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08章:風千塵發病,雪玲瓏的心痛  
   
第208章:風千塵發病,雪玲瓏的心痛

風千塵內心里在吼叫,然而他在強烈的克制著自己,是的,風千塵的冰冷的唇本就非常的蒼白,現在是越來越蒼白了,蒼白的好似一張紙一般,他的臉也失去了唯一的一絲血色,雪玲瓏看到這樣如死尸一般的風千塵,心中恐慌不已.她伸出自己的手去碰觸風千塵,但覺得這個男人冷的好似千年寒冰一般,一碰觸就能夠將人凍僵住.

怎麼會這樣,她能夠看出來風千塵他在極力的克制著什麼.

是的,風千塵在克制自己,因為現在的他迫切的需要血,他在狂吼著.但是他是真的怕嚇到了這個東西.能夠看到他眼底真切的關心,擔憂他就已經很開心了.這是除了皇祖母之外,他感受到的第二道溫暖.他渴望這個女子,但是又不想要這個女子,風千塵內心里在強烈的做著思想斗爭,在雪玲瓏碰觸到自己的身體的時候,他陡然的意識到自己不願意傷害這個東西.忙對著玉簫冷呵道:"玉簫,送她回宰相府."

"是,王爺."玉簫冷著臉恭敬道.在內心里無奈的歎息,王爺啊,王爺,你都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這般為她考慮,看來這個坑是有多深啊.

"風千塵,我不走.你到底怎麼了?你告訴我,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是的,她自認為自己是在世華佗,只是對于風千塵這樣的病症卻是從未見過的.

看著這個男人蒼白成這樣的臉色和唇,整個人好似僵尸一般,她內心何等的焦急啊.只是她也是素手無策.偏偏風千塵他又不肯.

玉簫看著雪玲瓏眼底的堅定,他是想要聽主子的話,但是他知道現在主子迫切需要女子的血,既然主子喜歡這個女子,這個女子遲早是要知道主子這一面的,私心里他希望這個女人能夠接受自家主子的所有.王爺的病,就是被稱為醫聖的玉邪都無能為力.只能夠每月月圓之夜喝女子的血肉.

他看得出來,主子其實已經在崩潰的邊緣,現在非常的渴望,他遲疑了,不願意將雪玲瓏送回宰相府.玉簫第一次違背了風千塵,對著雪玲瓏道:"現在,只有你可以救主子,幫助她就將你的手臂給他,讓他喝你的血."

玉簫的話音落下,雪玲瓏本能的身子一顫,手一縮.喝人血.這實在是太恐怖了.風千塵看到了雪玲瓏的動作,心中好似被針紮了一般,原來他是懼怕自己的,果然如自己所想.風千塵眼底閃過一絲落寞.

風千塵強行的抑制自己全身的痛苦和難受,以及心底迫切的渴望鮮血.他黯啞壓抑的聲音響起:"玉簫,快將人送走."

玉簫看著自家王爺這般痛苦,剛毅如他的雙眸里都氤氳起水霧來.風千塵雙手緊握成拳,死死的掐住自己的手心里,讓手心的疼痛來刺激自己,讓自己清醒一點,絕對不能夠傷害這個東西.在以前不知道愛的時候,他或許會毫不憐惜的抓過這個東西的胳膊,現在他不想.

雪玲瓏抬起頭望向玉簫道:"如若我走了之後他會怎麼樣?"

玉簫一聽這話,有希望,今日他算是忤逆到底了,他玉簫已經豁出去了.

"送你走,如若及時找到女子,讓主子食人家的鮮血的話,主子還能夠活命,下個月月圓之夜再找女子."玉簫沒有如若沒有找到別的女子讓他食用鮮血會怎麼樣.

因為方才風千塵那落寞狠狠的刺痛了雪玲瓏.她知道自己方才的舉動刺傷了這個男人.這個男人這般喝人血定然不是他願意,試問一個好端端的人怎會願意喝人血,每月月圓之夜就受這等痛苦.而且她更知道,自己縱然是回了宰相府,今夜只怕會寢食難安.而且她內心里非常的介意,甯願他食自己的血,也不願意他去喝別的女人的血.

她雪玲瓏不是不講理的人,這個男人過往的一切她不知道,既然從凰無的口中得知這個男人在聽到自己孤身前往名王府的時候,他擔憂,他似乎是能夠想到,恐怕這凰無是風千塵的屬下,他看不得這主子如此,因此故意去名王府將自己誘到這里.

是的,雪玲瓏是這般想的.雪玲瓏在知道了這個男人內心里是有自己的,那麼她就自私而霸道的不會允許他的心再住下別人.今天她的病她管定了,不就是喝自己的血嗎?他需要,那麼她就給他喝就是了.自己是醫生,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事,頂多也就是失血過多而已.

