瓏對著上首的書比先生恭敬道:"是,先生.玲瓏遵命."

話汴京城誰人不知道宰相府上的三姐乃是一個草包女.作詩,這個女人會嗎?心中均是看好戲的成分,一個個的都是幸災樂禍著.

有人站出來故意替雪玲瓏求道:"先生,還是罰人家喝酒好了.要知道啊,這一首詩若是做了之後,一會書比的時候,可是會為難住人家的.人家雪三姐可是只准備了一首詩."

這看似是替雪玲瓏求,實則是譏嘲雪玲瓏.這姐話音落下之後,當下有人附和道:"先生,馬姐的極是.話還不知道這一首詩能不能夠入耳呢."

落又是掩嘴輕笑.這人群里都傳來低低的恥笑聲.方才是這個女人僥幸,他們就不相信,這個女人被罰了准備的詩之外,還能夠奪得書比第一.

是的,眾家女子恨不得現在將雪玲瓏踩在腳下,狠狠的碾幾下方才能夠泄恨.憑什麼,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能夠得到上官二公子為之求?

憑什麼,這個女人可以有秦日照這樣的男人護送?都出了這樣的事,竟然還得邪王替她話.憑什麼好事都擠到這個女人的身上了.再了,憑什麼這個女人只是如此簡單的衣著就能夠如此的驚豔,那般的華美.

讓她們心有何甘?

雪玲瓏淡淡的一笑道:"先生,玲瓏有個不之請,煩請先生賞口口糧給她們吃,省得她們見人就咬,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只瘋狗."

"缺口糧"這人罵人還真損啊.分明是罵人家是畜生,甚至還是見人就咬的瘋狗.是個人都聽出了雪玲瓏這話音的罵人意味.

雪玲瓏雙眸之中染著譏嘲,她可不怕得罪人,反正她雪玲瓏得罪的人已經不少了,就是云帝,云後她都照樣得罪了.還有什麼是她得罪不起的,反正這一個兩個的都見不得她好,各種在暗地里想著算計自己.她犯得著和這些人客氣嗎?

"雪玲瓏,你……你竟然敢罵我們是瘋狗?"當下那兩位姐被雪玲瓏氣得面色一陣白一陣.這個蕩婦竟然敢罵她們是瘋狗,還是饑餓的瘋狗.

雪玲瓏對著那兩位姐勾唇淡然的一笑道:"兩位姐會錯意了,玲瓏可沒有辱罵兩位姐.只是懇請先生賞賜你們口糧而已.兩位姐若不是缺少口糧,饑餓難耐,又怎麼會開口便對著人吠叫."

雪玲瓏故意加重吠叫兩個字.狗才是吠叫的.她就是罵她們瘋狗了.她雪玲瓏要告訴這些人,她可不是軟柿子,隨便你捏.以前的雪玲瓏早已經成為曆史,成為塵埃.現在的她是異世的一抹孤魂.

********************************************************************

嗷嗷嗷,親們,抱歉,估算失誤啊,本以為12點半可以的.抱歉了,抱歉了.第三更來了.還有一更五千字.大約在傍晚5點半左右,如若估算失誤也請親們抱歉.外加吼一聲,今天大圖,賞幾張月票來樂呵樂呵,鼓勵鼓勵啊.偶爾也是需要親耐的們的激鼓勵的啊.

上篇:第191章:來人啊,救命啊,雪玲瓏殺人啦     下篇:第193章:雪玲瓏,你太……過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