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23章:她已經是邪王的人了?!  
   
第223章:她已經是邪王的人了?!

秦日照沒有向莫解釋什麼.陡然的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瞪視著莫,雙眸之中滾滾的殺氣,是的,他斷然不能夠留著這個人在雪玲瓏的身邊:",你究竟是誰?留在雪玲瓏身邊究竟有何目的?

莫自然是看到了秦日照眼中的殺意.當下一驚.他這身份若是可以,自然不會隱瞞,只可惜,不能夠.莫當下為難道:"秦將軍,很抱歉,我的真實身份現在實在不便透露.但是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傷害你們的意思.只是被逼到了這里.雪玲瓏救下自己,要我當她一年的丫鬟."

秦日照是一個沙場的鐵血將軍,既然這個男人已經懷疑自己了,自己若是遮遮掩掩的話,只會讓這個男人殺氣更加的濃郁.

"你不是我們東起人?"秦日照是武將,第一直覺就是這個人是細作.如若是細作,那麼他就更加不能夠留下這個人性命.

莫沒有隱瞞,知道在聰明人面前,你可以不,但是絕對不能夠欺騙.當下莫承認道:"秦將軍所猜測不假,我莫的確不是東起國人,請秦將軍相信莫,絕對沒有歹心.我只是被逼迫落難到這里,對雪玲瓏沒有惡意,對東起更沒有歹心."

莫一臉的坦然.的確,他無心爭奪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他只是落難之人,恰巧被雪玲瓏所救.現在將他的一頭金發變成了墨發.雪玲瓏對自己有恩,他更不可能害這個女人.所以他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余了.況且現在可是在秦將軍軍營,他若是膽敢有一絲一毫的欺騙的話,若是被秦日照識破了,那麼他莫唯有一死.

秦日照冷著臉,黑眸的眸光好似一把把冷冽鋒利的刀子一般,整個人散發出逼人的壓迫威脅之氣.他看到了這個男人雙眸之中的純淨,清冽,一臉的坦蕩磊落.

他相信有著這樣乾淨清冽的眼睛的人是不會欺騙人的.秦日照暗冷著臉道:"好,我暫且相信你."

是的,秦日照得是暫且.他有他的立場,什麼事都不可以大意,因為這個人不是東起國人.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莫清洌洌的黑眸內也閃過一道凝重的光芒,暗下聲音道:"秦大將軍,根本就沒有酒醉,為何要裝酒醉呢?對我們家姐有什麼算計?"

秦日照本就是冷臉冷的人,他對于莫這樣一個大男人的,女扮男裝在雪玲瓏的身邊,顯然的雪玲瓏也是知道他是女扮男裝的.只要一想到這個女人整日帶著一個男人到處跑,秦日照就對莫沒有好感,反倒是有敵意.他不管這個男人方才為什麼替自己開口求雪玲瓏.反正他就是對這個男人很感冒就是.

"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秦日照黑著臉.

"我是沒有資格管秦大將軍的事,但是秦大將軍似乎是在算計我家姐,和我家姐有關的事,我自然是要管.秦將軍,你究竟打的什麼算盤?你想要利用我們家姐挽救秦將軍?"莫十分的篤定,這秦日照不是一個莽夫.光有武力,沒有腦子的家伙.這秦日照腦子和身手一樣的不錯.恐怕他早已經算計了好了.

莫一臉的戒備,他絕對不能夠讓這個男人算計了雪玲瓏,害了雪玲瓏.莫是防備著秦日照對雪玲瓏的算計.然而秦日照是恐怕莫是他國細作,潛伏在宰相府有什麼作為,或者對雪玲瓏有什麼不利.反正就是莫防備著秦日照,秦日照防備著莫,互相防備著.

"呵呵,我們家姐?你是她的丫鬟嗎?"秦日照唇角勾起一絲冷峭的弧度,這個男人還真的叫順了口,可是他真的只是當雪玲瓏是姐而已嗎?他的眼底分明有著企圖.

"莫,就憑你,也配得上雪玲瓏嗎?"秦日照滿口的譏嘲之意.這讓莫的確有些難堪.他一個大男人的天天穿著丫鬟的服裝,忍辱負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回去奪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秦日照在知道這個丫鬟是個男人之後,反正就是各種鄙視莫.一個大男人的穿著女人的衣服,將老爺們的臉都丟盡了,還好意思一口我們家的姐.

他最最討厭的就是這個男人假借著這丫鬟的名義,在雪玲瓏的身側,跟著雪玲瓏到處跑.讓人討厭至極.

莫眼底隱隱有著怒意,這一身的女兒裝,難道他喜歡穿嗎?若不是他現在實力不夠,他會這般的忍受這等恥辱嗎?

