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43章:不要擔心,他很快會從天牢出來  
   
第243章:不要擔心,他很快會從天牢出來

上官云傾強行壓下心中那一股酸澀之味,他從來就沒有吃醋的資格.因為他自己本身就不能夠娶她為妻,既然不能夠,就是沒有資格吃醋,上官云傾是太明白自己的責任了.所以當下便恢複如常了.

雪玲瓏暗著臉色道:"不是很好.不過眼下這不是最需要擔心的問題."的確,從來高貴在上,錦衣玉食慣了的人,被關入天牢,縱然那飯菜之類不會虧待,但是試問,誰敢吃那東西,誰敢喝那一口茶.就算不會死,但也絕對可以下個慢性毒藥之類的.這一點風千塵明白,所以在她進去天牢看他的時候,那嘴唇才會那麼的干裂,那面色才會那麼的慘白.

上官云傾看著雪玲瓏那眼中毫不遮掩的擔憂之,上官云傾清澈的眼里又是劃過一絲黯然.他沒有想到雪玲瓏會絲毫不遮掩.那等于就是一種宣告,宣告她雪玲瓏喜歡上了風千塵.這個女人,這麼的直接.直接的讓別人絲毫就沒有機會開口,幸虧,他也沒有打算開口,他和她今生就是注定是那麼純潔的知己關系.夠了,他上官云傾從來不奢望那麼多.

上官云傾心中是溫暖的,縱然他是她的知己,在她心中也是不一樣的存在,因為當自己被獸群攻擊的時候,她也是毫不猶豫的沖了過來,不顧及自己的危險.他知道,她的心中有自己就夠了.

人不應該貪戀太多不是嗎?因為你貪戀太多,會連現在擁有的東西都失去.他是個知足的人.

上官云傾絕美的唇蕩漾起優美的弧線,淡然如云的聲音響起:"玲瓏,不需要太過擔心,相信邪王,他絕對不會有事的.而且,很快他會從天牢出來."

是的,八大世家之中,他上官世家一直都是靠向風千塵的,縱然沒有姑奶奶這一層關系,他上官云傾也是靠向邪王的.這邪王心懷天下,大肚能容天下難容之事.而且姑奶奶也不是那麼愚笨的人,甚至是精明透頂的人.他聽父親,姑奶奶禮佛三天.這事顯然是有蹊蹺,皇上是想要讓姑奶奶幫襯不了邪王.

上官云傾感歎,也是邪王這樣天下無雙的男人才配得上雪玲瓏,如若是其他人,他上官云傾還不許呢.是邪王他默許了.

不過要當邪王身邊的人,雪玲瓏注定是要置身在危險之中.不是那麼容易的.

"是的,那個家伙就不該是呆在那種地方的."雪玲瓏在到那個地方的時候,那一種咬牙切齒的恨意,看得一邊的上官云傾搖頭歎息,這個女人還真是將風千塵放進了心里去,試問天下間,誰是應該呆在天牢的?縱然是平民百姓,也沒有應該呆在天牢的.看看,這雪玲瓏,就只邪王不該呆在那種地方.這就是她的私心了.

上官云傾今日找雪玲瓏還真的有事,上官云傾雖然是個云淡風輕般的人兒,但是他知道,對于雪玲瓏而,根本就不需要扭扭捏捏的.當下便直接的開口道:"玲瓏,百花山莊的獸群襲擊的事,你倒是幫襯著想想辦法,我們還可以怎麼還擊?"

上官云傾用了"還擊"這個詞,顯然的,上官云傾口中的還擊不是直還向驅趕獸群的人,現在,上官世家,南宮世家,秦家,這三大家沒有攙和進去,顯然的,三大家對五大家,而那五大家是靠向皇上的,他們三大家就是靠向邪王的,這已經是擺在局面上的事了.

他上官云傾出面不單單是幫襯邪王,他們三大家現在和邪王就是一體的了.邪王倒就是他們三大家倒台.到時候上官世家甚至于會沒落,更可能會從世家之中剔除出去.這是他最最不願意看到的.上官世家縱然是沒落,也不應該是在他上官云傾的手上沒落.

上官云傾的話,雪玲瓏又怎麼會不知道,現在的局勢,她也是看得分明,同為世家也是暗中較勁,以上官世家為首的三大家和以慕容世家為首的五大世家較勁.

邪王和皇上暗中較量.這一場較量只能夠贏,不能夠輸.五大家聯合狀告邪王就是對他們上官世家為首的三大家一個出擊.現在要的就是誰能夠壓制誰,五大世家不需要那真相,云帝不需要真相,現在要的就是誰更強,誰強誰就是真相.

這世界從來就是如此,無能力者便只能夠走上死亡這一條路.雪玲瓏本來是不解這上官云傾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但是聽到上官云傾開口的話之後,雪玲瓏瞬間便已經想通了這其中的厲害關系.原來上官云傾是靠向風千塵的,世家和世家也是在暗中較量.是的,上官世家一直都是支持風千塵的不是麼,因為太後一直就是寵溺風千塵.事實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上官云傾看著雪玲瓏,這個女子是何等的聰明,只是瞬間便想明白了什麼.上官云傾覺得在雪玲瓏的跟前就是透明的.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上官云傾隨即抿動唇道:"玲瓏,你不用太感激我,我這出手,不光是為了邪王,其實更多的也是為了我們這些世家.皇上一直忌憚我們世家,怕世家勝過皇家.我們支持邪王,也是幫襯我們自己."

