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198章:膽敢得罪她,她就是她們的地獄  
   
第198章:膽敢得罪她,她就是她們的地獄

下面這些個世家千金們一個兩個都非常的不平.憑什麼她們就輸給了這個聲名狼藉的女人.要知道這個女人還是草包女.今天本來是想要看這個女人的笑話的,天知道,居然被這個女人拿到了三場比賽的第一名.這讓她們這些世家千金顏面何存啊?

叫她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如若是雪百媚,那飛天鳳凰畫得的確是好,輸得心服口服.但是這雪玲瓏,她們斷然不服.

那些個千金們的眼神化作萬千的利箭射向雪玲瓏.如若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雪玲瓏早已經被萬箭穿心而死.然而雪玲瓏唇角笑得一臉的肆意幽蘭.那氣質竟然比他們這些世家貴女孩要高貴幾分.非常的紮人的眼睛啊.

上官云傾稱贊道:"先生果然公正."

雪玲瓏卻是勾唇冷笑:"公正?我看分明是年老色衰,眼神不好."

雪玲瓏這話音落下,下面抽氣聲一片.這個女人這種話都敢,要知道這可是書院先生啊.哪里允許這個女人這般的奚落了.這雪玲瓏實在是太不將這先生放在眼里了.

雪玲瓏不將眾人的抽氣聲放在眼里,反倒是抬起頭逼問道:"敢問先生,我的畫和我姐姐相比,真的是不想上下嗎?"

那先生聽到雪玲瓏如此不將他放在眼里,眼底自然也是有些微怒的.不過畢竟是書院的先生,這氣度雅量自然不在話下,他又怎麼會和一個晚輩女子計較.那先生正眼看向雪玲瓏.這個女人方才的手段他也是看在眼里.如若不是他看出那丫鬟是故意撒了他的顏料份而不阻止,不然的話他自然是要才將雪玲瓏趕出畫比現場的.

"這梅花是有幾分風骨,也隱可聞到梅花的清香,但是相較于你姐姐的飛天鳳凰始終還是差了一些.這飛天鳳凰栩栩如生,好似真的要一飛沖天一般.不過你姐姐的飛天鳳凰無法如你一般能夠通過簡單的筆畫傳出香氣.這是你的優勢,所以你們是各有所長,不分伯仲.

話這先生對于雪玲瓏這樣簡單的筆墨便能夠顯出梅花的風骨和讓人聞到梅花的清香,他是欣賞的.

雪百媚也是不服氣道:"先生,我不服.什麼叫並列第一?

這個踐人一定又是使了什麼手段.她的畫分明比這個踐人的畫要好上幾倍.這先生竟然她們並列第一.她自然是不服氣.這畫比的第一應該是她雪百媚的,沒有人可以拿走她的畫比第一.而且現在還是這個踐人.她是更不允許她拿走她的畫比第一.

要知道,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參加書院的畫比,她日日練習.從來沒有間斷過.眾人看到這雪百媚也一起不服了.均是團結成一團.內心里是非常的開心的,這兩人乃是姐妹,姐妹之間相爭,她們自然是樂得在一邊看戲了.就看這雪百媚如何將這雪玲瓏給弄下去.的確,有這麼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專門用床上手段讓男人成為入幕之賓的妹妹在,實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不定日後這雪百媚看中的男人也會成為這雪玲瓏的入幕之賓也不定.

她們的眼里滿是同,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先生沉著臉道:"我是今日畫比先生,結局已定,不容置疑."

雪玲瓏勾唇冷冷的一笑道:"呵呵,先生,真的是結局已定嗎?"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的時候,不知道是誰看到了天空之中五彩斑斕的蝴蝶興奮的叫了起來:"你們快看.一群蝴蝶也."

那話音落下,眾人抬起頭,看到那一群五彩斑斕的彩蝶,尤其是在陽光下,那一群蝴蝶好似用五彩織成的月錦一般.眾人抬起頭,雙眸均是僅僅的凝視在那一片色彩斑斕的彩蝶上,那領頭的一只血色蝴蝶.話五月蝴蝶是常見的,但是像這樣一群五彩斑斕的蝴蝶是不常見的.

