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50章:女人的心思真難懂  
   
第250章:女人的心思真難懂

當雪玲瓏一咕嚕起來之後,打點好一切,便朝南宮世家趕,因為她想要怒斥凰無.她更氣惱的是,這個男人進入過自己的房間,這事兒自己竟然不知道,而且,她醒來的時候,身側還有余溫,那明什麼?明這個男人在自己身側躺過啊.

話雪玲瓏到南宮世家,根本就不見南宮翼的人.雪玲瓏只好回來.話這些天,雪玲瓏不知道的是,風千塵很忙,南宮翼很忙,雪天傲也很忙,秦日照更是忙的不行.忙什麼人?忙著順著柳庭一事兒,順藤摸瓜的大肆的將那些人給揪出來的揪出來.反正就是打著和柳庭一伙有勾結的幌子,實際就是干著風千塵暗示的排出異己的事兒.

順便是中飽私囊一下.而且他們還不趁著皇上現在被氣得吐血昏迷的時候,多折騰一下啊.這注定是云帝是要吃虧的.之後他醒來,縱然是知道了,又能夠怎麼樣.也只能夠打落門牙往肚里吞啊.

秦日照是風風火火的將秦家軍里被打進的一些異己給除掉了,現在的秦日照,雪天傲等人其實就是風千塵的走狗,爪牙啊.他那些人是和柳庭一伙的,那麼這兩人鐵定是風風火火的去辦理了.

所以雪玲瓏壓根就見不著這些人,就是南宮翼也是忙中暗中將風千塵弄來的財寶給弄出去.短短三日便是清除了不少人,當云帝醒來,一得知,再度是深深的又被氣昏了過去啊.

他後悔,自己這般竟然是大大的損失,反倒是給風千塵得了便宜,話那太後則是被云帝命人在膳食之中下了迷|藥,整整昏睡了三天啊,等醒來之後一得知這事兒,氣得也是大發雷霆.

秦日照是仰仗了這三日,自然是將他的腰袋給灌得滿滿的.秦家軍的軍餉在這三五年,根本就不用發愁了.

好在云帝在第四日醒了過來,不然只怕風千塵等人還會拿著雞毛當令箭.

只是他的精心培養的大臣還是被除掉了五分之一.這可也是大大的損失啊.最最讓他氣惱的是,這秦將軍軍營之中好不容易打進的人,全都被秦日照給處決了.

云帝縱然是恨風千塵,恨秦日照,恨雪天傲,但是他卻不敢再對這幾人如何了.而且,經過這一事兒,秦日照是徹底的知道,自己手握兵權,就是對皇上一大的威脅,皇上反正是早就看自己不順眼了.他只要一抓得機會就會想要弄死自己.反正自己一早就招了皇上的記恨,因而他就大哧哧的和邪王交往起來,凡是皇上記恨的人,他秦日照都和之交往.

是的,這三日就好似三個世紀那般的長,整個京城人心惶惶啊.尤其是那些朝臣,一個個的尋思自己,是不是有得罪邪王,有得罪秦將軍,有得罪宰相大人.均是夜不能寐啊.整日整夜的都在想著這事兒.但願下一個被除掉的不是自己.

現在眾人算是真的明白了,眼下,這邪王是一股強大的勢力,是皇上都不能夠怎麼樣的勢力.

是的,整個汴京成,血腥一片.就是雪玲瓏也是得知了.因此她當然識相的沒有去攪合.反倒是悠哉啊.她不覺得這樣的風千塵血腥,本來就是,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自然的,風千塵沒有對五大世家出手.那是因為他們是世家,不過和這五大世家關系比較好的一切官員卻是也被風千塵命了秦日照和雪天傲除掉了不少.

其中對慕容世家的打擊自然是最大,因為這事兒牽頭是慕容世家.其次是皇後的娘家楚家.也是受到了不少的暗中打擊.

三日後,當風千塵一身黑衣耀華的出現在海棠院的時候,他暗沉著臉,冰冷的唇勾起一絲暖人的弧度望向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東西.

在喜歡這個東西是因為他從這個東西身上感受到了和自己那一種一樣的氣息,當初的有趣變成現在烙印在自己的心尖尖上.果然如他所知道的,這個東西遠沒有如表面看到的那般的簡單.

這三天,不想念這個男人是假的,但是她不是矯的人,不會見到就撲過去,就那樣看著眼前的男人,一襲華貴的色錦衣,包裹著他秀挺的身軀,狂傲之際,黑色錦衣更加襯得他膚白塞雪.

深邃的黑眸之中微微的蕩漾著如水般的柔,這樣巧奪天工般精致的臉龐,震撼人心.那嗜血冰冷的唇,那秀挺的鼻梁,斜飛入鬢的濃眉,整個人帶著一種毀滅般的色彩,讓人心驚,讓人吧能自拔的沉淪在他那一雙如墨般深沉的黑眸之中.

