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5章:我就坑你了,你想怎麼樣?  
   
第195章:我就坑你了,你想怎麼樣?

第一才女?呃,她可當不得這第一才女之名,琴棋書畫樣樣不通之人,當才女,實在太開玩笑了.雪玲瓏非常心虛道:"呵呵,第一才女?我可不敢當,再我也不在乎才女不才女的?"

"怎麼你倒是喜歡你的豔名?看來這上官云傾可是白為你費心了.你似乎不領人家的呢?"慕容卓掛著不羈的笑,那話語之中分明有著揶揄.

雪玲瓏勾唇淡笑道:"呵呵,聲名狼藉又如何,第一才女又當如何?人生在世,不過過往云煙.開心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我又何必去在意這些勞什子名聲?拿別人的陷害來折磨自己."

慕容卓看著眼前這個淡然無華的女子,得極好,開心也是一日,不開心也是一日,自當是要開心的度過每一日的.這個女人如此孤高雅潔的性格,縱然她無意去爭春,但是她卻注定是要成為焦點人物的.注定是要一飛沖天,光芒萬丈的.

這個女子唱出的那《精忠報國》,狼煙起,江山北望,這個女子心中的乾坤有多大,天下似乎都在這個女子的心中.就是男兒都不如的心懷.雖然東起國現在國代民安,不過那一切都是假象.云帝猜度,皇子們一個個的蠢蠢欲動.暗中較勁.其實東起岌岌可危.這個女子看到了.她有這一份心.然而她的三首詠梅,其實已經在訴出了弊端.權貴打壓有抱負,有傲骨的人才.寒門子弟根本就沒有出頭之日.不過她也道出了,傲骨芬芳是無妨壓抑的.

慕容卓心中也是暗歎.這樣的女子,注定會成為眾人仰望的星辰.高不可攀.他一直都知道,所以頂多就是一個觀望者而已.

話書比,雪玲瓏做的詩不錯,不過今日這書比是男女一起,只有一名.雪玲瓏雖然三首詩詞,均是上乘之作.但是因為沒有她的墨寶.因此得不到書比第一.至于第二也稱不上.今日的書比第一是上官云傾.

至于這樣的結果,雪玲瓏倒是不在乎.盡管這雪玲瓏沒有拿到書比第一,但是她卻是這書比上最最出風頭的一個.

本來是想要走出去溜達溜達,身後跟著秦日照和慕容卓兩人,讓雪玲瓏興趣蕩然無存.

最後一場畫比.雪百媚看著身側的雪玲瓏,眼底有著嫉妒之色,她就不相信,畫比這個女人還能夠讓人執筆替畫了去.雪百媚眼底閃過陰狠的毒芒.

今日畫比題目不限,任由發揮.雪玲瓏一身淺藍色的素雅衣衫,不染粉末,卻是那般獨特.一個人的風骨是怎麼也壓折不了的.

這高台前點起了一炷香.香已經點燃,有人端著香料站立在參賽者的後面.雪玲瓏身後的奴婢上前一步,將顏料呈給雪玲瓏.

雪玲瓏伸出纖白的手骨去接顏料,那裝著顏料的精致的瓷盒卻摔碎在地上.里面的顏料也已經撒了一地.微風一過,那些顏料混合著泥土化作塵土飛揚起來.

身側的雪百媚看到身側的狀況,故意假怒道:"你怎麼拿的,這下可好了,將顏料摔碎了,你這讓我妹妹如何作畫?"

聽似責備的話,然而臉上卻是一臉的幸災樂禍.顯然這奴婢摔碎了顏料盒,她是最最開心的.那奴婢趕緊對著雪玲瓏和雪百媚道:"對不起,對不起."

雖然那奴婢在對著雪玲瓏道歉,可是她的眼底絲毫沒有道歉之意,眼中還有著羨慕,嫉妒,鄙夷.

雪玲瓏不是愚笨之人,自然是聽出了這個婢女聲音之中的得意和不屑.看來這個婢女是故意的.一部分是這個婢女自己對她有敵意,而且這個奴婢是受了人的指示.

盡管敢堂而皇之的陰她雪玲瓏,雖然她不會作畫,但是也不是這麼明著被欺負的.如若讓你再去准備一份,只怕已經來不及了.呵呵,好,很好,她雪玲瓏一會便找這個女人算賬.隨即雪玲瓏鋪開宣紙,面容之上絲毫沒有怒意,依舊是一臉的從容淡然.不驚不怒.悠然的磨著磨.

櫻色的唇微微的勾起一絲清冷的弧度道:"你且在一邊站著."

