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6章: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第196章: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那奴婢看著雪玲瓏這樣一臉無害的樣子,反倒是雙眸眸光更加不屑,滿眼的挑釁,她就是不相信這個女人敢當眾將她怎麼樣.因此,她大膽的上前幾步.然而雪玲瓏等那婢女近身在自己的身邊,隨即一把拽住那奴婢的頭發,另一手快速的抽出匕首,在那婢女的脖子處一抹.但見那婢女的香頸上頓時有一條血痕.那血頓時滾成一條血線.

那婢女感覺到脖子處一痛,驚恐的慘叫起來:"啊……"

她想要掙紮,只是雪玲瓏嬌嫩的玉手死死的拽著這個婢女的頭發,她再掙紮都沒有用.再看雪玲瓏,一手拽著婢女的頭發,然而另一只手卻是拿起筆,就著這婢女脖頸處的血和墨汁刷刷的在宣紙上飛舞作畫.

"呵呵,不錯,這梅墨枝實在是好啊."

雪玲瓏櫻色的唇綴著分明柔和的笑,然而落入眾人的眼中卻好似妖嬈的彼岸花一般嗜血.沒錯,雪玲瓏畫的就是一副血染梅.她的梅畫自然不夠出彩,不過她要出彩的不在這里.不然方才她也不用費那麼大的盡研磨了.中的粉末在方才細細的研磨之中已經滲透進濃墨之中.

話所有畫好的人和沒有參賽的人均是看呆了.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猖狂,如此大膽.尤其是下首的那些世家權貴的千金們,均是被雪玲瓏這等手段給震驚的張大嘴巴,不上一句話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太可怕了.

"雪姐,求你饒了奴婢吧,奴婢知道錯了,奴婢真的不是故意打碎顏料盒的.以後奴婢再也不敢了."那婢女但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虛軟,她脖子處的血壓根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再這樣下去,只怕會流血而死.

雪玲瓏清冷的一笑,雙眸依舊笑得分發的柔和.似乎她做著的事是非常值得贊賞的事一般.雪玲瓏低柔的聲音蕩漾進婢女的耳中道:",是誰指使你這般做的.只要你出指使你的人,我就放過你."

自然雪玲瓏這低柔的聲音唯有她和婢女兩人能夠聽見.那婢女在聽到雪玲瓏的話之後,身子不能夠自己的狠狠的顫抖.這個女人怎麼知道她這般做是有人指使?只是出這背後支持之人,慕容世家哪里會留得她在?

若是她供出了慕容姐,慕容世家自然不會留自己,再也沒有證據.這個婢女在心中左右衡量著,最後她死死的咬了咬唇,下定決心維護慕容姐到底.

陡然的這婢女淒慘的大叫起來:"啊……雪姐饒命啊.奴婢真的不是故意打翻你的顏料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過我一命吧……"那聲音之淒慘,撼天動地.只是卻撼動不了雪玲瓏.她這般就是故意大聲的,也是在賭,賭雪玲瓏絕對不敢要了自己的命.

雪玲瓏在聽到這個婢女到了這一刻竟然還死死的咬著不放,還妄想陷害自己.呵呵,她以為她雪玲瓏會在乎這些人的議論嗎?她雪玲瓏早已經沒有什麼好聽的名聲了.也不在乎這添上一筆.本來,她還想留她一命.只是這個婢女自己找死而已.

這個奴婢錯估了她雪玲瓏,當眾又當如何?至于她雪玲瓏而,有什麼可以怕的.雪玲瓏唇角的笑意更加的妖嬈如彼岸花,鮮豔如血.隨即放下筆,抽出匕首,笑得妖嬈道:"放心,殺你,只會髒了我的手,只是你打翻了我的顏料,我就向你借一點而已."

冰冷嗜血的聲音落下,素手一番,鋒利的匕首又是在那婢女白希的脖頸之處劃過一道血痕,頓時那血流如注.那般無害的話卻生生的讓眾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啊……"又是慘叫起來.一邊的雪百媚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當下出口道:"妹妹,人家奴婢都了是無心的,你又何必非要人家的性命不可."

雪百媚的話音落下,雪玲瓏抬眸望向雪百媚柔聲道:"姐姐哪里話了.妹妹可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只是這丫鬟打翻了我的顏料,我這向她借點顏料而已.姐姐又不是不知道妹妹是大夫,只要這丫鬟尚存一口氣.妹妹也是能夠將這個丫鬟救活的."

雪玲瓏的外之意就是要這個丫鬟只剩下一口氣而已.那就算不死也是廢了.雪玲瓏這話音落下,當下這婢女整張臉慘白如紙.她原以為這個女人不敢在眾人面前草菅人命,只是她料錯了.這個女人竟然膽敢當著眾人的面用匕首割破她脖頸.她知道自己的血在不斷的流出來,很快就會流血而死.

