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06章:凰無拐雪玲瓏去邪王府  
   
第206章:凰無拐雪玲瓏去邪王府

第206章:凰無騙雪玲瓏去邪王府

是的,雪玲瓏那耳邊的嘀咕是有關雪百媚的事,事的原委就在雪玲瓏幾句嘀咕聲中明了一切.果然,這一切都是百媚自己自食惡果而已.怨不得人,怨不得人啊.

雪玲瓏在雪天傲無的時候,就轉身出去了,只是進了一趟海棠院,稍做了一些准備便上了名王府的驕子.

到了名王府,早已經有名王府的下人候著了,一見著雪玲瓏,便上前領著雪玲瓏走進名王府,當雪玲瓏來到大廳的時候,雙眸眸底暗芒一閃,楚輕煙?當今的皇後,她居然會在名王府,這可是大出雪玲瓏的意料之外,而且這楚輕煙一身的便裝,也就是,楚輕煙這一次出宮很低調.

那楚輕煙應該是恨死自己才是,居然為了自己,而出宮一趟.呵呵,她還真是好大的面子啊.雪玲瓏勾唇冷笑.

話風千影雖然胸口有傷,但是過了些天還是稍稍的利索了一些,他看到雪玲瓏,頓時迎了上來,俊美的臉上笑得一臉的溫柔道:"玲瓏,來了,母後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那般的殷切,深黑的雙眸里染著幾分絲,呵呵,雪玲瓏勾唇冷笑,她何時和這風千影這般的熟絡了?

雪玲瓏手微微的一動,巧妙的避開了風千影伸出來的手.微微的退後一步,和風千影拉開了距離.

楚輕煙的眼底劃過一絲陰狠的暗芒,快得好似一陣風一般,然而那一道暗芒恰好收入雪玲瓏的眼底,還真是難為這楚輕煙了.竟然可以放下面子,和自己同桌一張桌子.雪玲瓏冷眼環視了一圈,這桌上無非也就是楚輕煙,風千影,還有幾個風千影的侍妾.

風千影今日是難得這般的熱,沒有想到他一臉殷勤,反倒是貼了人家的冷屁股.對于雪玲瓏這態度是相當的火的.不過現在他也不好發作.這個女人還真當拿嬌了,沒有錯,她是給自己溫暖,可是那也是要在他允許的范疇內,作為他的女人,應該處處給他留著面子才是.風千影面色微微的一沉,眼底閃過一道凌厲的汗寒芒,心中冷哼,好,等他日這個女人進府之後,他再好好的教訓這個女人.縱然她給自己溫暖,有一手醫術,現在琴棋書畫樣樣都是第一.但是女子出嫁是必須要從夫的.

風千影心中冷哼著.當下有下人端上茶水,遞給雪玲瓏.雪玲瓏看著那下人的手微微的一動,眼底幽芒一閃,櫻色的唇微微的勾起一絲淡淡的弧度.雪玲瓏接過那茶水,然而手故意一抖,裝似沒有拿穩,那滾燙的茶水全都潑在了風千影的身上,當下,在場的人全都暗黑下臉.

楚輕煙的臉更是黑了幾層.強烈的隱忍著,勉強的扯出一絲笑道:"無礙無礙.快扶著王爺去換身衣衫來."

風千影也只能夠氣哼哼的咬了咬牙,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將那滾燙的茶水潑在自己的身上.他分明覺得這個女人是故意的,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在鬧什麼脾氣.現在他風千影願意下聘,她就應該偷笑不是麼?

風千影是氣哼哼的走了,話現在楚輕煙對著雪玲瓏,隨即她暗著臉道:"玲瓏,以往是母後的不是,日後我們是一家人了.過往的我們都讓她過去……"

楚輕煙還想要繼續往下,雪玲瓏陡然的大叫起來:"哎喲……哎喲……"

楚輕煙的臉色是相當的黑的,她那叫一個氣恨啊,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前將雪玲瓏撕裂了去.不過今日的目的是幫助影兒將這個女人搞定了.只要搞定了這個女人,縱然皇上不同意,雪相不同意,那又怎麼樣?

楚輕煙強忍著努力,假裝關切道:"玲瓏,怎麼了?"

"皇後娘娘,我肚子痛,許是來之前吃壞了東西.想要出恭."雪玲瓏故意一臉的痛苦道.

楚輕煙的臉更是黑了幾分.這個女人,現在是要吃飯的時候,她卻出恭,而且她不覺得這個女人是想要出恭,她這是故意的.而且這個女人懂得醫術當下打翻了那茶水.好在她們是有兩手准備,這個女人不喝也沒有關系.只要是碰了那杯子就好.

那是無色無味的藥.楚輕煙眼底有著冷笑.名王府的下人當下就領著雪玲瓏走出了前廳,走向出恭的茅房.