身側的雪百媚本以為這個女人沒有了這顏料的話,一定會對這個婢女發火的,或者這個女人直接認輸就得了.但是她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

一邊參加比賽的世家公子們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邊的狀況,對于雪玲瓏投去一瞥,這個女人還真是鎮定.而且沒有因為顏料被人給打翻了動怒,這等氣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心中均是對雪玲瓏贊賞著.只怕這些人這贊賞是早了一點.雪玲瓏不是一個大度的人,她是一個睚眦必報之人.

這一邊雪玲瓏就那樣優雅從容的慢慢的研磨著,絲毫不著急,要知道這香可是快燃到了一半了.

參賽的男女們早已經開始作畫了,有些甚至于快完工了.話上首的雪玲瓏不急,下面看著的秦日照倒是有些急切了,這個女人究竟在干什麼?怎麼還不動筆?要知道時間快到了,這不作畫就等于是臨陣脫逃的,也是要被杖責五十的呢?

話秦日照是焦急的手心都是一把的汗.恨不得自己沖上去拿起她的筆,替她作畫了去.秦日照在想著,如若這雪玲瓏放棄了,一會要被杖責五十的話,就有他替她受之便可.

話另一邊的上官云傾也早已經做好了畫,他看著雪玲瓏,眼里絲毫沒有驚慌之色.也不急,他的眼底有著信任,他似乎相信,雪玲瓏今日定然又會帶來別樣的精彩的.這個女人總是那麼的出乎意料.

話南宮翼也做好了畫,但是看到雪玲瓏還不驚不慌的在研磨,盡管面不改色.但是他眼底的擔憂還是出賣了他.他在想著是,這個女人如若到香都點完了還沒有做出畫來就算是自動放棄,自動放棄也算是臨陣脫逃的一種,也是要杖責五十的.他想著一會他究竟該如何護下雪玲瓏.盡管這個女人做出非常可惡的事,他是非常的生氣,但是若是這個女人被當眾杖責五十的話,不死也是會廢了.他只要一想到雪玲瓏被廢了就各種不忍.

話這個時候在高處的涼亭里有一個男子,冰冷耀華的雙眸里閃爍著華彩萬丈,似乎已經看到了這個東西精彩的場面.那冰冷的唇微微的勾起,修長如竹節分明的手骨拿著精致的茶杯,優雅的品著茶.

話如若被場中的眾千金知道風千塵這樣耀華冷冽的男子雙眸之中只是注視著雪玲瓏,只怕要讓這些女子再度吃醋冒酸啊.

話下首沒有參賽的姐們在看到上官云傾眼里暈開的柔光,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為什麼雪玲瓏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居然能夠吸引住上官云傾這樣如玉如蘭的男子的視線.如若他們能夠得到這個男人這樣的眼神,她們就是即刻死去也甘願.

雪玲瓏自然看到很多人已經畫好了,而且下首的眾人看得也是沒有了絲毫的耐心.雪玲瓏這才勾起櫻色的唇,眼里蕩漾著柔光望向站在一邊的婢女,伸出纖細嫩白的手指,對著那婢女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那婢女看著雪玲瓏那一臉無害純潔無邪的樣子,當下也沒有防備,而且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料想這個女人也不敢做出什麼事來.再了,那香可是已經過半了.那婢女走向雪玲瓏.恭敬道:"請問姐找奴婢有什麼事?"

雪玲瓏櫻色的唇微微的蕩漾成優美的弧線,柔柔的聲音響起:"你方才摔碎了我的顏料了.我不干什麼,就是想你借點顏色完成我的畫而已."

那聲音分明清潤如三月的暖風,那婢女也絲毫沒有懼怕之意,又是一臉的假意道:"對不起,姐,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真的沒有顏料了,怎麼能夠借給姐顏料.還望姐大人不記人過.饒恕了奴婢吧."

雪玲瓏眼底劃過冷笑,如若這個婢女是真的不心,那麼她也就當這事沒有發生,將這件事揭過去了.可是偏偏這個女人口口聲聲對不起,不是故意的,眼中絲毫沒有愧疚之色.甚至于,竟然眼里有著濃烈的不屑,嫉妒.更可惡的是,她那一雙眼里寫著挑釁.哼,我就是故意打翻你的顏料盒的,你又當能夠拿我怎麼樣?

她雪玲瓏向來最嫉恨別人陰她,一個的婢女居然也敢陰她了去.她就讓她知道,她雪玲瓏就是她的地獄.當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她雪玲瓏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話這個奴婢方才看的方向正是下首慕容世家的千金.呵呵,好啊.呵呵,她還真是和慕容世家有仇了去.

雪玲瓏依舊眸光柔柔的,聲音甜甜道:"沒事,你過來,我自己可以借."

上篇:第194章:玲瓏怒,誰胸器了?     下篇:第196章: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