"妹妹你又何必和一個下人過意不去.她只是無心之過,你若是要顏料,姐姐的顏料給你就是了."雪百媚假意拿起自己的顏料遞給雪玲瓏.

雪玲瓏絕美的唇蕩漾起柔美的笑,呵呵,這雪百媚還真是會做作,在方才的時候怎麼沒有將顏料給她,現在分明就是故意.

雪玲瓏笑得一臉無害道:"多謝姐姐了.只可惜妹妹已經用了這種血顏料.如若換了,實在是不倫不類了.所以只好先委屈這丫鬟了.還望姐姐放心,我絕對不會要她命的.會給她留一口氣."

每一個字都輕柔甜糯無比,聽著分明無害,然而那一字字的鑽入這婢女的耳中好似一把把鋒利的刀子,讓她頓時好似墜入了萬年冰窖一般.雖然這雪玲瓏口口聲聲不會要了自己的命,會給自己留一口氣,但是如若真的只剩下了一口氣,試問還能夠有活命的機會嗎?誰都是怕死的,她也是怕死的人.本來是在賭,這雪玲瓏絕對不會在眾人面前這般對待,可是她是真的錯了.

那婢女頓時高聲道:"慕容姐救命啊!"

這婢女這一聲聲音起,雪玲瓏唇角勾起一絲粲然的笑.隨即清越的聲音響起:"既然你抬出了慕容世家的姐,我不看生面也是要看佛面的.這慕容世家的面子總應該給的."

雪玲瓏話音一落,拽住婢女頭發的手一松.只是輕輕的一手,那婢女整個人不能夠自己的向著高台下面滾落.

話方才這婢女的一聲慕容姐救命,再加上雪玲瓏別有深意的話,眾人都是知道慕容世家和雪玲瓏之間的糾葛的.很快便明白那婢女打翻雪玲瓏顏料盒原來是這慕容世家搗鼓的鬼.

那丫鬟從高台上滾落下手,慕容世家的護衛頓時上前一左一右的架起那丫鬟.

這慕容姐唇角掛著嬌柔的笑,但是眼底劃過一道暗芒,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沒有將事辦妥,反倒是供出自己.她的眼底劃過一道陰狠的毒芒.這個丫鬟自然是留不得.

只是一個眼神,慕容世家的護衛自然是明白了慕容姐的意思.這種事他們又不是沒有干過.

這丫鬟被架起的時候,似乎是感覺到了慕容世家護衛散發出來的殺氣,聲嘶力竭的哀嚎道:"慕容姐饒命……慕容姐饒命啊……奴婢可……"

那笑得嬌柔的慕容琴兒但見到這個婢女如此大膽的要供出自己,她眼底的殺氣更是濃烈.隨即用眼神暗示護衛,讓護衛堵住這婢女的嘴,這些個護衛跟著慕容琴兒也沒有少干這種事很快堵住了這丫鬟的嘴.

只是雪玲瓏的眸光落在慕容琴兒的身上,慕容琴兒抬起頭,和雪玲瓏當下交彙.雪玲瓏心中冷哼.慕容琴兒是嗎?好啊.我雪玲瓏倒是沒有惹上你,你居然先給我擺了這一道.

那婢女極力的掙紮,只是她被堵住了嘴巴,想要求救根本就發不出聲音了,只留下嗚嗚聲,至于一邊的人,都是世家子女,沒有利益沖突,誰也不會出來替那丫鬟話的,再了,下人的命在他們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什麼.斷然不會為了一個婢女而和一個世家鬧不愉快.

雪玲瓏冷眼看著那婢女被帶下去,不用,那婢女最後的命運就是一死.她是有給這個丫鬟機會的,如若她在那是直接就開口出慕容琴兒,她倒是會護下這個婢女,留她一命.只是這丫鬟自己不珍惜生的機會而已.那她只能夠讓她知道什麼才是地獄了.

她雪玲瓏雖然是聲名狼藉的女人,但是想要護下這個婢女卻不是難事,只是這丫鬟看不清楚狀況而已.錯低估了自己.

話正當畫比會場靜謐無聲的時候,一聲香滅的高聲響起.隨即所有的人均是抬眸望向高台上.

話對于高台上的雪玲瓏,下首的世家子女們一個個的心里震驚,尤其是那些世家千金們,她們看著這個草包女也沒有什麼,沒有想到她身手如此之快,如此心狠手辣.竟然直接給活人兩刀子,從活人身上借血.

*******************************************************************

第一更來了哦,親們有月票的投給飛月的好友懶龜的《一日為師,終身為夫》,飛月這三天都會替你們萬更.投給她就等于是支持飛月.飛月在這里謝過親們了.

上篇:第195章:我就坑你了,你想怎麼樣?     下篇:第197章:心很毒辣,激起眾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