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49章:峰回路轉,邪王出天牢  
   
第249章:峰回路轉,邪王出天牢

當下云帝便命人去左相府搜查,果然搜查出了,雪天傲和南詔三皇子澹台辟邪的密謀信.眾人可是知道,邪王澹台辟邪可是救了邪王,那一日在密林之中邪王見過澹台辟邪,這可又是將風千塵給繞了進去,現在這事兒還有憑有據了.忠義侯夫人當下哪里還能夠強行的要求云帝放邪王出天牢啊.

雪天傲當下在下面叫冤,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事兒,是有人陷害他.雪天傲壓根就沒有還擊之力.這柳庭自然是記恨雪天傲的.要知道,他的女兒柳玉可是被雪玲瓏害成這般樣子,讓他柳庭顏面掃地,還有自家妹子竟然被掃地出相府.那外甥女的的確確是這雪天傲的血親,這個混蛋,竟然不認自己女兒,還冤枉妹子與人通賤.他柳家和雪家這仇不共戴天.

在以往替皇上辦事兒的時候,他還念在他們是親戚,這雪天傲出事,他們柳家也休想脫了干系.現在他們柳家和雪家根本唯一的關系便是仇人關系.他柳庭不將這雪天傲弄死他就不是柳庭.

是的,柳庭所呈上的證人和從宰相府搜刮出來的證據足以誅滅九族.雪天傲心中暗道完了,云帝比他預想的還要早一步動手了.

這柳庭直這雪相蓄謀已久,甚至還想要拉攏他這個昔日的妻舅一起同流合汙.他獨善其身,不願意和雪天傲同流合汙,一起背叛東起國,背叛云帝等等……

甚至還含沙射影的將秦日照也了進去.什麼雪相等人在東起有一個團伙.

那團伙兩字可是別有深意了起來.天曉得,那意味不是以邪王為首的一伙人想要通敵,想要篡位.這事兒可是大了去啊.

雪天傲只能夠任由柳庭攻擊他,事到了這里,他壓根就沒有反手的余地,物證,人證全都對他不利.眾人對于這柳庭一家和雪天傲之間的過節都是知道的.眼下這事兒,雪相究竟有沒有真的通敵——叛——國,根本就不重要.因為人證物證擺在眼前,皇上若是要相信這是事實,那麼雪相就真的有通敵——叛——國之罪.如若皇上不信,那麼這事兒都可以查.只是但看皇上的態度,顯然的已經是偏心了柳庭.最最主要的,現在邪王間接的可是和南詔澹台辟邪攪合在了一起,這雪相,邪王可都是一條船上的人兒了.

忠義侯老夫人雖然有先皇聖旨,有特權,可是她畢竟是一介女子,尤其是在現在的所為的人證物證面前.哪里還由得她上一句半句的話兒?老夫人也只能夠凝著眉看著朝堂上的一切,但願能夠峰回路轉.

因為如若這雪相坐實了這罪名的話,那丫頭不是也要被卡擦了.其余的人,她倒是不在乎,那樣合她胃口的丫頭實在是可惜了.

雪天傲是沒有什麼威脅,但是這攙和在一起的邪王可是巨大的威脅,雪玲瓏這樣的女人是邪王的一大助力,也是一大威脅.所以不得不除.誅滅九族,無疑雪玲瓏是必死無疑.

這云帝可不滿足單單是削了雪相一門,雪玲瓏和秦日照過往慎密的事兒可是有鐵證的,當下云帝當著朝堂的人面色一沉:"來人啊,將秦日照一並拿下,搜將軍府."

秦日照在云帝這怒聲一落下的時候,心中的怒意又是翻湧不斷,顯然的云帝對于秦日照最近和雪玲瓏過往慎密,甚至于幫襯著張羅風千塵的事兒是相當的不滿,再了,這秦日照可是代表世家的,而且這還是一個手握兵權的大將軍,他早就想要將這秦日照給解決了.所以早已經暗中謀劃了.

是個人都明白,云帝這是要辦了秦日照.不管你究竟有沒有攙和進這事兒,現在皇上這般了,就是變相的認定了你就是有罪之人.

而且,還真別,果然找到了書信證據.

