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54章:感,這男人是利用她?  
   
第254章:感,這男人是利用她?

話看到雪玲瓏和黃天域共騎一匹馬,又是讓多少汴京城的千金們將雪玲瓏嫉恨死去了.一個個的詛咒雪玲瓏,為什麼她們看上的男人,這個銀檔的女人一個個的都要去勾來.

這事兒很快便傳到了宮中,當云帝得知的時候,陰驁深邃的雙眸內滿是肅殺之氣,該死的女人,還真會尋找靠山.忠義侯府的侯爺.云帝的臉色是越來越黑.

他還真是看了這個女人,云帝的唇角勾起血腥的弧度,哼,縱然你找到靠山又當如何?朕倒是要看看,朕的塵兒究竟能夠淡定到何時?云帝的眼中滿是算計.

話這事兒也同時間傳到了各位朝臣權貴的耳中.

名王府.

風千影在得知雪玲瓏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和黃天域共騎一馬,整張臉臭的不行,眼中翻滾著排山倒海般的怒意,這個該死的女人,不願意嫁給自己,她倒是又在勾,人了.

忠義侯侯爺竟然都被這個該死的女人給勾搭上了.自然的這雪玲瓏的事兒也是落入到雪百媚的耳中,她羨慕,嫉妒,恨死了雪玲瓏,為什麼同樣都是雪家女兒,這個踐人能夠獲得這般肆意,這般蕩漾.最最氣惱的是那一個二個,三個優秀的男人,竟然都自願被這個女人給勾了去.

反觀她,竟然嫁給了一個殘廢的男人,如若這個男人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也就罷了,她到時候生得皇家血脈,費心支持他登上帝君之位,到時候想要讓雪玲瓏那個踐人生不如死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兒.

越王府.

風千華白希修長的手骨輕輕的撫摸著輪椅的把手.對著手下揮了揮手.他的眼底劃過一絲暖色,這個女子果然不簡單,不用依靠外援,就自己能夠主動出擊.這樣的女子,定然是一個助力.唇角勾起,他倒是有些好奇,大王兄竟然能夠沉得出氣?

風千華眼中有著晶亮的光芒,他總覺得最近皇城會有事兒發生.

不,應該是現在這皇城有了這個女子,天天都有事兒在發生著.

話雪玲瓏和黃天域這麼一出,可是將多少朝臣權貴給氣得吐血,天曉得,這黃天域可是他們最最想要的乘龍快婿啊.

放眼朝堂,手握十萬將士,皇上卻不得干涉,這得有多麼的厲害.忠義侯老夫人還是平遙公主.

有這樣的女婿.放眼朝堂誰還敢欺負他們.

話慕容世家也是得到了消息,當得知這個女人竟然勾搭上了侯爺的時候,可是氣得不行.一個女人竟然這般的能耐啊.

慕容世家書房里狼藉一片,滿地都是碎片兒.哼,他就不信,他慕容世家就不能夠拿她怎麼樣了.勾搭上忠義侯府又當如何.明著既然不能夠將這個女人給弄死,那麼他們就給她來暗的.

不是有句話的,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慕容家主陰狠的一笑.凜凜的黑眸之中閃過一絲算計.哼,不用他慕容世家出手,他今日只要去一趟楚府.楚府的人自然會幫著算計雪玲瓏.

盡管這事兒名王府很隱秘,楚府也很低調的找名醫,但是皇城之中又怎麼可能會有真正的秘密.至于風千影大婚那一日被人暗中飛來一針給弄得不能人道了.

這事兒皇城內的人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只是假裝不知而已.

…………………………………………

雪玲瓏和黃天域共騎著一匹馬,雪玲瓏能夠感受到黃天域的緊繃.當下唇角勾起,揶揄道:"侯爺,不就是去見你的人麼?有需要這麼緊張嗎?"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黃天域著臉怒聲道:"雪玲瓏,你休要胡八道."

"嘖嘖嘖,侯爺,你自己照鏡子看看,你這臉的樣兒,好了,遮遮掩掩干什麼.既然這麼喜歡,趕明兒,趕緊娶回家,省得她被下毒給害死."雪玲瓏完全是戲謔黃天域.

然而黃天域眼中是有怒,有無奈.更有落寞.

是的,落寞,雪玲瓏壓根就沒有看錯.不會吧,莫非是襄王有心,神女無意?

"侯爺,難道是你落花有意流水無?"

黃天域收斂好自己的落寞,淒然的眼神來,對著雪玲瓏冷冷的警告道:"雪玲瓏,休要胡,夢兒是平陽侯府的少夫人,你一會見著了,記住稱呼她為少夫人."

平陽侯府?那平陽侯可是先皇的拜把子.老侯爺可還在呢.我勒個去的,感這子是看中別人家的老婆了?

