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53章:危險在朝著雪玲瓏逼近  
   
第253章:危險在朝著雪玲瓏逼近

黃天域知道,這個女子比男子更是要強上幾倍,果斷,冷靜,狂妄.這樣的女子注定是不會默默無聞的.

"雪玲瓏,你還真是女人中的奇葩."黃天域相信,如若方才沒有自己,這個女人也不會讓自己有事吧.是的,顯然是自己擔心了.

雪玲瓏自然是將黃天域的想法收入眼中,含笑道:"我權當侯爺這是在誇獎玲瓏,我收下了."

黃天域古銅色性感的臉上露出贊賞的笑,這個女人坦然處之,沒有女兒的矯揉造作.甚是合他的胃口啊.

黃天域隨即想到雪玲瓏在他送楊惜夢回平陽侯府之前,這個女人在他耳邊別有深意的話,這才是他急著趕來的緣由.黃天域隨即道:"走吧,不是還要給我祖母複診嗎?"

侯爺親自相迎到忠義侯府.他自然是知道這雪玲瓏是云帝,慕容世家等想要暗中解決的人,如若是平常他也斷然不會插手這件事,但是這事兒有關夢兒,他就斷然不能夠讓雪玲瓏出事.他甚至于能夠明白,為何這個女人要去忠義侯府一趟,去替祖母複診了.這個女人是想要借助他們忠義侯府的勢力,報宰相府的平安.這樣冷靜睿智,果斷犀利的女子世間少有.

心中也只能夠暗自佩服,分明看似一個柔弱的女子竟然和皇家為敵,敢三番五次的得罪各種權貴.這個女人一定是向天借膽了.他真覺得到現在這個女人的腦袋還能夠好好的在脖子上,實在是一種奇跡啊.他好奇,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腦袋還能夠在她的脖子上留著多少時日?

雪玲瓏的馬兒也是在方才被野馬受了驚嚇.話這黃天域又不是一個扭捏的人,冷冷一瞥,對著雪玲瓏道:"不介意共騎一匹?"

雪玲瓏勾唇一笑,上前,牽住缰繩,身子縱身一躍,漂亮的上了馬.最最關鍵的是,這個女人竟然都沒有用腳蹬.不由得又是讓人群一陣的驚呼啊.

黃天域當下明白,這樣的女子性格豪放,絕對沒有那種庸俗的想法,當下也不介意,自己隨後也是上了馬.兩個人就在大街上如此招搖的共騎一馬.看入眾人的眼中,這兩人的關系就曖昧不清起來了.當下汴京城里又有留傳出,雪玲瓏竟然勾搭上忠義侯府侯爺,這侯爺也成為雪玲瓏的入幕之賓.

盡管這雪玲瓏方才是救了不少人,在前一刻讓人覺得這女人菩薩心腸,但是這些人就是,下一刻更是添油加醋的,越穿越逼真.

話當兩邊的雅間內的幾道眸光落在雪玲瓏的身上,眸中閃過各種驚訝.

三樓雅間,風千錦雙眸陰冷下去,有些不服氣道:"這個女人還真是不簡單,居然這麼快就勾搭上黃天域了."

是的,風千錦自然是希望打擊雪玲瓏從而來打擊風千塵,但是這幾天,這風千塵就好似消失了一般,他幾次派人夜探邪王府,可是均是沒有消息,具體這風千塵究竟有沒有在邪王府內,沒有人知道.他也只能夠在心中懷疑.

看著眼前一臉明了的慕容卓,風千錦更是心中氣惱幾分,他恨不得上前揍扁了這個笑得風流不羈的慕容卓.真是烏鴉嘴,一就被他中了.

"千錦,這個女人會是你們皇家最大的失敗.你還是不要妄動這個女人,這是個睚眦必報的女人,你會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慕容卓的話別有深意.他這話風千錦自然是明白他暗中所指的是前幾日,父皇汙蔑宰相府和秦日照,算計風千塵的事兒,結果卻是賠了父皇精心培植起來的一大批官員.

要是他也氣啊.風千錦眼中的暗芒更是濃烈了幾分,既然這邪王付戒備森嚴,自己派去的人更多的是有去無回,那好,他就拿這個女人作為試探,看看風千塵還如何沉得住氣.

對面笑得一臉不羈的慕容卓搖了搖了歎息道:"千錦,你最好聽我的勸,你若是想要動雪玲瓏,絕對是得不償失的."

