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7章:心很毒辣,激起眾怒  
   
第197章:心很毒辣,激起眾怒

這樣的手段她們從未從一個柔弱的女子身上見到過.一個個的看在眼里,心聲懼意.她們算是知道了,這個女人不是好惹的.她們見到雪玲瓏就想到方才那染血的一幕.

眾人的畫頓時被支架支起來.呈現在眾人面前,各種各樣的畫兒都有.當眾人見到雪玲瓏那一幅染血的梅畫的時候.不能夠自己的再一顫.山水畫,花鳥畫,應有盡有.有飛天鳳凰,有雍容華貴的牡丹,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圖,有壯麗的山河圖……

這些畫里面,雪玲瓏的畫是最最簡潔的,不過卻也是最最讓人挪不開視線的.因為那血色梅分外的鮮.墨色的枝椏,血的梅花.震撼人心.雖然那畫不是極其出色的,但是卻是吸引住了眾人的雙眸.一幅畫就看到了一股肅殺之氣,感到撼動的冷冽,血梅的傲然.

如雪玲瓏這個人一般,森冷而嗜血,震撼住眾人的心,只是一眼就讓人心驚肉跳.

這一幅血梅圖,愣是讓人想起來雪玲瓏方才所做的詩來.下首的慕容卓掛著痞氣的笑道:"雪玲瓏,你贏了."

因為他站在下首都隱隱聞到了梅花的清香.這個女人成功了.花不是頂美的,卻是最最震撼人心的.而且他相信,一會這個女人還會有驚豔的事.因為那香氣.慕容卓涼薄的唇勾起風流不羈的笑.

慕容卓看著上首一身簡約衣著的女子,站在高台上就好似一輪明日般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讓人的眸光緊緊的凝聚在她的身上,縱然方才那麼血腥的畫面,在他們看來也是如此的唯美.而陽光下的她,那一雙琉璃色的眸子綴著耀華的光芒更加的華彩萬丈了.一早他就過,這個女人不簡單.

"三哥,難道你也是雪玲瓏的入幕之賓?迫不及待的替雪玲瓏話了."慕容琴兒笑得嬌柔,雖然喊著三哥,但是眼底卻沒有絲毫的親.

上首的雪玲瓏蹙眉,這慕容琴兒也太放肆了.要知道這慕容卓好歹是慕容世家三公子.

雪玲瓏這輕輕的蹙眉,落在了慕容卓的眼底,心中劃過一道暖流.慕容琴兒的話音落下,多少世家公子姐掩嘴輕笑,眼底分明有些揶揄之色,只有雪玲瓏,她因為慕容琴兒的話而微微的蹙眉,不悅,就是這麼一個細的動作,讓慕容卓的笑意真了幾分.果然他沒有看錯這個女子.

其實雪玲瓏哪里是真的關心慕容卓,在意慕容卓,她只是就這麼不經意的蹙眉而已,不經意的這麼一個細的動作,被人誤解了而已.慕容卓沒有開口話,這讓慕容琴兒以為自己中了.慕容卓也是雪玲瓏的入幕之賓.慕容琴兒眼里滿是鄙夷之色.

雪玲瓏身側的雪百媚眼底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譏嘲.不就是一幅血梅圖嗎?就那烏漆墨黑的,也能夠上得了台面.這個女人贏了,也只有慕容卓得出口.這個聲名狼藉的女人,她雪百媚斷然不會允許這個女人爬到她的頭上去.

她雪玲瓏就合該是這些人嘲弄的對象,讓人戲謔讓人嘲笑,讓人唾棄,讓人厭惡.永遠也不應該讓這個女人抬起頭來.她自然是記得,當初花流舞千般受寵的時候,她們母女二人過著的是怎麼樣的生活.要知道,她娘親分明比花流舞早成為雪天傲的女人.最早生下雪天傲的孩子.可是在雪天傲的眼里,只有花流舞.

雪天傲哪里會想到她們母女啊,就是宰相府內的下人奴仆都可以欺凌到他們的頭上.可是老天開天啊,總算是讓那個女人在五年前通殲被抓了現行.這才讓花流舞母女三人被淪落.呵呵,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只是她們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這雪玲瓏嫡女的身份.

看到她,她們就各種氣恨.這個女人非常的惹人厭.她們幾次算計,想要弄死這個女人,但是都讓這個踐人逃脫了.話今日她本也算計好了.讓那一群人將這個踐人弄在後山.誰料想那凌瑤自己卻不見了.這個踐人倒是出現在了書院游會上.而且還一連奪得了琴比第一,棋比第一.

那個該死的凌瑤,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看她不給她一個教訓.雪百媚眼里的毒芒雪玲瓏不是沒有看到,至于雪百媚的心思,雪玲瓏只是一眼,便明白了.她對著雪百媚笑得甜糯道:"大姐姐是在想凌瑤是嗎?"