站立在院中,隨著一種風過,那如云的墨發肆意的飛揚起來,顯得他更加的冷冽狂傲,邪魅妖孽.怎麼呢,反正雪玲瓏就是怎麼也看不夠,他周身的冷冽,冰冷,然而他又是讓自己感覺到他隱忍之下的火熱.這樣的一個人,為何會是如此的矛盾?冷冽和熱結合的天衣無縫.

饒是雪玲瓏看得又是只能夠猛吞口水.看到雪玲瓏如花癡一般的看著自己,無疑是取悅了風千塵的,他一步步的向雪玲瓏靠近,穩健的步伐,明他內心里是非常的愉悅的.

風千塵但覺得自己的腹之處的溫度在升騰,越來越狂熱.那一雙如水般晶亮清澈的眸子,投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是巨大的吸引一般,這幾天,他真心的好想好想這個東西,每夜深夜他都用另一個身份擁著她入睡,天知道,他要多努力才能給克制住自己要了她的沖動.

但是才短短的三夜,他就已經欲罷不能了.每天晚上朝著宰相府跑也不是事兒.所以他今日來,就是想要將這個東西拐回邪王府.那樣他就可以不用跑這里,不用那麼的辛苦了啊.

當風千塵走到雪玲瓏的跟前的時候,雪玲瓏回神燦爛的一笑,那嬌豔如玫瑰花般的唇微微的揉動起來:"風千塵."

三個再過平常的字,然而蕩漾進風千塵的心湖之中,泛起瀲灩的波光.因為她的眼光是那麼的真實.那一種直面自己心的感覺,那一種人看人的眼神.這怎麼不叫風千塵心湖一片蕩漾,碧波瀲灩啊.

這就是他家東西,那麼的真實,那麼的不矯揉造作.單單只是這麼輕輕的一聲呼喚,都可以讓他回味無窮,讓他激動不已.

風千塵那冰冷邪魅的唇勾起優美的弧線,那笑如天上絢爛的日陽,那般的炙熱,那般的震撼人心."東西."

親昵而簡單的三個字從風千塵冰冷誘人的薄唇之中呢喃出來,好似從云層里飄落下來一般,那般的遙遠,然而卻又好似這一輩子的認定,那般的堅定到雪玲瓏的心湖里,讓她的身子不能夠自己的一暖,四眸交彙,兩人十指相扣在一起.

心照不宣,海棠院里豔陽四射,合著花草的馨香,一切是那般的靜謐.

"東西,跟本王回邪王府吧!"風千塵直接道.

雪玲瓏面不改色,笑得一臉的溫柔肆意道:"何時?"

"今天."風千塵覺得對于這個東西而,定然不會在意這麼多.

雪玲瓏抬起頭望向風千塵,望進他的靈魂深處,在前一刻,她還覺得那麼的溫暖,然而這一刻,雪玲瓏終究是在心中自嘲的笑了.這個男人現在根本就不想給自己一場婚禮.雪玲瓏將心中的黯然壓下,面容之上依舊是笑得粲然,她的心思藏得那般深,只要她願意,誰也休想看到她的心底.

看到雪玲瓏的笑,風千塵以為雪玲瓏同意了.當下心便是蕩漾起來,他會娶這個東西,但是現在不是時候,等到他複了仇,到時候他會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這個東西,屆時便是他們最最幸福的時刻.只是風千塵不知道,他以為雪玲瓏會不介意,會懂他的愛,她是懂,但是女人也是敏感的.你不願意現在給她婚姻,那麼只能夠明,你不打算和她共度一生.

雪玲瓏心中無聲的喟歎,這一次,她是真的打算要交付心給他了.原來自己于他而,雖然她能夠真切的看到風千塵眼中的愛意,但是終究不適合光明正大娶不是嗎?

雪玲瓏依舊是笑著,只是風千塵卻是能夠感覺到幾分疏離和淡漠來,于是轉過頭直直的凝視著雪玲瓏的雙眸,那雙眸眸底有著清涼.風千塵,只是一瞬間的事兒,這個女人為什麼會有這一種疏離淡漠來.讓自己的心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風千塵,看夠了麼?"同樣是風千塵三個字,方才讓他滿心的悸動,然而現在的這三個字卻讓他滿心的驚恐.當下雙眸深諳,不明白這個東西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她不想和自己一起?可是他,明明是有看到她眼中的意的.

"沒有看夠,一輩子都看不夠."風千塵著煽的話,然而這話卻無法蕩漾進雪玲瓏的心底,因為只是在悄然之間,雪玲瓏便收起了心.