老夫人看著云帝竟然一連要辦兩人,當下面色一沉道:"皇上,此事顯然有蹊蹺,還請三思.你若是這般辦了他們,日後水落石出,你可是冤枉了人,會讓朝臣和天下百姓不服."

朝堂上除了太後之外也就這忠義侯老夫人夠資格和皇上話,敢這麼.她強行的態度之下,秦日照故意在一邊抖落出中的東西在老夫人的身邊,老夫人又是何等敏銳之人,當下撿起秦日照落在自己身邊的東西打開一看.當下黑眸之中染起狂怒,對著云帝大罵:"昏君.你自己來看看,這是什麼?"

聽到忠義侯老夫人竟然當著朝堂文武百官的面大罵他昏君,眼中的狂怒,深邃的黑眸當下一暗,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身側的太監趕緊從老夫人的手中接過東西,等將那些書信物證之類看完的時候,當下差點就想要撞牆.這些東西,他又怎麼會不熟悉,這些全都是他讓柳庭故意和澹台辟邪交涉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里.方才他自然是看到從秦日照的中抖出來.當下眼中一道暗芒閃過,不用,這定然是風千塵從軒轅世家手中弄來的東西.

老夫人氣得渾身發顫,東起有這種君皇,是東起的悲哀,風家的天下可是要滅在這個昏君的手中了.她本不想要攙和這皇室的事,下一任帝君是誰,她本也不想知道,但是她狂怒之下,已經下定了決心.

都虎毒不食子.作為君皇的竟然費盡心機的在算計自己的臣子,自己的皇子.這等狼心狗肺的東西,老夫人恨不得上去直接的將她給一劍斃命了去.

是的,沒有錯,云帝今日的算盤不可謂不妙啊,將雪天傲和秦日照定罪,同時這也是將邪王給定死了罪.本來要將邪王處死,這一個獸群事根本就不足以定下一個皇子的死罪.唯有這種篡位大逆不道的事才可以將一個皇子賜死.這樣他云帝才不會被眾人非議.

而且昨日上官云傾引薦雪玲瓏去了忠義侯府,這是讓云帝更加的急切了,因為一旦平遙公主進宮要求他放了風千塵.那麼等風千塵出來,他就根本無法如意.云帝就是太明白了這事兒.

朝堂之上對于這瞬間的風云變化實在也是不解,也是好奇這秦將軍究竟抖落出了什麼東西,讓老夫人大怒,讓皇上面色大變.

云帝知道在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那叫一個氣得咬牙切齒啊,果然,風千塵果然是暗下里有動作的.對于這個兒子,心中的恨意又是加深了幾分.今日不能夠拿下雪天傲,秦日照,辦了他風千塵,這是云帝最最通恨的事.

只是有時候就是這樣,本以為這一切都已經快成功了,馬上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事片片就出來了轉機.當下便來了一個峰回路轉.讓他也是始料未及,如若他早知道軒轅世家竟然從澹台辟邪處弄來這東西.那麼他一早一定會拿下的.這個時候,云帝在後知後覺的想到,當日一心在風千塵上面,卻獨獨遺落了雪玲瓏這個女人,他應該將這個女人也打入天牢的.那麼這東西就會被他攔截下來.

這之後的事也就不會有了.云帝萬千的後悔,只是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買啊.棋差一招就是棋差一招啊.

云帝知道,秦日照方才的動作,根本就不是不心的,他分明就是故意的,這一切全都是算計好的.

"昏君,你這個昏君……竟然任由你的殲臣當道,誣陷忠良……"忠義侯老夫人自然是知道,今日這事兒唯一能夠推到這柳庭的身上.不管這讓他誣陷雪天傲和秦日照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皇上的意思,他都是必須背上這等罪名了.

這一,云帝又怎麼會不明白,當下忙安撫老夫人道:"姑母息怒."

"皇上,你難道是要最東起的千古罪人嗎?你這是引狼入室啊."老夫人痛心疾首的道.三分真,七分演戲.皇帝明白,秦日照明白,老夫人明白,但是朝堂上的眾人卻不明白.這究竟是出了什麼事?以至于讓平遙公主這般痛心疾首.甚至于她眼中滿是失望啊.