雪玲瓏回過頭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看向黃天域.但看到他那臉色,當下便明白,的確是如此的.

雪玲瓏當下面色暗沉下去,自己這究竟攪合進人家的什麼事之中去了?

黃天域知道,這個女人的眼神很犀利,自己喜歡惜夢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只是他喜歡又當如何,惜夢乃是楊府和平陽侯府幼定下的親事.

"雪玲瓏,我可警告你,記得喊少夫人."黃天域狠狠的警告道.

雪玲瓏心中暗歎,沒有想到她倒是能夠見到一個真心愛一個女子的好男人.在黃天域的眼中,她看到的是這個男子滿滿的愛.

"侯爺,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花呢?何況你單戀的一枝花已經是名花有主了.這事兒我權當不知道,我自然會盡力替侯爺醫治好人.但是玲瓏也是奉勸侯爺一句.既然侯爺是為平陽侯少夫人著想,那麼你從今以後就不應該和她有所交集."她本人是不反對的,但是這是古代.那平陽侯侯爺定然介意,平陽侯府更會非常的介意.

黃天域之所以敢同雪玲瓏共騎著一匹馬,自然也是故意的,因為他知道前面自己這樣將楊惜夢送回了平陽侯府,這平陽侯侯爺君無藥那子就看自己那眼神怪兒著.好似自己和夢兒有染.

他承認自己喜歡夢兒,但是他對頭發誓,自從夢兒嫁給君無藥之後,他就只是在心中暗暗的喜歡,盡量都讓自己不來這平陽侯府.

平陽侯府,黃天域和雪玲瓏下了馬.黃天域故意挨著雪玲瓏,兩人好似人一般,不過臉上當下染上暈,雪玲瓏別有深意的看了黃天域一眼,讓黃天域臉是更加的了.不敢對視上雪玲瓏那洞悉一切的雙眸.

雪玲瓏心中感歎,這黃天域這麼大一個大男人,居然會臉.雪玲瓏故意靠近黃天域的耳邊道:"侯爺,你該不會還沒有和女人那個吧?"

雪玲瓏當下話音一落,黃天域整個臉那叫一個窘迫啊.他家祖母奉行的乃是一夫一妻.自然不可能像別家府上男子在十四五歲懵懂的時候,就給個通房丫鬟.

他黃天域二十二年的生活可是很純潔的.雪玲瓏看著黃天域那尷尬的樣兒,笑意朗朗.

"雪玲瓏,閉上嘴."雪玲瓏當下知道,黃天域是真的生氣了,收住了笑.

"天域."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陡然的黃天域一手握住雪玲瓏手抬起頭,勾唇笑道:"無藥."

雪玲瓏抬起頭,竹青色錦衣罩在身上,整個人顯得溫文爾雅.也是一個風華男子.不過和黃天域這種男人顯然是不同風格的.

雪玲瓏看向那一臉溫潤的男子,第一眼,雪玲瓏就非常的不喜歡這個男人,給她一種很假的感覺.

雖然這個男人一臉的溫文爾雅,但是卻給她一股子的陰郁之氣.

平陽侯府侯爺在看到雪玲瓏的時候,那溫潤的雙眸之中升騰起鄙夷,厭惡之色,好似雪玲瓏是一坨狗屎一般,當下面色一沉,冷聲道:"天域,你帶著個聲名狼藉的女人來我平陽侯府究竟是什麼意思?"

這君無藥話音落下,雪玲瓏如墨的黑眸閃過戲謔的冷笑,雖然這個男人眼中滿是鄙夷不屑之色,但是她還是撲捉到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飄忽之色.

這一點,黃天域自然是不知道,他是有看到君無藥眼中的鄙夷,厭惡,他內心里自動的理解化了.自動的認為這君無藥乃是堂堂平陽侯府的侯爺,是皇親貴戚,自然是厭惡雪玲瓏的.

黃天域眼中有著愧色的望向雪玲瓏介紹道:"玲瓏,這是平陽侯府侯爺."

雪玲瓏對著君無藥微微的福身行禮.隨即站直了身.

君無藥黑著臉寒聲道:"黃天域,請將這個女人弄走.我們平陽侯府可容不得這種肮髒的女人進來."

這君無藥這般話,可是讓黃天域也是沒有好脾氣了,當下一臉怒意道:"君無藥,什麼肮髒的女人.雪玲瓏可是你平陽侯府的救命恩人,方才就是雪玲瓏救了惜夢.你理當應該感謝才是."

君無藥在聽到黃天域這般的時候,眼中的厭惡鄙夷之色更是濃烈了,唇角勾起嘲諷的笑道:"原來是討要恩來."

隨即君無藥從懷中掏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道:"這是一百兩,拿了錢,給我走人."

上篇:第253章:危險在朝著雪玲瓏逼近     下篇:第255章:姐夫,姨子?兩人有堅