莫的面容非常的陰冷,隨即冷硬的聲音道:"秦將軍,我從來就沒有對我們家姐有非分之想.倒是秦將軍似乎是對我們家姐有非分之想了.我在這里奉勸秦將軍,你不是我們家姐喜歡的一款."

莫這話音一落下,當下秦日照的臉色更加的暗黑,凜然著聲音道:"莫,什麼叫我不是她喜歡的那一款.你別以為你近身當了他一些時日的丫鬟,你就真的以為自己了解她了.你又知道她喜歡的是哪一款了?"

其實秦日照又何嘗不知道雪玲瓏屬意的不會是自己,而且邪王和雪玲瓏已經是糾纏在了一起,那故意的一個動作.雪玲瓏面容上的嬌羞,就明了雪玲瓏已經和邪王有肌膚之親,也就是雪玲瓏已經是邪王的人了.因此他這才今日趁雪玲瓏將十萬壇酒送來軍營請酒的時候,故意裝醉了這番話.其實他只是在試探邪王而已.

如若邪王有心籠絡自己,就會幫自己度過難怪,如若邪王不籠絡自己,那麼他就會私下里去找風千影,自己到時候站到風千影一邊.他相信皇後肯定很高興.定然會請楚家幫忙暗中度糧讓秦將軍度過危難.

但是在名王和邪王之間,顯然的他是想要靠向邪王的,不過這也要看邪王是接受了自己還是將自己推開.對于邪王他顯然是沒有把握的,這個人行事全憑自己意願.根本就不顧他人想法.

雖然堵心的反問了莫,但是他其實是已經認命了.他始終覺得那釵是雪玲瓏毀的,她之所以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決絕一點.她甯願自己恨她,也不願意讓自己和她有感糾葛.能夠這樣狠絕的女人,他哪里還有什麼機會呢?

毀了他家傳媳釵,他生氣,但是卻又舍不得劈了她.雖然那一日書院,她了這釵是風千塵偷了去.他還是不信的.

"不管是哪一款,反正不會是你秦日照這樣一款的.在我莫眼里,雪玲瓏是我莫今生認定的主子,一生的姐."莫還真對雪玲瓏沒有了非分之想.不過莫的身上有著被他壓抑的幾分霸氣和貴氣.

秦日照也是隱隱感覺到了莫身上的幾分霸氣和貴氣,當下黑眸更是沉了幾分.

其實他也對雪玲瓏不敢奢望了,雪玲瓏竟然能夠在邪王那個動作之下,露出女兒的嬌羞來,這可是她從來沒有在別人跟前露出來過的.他又不是傻子,也就是雪玲瓏屬意的是邪王那一款的.

今日他是真心的希望雪玲瓏能夠幫助自己一把,他相信雪玲瓏一定會想到辦法的,計算雪玲瓏想不到辦法,邪王一定有辦法的.只要邪王幫了自己,那麼今生他秦日照就只聽邪王的.

屋外,暗角處,雪玲瓏一臉的冷凝的望著屋內.

"是不是覺得被算計了,很不舒服?還想不想幫他?如若不想,你可以閉口不.也權當我走了一趟,現在便離開."凰無在雪玲瓏耳邊耳語道.

雪玲瓏在聽到凰無的聲音的時候,心魂一震,這個男人好似鬼魅一般,而且,她知道這個男人很厲害,京城內的一切動向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個男人竟然猜測到自己想要利用他幫助秦日照.

"他也是善意的利用,十萬張嘴,壓在身上.我雖不是良善之人,但是卻也不是見死不救之輩.凰無……"雪玲瓏隨即一臉的正色望向銀面的凰無.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記住,你又欠下我一個人,我們兩人之間不可能兩清的."凰無別有深意的話,雪玲瓏自然是不會明白.她只知道,她的的確確又是欠下了凰無,而且還是為了秦日照這樣和自己無關緊要的男人.只因為她自己前身也是一個軍人.見不得這些當兵的人被云帝如此壓迫.這也是秦日照的幸運.

凰無隨即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雪玲瓏隨即走向秦日照所在的屋內,是的,這些人對自己沒有惡意,所以她才能夠允許莫男扮女裝的呆在自己的身邊,他了自己是他一輩子的姐.這就夠了.只要他們對自己沒有歹心,那麼這些她都能夠忍受的.秦日照的借酒裝瘋,她自然也能夠理解.

*************************************

今天第一更上了啊.親們,是不是年底了,乃們忙兒啊,都沒有浮出水面了?

上篇:第222章:說,你究竟是誰?     下篇:第224章:雪玲瓏,姑奶奶,求你不要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