眾人隨著這些蝴蝶移動眸光,這一群蝴蝶似乎是非常畫台上,眾人心中咯噔一下,難道這一群蝴蝶是朝那些畫去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當那些蝴蝶非常畫台上的時候,眾人心中越來越覺得這些蝴蝶是朝著上面的畫去的.正當眾人在好奇這究竟是為誰的畫去的時候,但見那一群五彩斑斕的蝴蝶朝著雪玲瓏的墨梅圖飛來.這一只只如精靈般的蝴蝶落在梅上,陽光下,煽動著她們華彩精致的翅膀.那翅膀一閃一閃的,給這一幅血梅圖好似活了一般.

眾人均是睜大眼睛,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望著那血梅上的蝴蝶,分外的美麗.更是一陣一陣的幽香撲鼻而來.畫台上的香氣四溢.每一朵梅花上均是每一種風.蝴蝶翅膀煽動,這即可變成了一幅活生生的彩色梅花圖.而那一只領頭的血蝶飛舞枝頭,翅膀煽動,在陽光下,分外的美麗.

"美,真美."上官云傾不由得驚歎出聲.上官云傾的話出了眾人的心聲.是的,縱然他們見過無數的畫,也不及這幅畫來得震撼,來得美.現在畫台上一眼便能夠見分曉,周遭的那些畫和這一幅畫相比,實在是黯然失色.

"真是奇了."那上首的先生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他平生都沒有見過這等稀奇之事.

雪玲瓏勾唇冷笑道:"先生,如何?誰第一?"

先生驚歎不已,毋庸置疑,今日畫比第一乃是雪玲瓏.其實雪玲瓏勝的並不是她的畫有多好,只是她在畫中暗自散入能夠引蝶而來的花香而已.那香粉已經被她方才細細的研磨融入到墨汁之中,這才會引蝶而來.若是但論畫的話,她又怎麼可能是第一,在這里她的畫是最不及的.只是走了旁門左道而已.

嘿嘿,這還是和李蓮英學的招數.看來現代的電視劇之類的還是有諸多用處的.先生的眼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朗聲宣布道:"我宣布,今日畫比第一乃是雪玲瓏."

先生的一句話就將雪百媚從第一上拍了下來.當下雪百媚的臉上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她隨即尖叫起來道:"我不服,我不服."

聲落,雪百媚沖過去,拿起雪玲瓏案幾上的匕首,朝著那些蝴蝶砍去.

"心."幾道聲音聲音響起.慕容卓,上官云傾,上官云鴻,南宮翼,秦日照.然而在這些人的聲音落下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這里的風千塵快了眾人一步,身子一動已經來到了雪玲瓏的跟前,對著雪百媚狠狠的一腳踹去.

"砰."雪百媚整個人好似拋物線一般的飛起來,隨即又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眾美男面色一暗,這邪王什麼時候和雪玲瓏牽扯在一起了?

上官云傾也是想要替雪玲瓏擋下的,只是及不上風千塵的迅速,他那清澈的雙眸里眸光一閃,他也好像就這麼肆意的如風千塵一般去保護這個他想要保護的女子.只是他此刻恨自己作為上官世家二公子的稍稍猶豫,微微的遲疑,就讓風千塵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這一刻,風千塵知道站立在自己身側的女子無礙,可是他整個人冰冷至極,尤其是那一雙黑眸好似兩把冰刃一般,隨即出鞘打算屠殺.風千塵冰冷的唇微微的抿動道:"東西,怎麼樣?你沒事吧?"

雪玲瓏睜大眼睛看著這個冰冷的男人,眼底滾滾的怒意.她方才可沒有看見這個男人,現在他怎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對于這個男人,其實她真心有些看不懂,若不在乎的話,這個男人分明在乎自己.但是若全然在乎的話,她也沒有底.雪玲瓏尷尬的臉一道:"我……我沒事……"

雪玲瓏隨即看向那幾只被雪百媚用匕首砍中的蝴蝶.眼底劃過怒意道:"你們去吧,我會替她報仇的."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那些蝴蝶似乎能夠動聽雪玲瓏的話一般.饒著雪玲瓏飛舞了幾圈,好似在和雪玲瓏道別一般,隨即在陽光下撲閃著翅膀離去.