雪玲瓏內心一思定之後,便撩起衣,將她白希如嫩藕的手臂伸到風千塵的唇邊,柔聲道:"風千塵,你咬吧."

此刻的風千塵根本就在崩潰的邊緣,就是連一分一秒都好似在和天地做斗爭一般的艱難.而且這散發出來的一陣陣的女兒香,好似致命的you惑一般,風千塵已經在抽筋了.他顧不得什麼,一把抓住雪玲瓏嫩白的藕臂,在她白希如玉的肌膚上,張開蒼白如紙的唇,迫不及待的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嘶……"雪玲瓏但感覺到手臂上傳來的深痛,還是忍不住輕呼出聲.她能夠知道這個男人咬的有多麼的迫切,咬的有多麼的用力.可見方才他有多麼的痛苦.雪玲瓏顧不得自己的痛苦,滿眼心痛的看著風千塵,看著他那麼用力的吸著血,雪玲瓏但覺得鼻尖那麼的酸澀.雙眸之中凝聚起一顆晶瑩的淚珠,她雪玲瓏從來不是一個會哭泣的人.但是看到一個好生生的人,竟然變成這般模樣.風千塵本該是天子驕子.高華在上,卻變成了嗜血魔鬼.

本以為那一切都是謠傳,卻原來那一切都是真的,十五年?五年每個月都要痛苦上這麼一次.這樣的折磨,真正是生不如死.手臂上痛,還不如她心底對這個男人的心痛多幾分.玉簫在一邊也是看得感動不已.終于有個女人會心痛他們家的王爺了.好,好啊……

他原以為雪玲瓏會驚慌不已,但是這個女人沒有,果然他家主子看上的女人就是不一樣,膽兒也是一等一的大.

話風千塵一口咬下去的時候,就覺得這鮮血是他從來沒有品嘗過的好啊,那般的鮮美,那般的香甜.他喝的時候,沒有一絲一毫的人血的血腥味道.他從第一口的時候就喜歡上了這鮮血的味道,欲罷不能啊.風千塵是從來沒有品嘗到過的鮮美,因此,非常的喜歡,好似永遠都喝不夠一般,用力的喝著雪玲瓏那甜美的鮮血.

雪玲瓏知道自己的鮮血在流失,知道她足夠理智一點的話,應該阻止這個男人繼續喝下去,但是她看著這個男人還那麼蒼白的臉色,她就舍不得阻止這個男人.含著淚珠的雙眸里反倒是更多的心痛.她閉上眼睛,這一刻任由這個男人喝著自己的鮮血,她的頭有些昏昏沉沉的,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好想是在流失.她知道自己一定是中了蠱惑,居然會任由風千塵這樣繼續喝自己的鮮血.既然這一刻會甯願自己死,也不願意阻止這個男人喝血.

當雪玲瓏意識失去軟倒下去的那一刻,風千塵心驚的抬起頭,低咒一聲,該死,此刻他真的劈死自己的心都有.其實自己不用喝那麼多的,實在是她的血太過美味了.因為她的血實在是太過鮮美,太過香甜了.讓她喝不夠.

自己在喝血的時候是全然的專注的,壓根就沒有去在意這個東西失去血色的臉,這下子,他恨死了自己.看著懷中的東西,蒼白的臉色,一點都沒有生氣,他的心慌亂了.這一刻甯願自己痛苦也不願意看到她這樣毫無血色的躺在自己的懷中.這個東西合該是張牙舞爪的.閃爍著靈動的眸子的.

風千塵看到了這個東西眼角邊滾落的眼淚.他又是懊惱幾分,該死的,自己竟然咬痛了她,她在哭泣都不知道.風千塵,你真是該死啊.早知道他就不應該將這個東西拐到邪王府來的.

風千塵心痛的抓起雪玲瓏的手臂,看到這個東西手臂上的牙齒痕,那一片淤青腫,風千塵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巴掌.該死的,他剛才是在是太沉醉在那鮮美的鮮血之中.居然將這個東西的鮮血吸取過多.這才會讓這個東西失血過多而暫時昏迷過去.

不過風忍不住的舔了舔自己唇邊余下的鮮血,將那鮮血全都添入口中,隨即附身,將雪玲瓏嫩白的手臂上殘血也是輕柔的全都舔入腹中,那般的輕柔,那般的香甜,如若不是極力的克制,他還想要喝這個東西的鮮血.真心的太過香甜,太過美好了.讓他欲罷不能了.

這一刻的雪玲瓏是失去了意識的,風千塵在知道雪玲瓏無礙之後,他就忍不住的想要索取的越多,本來只是想要舔乾淨雪玲瓏手臂上的鮮血的.

上篇:第207章:月圓之夜,發病     下篇:第209章:混蛋風千塵,你竟然趁虛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