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10章:東西,你再說一遍,說本王什麼?  
   
第210章:東西,你再說一遍,說本王什麼?

親們,有月票的請投給顏溪的《邪魅龍王,鳳舞天嬌》飛月盡飛你們加更啊.3號開始加更走起.明天3號,2萬字奉送.4號開始也會加更走起的.飛月的人品,文品是眾人有目共睹的啊.相信飛月啊.乃們放心投出乃們的月票給顏溪.投顏溪月票的時候,請寫上,應飛月要求,投上4張月票(具體月票數你自己的寫啊.)

************************************

風千塵黯啞溫柔的聲音響起:"東西,好好睡一覺吧,本王發誓,你不同意,本王絕對不會碰你."

這一道聲音鑽進雪玲瓏的耳中好似催眠曲一般,讓人打心底感到安全,她就真的頭一歪睡了過去.

風千塵摟著雪玲瓏不出的溫柔,不出的動.就這樣擁著她睡,就是一種幸福.風千塵的腦海里,迫切的在翻飛著,如何將這個東西快速的弄進邪王府.唯一的辦法就是早一日成親拜堂.

話,這一邊兩人是睡的安穩了,然而另一邊的名王府則是燈火通明,找尋了一夜,還有宰相府連著派人來接回雪玲瓏都被名王府擋在了外面,這讓名王府很是焦急.因為他們可是算著雪玲瓏這個女人定然是中了媚|藥了.現在指不定就是在哪一個角落里和奴才們翻云覆雨了.風千影狂怒不已,他好不容易的設計,怎麼可以讓這個女人便宜了別人呢?

現在這個女人是真的是一只破鞋了.他的心里是非常的介意.只是他怎麼會想到雪玲瓏已經悄然的進了邪王府.

話雪玲瓏睡在古色古香的房間內.一張軟榻錦被的雕花床上,不出的安逸,不出的舒服,這是她第一次能夠睡得這般的安整,這是她從未有過的.雪玲瓏緩緩的睜開自己那一雙疲倦的雙眸,看著周遭,通體都是黑色的,黑得有些恐怖,好似一間鬼屋一般,然而她卻奇異的覺得這黑得非常的純潔,神聖.

雪玲瓏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她稍稍是挪動了一下胳膊,但覺得胳膊上傳來刺痛.雪玲瓏不由得蹙眉.這是怎麼回事?

陡然的記憶瞬間好似泉水一般湧出來.她記得自己被凰無給拐到了這里,隨後便看到了風千塵發病,就用自己的鮮血救了風千塵.然後就昏了過去.她依稀記得自己似乎是醒過來.

雪玲瓏拉開錦被,嗷,錦被下yi絲不gua,雪玲瓏似乎還能夠感受到這另一邊的溫度,也就是身側的人才起床沒有多久.下身沒有感受到別的異樣,她知道沒有被侵犯.可是她被脫了個yi絲不gua,也是讓雪玲瓏滿頭的黑線.

正當雪玲瓏黑著臉的時候,陡然的傳來一道低啞富有磁性的聲音:"東西,你醒了."

隨著聲音落下,走進來黑衣華服的風千塵,雪玲瓏蹙眉,似乎這個男人特麼的喜歡黑,看看,整個房間的牆壁都是黑色的.再看看,房內的家具是黑色的,器具是黑色的.再看看這床的顏色,這錦被是黑色的.其實黑色給人一種壓迫感覺.雪玲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唇.

這個男人是不是有強迫症啊.雪玲瓏死死的拽著錦被.黑眸泛著冷冷的幽光道:"風千塵,你別過來."

"東西,怎麼再害羞?昨夜本王早已經看遍了,摸遍了.身材不錯.不過胸器還是差一點."風千塵唇角邊呆著幾分戲謔道.

雪玲瓏那櫻色的唇狠狠的抽搐了幾下,隨即拿起一邊的枕頭,狠狠的丟向風千塵,怒道:"混蛋.滾……"

雪玲瓏被風千塵的話氣了臉,該死的男人,看遍了,摸遍了.***,竟然還嫌棄她胸器了.她胸器該死的哪里了.雪玲瓏是在介意,然後拉起被子,偷偷的看自己的胸器,她的臉黑下去,是,比起那些傲然的胸器,她是……是了一些.難道手感不好嗎?雪玲瓏特麼的在心中想著.

都被這個男人摸了,這個男人得了便宜竟然還她胸器.這有沒有天理在了啊.雪玲瓏好想狠狠的劈死風千塵這個混蛋去.