上官云傾的話雖然沒有講的很透徹,但是雪玲瓏又是明白了.是的,如若云帝將風千塵給解決了,那麼這一大隱患除掉,他緊接著就會對付世家,這第一世家就是首當其沖.太後果然是有私心的,只怕很早就已經看透了這一點,看透了皇上,這才會樹立一個風千塵出來.或者這暗中的十五年,太後內心里也是非常的明白的.

雪玲瓏不由得在內心里開始敬重太後起來.這個女子于皇室後宮能夠坐穩皇後之位,榮登太後,手腕絕對不簡單,而且睿智聰明,這樣的女子絕對不簡單.她要保娘家,保世家,也要保這個孫兒.或許邪王沒有太後的暗里明里的保護,他無法黯然的活到現在,雪玲瓏想透了這些之後,對于太後老人家,她是真正的打心眼里敬重她了.

位居高位者,總是忌憚大多的東西,忌憚自己的兒子會奪位,當下誰有能力,誰就是活該第一個被解決掉的.雖然他看似寵愛風千影,其實云帝根本就是替風千影樹敵.別的皇子定然會在暗中使出手段.現在的風千影沒有出來興風作浪,也是他極力的在自救.想要恢複男性本色.雪玲瓏心中冷笑.只怕風千影今生都休想再人道了

雪玲瓏在心中感歎太後的聰慧的時候,又是暗歎那五大世家,竟然在做自取滅亡的事還做得那般的不亦樂乎.笨蛋就是笨蛋.好在這三大世家聰慧.

是的,自古以來,皇族和世家就是對立面.雖然面上不爭奪,但是暗中不知道如何較量.沒有硝煙的戰場早已經上演過多少次暗中的較量了.

雪玲瓏是看到了上官云傾眼中的疲憊之色.心中不免升騰起來=一股愧疚之色來,上官云傾這樣芝蘭玉樹的男人根本就不適合這樣勾心斗角.他合該是在繁花爛漫之中飄逸的男子.那世界才適合他.

"云傾,對不起,是我讓你背起了上官世家的責任,是我讓你卷入了勾心斗角之中."這個合該悠然自得的男子,今生只怕再也沒有那一份甯靜,那一份悠然了.雪玲瓏不喜歡上官云傾這樣,她喜歡看到他的雙眸永遠的那般清澈,只是現在他的眼底有著凌厲.不一樣了,這一切全都不一樣了.

上官云傾對著雪玲瓏淡然的一笑道:"玲瓏,這無關你的事,我是上官世家的兒郎,從我出生開始我就肩負著上官世家的興衰.縱然我有口疾和耳疾,我還是無法幸免于難,只是我四弟在明,我在暗,合兩人之力而已.我感謝老天,今生讓我遇見你,得你這樣一個顏知己.我上官云傾今生已經很幸福了."

是的,上官云傾用了幸福這一個詞,縱然他不能夠和雪玲瓏成為夫妻,成為知己,他也覺得很幸福.因為雪玲瓏是真正的把他放在了心里,他和風千塵不一樣,和別的男子更不一樣住在了她的心里.雖然是以她的藍顏知己占據她心中的一席之地.他也足以.今生他會強大起來.因為她靠向了邪王,他就更應該努力的讓她幸福,不讓她傷心落淚.盡可能的減少她的危險.

他上官云傾的愛是全心全意的,至于上官世家的責任他承擔.上官世家的妻子他也會順從的取回來.該給的責任他斷然不會少,但是他上官云傾的心只有一顆.今生已經給了眼前這個女人.

雪玲瓏又怎麼會看不透,看不出上官云傾眼中的深,雪玲瓏心中的一酸,這個鍾靈毓秀的男人,她注定是要辜負了.雪玲瓏知道,她和這個男人相遇就是晚了一步,在初見的時候,她就在心中了,真的是晚了一步,如若她早先見到的是這個男人,那麼一切也都是不一樣的.她雪玲瓏或許會和他翩然山水之間.

只是月老的繩偏偏是這樣的.晚了一步就注定是錯過的一生.她雪玲瓏今生只當他是最好的知己,朋友.如若他有什麼事,她定然會竭盡所能的去幫助.誠如那一日,得知他被狼群襲擊,她也不顧危險的沖過去了.上官云傾和風千塵在她心中都是有分量的存在.一個是她摯愛的男人,一個是她敬重的知己.

上官云傾從雪玲瓏躲閃自己的眼神之中已經知道,她很聰明,有些話,破了反倒不好.就這樣吧.

上官云傾繼續對雪玲瓏道:"玲瓏,不要自責,我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悠然而已.從來我就有我的責任.誠如你當日拒絕我之時所想所,上官世家容納不下你.不過,玲瓏,你要清楚.選擇邪王,也是一條漫漫長路.縱然邪王喜歡你,認可你,他想娶你為妻.也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上官云傾的話又是大實話.邪王是皇家子弟.自己兩度差點都要和名王成了夫妻.縱然是風千塵努力爭取,皇室也絕對不會同意的.只怕接下去各種暗殺會緊接而來.