等那些蝴蝶飛離去的時候,陡然的下首又是驚呼出聲:"啊……這畫……這畫……"

眾人再是定一看.張大嘴巴震驚不已.這畫怎麼會這樣?下首的世家千金們雖然都是未出閣的姐,那畫分明就是春|宮|圖,四個男人在蹂躪一個女子.話這世家千金們一個個的接受的可都是正統的教育.哪里這麼堂而皇之的見過這種畫面.一個個的都羞了臉.

"先生……這種畫……能夠得第一?"有姐羞著臉氣憤道.

那先生再度的奇了.那些五彩斑斕的彩蝶飛走之後,在那一株梅花樹旁邊出現一個湖泊,在湖泊邊上四個男子正在蹂躪一個女子.方才分明沒有畫面的,但是雪百媚將那一群彩蝶趕走之後,居然出現了這一個畫面.這實在是奇了.雖然這些個男女的重點部分被彩蝶翅膀上的顏色所遮掩.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那畫筆非常的奇特.化作上的人也比較搞笑.但是還是能夠依稀看出來那畫作上的女子乃是禦史大夫之女凌瑤.

話這畫很搞笑,這頭畫得特麼的大,寥寥幾筆卻能夠見到人形人臉.雖然和平常他們見過的不一樣,但是這奇特的畫筆也能夠看出那是凌瑤和她的侍衛們.

風千塵也轉過頭去看向雪玲瓏的畫,心中暗自驚歎,果然這個東西是不會吃虧的,如果這後山的事她做得夠絕的話,那麼更絕的就在這後面.她這是要毀了凌瑤的一生啊.真是個睚眦必報的東西.

秦日照是見過那後山月牙湖畔的四男蹂躪凌瑤的事件的.那些跟隨凌瑤一起打算欺負雪玲瓏的千金們也是知道的,還故意找秦日照,雪玲瓏要殺凌瑤,心中咯噔一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凌瑤怎麼會和自家的四個護衛搞在一起?難道雪玲瓏親眼看到那凌瑤和四個護衛行苟且之事,她現在將凌瑤和護衛之間的事畫在畫上,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話知道後山事件的人畢竟不多,雖然雪玲瓏這頭像,這人物畫得比較卡通,但是還是有人認出了是凌瑤和她的護衛.因此指著那畫道:"咿,那不是凌瑤和她的四個護衛嗎?"

那千金的話聲一起.當下有知道內的姐即可冷呵道:"休得胡,這是這個女人故意要汙蔑凌姐亂畫的.這個女人真是心狠手辣,這是要毀了凌姐."

話後山月牙湖畔的事可是已經有些傳聞,因為方才一個姐在涼亭里鬧的一處,現在眾人一聯想,即可就能夠明白這其中究竟是發生了一些什麼事.這位姐又是和凌瑤交好的,縱然她這般想要替凌瑤遮掩,只是雪玲瓏這畫本來是有些拙劣的,但是經過了這彩蝶的唾液,和翅膀顏色的修飾之後,那畫面就好似活了一般.

雪玲瓏就是雪玲瓏,自己不會畫畫,甚至于每一筆其實都很拙劣的,但是她懂得多,能夠利用該利用的一切,因此變成了一幅奇特的畫.帶給眾人震驚,震撼人心的畫作.成為千古第一奇畫.

秦日照看向雪玲瓏,這個女人那冰冷的唇勾起一絲嘲弄,看向雪百媚那震驚的雙眸,滿眼都是嘲諷.

雪玲瓏的笑分明是那般的明媚如驕陽,然而落入眾人的眼中,森冷嗜血無比,讓人無端的打了一個寒顫.

慕容卓看向雪玲瓏,心中驚歎,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簡單了.心思詭異.無人能及,被丫鬟打翻了顏料盒,絲毫不驚慌,反倒是淡定從容的研磨,不驚不慌,別人畫好之後,她才刷刷作畫,只是寥寥幾筆就將一幅血梅圖畫好.

眾目睽睽之下向活人借顏料,名為借顏料,實則是逼問誰指使這個丫鬟,巧用這個丫鬟試探出了指使者,再借由指使者除掉了這個膽敢打翻她顏料盒子的丫鬟.讓人知道,她雪玲瓏就是地獄.得罪她的下場便是如此.

**************************************

第三更來了,今天一萬字更新完畢啊.明天繼續一萬字更新.明天早上會更新啊.

上篇:第197章:心很毒辣,激起眾怒     下篇:第199章:汙蔑,雪玲瓏墮過好幾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