風千塵看到雪玲瓏撩起被子.自己在被子之中看自己的胸器大,他從來不張狂的大笑的,反倒是被雪玲瓏逗得狂笑出聲:"哈哈……"

那笑意朗朗,飄蕩出房間,傳入院子外的人耳中,讓他們好一陣激動啊.這是王爺的笑聲.要知道十五年來,王爺從來沒有這般縱聲大笑過.這雪玲瓏是寶啊.居然能夠讓他們家王爺笑得這般的開心.是的,就沖這一點,他們發誓日後要對這雪玲瓏更加的好一點.這王爺的眼光果然沒有錯.

雪玲瓏當下明白風千塵是看到了自己的動作,明白自己腦海里想的心思,她當下被子之中的臉火燒火灼一般的啊,她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風千塵知道這被子之中的東西在介意他剛才的胸器不夠大那一,他唇角邊戲謔的弧度更加的大了起來:"東西,別看了,再看還是桃子那麼大的."

桃子那麼點大.該死的,她分明比桃子大一些好不好.雪玲瓏陡然的撂下被子,露出頭,那臉火火一般,此刻氣鼓鼓的鼓著腮幫子,雙眸狠狠的瞪著風千塵道:"該死的混蛋,誰是桃子了,特麼的,你才是桃子,不,你是金桔,不,你比金桔還要,你只有豆那麼大."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風千塵再度朗笑出聲.他今日發現他們家的東西實在是太可愛了,其實有時候迷糊較真而可愛至極.自然了,她的胸器不只有桃子那麼大.而且很富有彈性,手感極好.方才那麼就是故意的,故意讓這個東西把頭露出來.看看,她氣鼓鼓的話,他的只有金桔那麼大,不,豆那麼大.這個東西.這種話哪里能夠和男人較真的啊.

不過他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東西了,聰明精明的時候,絲毫不吃虧,腹黑,睚眦必報.然而迷糊的時候,特麼的迷糊,不過,這迷糊的樣也唯有他風千塵可以看到.他絕對不會允許別人看到這個東西的這一面的.

"風千塵閉嘴.不許笑."該死的男人,雪玲瓏當下又是拿起一個枕頭狠狠的丟向風千塵,又是被風千塵接了個滿懷.風千塵抱著兩個枕頭,頭架在枕頭中間,那動作特麼的可愛.讓雪玲瓏一時間看愣了眼.話雖然這枕頭的顏色通體黑色,一點也不可愛,但是這個男人真的是天地的寵兒.

風千塵看著這個迷糊的東西這般盯著自己看.他絕美的唇蕩漾起有優美的弧度道:"東西,是不是覺得本王很帥氣.放心,你那胸器雖然是了一點,不過本王打算娶你為妃,日後每日晚上本王替你按摩,乃的胸器定然會蹭蹭曾的大起來的."

雪玲瓏被風千塵的話,嗆了一口口水,日日按摩?蹭蹭曾的大起來.擦,這個男人以為她的胸器是氣球啊.雪玲瓏狂汗著,不過這個男人什麼?娶她為妃.是的,妻為娶,納為妾.如若在不知道這個男人每個月要鑽有一個女人,那麼她也就不會計較了.

雪玲瓏當下沉著臉直接拒絕道:"風千塵,我雪玲瓏再人盡可夫,聲名狼藉,也不會嫁給你這個肮髒的男人."

是的,雪玲瓏得一臉的堅定,前一刻笑意朗朗的風千塵當下黑下了臉,因為他看到了這個東西眼里的真,這讓風千塵非常的生氣,整個人散發出嗜冷的寒意,風千塵的雙眸也深邃陰驁下去,一臉的冰色.瞬間好似墜入萬年冰窖之中.

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打了一個寒顫.寒氣肆意.瞬間好似被凍僵了一般.

風千塵隨即露出森白的牙齒道:"東西,你再一遍,你本王什麼?"

該死的,這個東西自己很髒?他哪里髒了?從來他都潔身自好.

雪玲瓏吞了幾口口水,她是感到有些怕,但是她雪玲瓏向來是迎頭而上,甯可頭破血流.

"風千塵,你怎麼不髒了.你一個月喝一個女人的血,然後趁人家那個女人昏睡之後就將人家XX了去.一年十二個月,就是十二個女人,乃十五年了也,十五年就是170個,你難道還不髒."雪玲瓏氣鼓鼓的著,眼底有著怨念.

話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風千塵唇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隨即咬著牙又是冷聲道:"誰告訴你,本王喝了人血還XX了人家了."

"難道你不是嗎?昨夜你不是趁虛而入,要XX了我."雪玲瓏道.

風千塵實在是狂汗啊,有時候真的很想要撬開這個東西的腦袋,看看她的腦袋究竟是什麼東西做的,竟然想象力如此的豐富,還一個月一個女人,一年十二個女人,十五年170個.這算盤倒是挺會算了啊.

上篇:第209章:混蛋風千塵,你竟然趁虛而入     下篇:第211章:風千塵,你真的還沒有吃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