既然他已經將自己擱置在不是一個妻子,而是一個暖床的女子上,她又何須讓自己深陷其中而不能夠自拔.她是一個貪婪的人,她要麼不要,要就要全部.不喜歡他這樣的態度.既然他無法跨出這一步,那麼她也不會跨出99步.她要名正順的進邪王.只可惜,這個男人不願意給自己名正順.

雪玲瓏著話的時候,是綻放笑容的,那笑讓雪玲瓏一張嬌容妖嬈萬千,該死的you惑.

"東西?"風千塵這三個字里包含了疑惑不解.

雪玲瓏是一個驕傲的人,她才不會開口矯的,風千塵,你娶我為妃.那絕對不是她雪玲瓏.她還沒有那麼不要臉.

雪玲瓏就好似和風千塵在慪氣一般,一臉的淡漠任由風千塵握著她的手,不解的望著她.

"東西,走了."風千塵作勢便要將雪玲瓏圈入懷中,帶到邪王府.雪玲瓏抬起頭,望向風千塵正色道:"風千塵,等你想清楚讓我如何進邪王之後再來找我吧."

落,隨即便抽將自己的手從風千塵的手中抽出來.

風千塵又不是愚笨之人,當下望著雪玲瓏道:"你想要大花轎抬你進邪王府?好,本王即可命人准備花橋."

在雪玲瓏這突然的冷漠,本還在疑惑,現在她一句驚醒夢中人啊.既然這個東西想要要他大花橋抬進邪王府,那麼他就用大花轎.

風千塵的話音一落,雪玲瓏的心中更是一冷,原來她雪玲瓏在這個男人心中就是這麼的隨意,隨意的命人准備花轎.雪玲瓏陡然的狂笑出聲.

喉嚨之處有一種酸澀的味道,雙眸有一種想要落淚的感覺.驕傲如她,竟然如此的隨意.縱然這個男人有什麼難之隱,你可以和她,但是她絕對不接受這樣的隨意.雪玲瓏從身上接下龍玨交給風千塵道:"風千塵,這個還給你."

風千塵當下黑眸一暗,冷著臉道:"本王過,本王送出去的東西,絕不收回."

"你確定不收回?"雪玲瓏問了一聲.

"絕不收回."風千塵冷冽著雙眸堅定道.他實在是捉急,這個女人究竟還想要怎麼樣?她要大花轎,那麼他就大花轎來抬,這不都是一樣的麼?第一次發現,女人的心思好難猜.他就是想要將這個東西弄回邪王府,想要晚上摟著她睡啊.

雪玲瓏和風千塵兩人就僵持著了.良久之後,風千塵的眼里是越來越煩躁,雪玲瓏那一眼的意味大有你若是不收回,我便扔了.

"東西,你想要怎麼樣?你."風千塵歎氣道,一手壓在雪玲瓏拿著龍玨白玉的手上.

雪玲瓏又是在心中暗歎,自己都逼到了這一步,這個男人要不就是榆木疙瘩,要不就是真心不想要娶自己.罷了罷了.有時候放棄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她有什麼生氣的資格.

雪玲瓏用力的一抽,隨即將那龍玨朝著海棠院外狠狠的一扔,這徹底的將風千塵給激怒了.氣得想要抽人,雙手緊握成拳,咯吱咯吱的做響,不過最終是硬生生的放下了.他發誓,現在不是和這個女人話的時候,他趕緊出去撿起龍玨.

等得知風千塵是真的走了之後,雪玲瓏回到了房中,整個人又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全身提不起勁來,蒙頭睡.

話風千塵一會去,又是出了事,據澹台辟邪和赫連絕聯合,暗中動作頻繁.風千塵哪里還有時間和精力,當下又是變成了銀面白衣的凰無,追殺去也.

這去追殺,一連就是四五天不見了人影.

話雪玲瓏,在那一日風千塵離去之後,她整日整日的睡,足足睡了三天,這三天,她整個人都好似被抽干了靈魂一般.

只是風千塵這幾天追殺去了,他也就不上朝堂.

據西北戰亂,當下秦日照便是被云帝一道聖旨下,讓他出征西北.永守邊境.

永守邊境,那間接的意味就是,這秦日照永遠都不得回京城.即可啟程,秦日照來不及向任何人打招呼就這樣走了.

當雪玲瓏渾渾噩噩的得知的時候,秦日照是已經離開了京城.連個送別都趕不上.

雪玲瓏知道這云帝是怨念秦日照的,心中有氣的,另一邊,支走了秦日照,相當于除掉了風千塵的左膀.

至于她雪玲瓏,縱然是有能力,卻無權無勢.又能夠掀起什麼風浪來.

