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17章:凰無,你瘋了  
   
第217章:凰無,你瘋了

話,藍爵就是那麼一個咋咋呼呼的男人,等這一邊看著燒著了,當下他也是朝著懸崖下飛去,很快便追上了懸崖下的凰無和雪玲瓏.當下對著凰無就是不慢道:"凰無,你這個沒人性的家伙.我算你白認識你了.白和你這麼些年的兄弟分了.你實在是太傷害我幼的心靈了."

聽著藍爵的話,雪玲瓏當下又是惡劣的抽搐了幾下唇,真的是幼稚至極的男人,雪玲瓏實在不解,凰無這樣冷血無的男人怎麼就認識了這麼一個咋咋呼呼的幼稚男.

凰無可沒有理會藍爵,他和雪玲瓏兩人又是互乘一匹馬向著京城的方向狂奔而去.天際魚肚泛白的時候,凰無這才將雪玲瓏送回了宰相府,在離去之前,凰無拿出幽云十六州的令牌給雪玲瓏道:"女人,這個你拿著,日後若是有事,記得拿著這令牌去找南宮翼.我凰無定然會即可出現替你解決麻煩."

雪玲瓏清眸微蹙,令牌上好的血玉雕刻而成,正面朝上刻了一個凰字.背面是一個複古的花紋.很精美.雪玲瓏第一感覺就知道這令牌價值連城.這個男人身份實在是太過神秘,盡管自己救過幾次,但是對于凰無,她也只是聽他是江湖上第一高手.來去無蹤.這樣的男人她是能夠遠離就遠離.

她可不想要和這個男人有所牽扯,當下雪玲瓏直接拒絕道:"凰無,這令牌很貴重,我可要不起,今日這事,我們就兩清了.日後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希望我們從今往後,永遠都不要有任何的牽扯."

有些話必須明,這就是雪玲瓏,什麼事都喜歡干脆利索.

凰無銀色的面具之下倒是錯愕,並沒有生氣,這個東西果然和別人不同,看吧,這麼價值連城的令牌擺在她的跟前,眼中絲毫沒有貪婪之色,竟然直接的拒絕,呵呵,想要和他撇清關系,只可惜,現在他和她之間哪里還能夠撇清關系.

他凰無既然已經決定將這幽云十六州的令牌給她了,那麼她就是他凰無認定的人,日後誰也休想再欺負她.

只可惜現在的雪玲瓏縱然是拿了這令牌也不知道這令牌究竟有何用處.什麼幽云十六州,她更是不知道.

在雪玲瓏的認知里,只覺得凰無這個男人肯定會給自己帶禍患.

"女人,我凰無給的東西,從來沒有收回的道理.現在這令牌是你的了.你愛如何處理是你的事."凰無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再度的給了雪玲瓏.

話這要是讓八大世家知道了,他們費盡心機的想要能夠得到幽云十六州的令牌而不得,但是雪玲瓏卻是輕輕松松的得了卻不想要.他們一定會怒罵這個女人不識貨.

"凰無,我是真的,這令牌你收回去,從此以後你我橋歸橋路歸路.你日後遇上什麼事也不要再來找我.這就算是你對我最大的幫助了."雪玲瓏絲毫就不想要和凰無有任何的牽扯.

雪玲瓏但看這令牌上刻的凰字,就知道這代表著什麼.這種勞什子的東西和她又沒有什麼用處.反倒是一種禍患,她還是不要的.雪玲瓏再度的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呈到凰無的跟前,堅持要還給他.

然而凰無才不可能夠收回這令牌,面具之下冰冷的唇勾起一絲冷峭的弧度,邪冷的聲音響起:"女人,我和我已經是糾纏不清,兩清不了."

話音落下,哪里還有凰無的聲音,雪玲瓏都不知道這個男人究竟是如何離去的.心中暗自又是驚訝.這個男人的身手還不是一般的厲害.

看著手中燙手的令牌,話這令牌定然是非同一般,她發誓絕對不會將這令牌讓人看到的.

話雪玲瓏隨即打了水,沐浴清洗之後,趕緊上床補個覺.

話南宮世家暗室里.

凰無暗冷的聲音響起:"翼,我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交給了雪玲瓏,日後她若是拿著令牌來找你,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凰無的話音落下,南宮翼深幽的雙眸滿是驚訝,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凰無,不由得跳腳道:"無,你什麼?你竟然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給了雪玲瓏.你是不是中邪了?"