雪百媚雙眸眸底暗芒一閃,心中一震,這個女人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知道凌瑤……還是凌瑤已經被這個女人……

雪百媚隨即假裝正色道:"我不知道你在什麼.什麼凌瑤?"

雪玲瓏看著雪百媚眼底閃過的一絲慌亂,現在又是假裝鎮定.她櫻色的唇微微的向上揚起,淡淡的一笑道:"哦是嗎?姐姐可知道凌瑤現在落得什麼樣的下場?為何她沒有出現在書院游會上,而我卻出現在了書院游會上."

雪百媚看著雪玲瓏那眼神,那笑,不由得驚訝道:"你究竟對凌瑤做了什麼?"

至于書院後山月牙湖內的事,她自然是聽聞了一些,不過卻不知道全部就是了.只是心中暗惱這凌瑤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這凌瑤實在是愚笨,本來她想要利用這凌瑤之手將這個踐人給設計了.讓這個踐人今日死在這書院游會上,誰知道,這凌瑤竟然將自己給大禁區了.實在是愚笨至極,居然被這個踐人弄的落入月牙湖之中.看來這凌瑤還不是這雪玲瓏的對手.

雪百媚看向雪玲瓏,唇微微的勾起,雙眸之中的笑不出的詭異.雪百媚心中微微的一顫道:"妹妹,你還好意思笑,你看看你,才來參加個書院游會,就鬧出這等事,現在一個個的都以為你是一個蛇蠍心腸的女子,心很毒辣.你這是給宰相府丟臉,給爹爹丟臉."

雪百媚好似一個慈愛的長姐一般,笑得一臉的春風化雨,話雪玲瓏看著雪百媚這樣,還真的想要冷笑.這雪百媚還真當以為她雪玲瓏是以前任由她們欺負的雪玲瓏麼?雪百媚,你昔日對我的種種,雖然對待的是前身,但是我會找你一一要回來的.

呵呵,話這凌瑤今生只會生不如死的活著.至于你雪百媚,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痛,這才好,就出來興風作浪.如若你就此作罷,我倒是也就這般和你算了.

"姐姐,我拿了琴比第一,棋比第一,你呢?拿到了什麼?這可是最後一場畫比了.不定,這畫比第一也是我得之.相較于我而,是姐姐更加丟臉才是."雪玲瓏唇角邊綴著濃烈的譏嘲.

"雪玲瓏,你……你別太得意,你以為畫比第一會是你?"饒是雪百媚再想要隱忍也受不得雪玲瓏張狂的刺激.雪玲瓏努力的壓抑自己的怒意,雪百媚不要生氣,千萬不要生氣.這個女人那梅花像什麼.還是自己的畫出彩.自己的飛天鳳凰畫得十分的傳神.

雪玲瓏絲毫不在意雪百媚眼底的毒芒.一臉悠然肆意的等待.

那教畫先生走到雪玲瓏的畫前,聞到陣陣的梅花清香.不由得也是心一震.這花雖然不是極其出色的,但是那梅花的風骨卻是那麼的傲然,好似這女子一般,第一眼,但覺得這女子也不出彩,然而是越看越耐看.最最神奇的是,他竟然在幾步之外便能夠聞到梅花的幽香.走進幾步,湊鼻聞了聞,更是覺得奇了.因此,這話雖然不出彩,但是卻也是讓他覺得是一幅佳作.

畫比的先生再看向雪百媚的飛天鳳凰,每一筆都非常的傳神.教畫先生看完之後,走到上首,下首的眾人一個個的望向先生.男子們自然還好,女子們翹首等待.話那先生冷冷的朝下面一看,最後沉凝的聲音響起:"今日畫比第一,男子組,上官云傾,女子組雪百媚和雪玲瓏."

上官云傾拿第一無人有異議.女子組雪百媚和雪玲瓏?憑什麼?那個聲名狼藉的女人竟然又是拿了畫比第一.

下首的世家千金不服道:"先生,這畫比第一怎麼可能有兩個第一."今年的書院游會真是亂來,書比女子組沒有第一,反倒是畫比居然有兩個第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是書院從來沒有過的事.而且兩個第一,她們其實沒有意見,有意見的是,為什麼這個草包女又是拿了畫比第一.要知道她那畫眾人都是看到了,不就是墨枝梅,而且那般心很毒辣,這種女人也能夠得畫比第一,那種不堪入目的畫也能夠得第一?所有千金都不服.

"我不服,這個草包怎麼可能得畫比第一.那種畫也能夠入目?"頓時有人叫了起來.

這一道聲音好似平靜的湖中丟下一粒石子一般,激起了一層一層的怒浪.

*************************8

還有一更,大約是在7點半到8點左右啊.

上篇:第196章: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下篇:第198章:膽敢得罪她,她就是她們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