慕容卓有警告風千錦,但是風千錦壓根就沒有將慕容卓的話聽入耳中,因為他心中已經打定了注意,現在既然風千影已經形同一個廢人,他自然不必將風千影放在眼中,風千華也是一個殘廢,眼下最大的隱憂就是這風千塵,如若風千塵一除,那麼,那個寶座就是他風千錦的了.

風千錦抬起頭看向慕容卓譏嘲道:"慕容卓,你有點出息好不好,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女人三番五次的和慕容世家為敵.你沒有聽到她那別有深意的話嗎?這次是意外,下一次可就沒有意外了?她這是在暗中下戰帖了!"

慕容卓絕美的唇依舊是笑得一臉的風流蕩漾.不過他的眼中劃過一道興味道:"你不覺得鬧得讓這個女人鬧得慕容世家,鬧得皇城雞犬不甯很好玩嗎?"

風千錦望著眼前的男人,他發現自己從來就沒有看懂過這個人,他也是城府極深的,只是自己和這個家伙一比,真是差了一大截了去.風千錦的確是看不懂慕容卓,要知道這野馬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是慕容世家故意用野馬針對雪玲瓏的,這不,竟然被這雪玲瓏又是逃過了一劫,而且還借助到了忠義侯府的勢力.讓這侯爺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和雪玲瓏共乘一匹馬.

這個男人竟然這種話,如若讓慕容家主聽到,只怕要氣昏過去.很好玩?風千錦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過去.

另一個雅間內赫連絕的雙眸泛著冷冽的寒芒,恨不得就瞪穿了雪玲瓏去,這個女人竟然又是勾搭上了一個有勢力的男人.也不知道怎麼的,心中怒意滾滾.以前他是想要納這個女人為側妃,不過現在他的目的是要捉住這個女人,引出凰無,這些天被凰無追得他們差點就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將凰無引到了陷阱,更是知道凰無胸口的傷還並沒有好全,再度給以重創.不然,今日還無法這般悠然的在這里.

對面的澹台辟邪看著赫連絕眼中的殺氣,那冰冷殷的唇勾起一絲興味的弧度道:"西陵太子,不就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女子,你若要,我們南詔有的是女子."澹台辟邪眼中有著殘虐,這個女人麼?就算靠上了忠義侯府又怎麼樣?只是一眼,他就斷定這個女人就是那一日和風千塵在密林之中的女子.

他知道這個女人于風千塵而是特殊的存在,風千塵膽敢和容音攪合在一起,他絕對不會讓風千塵娶容音的.軒轅容音只能夠是他澹台辟邪的.

兩個別有心計的男子,聯合在一起,雙眸之中均是雪玲瓏,一個是要捉住雪玲瓏引出凰無.赫連絕那一日在城外林中可是得知凰無為了救雪玲瓏而放棄追殺他.他自然是恨不得將凰無解決掉.這個該死的凰無可是壞了他不少好事.

反正雪玲瓏就是他們盯上的誘餌,費盡心機的想要將雪玲瓏捉住,悄然之中,危機也在想著雪玲瓏逼近.暗中多少的勢力都盯上了雪玲瓏.

另一邊煙云樓樓頂,玉邪滿臉擔憂的望向風千塵道:"塵,我可警告你,不許你再私自出去了,不然你真的會丟了性命的?剩下的一切,我們會處理的."

他是非常的不贊同的.他能夠看到這個男人眼中的擔憂.這塵遇上一個赫連絕也就算了,而今再加上陰險的澹台辟邪,被算計.現在胸口傷口再度裂開,他依照風千塵對自己口述根據雪玲瓏那樣替他縫合傷口.那要有多痛.

現在撿回一條性命已經不錯了.所以他發誓風千塵想要出去,可以,除非踩著他玉邪的身體.

風千塵在看到那馬背上的兩人,眼里有著滾滾的怒意,該死的東西,也不知道避嫌.竟然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和黃天域共騎一匹馬.風千塵這一刻恨不得飛身而下,直接將那個東西從馬背上拽下來.

他終究是忍住了,因為澹台辟邪和赫連絕就在對面酒樓的雅間內.雪玲瓏隨著黃天域眾目睽睽之下來到了忠義侯府.黃天域這麼一出,算是默認雪玲瓏向忠義侯府借依靠.

走進忠義侯府,黃天域迫不及待的問道:"雪玲瓏,現在可以了."