良久風千影換了一身衣衫,但是左等右等,雪玲瓏還沒有來,當下便出來找雪玲瓏,便看到了那下人,他黑著臉怒聲道:"她人呢?"

今日費心將這個女人請來,就是想要生米煮成熟飯,當下竟然沒有看到雪玲瓏.

那下人身子顫了幾下,低下頭道:"回王爺的話,雪三姐是要在府中隨意逛逛,有人跟著呢."

風千影面色雖然冷,但是想著這個女人聰明歸聰明,沒有喝那有問題的茶水,他們自然是料到了,這個女人或許要拿嬌,他是雙重保險啊,在杯子上也是做了文章,其實他這事最最主要是做給雪天傲的.叫他不嫁女兒也得嫁.至于父皇那一邊,是不願意給自己下一道聖旨,不然他也不用走上這下策了.

好,有人跟著就好,一會藥效發作了,這個女人今夜可就是要成為他真正的女人了.至于那一日大街上衣衫凌亂的醒來之事,自然是無中生有.刻意而為而已.他自然是知道這個女人是清白之身.

陡然的雪玲瓏但感覺到身後有什麼異常,不由得轉過身來.便看到一身白衣銀面的凰無.

不由得蹙眉冷聲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很顯然的,這凰無將那緊跟著自己的名王府下人給解決了.

凰無銀色的面具之下的臉有些冷,那冰冷的唇蕩漾起來冷峭的弧度道:"雪玲瓏,今日這名王府費心為你設宴,你竟然還敢就這麼大大咧咧的進來.看來我還是太瞧了你."

凰無深幽的雙眸內滿是譏嘲,凰無看著眼前的雪玲瓏,她的雙眸好似上好的琉璃一般,泛著瀲灩的波光,那眸內似乎一個天幕,藏著千萬耀眼的星辰一般,耀華無比,讓人驚歎不已.

雪玲瓏勾唇冷冷的一笑道:"你是那杯子中的作料,還是那杯子外無色無味的作料呢?"

凰無冰冷的唇微微的向上揚起一個弧度,那笑冰冷和絕美."看不出來,你還有兩把刷子."

雪玲瓏玩弄著手指,冷哼道:"這種把戲,還能夠懼怕到我嗎?"呵呵下媚藥這種事,這風千影竟然也干的出來,而且現在這楚輕煙居然還出現在名王府,還真正是費盡心機啊.至于這下聘的事,恐怕這風千影和楚輕煙都無法動云帝,因此出次下策.

自然在那下人剛端著茶上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感覺到了那茶水之中的問題.再加之那下人的動手.呵呵,烈性媚|藥.不錯,如若是平常女子,今日只怕是真的就要糊里糊塗的失去了清白.

他一直知道這個東西不簡單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自己的擔心,換上這個身份,來到這名王府,不過在看到這個東西如此表和化解危險,他還是心中微微的驚訝了幾分.

是的,沒錯,這個東西知道,風千影和楚輕煙這兩個卑鄙的母子就是想要讓生米煮成熟飯.凰無眼底有著壓抑的怒意,還有肅殺之氣.該死的,他家東西,他們也敢打主意.

雪玲瓏冷笑道:"看來我的行還可以麼?這名王竟然想要和我生米煮成熟飯."

從雪天傲的態度之中便知道,只怕是和這名王府鬧過不愉快的事,想要將自己送走.

她之所以敢這般大刺刺的來,就是想要給這膽敢想要算計自己的人一點教訓.

呵呵,她雪玲瓏他們也想要算計.他們還真當以為她還是以前的雪玲瓏,是他們那麼好算計的.風千影和楚輕煙都已經料錯了自己.自己絕對不是那一種乖乖的會任由他們擺布的人.她雪玲瓏的人生自然是有她自己掌控.誰也休想掌握她的人生.操控她.

楚輕煙不要臉,風千影不要臉,她都會讓他們知道的.呵呵,烈性媚|藥,這種東西竟然敢給她使.

凰無當下面色一沉道:"皇家都是卑鄙無恥之輩.云帝會斷子絕孫的.這邪王馬上是要完蛋了."

雪玲瓏的心中咯噔一下.當下拽住凰無雪白的衣衫道:"你……你什麼?什麼叫邪王要完蛋了?"

凰無的眼底閃過一絲喜悅之色,不過被他很好的克制住了.看來這個東西是真的關心自己,他這就是故意要將這個東西引到邪王府去的.那一對母子一招還有一招.而且他今日是真的不行.他需要這個東西.在雪玲瓏不知道的面具之下,凰無強烈的克制著自己.是的,今日乃是月圓之夜.

按理他是不應該出來的.只是他在一得知這個女人單槍匹馬的來到名王府的時候,他顧不上什麼.就來了.雖然那只是幾牆之隔.

上篇:第205章:他想要搶人不成?     下篇:第207章:月圓之夜,發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