其實上官云傾本想要的是,風千塵不可能會想要娶她為妻的.他既然有心高位,就絕對不會娶她為妻.因為那會給他帶來更多的麻煩.

是的,皇室之間的爭奪從來都是那麼的厲害.何況還有那麼些不省事的皇子.他本來是不希望雪玲瓏卷入其中的,但是現在他知道根本就不可能.這是一個人死理的人,既然她認定了一個人,就絕對會勇往直前.

只是,他也是要雪玲瓏明白,他上官世家容不下他娶她為妻,皇家就更不會允許,自古以來,都求門當戶對.或許以前的雪玲瓏是可以的,可是現在的雪玲瓏根本就高攀不起邪王.高攀不起皇家,何況,邪王日後若是榮登高位,天下臣民又怎麼會允許這樣聲名狼藉的女人成為一國之母.所以他才會對雪玲瓏這一條路很漫長.她這一路會很辛苦.

雪玲瓏聽了上官云傾的話之後,心中是有閃過那麼一絲的黯然的,不過隨即她便是想通透了.只要那個男人願意娶,她便嫁.她才不管皇室不皇室,但是如若那個男人想要接納別的女人,不用他休,她雪玲瓏自動會從他的眼前消失.原來她心里也沒有確定她會和他一生一世.

她只是想要愛一場,真心真意的愛一場,在他還愛自己的時候,自己和他兩人真心相愛一場.這就足夠了.

雪玲瓏隨即抬起頭看向上官云傾道:"云傾,謝謝你,我知道,我只是想要真心愛一場,在他愛我的時候相愛一場.他日如若他為難,他會有別的女子出現,我會轉身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永遠永遠……"

是的,這就是她雪玲瓏.她會轉身消失在他的世界里.雪玲瓏這話的時候是含笑的.上官云傾看到了這個女子眼中的堅定和決然.這樣的女子,愛是那般的熾烈.只是絕然離去又當如何,投入的愛太深,最後縱然兩不相見,也會日日夢寐.夢中所思全是那個男子.

不過上官云傾知道,眼前的女子心里很透亮.他到這里就已經足夠了.她的人生他無法做主.但是他會努力替她掃清道路的.

"玲瓏,既然你明白,我就不多了.今日我在這里等你是帶你去見一個人."其實上官云傾在這里等候雪玲瓏的時候就已經內心里決定了.

雪玲瓏本就知道上官云傾在這青云書院等自己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也不會只是問自己如何反擊,他內心里一定已經想好了應對之策略.接下去要見的人定然是不簡單的.

"云傾,你要帶我去見什麼人?"雪玲瓏內心里感歎,上官云傾這樣如畫如仙般的人物,絕對不差風千塵.

"忠義侯夫人."上官云傾在這名字的時候,眼中對著忠義侯夫人乃是相當的尊敬.敬重.

雪玲瓏可是聽了出來,但是她是真心的不知道忠義侯夫人是誰?也不知道忠義侯.雙眸睜大,眼中有著不解.為何上官云傾會帶自己去見忠義侯夫人.

"玲瓏,你不知道忠義侯和忠義侯夫人的事?"上官云傾那清澈的雙眸之中閃過疑惑.這天下都知道忠義侯夫人當年的事,雪玲瓏竟然不知道.怎麼可能?上官云傾的心中打下了疑惑.

雪玲瓏自然是看到了上官云傾眼中的疑惑,當下心中一驚,難道那忠義侯夫人是天下盡知的人兒?她努力的搜索,真的不知道這個什麼忠義侯夫人,她的事她是更加的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必須要解上官云傾的疑惑,隨即黯然道:"云傾,你也是知道的,我以前在宰相府過得是怎麼樣的生活.我又怎麼會聽過忠義侯和忠義侯夫人的事."

上官云傾一想也是,當時的雪玲瓏在宰相府上被當丫低賤的丫鬟般的使喚,不知道這事兒也是正常,當下也就是釋疑了.他也看到了雪玲瓏努力的去想了,是真的想不起這人來,當下,便是喟歎一聲道:"這忠義侯夫人乃是先皇最疼愛的親皇妹.當年忠義侯夫人不要皇室一份嫁妝,兩手空空的自己走到清貧的忠義侯家寒洞,和忠義侯住寒洞.夫妻兩日子清貧之極.但是夫妻恩愛深.其實這忠義侯精通兵法,擅長謀略.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將才.在忠義侯夫人的慫恿之下,參軍.很快便被提拔為將.而忠義侯夫人也是一位奇女子,在丈夫被敵軍擒住的時候,忠義侯夫人強行壓下向朝廷通報,自己出戰,愣是從北耀國手中將想要逼迫成為北耀安陽公主駙馬的忠義侯給奪來回來.這事兒當時可是傳為美談."

上篇:第242章:守好天牢,今晚他一定會行動     下篇:第244章:感動,他的相助,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