云帝知道他今日的算計到此是真的不甘心也只能夠落幕,而且自己還賠上了柳庭這一顆精心培養的棋子竟然硬生生的要割去.云帝龍袍下的雙手已經緊握成拳.強烈的隱忍著怒意.

當下冷呵道:"大膽柳庭,你竟然敢聯合南詔澹台辟邪,陷害忠良,居心叵測.來人,將柳庭給朕拖出午門,即刻斬首示眾."

就是這麼一瞬間的事兒,那該斬首的竟然變成了他柳庭,柳庭當下便是傻眼了,事兒怎麼會這樣.這一切還不都是皇上自己陷害的啊.柳庭大呼冤枉.

"皇上,你知道的,臣冤枉的……皇上……"那聲音遠去,朝堂上誰也沒有想到,這事兒的落幕竟然是這柳庭的斬首.

云帝不得不下令放了邪王.

雪天傲和秦日照當下便沒有了事,他們就是被誣陷的忠良,兩人內心里可是明鏡似的,忠義侯老夫人當下讓兩人一起隨同她去天牢將邪王接出來.那意味是什麼?是在告訴云帝,她忠義侯日後就是站在了風千塵這一邊的.而且還是當著朝堂那麼多人的面.自此,朝堂上所有的人都像個明鏡似的.皇上和邪王算是暗暗的拉開角力了.今日是云帝虧.不能夠將這些人辦了,反倒是將雪天傲,秦日照這兩人給逼到了他的對立面.這是他萬沒有想到的.

據云帝在回到寢殿的時候吐血昏了過去.

是的,他是怒極攻心.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啊.竟然生生的被毀了.他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什麼叫做拔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就是最好的明.云帝這一倒下,皇宮里可是忙翻了天了.

話,退朝之後,誰也不敢議論,那東西究竟是什麼.那東西也唯有秦將軍,忠義侯老夫人,皇上三人知曉.他們又怎麼敢在私下里議論.

這事兒雪天傲也是不清楚.至于雪玲瓏更是不可能清楚,她只是知道,那東西救了雪相府.

也的確,那東西其實是云帝指使柳庭誣陷雪相,陷害秦日照,風千塵等人的勾當.所以老夫人才會如此的狂怒.

話這東西幸虧是落在了風千塵的手上,這才會有今日的峰回路轉.

這一邊無事之後,雪玲瓏也被秦日照放回了宰相府,雪玲瓏並沒有責怪秦日照.不用問,她也能夠猜測今日的朝堂一定是風云萬千,驚險重重.他們這是險中歸來.而且她從秦日照的口中得知,今日,是忠義侯老夫人,秦日照,雪天傲三人一起去天牢將邪王接出來的.這已經是在向云帝宣告所有了.

雪玲瓏這兩日折騰的也是夠累的.回到了宰相府,並沒有詢問雪天傲什麼,而是自己好好的沐浴之後,便是關上門,在門外寫上了請勿打擾的字樣之後,便是呼呼的蒙頭大睡.

話,雪玲瓏這才睡下沒有多久,一道黑影便閃身進來.走到床榻邊,點住了雪玲瓏的睡穴,當下擁雪玲瓏在懷中.看著懷中安然而睡的東西,他內心里是感動的.雖然他人在天牢之中,但是只要他想要知道的一切,就沒有不知道的.這個東西在外面如何替自己忙碌,他均是一一知詳.

話第二日當雪玲瓏醒來的時候,總感覺怪怪的,她是一個嗅覺很靈敏的人,拉起被子聞了聞,是的,有一種奇特的淡香味道.這香味好像是凰無身上的.雪玲瓏隨即睜大眼睛一咕嚕的坐起來.老天,她竟然睡得那麼熟,這個該死的男人出現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讓雪玲瓏氣惱的是,自己有事想要找這個男人的時候,這個男人竟然外出.

………………………………………………………………………………………

親們,乃們在周末忙著置辦年貨,掃塵等等的時候也不要忘了在這里勤勤懇懇更新的飛月啊.記得來留下乃們可愛的身影,投上推薦票票.

上篇:第248章:云帝出招,驚險萬分     下篇:第250章:女人的心思真難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