南宮翼怎麼也沒有想到,天啊,那可是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啊.象征著凰無身份的令牌,可以任意在幽云十六州行走,甚至于還可以拿著令牌指揮幽云十六州的人替她辦事.

南宮翼是相當的不滿的,無做事想要是很有分寸的,但是今日這事實在是太過草率了.要知道,師父之所以為他取名無,就是要他此生斷了這七六欲

而且這凰無給令牌的竟然是雪玲瓏這樣一個女人,這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凰無看著南宮翼眼中顯然的不滿,毫不在乎道:"翼,你太咋咋呼呼了,不就是一塊幽云十六州的令牌而已麼."

"不就是一塊?"南宮翼實在是相當的氣結,這的是什麼話.

"無,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令牌代表著什麼?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啊."南宮翼氣哼哼的冷瞪凰無.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子.

"凰族已經滅亡,就剩下我一個,這幽云十六州真正的意義早已經沒有了.有的也只是現在這幽云十六州的通行作用而已了."是的,他們凰族就只剩下他一人,令牌已經失去了他原本的意義.

南宮翼這一邊是非常的生氣,他非常的後悔,當初就不應該想到讓雪玲瓏替凰無處理傷口,那都是他自己的決定,這一刻他是恨死了自己,如若當初自己沒有將雪玲瓏帶到凰無的面前,這雪玲瓏和凰無就不會有任何的牽扯,更不會有現在這凰無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交給雪玲瓏.

其實南宮翼一方面是擔憂凰無,而另一方面,因為他的心里已經住下了雪玲瓏這個女人,更多的其實是替雪玲瓏擔憂,本來雪玲瓏應該是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今日無將幽云十六州的令牌交給了雪玲瓏,也就是他打算將雪玲瓏牽扯到他們的生活之中.對于他們而,肩負重任.哪里有這表面所看的輕松,縱然他日南宮世家的存亡都是問題.他實在是不想要雪玲瓏有麻煩,有危險.

"翼,這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在她的手上比在我的手上更有用處.她會比我更讓這令牌使得其所."凰無眼里全然的信任,是的,他交出這幽云十六州的令牌可不是假的.這天下間,誰都想要將幽云十六州這一塊肥肉吞入腹中.就如昨日用藍爵為誘餌,目的就是如此.現在他趁早交出去,其實也是怕萬一.

"無,你知道,這雪玲瓏的母親姓花,是花流舞,這花流舞很有可能便是花絳族的後人.你可知道花絳族和凰族乃是仇敵."南宮翼一臉凝重道.

這一點也是他心中最大的隱憂,他自然不希望花流舞是這花絳族的後人,可是花流舞身世背景無從所知.就是現在生死還未知.

如若雪玲瓏不是這花絳族的後人,他日雪玲瓏倒是一個左膀右臂.如若雪玲瓏是花絳族的後人的話,那麼一山不容二虎.花絳和凰族必然是勢不兩立的.

"翼,你多慮了.花流舞未必就是花絳族的後人.這雪玲瓏也未必就是花絳族的後人.縱然雪玲瓏真的就是花絳族的後人,又能夠明什麼?"凰無絲毫不在意,是的,縱然自家的東西是花絳族的後人又當如何,那都是上一代的恩怨,不應該代入下一代.他無心和花絳族為敵.

"無."南宮翼不滿的再度叫道.

"翼,你知道我的,我決定的事絕對不再做更改."凰無冷著臉堅定道.

南宮翼本就深幽的黑眸幽深下去,他自然知道無的為人,從來他決定的事就沒有任何轉圜余地.

"好吧,無.你的決定我無權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一定要三思而行."南宮翼只能夠歎氣.

凰無望向南宮翼道:"翼,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麼?放心,雪玲瓏絕對不會成為我們最大的隱憂的."

凰無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就那麼的相信自家這個東西,他就是打從心底里相信,這個東西絕對不會成為自己的隱憂.她是那麼的獨特,那麼的聰明,她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

親們,第一更來了啊.這里廢話幾句,至于有些人問飛月何時結局,這種問題,飛月還真回答不上來.你只要肯定的是,這個文現在還值得你追嗎?值得你看嗎?若是你覺得值得你看,覺得很不錯,那麼就看下去.日後那種問題請親們不要問飛月,因為飛月無法確切的回答你們的.

上篇:第216章:凰無,你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家伙     下篇:第218章:風千塵,不是你死便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