自然雪玲瓏壓根就不會知道,其中還有那柳庭陷害他們之事.這一些事到很久之後,雪玲瓏才知道.

秦日照走了,風千影又因為自己不能夠人道,整個人頹然之中.誰也沒有想到,這守衛皇城的人竟然是忠義侯府的侯爺黃天域.

而且還是忠義侯老夫人自動為孫子請纓來的.這才是破天荒地的第一遭事兒.天曉得,忠義侯老夫人,平遙公主,和先皇的恩怨.二十年不相往來啊.

最最主要的是,忠義侯老夫人可是靠向邪王的.皇上竟然敢用侯爺.是的,京城的所有人都不解.

其實這也怪不得云帝了,他其實能夠為之用的人也不多,因為秦日照和風千塵幾人那幾日,將他精心培養的官員可是除掉了不少,縱然不除掉,也是廢了不少.

雪玲瓏這一日想著去找上官云傾,雪玲瓏沒有做馬車,本來就是打著散心而去.可是很湊巧的雪玲瓏竟然在大街上碰上了這黃天域.

黃天域看到雪玲瓏就好似貓看到了老鼠,他就恨不得一口吞了雪玲瓏.這些天,他天天晚上都要受祖母的折磨,每天都要去掉幾層皮.自己若是稍不如祖母的意,當下便是一句:"沒出息的東西,一個大男人的還不如一個女人."

他黃天域的面子反正是被這個該死的女人已經弄的早就沒有了.雪玲瓏走在大街上,分明是豔陽暖日的,她怎麼感覺到一股嗜冷的寒意呢?當下抬起頭,看到瞪著一雙恨不得吃了自己的黑眸的黃天域.心中暗歎,不用多想,只怕老夫人一定對他這些天多有照顧啊.因此這個男人怨恨自己.

"雪玲瓏,去哪里?"黃天域冷冽的黑眸狠狠的瞪著雪玲瓏.

"上官世家."雪玲瓏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好隱瞞的,直接道.

"上官世家?雪玲瓏,你還真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腳踏兩只船.本侯爺不准你去上官世家,不准你再去勾|引云傾……"大街之上,黃天域這話響起,眾人當下抽氣.果然這個女人水性楊花啊.聽聽,這侯爺都了.**不離十了.

雪玲瓏那櫻色的唇狠狠的抽搐了幾下,這黃天域顯然就是報仇麼.他就是故意的.聽聽,這周遭人群頓時議論紛紛起來,那指指點點的樣兒,她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她還能夠去上官世家找上官云傾嗎?

這大街上侯爺的話,以及侯爺那恨不得吃了雪玲瓏般的殺人眼神,當下眾人便是明白,這忠義侯府是非常厭惡雪玲瓏的.

話,黃天域這大街上之所以攔截雪玲瓏,就是因為他看得清上官云傾對雪玲瓏是真的深愛,然而這個女人心中裝的卻不是上官云傾,而是邪王,他自然不希望這個女人去找上官云傾.他心中是非常氣惱的.

話這慕容世家看到侯爺對雪玲瓏眼中厭惡之色,當下便是想要弄死這個雪玲瓏.他們相信雪天傲也是氣惱的.

而且現在風千塵也不和宰相府往來,才四五天的光景,當下雪天傲便是被人排擠了.尋了錯處,被皇上責罰了.勒令雪天傲這幾天也不用上朝了,在家好好的反思.

話,這那一日黃天域在大街之上的事傳入了上官世家大家長的耳中,當下又是命了上官云傾離開京城處理上官世家的生意去了.

當下宰相府就被冷落了起來.宰相府的人出門便是可以被人隨便打罵,欺凌,雪天傲縱然是知道那是慕容世家的人干的,但是也不敢吱聲.

雪玲瓏心中是黯然的.原來當這些人離開之後,縱然官拜宰相又當如何,還不是皇上的一句話.是的,慕容世家的人專門針對宰相府.只要宰相府有人出去,那出去的人不是鐵定是要被爆打一頓.

雪玲瓏暗自咬牙,她自然明白,云帝絕對咽不下去這等氣.他一定會想盡辦法的想要報複回來.雪天傲在前些天可是伙同秦日照等人將不少人給揪出來,那些人可是恨死了他們.當下邪王不在,秦日照可是已經被派去了西北邊境.不拿宰相府的人算賬,找誰算賬去.

………………………………………………………………………………

親們,今天並作一章更新了啊.話有人問飛月過年會斷更嗎?飛月這里了,除非有特大事兒,一般飛月過年期間都是會堅持更新的.飛月會盡力存稿啊.相信飛月的坑品.

上篇:第249章:峰回路轉,邪王出天牢     下篇:第251章:天無絕人之路,絕處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