雪玲瓏對著黃天域勾勾手指道,黃天域縱然不願意,但是為了夢兒,他走進雪玲瓏,把耳朵側過去.雪玲瓏隨即勾唇在耳邊嘀咕幾句.

當下黃天域冷冽的黑眸之中升騰起一股狂怒來.燃著兩簇火焰,暴跳起來:"什麼?你是有人故意將夢兒推入河中的?誰?本侯爺去殺了他."

雪玲瓏並沒有完,又是在黃天域的耳邊嘀咕了兩句.黃天域瞬間幻化成地獄的嗜血魔鬼,此刻毀天滅地的心意都有了.心中的怒意好似要噴薄而出.提著劍就想要沖出去.

雪玲瓏身子一快,擋下了黃天域,雪玲瓏這一刻還不知道黃天域喜歡的女子是平陽侯府的少夫人.

"雪玲瓏,你讓開,不要擋著本侯爺."黃天域狂怒不已.此刻滿身的煞氣.

雪玲瓏當下唇微勾,微微的蕩漾起唇來:"我可以不攔著你,侯爺是知道誰給夢兒姑娘下的藥了?是誰暗中算計夢兒姑娘落水的?"

黃天域被雪玲瓏一問均是不知道,當下冷著臉問道:"你是誰?我即刻去殺了他."

雪玲瓏唇狠狠的抽搐了幾下,泛了一個白眼道:"侯爺,我是大夫,可不是神.不看不問就知道是誰指使.我只能夠告訴你,夢兒姑娘體內的慢性毒藥已經有數月了.如若再長久下去,輕則臥病不起,重則一名嗚嗚.而且能夠讓夢兒姑娘神不知鬼不覺的,這下藥之人只怕是夢兒姑娘熟悉之人."

在雪玲瓏冷靜的替黃天域分析的時候,黃天域即刻一個機靈.當下對著雪玲瓏道:"雪玲瓏,你要借我們忠義侯府的勢力可以,不過……"

黃天域後面故意抬起頭看向雪玲瓏,不用黃天域明,雪玲瓏也知道黃天域這是要讓她雪玲瓏幫襯著他去將是誰指使丫鬟將夢兒姐推入水中,那人必然就是下藥之人.

雪玲瓏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故意不解道:"侯爺不過什麼?"

是的,她雪玲瓏要借助忠義侯府的勢力,自然也是需要同等的付出.

"雪玲瓏,你替本侯爺將那暗中之人揪出來,本侯爺就給你壯勢."黃天域可是把話都已經得清楚明白.雪玲瓏根本就不知道那夢兒已經是嫁給平陽侯府了.如若知道,雪玲瓏自然不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

畢竟那可是平陽侯府.也是權貴啊.那平陽侯可是先皇器重的侯爺.勢力也是非常的強大.雪玲瓏就是不明狀況,當下爽快的答應道:"好,就這麼定了."

"走,雪玲瓏,現在你就給我去看看."黃天域是迫不及待的又是拽著雪玲瓏走.他根本就來不及估計太多,雪玲瓏知道黃天域的急切.當下也不推拒.再度和黃天域騎著馬兒出現在了汴京城大街上,朝著平陽侯府行去.

當這一邊雅間內的幾人再度看到雪玲瓏和黃天域出現在視線之中,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感這雪玲瓏還真的是抱住黃天域的大腿不放了?

云煙樓頂樓的風千塵剛平息下去的努力在看到雪玲瓏和黃天域兩人身體靠著身體共騎一匹馬,眼中升騰起一股殺氣.低咒道:"該死的女人."

其實是這畫面刺激到了風千塵.話男的俊朗,女的嬌可人,那畫面好似一幅天然的畫作一般,美得不可勝收.

風千錦黑眸內劃過一道陰冷的寒芒道:"這個女人還真是作死,她難道嫌她的名聲還不夠狼藉?"

慕容卓依舊笑得一臉的風流不羈.不過他暗中佩服雪玲瓏,在風千塵不和宰相府攪合在一起,宰相府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時候,她竟然能夠這麼快的找到靠山.

********************************************************************

親們,今天結果出來了,確定不是宮外孕,而是自然流產了.這幾天會盡量休息,所以近幾天都是每天一更.親們,昨天的推薦票票很少也.

上篇:第252章:驚魂掉下馬,雪玲瓏,你逞什麼強?     下篇:第254章:感,這男人是利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